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亚洲最多的藏家在韩国?是时候聊聊首尔艺术市场了…

分享至
观众们在位于首尔Hyundai画廊欣赏徐道获(Do Ho Suh)的特定场域作品《家中家》(Home Within Home)图片: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观众们在位于首尔Hyundai画廊欣赏徐道获(Do Ho Suh)的特定场域作品《家中家》(Home Within Home)图片: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我们或许可以说,美国和韩国的艺术界之间从未有过现在如此之多的交集。本周,Hyundai画廊在纽约开设了一个展示空间——或许按照画廊主席Do Hyung-Teh的话,这是一个“文化中心"(culture hub)。Do表示,这个新空间的战略目的是“让更多艺术家与国际策展人和收藏家协同合成。我真的希望能与更多的纽约画廊合作,让这些优秀的艺术家能够进入这些画廊。"

与此同时,西方画廊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韩国开设空间。国际大型画廊贝浩登(Perrotin)于2017年在首尔开业,而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则在艺术家李昢(Lee Bul)更是在几年前开设了新空间。李昢刚从韩国本土的Kukje画廊加盟了立木画廊。佩斯画廊随后也开始采取行动,于2017年3月在外国人聚集的时尚区梨泰院附近开设了一个半开放半隐蔽的空间。

相关阅读:近四十年的时光,她如何锻造出这家韩国第一的画廊

并不只是蓝筹艺术经纪人才会来到韩国。洛杉矶先锋画廊Various Small Fires也在首尔开设了空间。“韩国有K-pop音乐、韩妆、韩剧,"画廊主Esther Varet Kim说。“对于亚洲人来说,首尔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文化中心。马来西亚人去首尔就像去巴黎旅行一样。这些画廊,特别是较大的蓝筹画廊,都纷纷在首尔设立空间,这是非常符合逻辑的。这是聪明人的想法,而不是那些仅仅把亚洲看作笼统的一整块的人。"

结果,大量韩国艺术家涌入了国际当代艺术界的视野,参与了众多回顾展、双年展和艺博会。李昢、Anicka Yi、李禹焕(Lee Ufan)、金守子(Kimsooja)、李康昭(Kang-so Lee)、杨海固(Haegue Yang)、金容益(Kim Jong-ik)、康瑞璟(Suki Seokyeong Kang)、金珉廷(Minjung Kim),以及当然还有白南准(Nam June Paik)——这是2019年10月泰特现代美术馆即将举行的大型展览主题,该展览还将于2021年巡展至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首尔艺术博物馆“大卫·霍克尼

首尔艺术博物馆“大卫·霍克尼"展览开幕日。图片:Courtesy of SeAM

一种特殊的文化凝聚力

许多告诉我,在韩国,特别是在首尔,文化知识——尤其是艺术——是一种重要的社会价值。“出租车司机会和你讨论博物馆的最新展览。每个人都关心学习知识和培养文化,"首尔一家国际顶级画廊的工作人员私下里这样告诉我——顺便说一下,在这种人们相互交换的八卦的场景常常都会附上一句强调的“别告诉别人是我说的!"(Off the record!)

但你也不用听我说的,看看这些数字吧:今年3月,首尔艺术博物馆的大卫·霍克尼展览刚开幕的前四天就吸引了4万人。该博物馆的其他展览一般在展期总共能迎来大约50至60万名游客。

首尔艺术界里另一个经常被提到的事实——韩国是亚洲国家中人均藏家人数最多的。谈起这个,都会谈到韩国众多的私人企业博物馆,例如最近重新回归公众视野的三星美术馆Leeum、新建成的由奇普菲尔德设计的混凝土宫殿爱茉莉太平洋艺术博物馆,以及还有一些尚未公布的企业集团正在建设一系列场馆来展示其艺术收藏。韩国画廊协会一共注册了450多家画廊。

“首尔在艺术界和市场上都发展得非常好,"Hyundai画廊的Do说道。“但我也可以告诉你,韩国当代艺术也真正实现了内在的发展。"

