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一场无关时间的想象:刘野在百年荣宅的寓言叙事

分享至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11月8日晚间,上海Prada荣宅仿佛回到了旧时。上千名宾客的涌入,和平饭店的爵士乐队,似又把上世纪的笙歌与荣光带回于这座位于陕西北路上的三层花园洋房。当日,艺术家刘野讲述的一则“寓言叙事"在这座百年宅邸开始徐徐铺开。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时间回到当天的上午,又是另外一番情形。即使这座城市已开始紧密上演一场场年度艺术大戏,而作为其中一个重要主角的Prada荣宅依旧在城市的晨间喧嚣中保持着静谧。步入花园,进入这座融合东西方建筑文化的建筑,即使是经过了六年精心修缮,但那些浓重而深刻的历史痕迹好像随时都可以轻易地唤起一段段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当天早上,刘野与这次个展的策展人乌多·蒂特曼(Udo Kittelmann)在这里静候着日间的访客。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每一个房间都分布着刘野的画作,这位艺术家至今的30幅画作被精选出来,似乎是一场时下最流行的浸入式戏剧——只是演员被固化到了画框的范围中。他们在各自在画布平尺间,配合着周围环境,演绎着各自的片段。这些片段似乎可以毫无相互的关联,从旧时名人,到卡通,到书本物件,到花鸟,到童话人物,但又彼此被一条看不见的隐隐线索给串了起来。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十五年前,策展人蒂特曼到中国旅行第一次见到了刘野的作品,但却对它们毫无陌生感,东西方文化常被认为是两个对立的文化,“而我感到他的绘画正作为一个敏感的图像信息在这两个文化世界间游走。"源于现实的灵感,主观化的主题,让他感到一些无关时间,或者超越时间和空间界限的永恒。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刘野强调“每一幅作品都是我的自画像"。宅邸中一个黄色的墙面上,悬挂着一幅《破碎的镜子》。这是艺术家1992年的作品,也是这次作品选择时间上的开端。画中的窗户与真实画作旁的窗户呼应着,画中的人正对着破碎的镜子,而这个元素在中西方文化中都有着影隐藏着的负面寓意——灵魂的破碎,黑暗与瓦解,遭遇不行与失散。刘野的所有作品都充盈着某种不明确性,悬浮在现实与虚构两个世界间,“在艺术发展过程中,他创造出可为他人触及,但却无法渗透的个人领域,被称为‘主观现实'。 "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宅邸内部依然未有针对此次展陈有过多灯光的设计,比起艺术机构常规“白盒子"空间,这里似乎更接近于居住空间的光线,从窗户打进来的侧面光,或者甚至在阴天略微有些采光不足,但却在这里恰如其分。一面充满大地感的绿色墙面上,悲剧的“罗密欧"似乎刚刚举枪自尽,血流不止,头垂到了一束盛开的白玫瑰的旁边。然而,一把手枪却放置在离身边较远的位置,在乍看之后感受到了一丝未解悬疑。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而这个悲剧画面的另一侧,则挂着一对结婚的米菲兔。米菲是刘野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他是荷兰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 Bruna)于1955年创作的儿童书籍角色。婚礼的当天,米菲和新浪都盛装打扮。婚姻及其所涉及的观念往往是多种多样,且充满矛盾的。刘野的作品展现出隐秘而感性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以东西方文学、艺术史和大众文化为来源,营造自省、纯粹而具有悬浮感的氛围。在他的作品中,标志性的童话风格与幽默感和谐谑色彩并存。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靠近一扇通往花园的门,淡黄色的墙上是充满蓝调的小幅肖像。高耸的鼻子,时髦的卷发,柔和的脸部线条,一双充满忧郁与悲伤的眼镜。这是著名的爵士小号手切特·贝克(Chet Baker)。贝克曾经被认为是寂静之声与精致曲调的大师,而她的音乐充满着纤细、犹豫、优雅与深情。然而这样一位上世纪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爵士乐大师,却在1988年从酒店房间中坠出而意外身亡。年轻而俊朗的形象,沉浸于音乐之中,被刘野固定到了一幅侧面肖像画中,独处于一个房间,静静享受着孤独。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当刘野第一次来到荣宅之时,他说自己“有些懵了",作品常常在典型的白盒子空间中产出,从未有过像这样空间的想象。但其实正在重装工作室的他,对于艺术类的空间从内心深处却是另一种想象——倾向于类似家的环境,区别于工业化的水泥空间。“一个艺术家不懂建筑是一个特别大的遗憾,"不仅如此,刘野对于光线也十分敏感。而荣宅则满足了一种不常见的想象,好像所有的建筑元素几乎都在静候着一个个故事片段的上演。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也正是私人宅邸这样比较私密和感性的空间,才能容得下几位旧时著名女星的肖像。在楼顶的一个房间,电影中著名的“神秘女郎"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是冷酷而独特的角色,不仅在银幕上,还在现实中——他用于提出敏感的话题,包括参与“Metoo"运动的社交讨论。她的肖像被安置在层层套房的最里居中位置,一样充满神秘与距离感。而楼下,优美而温柔的两面屏风相对而立,“张爱玲"与“阮玲玉",两位民国女性被安排“对视",似乎在无言之中有一场对话。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现场

在刘野最后接受记者访问的房间,背后的“阮玲玉"手持香烟,脸上布满氤氲,好像也在不经意听着对话,这来自于1934年的电影《神女》中的著名镜头。这是刘野在见过荣宅之后的创作。面对一些到访记者的提问,刘野笑说:“艺术家不是历史学家,需要想象力。"

640-12

刘野:寓言叙事

展期:2018年11月10日至2019年1月20日

地址:Prada荣宅 | 上海市静安区陕西北路1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