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一场浪漫而危险的关系:艺术品市场和加密货币

分享至

Guilherme Twardowski,《天体网络维度》(2018)。图片:由LiveAuctioneers提供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文化时刻。就我而言,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我指的是艺术和加密货币方案的泛滥,就像某种邪恶的计算机病毒一样成倍增长。

有好几个星期我每天都能收到一个新项目的推介。这就好像是在维恩图上有另一个维度的入口在艺术泡沫与科技泡沫相遇的点上打开了。

Bail Bloc集团的标志

那种狂热意味着某种你应该集中注意力的东西 ——不过也要盯紧自己的钱包。(我的同事蒂姆·施耐德(Tim Schneider)写了约曼(yeoman)的调查,追踪了这种超动态时尚的市场影响。)我不否认,在寒武纪活动的大爆发中,既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我不会说存在任何没有价值的应用程序。

去年,以艺术家为首的“Bail Bloc"得到了关注。该计划旨在让用户安装一种名为“Monero"的数字货币,并将收入用于救助在纽约布朗克斯区(Bronx)被控行为不端的低收入人群。

我必须承认,我仍然对把社会正义与任何如此投机和不透明的事物联系起来持怀疑态度。但如果所有的救助集团所做的只是利用围绕加密货币的大肆宣传为布朗克斯自由基金(Bronx Freedom Fund)吸引关注,那么他们做了一些好事。

目前为止,Bail Bloc集团已经筹集了6000多美元。这意味着,在大量热钱涌入加密艺术领域之际,它所产生的投资甚至算不上个零头。如果你想看到这种狂热对艺术的典型影响,你就得去别的地方看看。

在那里,轻信的鼓吹者给我敲响了警钟。面对不稳定或摇摇欲坠的基础设施,艺术当然不是这种利用社会最新科技投机泡沫作为万福马利亚式自身拯救的唯一领域。其实,由于它已经极度不对称的特征、流通的密保、过敏的监管、“钱并不意味着什么"的幻想、对新奇事物的痴迷以及自命不凡的天真,艺术真是一个特别适合让这阵加密货币狂热胡作非为的行业。

对我来说,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在一场史诗般的加密货币崩盘中,对艺术的突然迷恋却爆发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很难不去想象艺术界是在为这个市场提供更多的傻瓜。

现在有太多稀奇古怪的故事了。下面,我只会列出几件在最近几周突然出现的项目。这些项目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它们标志着一个又一个越来越奇怪的时刻。

事件A

加密猫得到博物馆待遇

你会问,什么是加密猫?好吧,如果你想知道答案,你可以现在就飞往卡尔斯鲁勒一探究竟。ZKM艺术媒体中心(ZKM Center for Art and Media)将它们纳入“开放代码:生活在数字世界"(Open Codes:Living in Digital Worlds)的展览中,与温塞里斯·埃文斯(Cerith Wyn Evans)和西蒙·丹尼(Simon Denny)等科技艺术家的作品在一起展出。

ZKM艺术媒体中心。图片:由ZKM提供

简而言之,它们是一种建立在以太坊网络之上的新兴数字对象类型的一部分,被称为“密码收藏品"—— 即独特的、可交易的数字对象(或者,用该领域可怕的行话来说,是“不可替代的令牌")。

从本质上说,你用自己辛苦挣来的以太购买了一只卡通猫的独特形象,之后你可以出售或“繁殖"其他独特的猫形象,你也可以创造新的猫形象并再次出售。这个应用程序的主要优点是:

第一:古怪到足以引起媒体注意。

第二:你可以用以太购买它——要知道你很难在别处消费以太。

就像一位密码投资专家最近告诉Planet Money的那样,这些小猫本身可能具有投资“豆豆娃玩具(Beanie Babies)或是朋友的艺术"的长期价值。去年人们对这种新奇事物的兴趣大增,以至于加密猫的交易实际上减缓了以太坊的网络运行速度。但随后又迅速下跌,从去年12月的高点下跌了90%以上。

