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以一生孤独与痛楚为线,在龙美术馆编织布尔乔亚的记忆网

分享至
10、开幕式现场。图片版权©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洪晓乐。龙美术馆(西岸馆),2018年。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开幕现场。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飘摇至永恒

那红色的一缕

它将永不

被打断,被抛弃

亦或被切断

这永恒的丝线,它

是你

——路易丝·布尔乔亚

 

以一首诗歌开篇,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在中国的首个大型回顾展“永恒的丝线"终于在期待下在龙美术馆(西岸馆)拉开大幕。展览呈现了艺术家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系列作品:包括1940年代末期的“人物"系列雕塑,90年代的“细胞"系列装置艺术,还有她生命最后十年的以纺织物为创作核心的作品,以及最为宏伟的、纪念碑式的巨型雕塑——蜘蛛“母亲"(Maman)系列。

路易斯·布尔乔亚,《母亲》,钢,大理石,927.1×891.5×1023.6厘米,1999年。泰特美术馆收藏,艺术家2008年提供。©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11月2日,在龙美术馆进行的一场讲座上,此次大展的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Philip Larratt-Smith)说,在展览筹备的过程中,团队几乎一致认为没有任何场地比龙美术馆更适合展出布尔乔亚的作品,“这是一场作品与建筑的完美融合"

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进行导览。图片:致谢Yi Zhang

清水混凝土的“伞拱"空间,模糊了几何分界线,亦对置身其中的观者和物件产生一种庇护感。而这样的极简而不乏细腻的空间,恰恰能够与布尔乔亚标志性的大型雕塑作品融合,也能够涵盖与承载这位近百岁的艺术家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

建筑与布尔乔亚毕生作品的完美融合

进入主展厅,观者即直面布尔乔亚一生中最为宏伟的、纪念碑式的雕塑《母亲》,这一件极具标示性的作品,从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跋涉到了龙美术馆,也是首次在伦敦以外的城市展出。也许有人还记得,2000年时这件作品曾经作为开幕装置之一,亮相于著名的涡轮大厅,并引起巨大轰动。这一首献给艺术家母亲的纪念颂歌,也以宏大的方式拉开了一场关于痛楚与情感的人生回忆。

上层展览主要展现艺术家大规模雕塑,以及晚期对不同材料及艺术表达形式探索的作品。进入展览,迎面而来的便是高达10米,顶天立地的大蜘蛛造型雕塑。观众不约而同的感叹声足以印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仿佛瞬间置身于神秘的超现实世界,感受到的不是庞大体积带来的压抑感,而更是对于纤细触角那份优雅坚韧的好奇。绕过这只大蜘蛛母亲,墙的另一边,悬挂着体积依然巨大的《情侣》(The Couple)雕塑。接下来的观展体验都是在绕行中进行的,依次看到了布尔乔亚对于布料展示的装置,及“细胞"系列作品。每次的转弯便是一件新作品的呈现,一枚新记忆的发掘。事实上,展览空间的布局别出心裁地采用了布尔乔亚最喜欢的艺术元素之一:螺旋形状。也正是因为如此,龙美术馆广阔的空间给予了本次展览无限的可能性。

路易斯·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展览现场。图片:致谢Yi Zhang

见证了大型雕塑后,下层展览一转画风,展示了布尔乔亚早期的"人物"系列雕塑。仍然遵循螺旋状布展概念,穿过一系列纪念艺术家生命历程中重要人物的雕塑后,观众转弯到达了展览的终点:蜘蛛,“细胞"与布料的结合,诠释了布尔乔亚漫长的艺术探索道路,圆满了艺术家的人生循环。

艺术家向京也表示了对空间和作品融合的赞同,尤其提出了空间对于雕塑呈现的重要性。去年刚在龙美术馆做了个展的她表示,龙美术馆的空间的确要比白盒子更具挑战性。“作品与空间要达到相辅相成,才可以表现出质感。"对于大规模雕塑形式的表现,向京也笑称:“大型雕塑承载了艺术家雄心和表达方式的更大可能性。"

路易斯·布尔乔亚,《无题》,布料、线、钢、骨、橡胶,281.9×215.9×210.8厘米,1996年。路易丝·布尔乔亚信托机构收藏。©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本次展览的重要线索之一,就是在记忆网中回溯至自己与生命中重要人物的关系,无论是父母还是丈夫、儿子和姐姐,"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说。

