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英国“翻版特朗普"新首相对艺术来说,是福还是祸?

分享至
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左)与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右)在英国伦敦市政厅。图片:Photo by Oli Scarff/Getty Images

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左)与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右)在英国伦敦市政厅。图片:Photo by Oli Scarff/Getty Images

新当选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或许并不是被大部分艺术家和艺术行业从业者心目中认可的新领袖,但这位另类首相和艺术却有着相当丰富的联系,这种联系贯穿其整个职业生涯。曾经是一名小报记者的他,因为风波不断的婚外情丑闻而常常成为小报的绝佳素材,也形成了其公众形象的一部分。

对约翰逊而言,他的家庭就和艺术有着牢牢的关系。他的母亲、画家夏洛特·约翰逊·瓦尔(Charlotte Johnson Wahl)在2015年伦敦Mall画廊举办了一场名为“Minding Too Much"的回顾展,而该画廊是英国艺术家联合会的一部分。他的弟弟Jo是Orpington议会议员,弟媳Amelia Gentleman则是英国插画家David Gentleman的女儿。另外,鲍里斯的第一任妻子Allegra不仅是他的牛津大学校友,也是艺术史学家及佳士得拍卖行专家的女儿。目前,Allegra是东伦敦穆斯林社区的一位艺术教师及活动家。

而现在正在唐宁街10号陪伴着鲍里斯的31岁女友Carrie Symonds,则于2009年获得牛津大学艺术史学位。

鲍里斯·约翰逊与大卫·卡梅隆(David Cameron)在某次英国大选期间出现在伦敦南部Surbiton出席活动。图片:Photo: Toby MELVILLE/AFP/Getty Images

鲍里斯·约翰逊与大卫·卡梅隆(David Cameron)在某次英国大选期间出现在伦敦南部Surbiton出席活动。图片:Photo: Toby MELVILLE/AFP/Getty Images

艺术与文化也一直穿插于约翰逊的公共生活。2004年,鲍里斯担任着影子文化部长。在他那份半开玩笑式的“拯救英国艺术“六点计划内,约翰逊对长期处于热议中的埃尔金大理石(Elgin Marbles,这是古希腊帕特农神庙的部分雕刻和建筑残件,迄今有2500年历史,现存大英博物馆。而今年5月,希腊总统隔空喊话,要求其归还埃尔金大理石雕)争端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建议到“希腊人将会得到难辨真假的所有埃尔金大理石复制品,这些用最美的大理石粉尘制作而成的复制品将会结束两个伟大国家间的激烈争论。"而他在第四点中提到:

“第四点?我不记得第四点是什么了。啊,对了,我们将和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以及其他艺术家聚集在一起开个峰会,他们要向整个国家解释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们让一群萨奇帮的人来解释一个国家的使命。这将大受欢迎。"

在他与律师Marina Wheeler的第二段婚姻期间,约翰逊又在某个时间点搭上了记者Anna Fazackerley。当他2008年当选伦敦市长时,Fazackerley被任命为英国智库政策交流(Policy Exchange)艺术和文化部分的负责人,并在2008年至2010年期间任职。

另外臭名昭著的事情还有,约翰逊又和爱丁堡大学艺术史毕业生Helen Maclntyre发生了暧昧关系,Maclntyre先是在佳士得拍卖行崭露头角,后来又成为了一名专注于中东市场的艺术顾问。据《每日邮报》报道,她曾在“18个月内16次飞往卡塔尔,通过为统治者促成数百万英镑的交易,而触及深入到了中东艺术市场。"同一篇文章称,她的客户包括“卡塔尔王室成员"。

2011年6月28日,Helen Maclntyre参加蛇形画廊举行的夏日派对。图片: Nick Harvey/WireImage

2011年6月28日,Helen Maclntyre参加蛇形画廊举行的夏日派对。图片: Nick Harvey/WireImage

2009年,时任伦敦市长的约翰逊邀请Maclntyre无偿担任顾问的角色,来帮助安尼施·卡普尔的奥林匹克公园雕塑《ArcelorMittal Orbit》进行筹款。当时,她让其后来的伴侣Pierre Rolin贡献了8万英镑。

Rolin之后反悔,表示不想和约翰逊有什么联系。他还通过《旗帜晚报》发声,文章题目为《我是如何被鲍里斯·约翰逊戴了绿帽子》(How I Was Cuckolded by Boris Johnson)。

Maclntyre的女儿Stephanie一直被传为约翰逊的“私生女"(Maclntyre曾在2013年为保护孩子生父隐私而提起诉讼,但最终失败。当时,法院裁定约翰逊的道德问题已经明确地让这一事件和公共相关)。“在Stephanie出生后不久,Maclntrye和Rolin两人分手。当时,这个新生儿浓密的金发和蓝眼睛让人开始怀疑她是否是黑头发的Rolin的孩子。之后的DNA测试则证实她确实不是。"《每日邮报》一篇2010年的文章写道。

 

2012年8月2日,伦敦奥林匹克公园内的《ArcelorMittal Orbit》。图片:Photo by Cameron Spencer/Getty Images

2012年8月2日,伦敦奥林匹克公园内的《ArcelorMittal Orbit》。图片:Photo by Cameron Spencer/Getty Images

耗资2400万美元的奥运会公共雕塑被称为“鲍里斯的愚蠢行为",而在奥运会过后每周访客费用都会损失数千美元,因此市长坚持要再增加一个魅力点来推动游客增长。卡普尔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市长强行要在这个项目中再加出点什么来,"而艺术家也没有“与市长继续斗争",而是找到艺术家卡斯滕·霍勒(Carsten Holler),帮忙设计出“更优雅,更聪明的"选择。约翰逊整个努力计划最后成为了约翰逊和卡普尔之间的一个巨大争论点——他在保守党选举结果之后,便发给了artnet新闻一些不适宜在工作场合出现的丑化约翰逊卡通画。

2016年,当霍勒的“滑道"装置成功安装到卡普尔迷宫般的脚手架状公共雕塑之间时,这位反对“脱欧"的艺术家语带嘲讽地告诉记者,“我们希望鲍里斯成为第一个滑下来的人,而且希望当他滑到底端时都已经到了欧洲。"

 

文 | Caroline Goldstein

译 | 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