因此,隐藏在加密猫背后的大脑一直在试图唤醒人们的兴趣。这个看似针对儿童的加密收藏品活动,包括作为赞助内容摘要的“In A Kitty Verse Far,Far Away…"张贴在了聚焦区块链的艺术网站“创意加密"(the Creative Crypto)上。(“喵妈妈和爸爸搂抱在一个小凯蒂婴儿床,欣赏着由以太坊区块链祝福祝福过的新生鸡蛋……")

《将区块链带入生活》中的图像。图片:由ZKM艺术与媒体中心提供

德国一博物馆将这场对猫咪的赞颂称为“来自加斯帕的构思"——加斯帕也就是“加密猫咪"艺术总监——当然应该被视作利用艺术声望,另一种维持炒作的方式。

今年5月,该公司在一次慈善拍卖中得到了高度的推广。在这次拍卖中,加斯帕(加吉列梅·特瓦道夫斯基,即Guilherme Twardowski)饰有密码猫咪图案的艺术品也在现场被以14万美元的价格拍卖给了以太坊(Ethereum)开发商伊戈尔·巴利诺夫(Igor Barinov)。

吉列尔梅·特瓦道斯基的新闻图片,《天体网络维度,凯蒂猫127》,创建日期:2018年5月1日。图片:由加密猫CryptoKitties提供

长期以来,艺术行业人士一直在想,艺术能做些什么来吸引这位难以捉摸的“技术收藏家"。事实证明,答案可能是把口袋妖怪的快乐和把钱扔进垃圾桶的快乐结合在一起。

你会忍不住叹气说,“让他们赔了钱吧",除了……

事件B

将以太坊带入艺术学校

我的办公桌上正好有一份名为《科幻艺术团体威尔·布朗(Will Brown)的密码货币实验》的新闻稿。而题目为“威尔·布朗: 以太" 的展览则将展出这个艺术小组(由林赛·怀特、约旦·斯坦和大卫·卡斯普夏克组成)在旧金山艺术学院的画廊搭建的一个装置。展览预算将用于以“基于它的无实体和大气的诗意的名字"而选用的展览和以太坊。

以太隐密码货币的图片说明。图片:由杰克·泰勒/盖蒂图片社提供

这是一种社会实践的姿态——甚至是一个战斗口号:“威尔·布朗会将超过初始投资的利润撤回,并将其引导到学生或教员项目中去。这一姿态反映了威尔·布朗集体的、创造性的行动为艺术教育的适应和持续提供了最大的机会的信念。"

这里的假设是会有利润。很有可能的是,威尔·布朗(Will Brown)非但没有帮助SFAI的优秀学生和教员,反而会在他们面前烧掉一大笔钱。

“这一姿态反映出我们对一家标志性机构在其历史上一个特别具有挑战性的时刻的管理和稳定性的担忧,"威尔·布朗写道。他们将这一姿态与SFAI 1986年出售埃德沃德·迈布里奇(Eadweard Muybridg)的交易进行比较,目的是为其融资——但这种比较太过奉承了。

迈布里奇的作品在出售的时候已经有100年的历史了,并且作为摄影史上的基础作品被牢牢地占据着。另一方面,我认为把在以太坊的投资行为设定为“集体行动",相当于就是把钱投入老虎机、拉动摇杆,并将其称为“五月风暴"学生运动——都没有什么道理。

老虎机的想法可能会更好。至少这些规则相对容易掌握。

2014年5月24日,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D拉斯维加斯,一名赌徒在Robocoin自动取款机附近玩老虎机。两年后,即2016年,Robocoin关闭了运营。照片:由Ethan Miller/Getty Images提供

诚然,这里所涉及的资金是微小的变化,但这也是我提出这个问题的原因。这反映了这种炒作是如何渗透到那些不仅是愚蠢的富人会受到伤害的地方的。我的问题是:将加密货币投资明确地作为一种解决资金短缺的艺术学校学生的方法,真的是个好主意吗?