作品与空间的联系不仅仅反映在空间容纳度上,更以螺旋形状的布置反映出这一种布尔乔亚偏爱的艺术元素。观众在过程中一直旋绕前进,从《母亲》到《情侣》,再到其它平面与雕塑作品。正因如此,才能产生出不同视角和体验。对于艺术家而言,这是一种记忆属性,“当我们在从不同角度回顾追溯记忆时尤其可以体现。正是这种循环的复杂性塑造了我们每一个个体以及对自己的认知。"策展人如是说。

《情侣》 couple

路易丝·布尔乔亚,《情侣》,布料,悬挂件,48.3×15.2×16.5厘米,2001年。伊斯顿基金会收藏。©伊斯顿基金会,VAGA授权。摄影: Christopher Burke

以“丝线"命名,既是具象,也是意象。贯穿在布尔乔亚全部创作生涯的,是一根“切不断的线"。在其早期绘画作品中,“线"常常象征着头发与扭曲的时间。而那些悬挂式的雕塑亦充满如此的矛盾与疑惑:丝线牢固却脆弱,可以改变,也可以固定。是出生的脐带,也是后来家庭成员间的情感与血缘纽带。

而更加具象的是,在布尔乔亚的人生最后15年(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来创作的织物雕塑,这些生命中过程中累积下的衣物、床单、毛巾等象征着私密与亲密,这些带着自身传记般的作品,几乎回应着布尔乔亚最初的出身——一个修复古董挂毯的家庭。布尔乔亚擅长把表达内心的体验与情感表达出来,并可以通过不同材料进行演绎。她有着有保存记忆的习惯,尤其是私人的物件和衣服。布尔乔亚希望通过建立一个文件库的形式来不断挖掘呈现自己,同时留下关于过去的印记。

路易斯·布尔乔亚,《细胞(黑暗的日子)》(Cell (Black Days)),钢、布料、大理石、玻璃、橡胶、线、木材,304.8×397.5×299.7厘米,2006年。伊斯顿基金会收藏。©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再回到标志性的“蜘蛛",这个意象代表着艺术家的母亲。与蜘蛛一样,母亲在家族作坊中也扮演者织布与修复的角色,她身体欠佳,这让布尔乔亚不得不从小就开始照顾母亲。《妈妈》的身体内部装载着一个大理石蛋,拱起的外壳,让人联想起家或者子宫,充满保护性,也与龙美术馆的内部“伞拱"结构呼应。蜘蛛的网来自自身身体,正如同布尔乔亚从自己身体中来创造雕塑。

她拥有“痛苦的天赋"

11月2日下午,龙美术馆举行了一场关于展览的对谈,由沈奇岚主持,除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以外,还有路易斯·布尔乔亚基金会主席杰瑞·格罗威(Jerry Gorovoy)、艺术史学家乌尔夫·居思特(Ulf Küster)以及艺术家向京。

15、开幕讲座现场。图片版权©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洪晓乐。龙美术馆(西岸馆),2018年。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开幕讲座现场。©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洪晓乐。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向京说,回忆起在一次巨大的展厅中见到布尔乔亚的蜘蛛时,感到的并非压迫,而是一种具备张力的痛苦。痛苦这样的关键词,不仅一直贯穿于布尔乔亚的艺术生涯和创作中,也贯穿于许多关于这位艺术家的研究中。拉瑞特-史密斯曾经说布尔乔亚有一种“痛苦的天赋"

与布尔乔亚共事超过30年、曾在艺术家生前任其助手,现路易斯·布尔乔亚基金会主席杰瑞·格罗威在被问及“假如布尔乔亚在展览现场,会有什么反应?"的问题时,杰瑞笑道:“布尔乔亚是个情绪波动非常大的人,难以捉摸,我需要考虑到每一件会影响到她情绪的小事情,所以可能我会比较头痛。"

有趣的是,《歇斯底里之弧》(Arch of Hysteria)的原型就是杰瑞,布尔乔亚对其进行了弯折和扭曲,做成了类似于环的形状。作品想要反映身体因心理和情感因素而产生的变形及歇斯底里状态。实际上自50年代开始,布尔乔亚一直在从事精神分析,并对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初期关于歇斯底里的女人的论述产生了浓厚兴趣。然而布尔乔亚选择用男人来进行演绎。杰瑞因此亲自上阵,躺在一个弯曲的模具上,帮助艺术家切割成这条弧形。

