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英女王亲临揭幕的大英中国新馆,又给我们带来了哪些惊喜?

分享至
 大英博物馆33号新展厅,2017。图片:大英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33号新展厅,2017。图片:大英博物馆

11月初,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为大英博物馆新更名的“何鸿卿爵士中国与南亚馆" (Sir Joseph Hotung Gallery of China & South Asia)揭幕,以感谢实业家、慈善家、前博物馆信托人何鸿卿爵士对该馆装修提供的慷慨资助。但直到上个周末,公众才真正见到了这阔别已久的新中国馆室——大英博物馆33号展厅。

步入展厅正门,迎面正对的是一套中国明代龙纹琉璃墙饰。左侧为南亚厅,右侧是中国厅。原先的大英博物馆何鸿卿爵士画廊,经过重新翻修和更名后,贯穿了大英博物馆直至它位于伦敦布卢姆茨伯里(Bloomsbury)的北入口。

对大英博物馆而言,新展馆变名至关重要。大英博物馆馆长哈特维格·费舍尔博士(Dr. Hartwig Fischer)计划对博物馆各展厅进行全方面布展,使各展厅与时俱进,并将其与国内外更广泛的公众联结起来。从中国、印度馆开始,大英博物馆向人们发送了一份强有力的讯息:此次新馆开放一方面反映出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到访伦敦,另一方面则是向散居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诸多英国后裔发送一份强有力的讯息。

“何鸿卿爵士中国与南亚馆" 延迟开放的原因包括古建上的残垣、大型雕塑、受光敏感的彩绘卷轴画和丝绸作品在内的近2000件展品的安装问题。纺织品和纸品艺术作品是众多大型展柜中的新展品,因此这对光线的要求就变得尤为重要。大英博物馆一位女性发言人表示,何鸿卿爵士新馆的预算是“数百万英镑"。

新馆将用其中一半空间陈列中国艺术珍品,另一半则用于展示南亚艺术——即印度次大陆,或是包括现代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在内的地区。大英博物馆规避了该地区具有争议的边界问题。展馆中的地图上标有明确警示:“地图中所显示的名称和使用称谓……并不意味着是大英博物馆的官方认可。"

安迪·沃霍尔描绘毛泽东的版画作品与其他当代艺术作品包括艺术家Caroline Yi Cheng的《陶瓷雕塑》一同展示,2017。图片:©大英博物馆馆

安迪·沃霍尔描绘毛泽东的版画作品与其他当代艺术作品包括艺术家Caroline Yi Cheng的《陶瓷雕塑》一同展示,2017。图片:©大英博物馆馆

中国展区中涵盖了一幅安迪·沃霍尔描绘毛泽东的版画作品,而这幅画正是沃霍尔当年给予大英博物馆的一份礼物。在这幅版画旁边陈列的是由当代陶瓷艺术家Caroline Yi Cheng所创作的《陶瓷雕塑》。她从她的“文华蝴蝶"系列中捐赠出自己于2012年创作的作品《孔雀》。这件作品使人联想到中国工匠们用成千上万只陶瓷蝴蝶所装饰的传统服饰。南亚展区的新收购项目则包括由音乐家Ravi Shankar的女儿Anoushka所捐赠的她父亲的西塔琴。

《湿婆(舞之神)》,南印度朱罗王朝。图片:©大英博物馆

《湿婆(舞之神)》,南印度朱罗王朝。图片:©大英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亚洲部管理员Jane Portal赞扬了何鸿卿爵士对大英博物馆的长期支持。第一个由前博物馆信托人命名的展馆正好于25年前面世。Portal表示:“中国与南亚新馆的开放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大英博物馆将进行改头换面的是由三菱支持的日本馆和伊斯兰馆。"日本馆将于2018年元月1日暂时休馆,并于同年9月重新对外开放。

随后,新伊斯兰馆将于2018年10月亮相,该项目由马来西亚富豪赛莫达·布哈瑞(Syed Mokhtar Al-Bukhary)资助。新馆将被命名为“伊斯兰世界的布哈瑞基金会馆室"。该馆将陈列来自北非、土耳其、中东、南亚和东南亚的珍贵文物,而这些新展厅则将在博物馆一层的42至45展室旁边进行扩建。其他一些包括绘画与书法在内的,来自印度莫卧儿时期的艺术珍品亦将在伊斯兰新馆,而非现在的新南亚展厅展出。

Portal表示:“拥有大维德陶瓷收藏和何鸿卿爵士玉器收藏的大英博物馆是除大陆和台北之外,珍藏最佳的中国艺术藏品的宝地之一。此外,何鸿卿爵士玉器收藏将放在中国馆主展厅边上,在以他名字命名的附属展厅进行陈列。"

此外,Portal和她在大英博物馆的同事们还得赶在西伦敦布莱斯大厦(Blythe House)被出售之前,埋头整理完寄存于此的海量藏品。亚洲文物将被转移到伦敦布卢姆茨伯区,并将被安置于2014年开放,耗资1.35亿英镑兴建的世界保护和展览中心(World Conservation and Exhibitions Center)的地下室内,该地下室与“何鸿卿爵士中国与南亚馆"仅隔几步之遥。

文:Javier Pes

译:Phyllis Zhong

编:Weixin Ji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