因为学生们实际上是被加密技术的致富宣传所吸引。去年,一名学生在一篇名为《我把所有的钱都投到了以太坊 (我的朋友也是如此)》的文章中对Vice说:

年轻的美国人生活在一个充满无限雄心壮志的社会,但学生债务、不断上涨的房租成本和几十年来没有显著增长的工资,都导致了相对黯淡的财政前景。谁知道五年后我的以太坊投资的样子呢? 它可能会像气球一样膨胀,成为我创业所需的种子资金。或者它可能只是我的另一个愚蠢的想法。我不确定,但我想我们会看到的。

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段话更能说明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扭曲的动机和破碎的状态了。

事件C

约翰·迈克菲(John McAfee)即将开始艺术常驻项目

这是@officialmcafee的推特推文:

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机会尽管将专注于“通过艺术揭示密码空间"的主题,但它也向运用其他媒体的艺术家开放。

我还能说什么?这些都不是编的。迈克菲,如果你不了解,可能这名字只是等同于杀毒软件,但最近他重新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加密货币全能冠军。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他必须“重塑"自己,在你申请“密码艺术项目"(Crypto Art Program)之前去看看纳内特·伯斯坦(Nanette Burstein)的纪录片《外国佬:约翰·迈克菲(John McAfee)的危险生活》(Gringo: The Dangerous Life of John McAfee)吧。

伯斯坦深入调查了一些指控。这些指控称在金融危机后,迈克菲在伯利兹建立了自己的库兹上校式的帝国,堕落成了偏执狂,并雇佣黑帮成员,恐吓(甚至可能更糟)为他工作的一位生物学家,据说还令一位邻居遭受折磨和暗杀。

现在,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迈克菲已经进行了一些有力的尝试来揭穿这部电影。来自伯利兹的一些证人撤回了他们的陈述。而伯斯坦则声称,迈克菲已经付钱让他们这么做了。Showtime电视台是这部电影的后方支持。所以你自己做出判断吧。

2012年12月13日,约翰·迈克菲从危地马拉抵达迈阿密海滩后接受媒体采访。迈克菲对是伯利兹的邻居遭枪击致死一事的“相关人",并在逃亡一个月后出现在危地马拉。图片:由乔·雷德/盖蒂图片社提供

至于我,你没法付钱让我在迈克菲加密艺术项目里呆上一个月。有意思的是,他其实根本没有在付钱。

关于驻留项目的报道,Glasstire发表了一份后续公报,质疑迈克菲应该为他的驻院艺术家提供一笔津贴。迈克菲以其特有的夸张言辞回答道:

“你错了,我的朋友。历史证明,在所有的艺术中,情况恰恰相反。免费创作的艺术品,普遍来说比有偿的佣金好。大卫的雕像,梵高的每一幅画,耶罗尼米斯·博斯、埃舍尔等人的全部作品都是免费的。"根据记录,佛罗伦萨羊毛商人协会支付给米开朗基罗400弗罗林斯用以创作制造大卫雕塑——但这可能是考虑过度了。

如果某个概念性艺术家策划了一个讽刺媒体的噱头,其教训应该是“秘密艺术空间是为傻瓜或无赖准备的——所以要小心",那么这条现实生活中的新闻就不那么有说服力了。

看吧,不管加密货币怎么波动,基本的技术可能会一直存在。有趣的艺术或艺术之类的东西会由此而生。也许吧。只是我们这个特殊的社会是建立在那些造成最大限度的浪费和破坏的成就中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实践中,它的场景已经被证明是一个避风港,让那些喋喋不休的自大狂们建立王国,并让疯狂的后真相炒作蓬勃发展。考虑到你对艺术的了解,你认为这两个等式中哪一个能真正解释隐藏在这一切之下对加密货币的特殊迷恋呢?你可以再挑剔也不为过。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