路易斯·布尔乔亚,《歇斯底里之弧》,青铜、抛光铜绿,悬挂件,83.8×101.6×58.4厘米,1993年。伊斯顿基金会收藏。©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幼年时,父亲与家庭教师的布伦对布尔乔亚造成了巨大的创伤,让她憎恶父亲并怜悯母亲。如此经历形成了她关于两性的矛盾认知。其后的20年的创作中,布尔乔亚把创作重点放在了“关系"上,这些抽象的作品用人类的形象暗示着背叛、孤独和担忧。

路易丝·布尔乔亚 Louise Bourgeois

1975年,路易丝·布尔乔亚身着她的乳胶制雕塑《阿温扎》(1968-1969),后成为装置作品《冲突》(1978)的部分。©伊斯顿基金会,VAGA授权。摄影:Mark Setteducati 

“人物"系列是布尔乔亚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创作的里程碑,这些真人般大小的雕塑,有着建筑的质感,却以抽象的轮廓给人一种孤立与脆弱的感觉。而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布尔乔亚的焦点开始转移到了“细胞"系列上。这些极具挑战和灾难意义的雕塑,密集而充满着幽闭恐惧,亦成为她最有影响力的系列之一。

除了雕塑,布尔乔亚亦留下无数绘画作品。这样的创作体裁对于艺术家而言既是日记,也是记录恐惧的过程,即使到了生命最后一段时间,布尔乔亚仍然在继续绘画,将其转变为雕塑。有人说,布尔乔亚的艺术是“告白艺术",也具有自传性质。

路易斯·布尔乔亚,《心》,橡胶、不锈钢、金属、线、塑料、木材、纸板,59.1×48.3×29.2厘米,2004年。伊斯顿基金会收藏。©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说,布尔乔亚将自己的痛苦升华到了完全不同的阶段,有了一种升华。1952年开始一直到1966年,再到1985年,她不断地去表现自己内心的痛苦、情感,所创造出来的艺术形式都能够表达他生活当中所经历过的深度,包括他父母的故事,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逃离法国,逃离丈夫,去往美国,这些给予了她创作上的体验,“但过去的经验对她来说有一种被抛弃的情感或恐惧,这也是她作品当中所体现出来的。"

WechatIMG4556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新闻发布会。图片:致谢Yi Zhang

现场还有一件名为《日侵蚀了夜,还是夜侵蚀了日》(Has the Day Invaded the Night…?)的作品,创作于2007年,布尔乔亚生命的最后几年。而这个时候她开始饱受失眠折磨,这个作品体现了艺术家对于时间慢慢流逝的意识,对于“日侵袭了夜,还是夜吞噬了日"的思考也贯穿于整个展览中。

3、《日侵蚀了夜,还是夜侵蚀了日?》 ,2007年,铝、不锈钢、钢、二极管,581.7×320×299.7厘米,路易丝·布尔乔亚信托机构收藏。图片版权©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龙美术馆(西岸馆),2018年。

路易斯·布尔乔亚,《日侵蚀了夜,还是夜侵蚀了日?》,铝、不锈钢、钢、二极管,581.7×320×299.7厘米,2007年。路易丝·布尔乔亚信托机构收藏。©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artnet新闻 

× 

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

你如何与龙美术馆开始的合作,即这个展览促成的机缘是怎样的?你们有是怎样与代理画廊和布尔乔亚基金会合作的?

这次展览是2014年一次会面的结果,当时的在场者有布尔乔亚的长期助手、现任路易斯·布尔乔亚基金会主席的杰瑞·格罗威,还有龙美术馆的创始人兼馆长王薇女士。两年之后,这个项目被排上龙美术馆2018年秋季的展览计划时,我就被邀请过来担任了策展人。

在设计展览概念和选择展品方面,王薇女士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因为过去有在墨西哥、阿根廷、卡塔尔等多国策划布尔乔亚作品展的经历,我很清楚需要囊括艺术家在上世纪40到60年代的关键性创作,这样能更好回溯她的艺术发展历程。同时我觉得将这个展览还原到一种原初的视角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或许可以让我们拥有一些理解布尔乔亚作品的新角度。

8、开幕式现场,从左至右分别为:伊斯特顿基金会主席杰瑞·格罗威、龙美术馆馆长王薇、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图片版权©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洪晓乐。龙美术馆(西岸馆),2018年。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开幕式现场。从左至右分别为:伊斯特顿基金会主席杰瑞·格罗威、龙美术馆馆长王薇、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洪晓乐。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永恒的丝线"是这次展览的主题,在艺术家的创作历程中,纺织物(丝线)是她艺术生涯最后期常常使用的材料。为何这一次的回顾展以此命名?你认为这个词语(或者材料)对于布尔乔亚来说意味着什么?

