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一个时代的终结:旷日持久、震惊世界的诺德勒造假案终于大结局!

分享至
在证人席上,多梅尼科·德·索尔的法庭素描和从诺德勒画廊买下的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赝品。他的案件与刚刚达成和解的案件是分开的,是唯一一个进入审判的案件。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在证人席上,多梅尼科·德·索尔的法庭素描和从诺德勒画廊买下的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赝品。他的案件与刚刚达成和解的案件是分开的,是唯一一个进入审判的案件。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经过8年多的法律争论后,诺德勒画廊(Knoedler Gallery,现已关闭)出售价值550万美元的伪造罗斯科作品案,终于在本月早些时候尘埃落定。

 

关于诺德勒大案的更多阅读👇

近年画廊界最大丑闻——诺德勒画廊造假欺诈案庭审一线报道

结局如同美剧一般:旷日持久的诺德勒大案正式落下帷幕?

 

2013年,总部位于列支敦士登的希尔蒂家族信托基金(Hilti Family Trust)首次提起诉讼,该基金于2002年买下这幅画作。2011年前后,有关诺德勒出售的一批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作品真实性问题的报道首次受到广泛关注,之后信托基金将他们作品中的颜料提交法庭分析,这才得知这幅作品完全就是赝品。

 

此案最初列出了一长串被告名单,包括诺德勒画廊前总裁安·弗里德曼(Ann Freedman)、画廊主迈克尔·哈默(Michael Hammer)及其关联公司8-31控股公司以及长岛交易商格拉菲拉·罗萨莱斯(Glafira Rosales)。其中,罗萨莱斯以及罗萨莱斯的前合伙人何塞·卡洛斯·伯甘提诺斯·迪亚兹(Jose Carlos Bergantinos Diaz)是本刑事调查中唯一被定罪的人。据报道,罗萨莱斯聘请了在纽约皇后区的中国画家钱培琛(Pei-Shen Qian)创作这些罗斯科赝品。

 

伯甘提诺斯·迪亚兹逃到了西班牙,并设法避免被引渡。钱培琛逃到中国,而弗里德曼已于7月和基金会达成和解。如今,剩下的被告只有画廊、8-31控股公司和画廊主哈默。

 

7月中旬,该案主审法官Paul Gardephe发布了解雇令,指出“这里的所有索赔都已得到解决",此案被“带着偏见"驳回。然而,根据法庭文件,“如果和解未能在本命令下达45天内完成,任何一方都有权申请恢复诉讼。"

 

8月7日和8日,法官Gardephe发出的后续命令中没有包含关于和解条款的进一步细节。原告及被告律师均未对此予以置评。

 

                                                                                            时代的终结

 

这一和解标志着一场旷日持久、高风险的法律传奇的终结。这场法律传奇只包括一桩已进入审判阶段的案件。

 

2016年初,苏富比董事会成员、古驰(Gucci)前高管、藏家多梅尼科·德·索尔(Domenico De Sole)提起诉讼,最终达成和解。但在此之前,专家团队列出了一系列确凿的错误信息,显示出诺德勒如何帮助编造了一个有关神秘藏家的虚假故事。他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积累了大量抽象表现主义绘画,这个故事是被用来解释这些画作缺乏出处或所有权。

 

法医测试了许多作品,结果显示用于创作这些作品的颜料在(罗斯科)创作这些作品的年代并未投入市场。

 

最终,美国司法部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作品(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都是在伯甘提诺斯·迪亚兹的要求下,由中国画家钱培琛在他位于皇后区的家中创作的。这些作品采用了人工做旧技术,包括用茶包给画布染色,让它们看起来显得更为考究。

 

在2016年的审判达成和解后,德索尔告诉artnet新闻,当鉴定报告首次出来时,诺德勒方面的专员“坚持认为它是真实的。"

 

“我的观点是,‘如果是真的,把830万美元还给我,我就走人。现在,你可以以两倍多的价格,1800万美元或其他任何价格出售这幅罗斯科真迹,你可以赚到一大笔钱,"德索尔说,“当他们拒绝这么做时,我知道,第一,这些罗斯科的作品绝对是赝品;第二,他们肯定知道这是假的。"

 

文丨Eileen Kinsella

译丨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