换岗

韩国最近在艺术市场上最热的话题通常与“单色画"(Dansaekhwa)相关,这场现代主义的冥想艺术运动在过去四到五年里席卷了各大画廊和拍卖行。虽然单色画走上了蓝筹道路,但Blum & Poe画廊和厉为阁(Lévy Gorvy)在内的海外画廊把艺术家Shin Sung-hy和郑相和(Chung Sang-Hwa)打造成了市场的宠儿。但本土画廊却有一种酝酿已久的感觉,他们的当代艺术家正需要更多的市场和机构来支持。

韩国是一个相对年轻的小国家。虽然1947年即独立,但直到1988年,也就是它举办奥运会的那一年,该国才“开放"了对外经济贸易。从那时起,艺术市场一直专注于进口具有较高国际市场价值的西方作品,以及作为输送资金出国的渠道。

“我们在视线中放置昨天拍摄的照片

“我们在视线中放置昨天拍摄的照片"(We Placed the Photograph Taken Yesterday in Plain Sight)中杨正旭(Yang Jung Uk)作品现场图,2019。图片:Courtesy of Gallery Hyundai

“除了(韩国的)单色画以外,此前这里没有任何一个市场可以支持这样的艺术家,而且那些真正杰出的艺术家在他们自己的国家的画廊系统中被遗忘了,"Various Small Fires画廊的Kim说。

“我们有一些伟大的艺术家,他们一直处在上升期,并且在美国和欧洲都非常受欢迎。"Hyundai画廊的Do说,“但实际上,我的个人观点是,我们需要的是一两个艺术明星。"(请注意,这出自管理白南准艺术资产和李禹焕职业生涯长达25年的经纪人之口)。

“老一辈的藏家喜欢收藏韩国艺术家的作品,"最近被任命为立木画廊首尔空间总监的Emma Son说。“我们的使命是展示那些在韩国从未亮相过的艺术家。"这种美国——更大一点说,西方世界作为整体——与韩国之间的跨文化交流实际上相当独特,不仅仅是跨越太平洋开家画廊那么简单。

“我们在视线中放置昨天拍摄的照片"(We Placed the Photograph Taken Yesterday in Plain Sight)中杨正旭(Yang Jung Uk)作品现场图,2019。图片:Courtesy of Gallery Hyundai

“韩国可以如何评价自己的艺术家"

Screen Shot 2019-05-08 at 8.03.44 PM

与以拍卖为主的香港、发展迅猛的中国大陆,或者甚至仍受到20世纪80年代艺术市场衰退困扰的日本相比,韩国的市场格局都是截然不同的。正如一位韩国画廊主告诉我的那样(当然是私下),“日本人把所有东西都放在银行里。他们不太投资艺术了,因为他们怕了。"

虽然韩国以化妆品和汽车而闻名于世(趣味小知识:“Hyundai"在韩语中意为“现代",而Hyundai画廊与同名汽车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私营企业和公共机构都将艺术视为建立财富的一条途径。若是在青瓦台总统府附近的三清洞逛逛,很容易就能看出这一点。在这个区域,房地产每码超过1000美元的寸土寸金之地,这里有Kukje画廊和Hyundai画廊两大蓝筹画廊,以及像One&J、PKM画廊和阿拉里奥画廊(Arario Gallery)画廊这样的本土领军画廊。

然而,新兴画廊也有创造跨文化交流的国际机会。正如Various Small Fires的Kim所说,“我们可以提供一个略微不同的平台,或者提供一种韩国如何评价自己艺术家的不同观点。"

首尔也有着蓬勃发展的本土新兴艺术圈,Whistle和Art Delight画廊就是最好的例子——两者都在汉南洞,距离Various Small Fires不远,展览开幕时你能在这里看到用迷你杯子享用霞多丽的嬉皮士们。“我们都互相认识,"Kim说,“在这里策划活动非常容易,因为我们都互相认识,是朋友。我们都在寻求成为不同方向对话的一份子,并扩展和全球化我们的经验。"

文|Julie Baumgardner

译|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