“永恒的丝线"这个展览名字是取自布尔乔亚写在自己日记里的语句,它包含着一系列从象征角度、形式角度和心理角度出发的含义。布尔乔亚在晚年的雕塑和绘画中使用衣物和其他纺织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但这仅是多重含义中的一重,那些悬挂的作品形式其实也是同等重要的。

“永恒的丝线"体现出布尔乔亚对于与其他人关系的认知。布尔乔亚一辈子都活在害怕被抛弃的恐惧之中,这些作品就是理解关系、情感和记忆——这些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东西的最佳方式。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说,母亲和孩子之间的关系奠定了未来所有关系的基础,这也是这个主题的中心。由此,“永恒的丝线"就像是脐带,也象征着布尔乔亚晚期作品中向母亲的心理回归,不论是她视为“对母亲的颂歌"的大型蜘蛛形雕塑《母亲》,还是表现了孩子与母亲分离的机械装置《Twosome》。

7、《无题》,2004年,铝,悬挂件。图片版权©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龙美术馆(西岸馆),2018年。

路易斯·布尔乔亚,《无题》,铝,悬挂件,2004年。©伊斯顿基金会、VAGA(ARS),纽约。摄影:Jiaxi & zhe。图片:致谢龙美术馆(西岸馆)

布尔乔亚作为当代艺术史上重要的大师级人物,曾经在世界上诸多重要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做过大展,包括回顾展。此次龙美术馆的大展,从作品选择到策展主题上,是怎样区别于其它的回顾大展?在选择作品时,是否也结合了龙美术馆的建筑进行考虑?

我策展的时候一般是从空间和作品入手的,龙美术馆的建筑非常宏大,透着一股诗意的庄严感和戏剧感,我相信布尔乔亚一定会喜欢。美术馆里的一些大型展厅让我有机会展示布尔乔亚那些体量最大的作品,包括大型悬挂装置《情侣》,这件作品之前从未被展出过;还有一件非常特别的不锈钢版本《母亲》,它归泰特美术馆所有,此前从未外借过。这些作品与另一些大型作品(比如《Twosome》,还有以镜面为材料的《日侵蚀了夜,还是夜侵蚀了日?》)并置,我就是想要营造这种作品对比的玩味效果,所以既有纪念碑式的作品(有一些就是专门为公共空间而设置的),也有一些较小型作品;既有布尔乔亚为人熟知的蜘蛛形装置,也有《Ode à la Bièvre》这种人们不太知道的作品。

WechatIMG4569

路易斯·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展览现场。图片:致谢Yi Zhang

与很多男性艺术家不同,布尔乔亚艺术生涯中的创作充满了女性视角,极为敏感,非常个人化。在你看来,这样的一个艺术大师缘何能成为20和21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并且打动人心?

其实我并不太愿意把布尔乔亚作品展现出来的敏感和细腻归因于她的性别,这种特质同样可以在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中看到,虽然二者的共性可能出于完全不同的心理背景。我觉得布尔乔亚的伟大之处在于深度的精神分析与创新的形式感之间完美的融合。她把自己情绪透射到材料和作品形式上的能力非常强,把作品意义升华的天赋也非常高,这些因素就使得她能够很好地感知到那些她自己称之为“无意识的爆发"的瞬间。

WechatIMG4570

路易斯·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展览现场。图片:致谢Yi Zhang

如果不以策展人的身份,让你在展览中选择一件你最喜欢的作品,你会选择哪一件?如果以策展人的身份来看,布尔乔亚的哪一个艺术创作时期,是你尤为感兴趣的?

《Henriette》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这件作品是布尔乔亚为姐姐Heneriette创作的画像(她的一条腿有残疾)。厄运降临后人们要怎么努力生活,这是布尔乔亚非常关心的问题。就像假肢能帮助残疾人正常走路一样,布尔乔亚的艺术也是一种帮助她自己存活下来的方式。

《Ode àla Bièvre》是我的另一个最爱,这是一件带有叙事意味的抽象作品,是布尔乔亚用自己的衣服做成的。它将过去和当下的生命融合在一起,也把这种曾经消逝的记忆的力量重新唤起,并且使之转化成了视觉的真实。

WechatIMG4571

路易斯·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展览现场。图片:致谢Yi Zhang

 

海报_poster_900x500px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

展期:2018年11月3日至2019年2月24日

地址:龙美术馆(西岸馆)丨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文 | Cathy Fan、Yi Zhang、Yutong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