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新生”,一场“冒险”:卡地亚艺术基金会中国首展 - artnet 新闻
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一次“新生",一场“冒险":卡地亚艺术基金会中国首展

分享至
蔡国强,《白声》,2016年,火药、纸。展览“动物大乐团

蔡国强,《白声》,2016年,火药、纸。展览“动物大乐团"现场,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巴黎,2016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藏品,巴黎。图片:© Cai Guo-Qiang; © Luc Boegly

继哥本哈根、里约热内卢、东京、首尔等世界各地的巡展之后,2018年4月25日,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来到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首次大规模向中国公众呈现从其1500余件藏品选出100件/组标志性艺术作品的群展——“陌生风景"(A Beautiful Elsewhere)。以一种类似回顾展的形式,呈现了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成立至今三十四年中与艺术家之间的合作与记忆。

环绕世界的旅程

北野武, 《动物与花卉造型花瓶》系列,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

北野武, 《动物与花卉造型花瓶》系列,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北野武,《动物与花卉造型花瓶》系列,《狮子》,2010年,陶瓷花瓶和人造花。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藏品,巴黎。图片:© Office Kitano Inc;© André Morin

北野武,《动物与花卉造型花瓶》系列,《狮子》,2010年,陶瓷花瓶和人造花。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藏品,巴黎。图片:© Office Kitano Inc;© André Morin

如今进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在这场涵盖艺术、设计、声音、科学等领域的收藏展,你不仅可以看到森山大道的摄影、大卫·林奇的绘画、北野武的大型装置、蔡国强的火药绘画……它们并非孤立的藏品,每件作品都代表着一次卡地亚基金会与艺术家思想交锋的“火花"。

 

罗恩·穆克,《在床上》,2005年,混合媒材。展览“精彩时刻: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作品展

罗恩·穆克,《在床上》,2005年,混合媒材。展览“精彩时刻: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作品展"现场,首尔市立美术馆,首尔,2017年。图片:©Ron Mueck;© Lumento

为何选定之前在巴黎展出过的主题“陌生风景"?策展人之一费大为将其解释为“美丽的别处",为基金会与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增添了一层诗意的色彩:“这个标题可以概括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和本次展览的理念,也就是说这个标题可以把我们引向一种独特的做机构、做展览的方式。此外,英文标题中的‘Elsewhere'也延伸出巴黎和上海这两座城市互为‘别处'的一个想象。"而在基金会收藏部主任夸罗尼看来,“陌生风景"蕴含着一个“他者"的概念:“在这个概念中有一个关于地理和旅行的含义,卡地亚艺术基金会会在世界各地进行展览,这也是地理上一个具有运动性的感念。就像展出的作品,也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艺术家,以此来展示不同的风情。"

 

北野武,《动物与花卉造型花瓶》系列,《企鹅》,2010年,陶瓷花瓶和人造花。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藏品,巴黎。图片:© Office Kitano Inc;© André Morin

北野武,《动物与花卉造型花瓶》系列,《企鹅》,2010年,陶瓷花瓶和人造花。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藏品,巴黎。图片:© Office Kitano Inc;© André Morin

本次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首次在中国呈现的展览,也是基金会继续发掘中国新锐艺术家、探索中国当代艺术现场的绝佳契机。在本次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与基金会有着多年合作的中国艺术家蔡国强与黄永砅的作品,其中包括蔡国强在2016年受基金会委托,为展览“动物大乐团"(The Great Animal Orchestra)创作的大型壁画《白声》(WhiteTone);以及黄永砅于上世纪90年代创作的装置作品《我们还应当建一座大教堂吗?》(Devons-nous encore construire une grande cathédrale?)。此外,展览中还包括高山、胡柳、李永斌这三位中国艺术家的绘画及影像作品。

 

谢里·桑巴,《我爱色彩》,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

谢里·桑巴,《我爱色彩》,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左起)费大为、龚彦、埃尔维·尚戴斯(Hervé Chandès)

(左起)费大为、龚彦、埃尔维·尚戴斯(Hervé Chandès)

馆长尚戴斯对之前与中国艺术家的合作记忆犹新:“本次基金会来到上海,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学习、不断探索未知领域的过程。这次参展的作品有一些还没有进入基金会的馆藏,但在之后我们也会继续开展合作,比如在其他的国家办展览等等。一些参展艺术家,比如蔡国强和黄永砅,他们已经是基金会的老朋友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已经有二、三十年了。在这次展览中,还有高山、胡柳、李永斌等新的艺术家加入,这将开启基金会与这些年轻艺术家的全新合作,这是非常令人感动的一件事。"

 

伯尼·克劳斯,联合视觉艺术家协会,《动物大乐团》,2016年。展览“动物大乐团

伯尼·克劳斯,联合视觉艺术家协会,《动物大乐团》,2016年。展览“动物大乐团"现场,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巴黎,2016年。图片:© Luc Boegly

