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艺海浮沉半世纪:朱为白的创作之路

分享至

展出於亞洲藝術中心朱為白回顧展,紅眼珠 1981 棉布,108×80.5cm

出生于1929年的朱为白,是台湾艺术界最为资深的艺术家之一,自上世纪50年代起开始创作,艺术生涯至今已逾半世纪。漫长的时光中,朱为白始终保持着对独立艺术语言的思考和探索,并在勤奋的实践中形成了独具一格的特色。回望他的艺术生涯,可谓台湾当代艺术发展史中值得深入研究的代表案例。

朱為白

朱為白

展出於亞洲藝術中心朱為白回顧展,網路之五,1996,綜合媒材布面 50x38cm

展出於亞洲藝術中心朱為白回顧展,網路之五,1996,綜合媒材布面,50x38cm

朱为白年少参军,曾效力于国防部,从事通讯研究方面的工作。国民政府迁台后,朱为白随部队一同前往台湾。为了陶冶性情、排解军中苦闷,朱为白于1953年进入画家廖继春的“云和画室"学习素描、水彩、油画技巧。彼时,廖继春的画风深受西方现代艺术思潮影响,正进行着由强调画面结构到重视形态色彩的风格变化,朱为白也受其熏陶,开始接触各类美术思潮,并对廖继春将音乐转化为美术的尝试进行了深入的观察研究,这些都为其后续创作提供了持续养分。

243234234234

展出於亞洲藝術中心朱為白回顧展,五十點,2003 麻、棉花棒,180×195.5×3.5cm

而真正与朱为白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是台湾当代艺术史上最具代表性的团体——东方画会。朱为白随部驻扎在台北景美国小时结识同在此校教授美术的霍刚、萧勤,此二人皆受台湾美术现代运动先驱李仲生的直接教导。李仲生曾留学日本,师从著名画家藤田嗣治,善于启发学生形成具有个人特色的艺术语言,并关注艺术作品的内在精神。最重要的是,李仲生对于西方现代艺术的态度并不是全盘接受或否定,而是试图理性接受现代艺术观念并积极将其同中国传统艺术精髓相结合,以期创造出一番新风貌。包括霍刚、萧勤在内的东方画会八位创始成员均出自李仲生画室,而朱为白因与八子的密切交往亦受其影响甚笃,随后成为东方画会的正式成员,并于1958年参加第二届东方画展。原名武顺的朱为白使用这个名字,也是以“白"作为纯粹、无止境等概念的象征,以此作为对自己艺术创作的警醒与勉励。

展出於香港巴賽爾藝術展,動,1965,水墨紙本  54.5×78cm

展出於香港巴賽爾藝術展,動,1965,水墨紙本,54.5×78cm

朱为白于1958年参加东方画展时的作品尚有一些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特征,晃动画布使油彩流动,干透后自然产生裂纹。1959年的参展作品仍沿袭这种思维。真正的变化出现在1963年,朱为白参加第七届东方画展时的作品将书法与剪纸艺术融合,剪刀将画面的完整性破坏,这是其最初的空间探索性作品,灵感来源于自己的家庭环境——朱为白家中三代从事的均是裁缝相关的事业。于是这种创作手法在日后便不断发展,奠定了他艺术语言的主要基调。

展出於香港巴賽爾藝術展,天道 ,1971 ,油彩、塑膠片、玻璃版84×67cm

展出於香港巴賽爾藝術展,天道 ,1971 ,油彩、塑膠片、玻璃版,84×67cm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朱为白使用剪刀对画布或纸进行的空间关系营造有着“破而后立"的美感,但早期作品的色彩相对鲜明丰富,后期却逐渐呈现出对于纯色的钟爱。在材料上,朱为白在60、70年代的挖刻技法因与木板的结合而成为其艺术生涯中特别的一章:抗日战争时期,木刻版画一直是主流艺术的代表形式之一,有着一定的政治意味,国民政府迁台后至50年代初期,对于木刻题材有着相对严格的限制,随着时间推移才逐步松动。朱为白反映民间生活情趣的木版画创作,无疑是对当时社会环境的最佳记叙。

80年代之后,朱为白对布料和纸等材料的空间格局探究愈发深入,切割、堆叠、镂空、拼贴等手法综合运用在创作中,色彩却趋向愈发的单纯沉静。由此,朱为白作品将西方思潮与东方意趣相结合的特征逐步显现出来:他似乎将老子“五色令人目盲"的教诲熟稔于心,但成就画面三维空间感的撕裂手法又能让人与Lucio Fontana等西方艺术家的作品产生联想。但二者实则迥异——如果说Lucio Fontana的划开是引导观者思考画面背后深层的意蕴,那么朱为白的破坏则是一种对于人生之无常状态的抽象表达,其中蕴含传统东方思维中对“大道"“空与无"等观念的思考。朱为白的作品并无明确的历史、政治指向性,更多的是一种内趋性的思考及对自我关系的认知。在实际创作中,他的态度也极度理性,对美学形式的要求多过对表面技巧的追逐,这也是其作品能在简单形式中包含深远意味的根本原因。

展出於香港巴賽爾藝術展,傳承(二),水墨紙本 ,78×54.5cm

展出於香港巴賽爾藝術展,傳承(二),水墨紙本 ,78×54.5cm

纵观朱为白近70年的创作历程,他时刻关注新思潮、新创作方式的发展,但却并不在身为他者的凝视中迷失自己的方向,而是坚持思考,将部分元素为我所用,并以自己的思维贯穿画面始终。由此,他的艺术虽不强调创作者的重要性,但创作者的主体思维已然存在其中。作为一个保持创作热情到高龄的艺术家,他又更有一份跳脱出小我的通透——往往看尽人生的起伏仍能保持思考,生命的终极意义才得以在作品中慢慢显现。

展名 朱為白回顧展—破空為白

藝術家 朱為白

展期 Mar. 10 – Apr. 15, 2018

開幕 Mar. 10 (Sat.) 4pm

地點 亞洲藝術中心(台北一館+台北二館)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亞洲藝術中心:重探1960年代台灣現代藝術的濫觴

藝術家:朱為白、馮鍾睿

展期:Mar. 29 – 31, 2018

貴賓預展:Mar. 27   2-8pm    Mar. 28  1-5pm

開幕之夜 : Mar. 28  5-9pm

公眾開放:Mar. 29  1-9pm    Mar. 30  1-8pm    Mar. 31  11am-6pm

展覽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香港灣仔港灣道1號)

文:余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