除了基金会馆藏的作品,“陌生风景"还包括数件由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合作艺术家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特别创作的作品,比如法国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为展览空间创作的全新视频装置《浮游》(Les Ephemeres),此外,波尔坦斯基还邀请其他参展艺术家为展览特别绘制了80余面旗帜,将其安置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五层的露台上,成为这次展览最为独特的一处“风景"。

 

萨拉·施,《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局部),1999年,混合媒材,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藏品,巴黎。图片:© Frank Oudeman

萨拉·施,《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局部),1999年,混合媒材,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藏品,巴黎。图片:© Frank Oudeman

关于这些特别创作的作品,夸罗尼解释道:“所有的作品可以在全新的空间里获得一种'新生',这也是我们与艺术家保持亲密关系的方式,作品伴随不同的展示空间都会焕发出新的生命力。这一次的展览也不只是单纯的作品陈列,而是一次关于作品的再创作、让作品获得新生的过程。"

艺术的“意料之外"

在巴黎蒙帕纳斯地区的拉斯帕伊大道,建筑设计师让·努维尔为卡地亚艺术基金会设计了一座完全透明的建筑,1200平米的展览空间与光影融为一体,四周有花园环绕。两年前,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费大为以及基金会馆长埃尔维·尚戴斯的一次碰面,催生了这次展览。

 

策展人费大为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

策展人费大为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发布会现场为国内媒体进行导览讲解

“陌生风景"旨在传达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跨界创新、不断发掘新锐艺术家、拓展当代艺术边界的精神理念,引导观众在数学、哲学、科技等不同领域内感受当代艺术之美,体验学科碰撞产生的一处处陌生而新奇、美丽又震撼的“风景",在这些“风景"中进行一次美学散步。正如馆长尚戴斯所言:“我们希望在基金会这个群体中,每个人都能将自己的独特性展现出来,体现一种具有多样性的美学"。在本次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北野武(Beat Takeshi Kitano)和大卫·林奇(David Lynch)两位电影导演的绘画作品,感受他们在电影之外不为人知的艺术才能。"

作为在当代艺术领域内颇具前瞻性的艺术机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最为突出的特点即是面向国际、兼容并包、跨界创新,将哲学、科技、时尚、环境等诸多学科与艺术相融合,实现不同领域的思想碰撞,为当代艺术营造出更为多元的美学体验。在本次展览中,法国数学家让-米歇尔·阿尔贝罗拉(Jean-Michel Alberola)的影像作品《塞德里克·维拉尼之手(切尔奇纳尼的猜想)》,通过对数学猜想的论证演示展现了科学理性背后的艺术性;伯尼·克劳斯(Bernie Krause)与伦敦联合视觉艺术家协会(UVA)共同合作的视频与声音装置《动物大乐团》,这件时长84分钟的作品以音画同步的方式凸显了自然界的声音之美,同时又进一步揭示了动物通过神秘的身体构造发声的复杂性。

 

《娇小的大教堂》与《法国》,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

《娇小的大教堂》与《法国》,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而在问及基金会选择艺术家的标准时,馆长尚戴斯选择通过三个艺术家的例子来回答:一是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于2011年受“数学:陌生风景"委托创作的33分钟高清视频投影《数学的快乐》;二是马克·纽森(Marc Newson)的作品《开尔文40》(Kelvin 40),2003年受“开尔文40"展览委托创作的一架飞机;三是由美国的建筑师和法国的哲学家保罗·维利里奥(Paul Virilio)共同合作的《出口》(EXIT),他们尝试将哲学的理念以艺术的形式视觉化。

 

雷蒙·德巴东和克洛迪娜·努加雷,《听他们说》,2008年。展览“故土:此处即彼处

雷蒙·德巴东和克洛迪娜·努加雷,《听他们说》,2008年。展览“故土:此处即彼处"现场,2008-2009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藏品,巴黎。图片:© Grégoire Eloy

尚戴斯解释道,“对于委托艺术家进行创作,基金会只是提出一个概念,之后的创作全部都是由艺术家来完成的。每个艺术家的创作方式都不同,我们要做的是去适应艺术家,让他们的创作得到全然的发挥。总之,没有什么具体的标准。不过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我们会比较注重跨学科、跨艺术门类的多样化展示,并且体现艺术的国际化。此外,有些艺术家他们不常在中国举办展览,通过这次展览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在中国的展示机会,这也是一个我们本次在选择艺术家时会考虑的因素。"

如果说在34年前,当代艺术的观众还只是一个相对专业、小众的群体,而如今观众的群体也会变得越来越庞大。尚戴斯认为,在展览过程中,观众与展览之间存在着一个内在的互动关系。卡地亚艺术基金会一直做大量的工作,让非专业的观众能够走近展览。“比如数学展,很多观众可能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当代艺术,也没有去过美术馆,他们来观展完全是出于对数学的兴趣。而当观众来到了这里,就会发现一些新的艺术家,并看到他们所喜欢的数学能够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呈现,关于教育我们可以延伸出很多,因为现在一些艺术家他们也很关注教育,会通过各种方式实现教育的传递,这也是我们基金会,以及其他很多文化机构共同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