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要钱还是要权?博物馆筹资那些事,馆长有话说!

分享至
2017年纽约雕塑中心(Sculpture Center)“Cercle d'Art des Travailleurs de Plantation Congolaise

2017年纽约雕塑中心(Sculpture Center)“Cercle d'Art des Travailleurs de Plantation Congolaise"展览现场。图片:Kyle Knodell

运营一家艺术博物馆的成本从未像如今这般昂贵。从日益增长的运输和保险费用,到不断攀升的空间扩张需求,为社区服务需要越来越多的资源。在这样的情况下,基金会对艺术的扶持力度有所下降,捐赠者也越来越明确他们的要求。大家都在寻求改变,并期盼着可衡量的结果。

这些相互冲突的因素使博物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创造源源不断的收入成为博物馆需要履行的职责。因此,博物馆必须在不影响其职责的前提下,探索创收战略,并继续扮演公正的历史讲述者、文化辩论仲裁者的角色。

这样的挑战并不简单,并非用常规的方法就可以解决。那些被个人捐赠者或其他利益相关者影响的博物馆会削弱公众对博物馆的信任。

过去几年里,有文章指出一些在美国主要艺术博物馆举办过个展的艺术家已经被画廊所代理,越来越多的商业画廊为代理艺术家出资,为他们在博物馆办展。这是一个合理的担忧,即那些被展出、收藏过的艺术品将由商业市场优先选择(至少看起来是这样)。这种趋势往往与那些已经和大画廊签约,与大型机构有合作关系且功成名就的艺术家有关,这些大型机构可以为他们的展览买单。

2017年纽约雕塑中心 “Sam Anderson:公园

2017年纽约雕塑中心 “Sam Anderson:公园"(Sam Anderson: The Park)展览现场。图片:Kyle Knodell

如何、何时、该以什么目的支持一个机构(不管它是大是小),以及这种支持如何适应更大的筹款计划,(这些问题)可以将观众对不正当影响的看法与对整个艺术生态系统是否健康(的判断)区分开来。

如何为我们的项目注资

如果各种规模的博物馆都能成长为物质文化和文化话语平台的发言人,并将观众带进这段旅程中的话,那么以下两件事至关重要。

首先,我们必须以公众所信赖的独立策展方式为前提进行筹款。其次,我们需要向与我们价值观一致、不需要向其妥协的机构筹款。我任纽约长岛市非盈利的当代艺术机构--雕塑中心(Sculpture Center, the non-collecting contemporary art institution in Long Island City)的馆长时,我们对雕塑中心有很多想法。总部设在商业艺术市场中占主导地位的纽约,我们机构致力于为艺术家提供一个远离艺术市场的,可以创造和展示新作品的世外桃源。

起初不受欢迎的印象派或立体主义等艺术流派就常被引用为例证。然而,这些事往往会以更微妙的方式发挥作用,就像一位年轻艺术家首次获得展示自己作品的机会,或探索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这可能不会带来人气或任何评论,但他/她或许就是下一位完全放弃艺术生涯的安迪·沃霍尔。1969年,轰动一时的创意展“当态度成为形式"(When Attitudes Become Form)迫使策展人哈罗德·塞曼(Harald Szeemann)从瑞士的伯尔尼美术馆(Kunsthalle Bern)辞职,并开启他独立策展人的职业生涯,也正因为这件事,我们转变了对策展人身份和展览本身的思考。

参与规则

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任何捐赠者都不应该对博物馆策展和项目决策指手画脚。纽约雕塑中心是一个不收费的机构,因此展览和教育计划是核心项目。在过去的十五年中,我们提出了一些简单的、用来保障我们策展独立性的筹款条例。

· 听取受众意见

在我们这个案例中,董事会里包含了艺术家。雕塑中心由艺术家创立,他们对我们各方面的运营都有帮助,其中就包括筹款。我们策划的活动与我们希望支持的艺术家社区的方向是一致的。

· 适时分享信息

待展览计划表制定以后,策展人员仅与董事会或潜在捐赠者分享展览信息。董事会仍需时时监督,并就该计划是否履行了机构使命进行进一步沟通。

· 透明度是关键

内部和外部的透明度是至关重要的。参展艺术家、策展人、董事会成员、筹款团队成员以及最终资助者都需要了解指定项目的筹款计划是什么样的。我们确保在所有展览材料和网站上都清楚地列出资助者的姓名。如果资助者要求匿名,机构应该接受这样的要求,因为匿名的原因与任何潜在的利益冲突无关。

· 金钱并不是最重要的

我们最重要的筹款项目就是一年一度的春季幸运抽奖(Lucky Draw)。为了此次活动,约有220位艺术家捐赠了他们的艺术品。我们邀请相同数量的客人写下他们的名字,通过抽奖来选择艺术品。所有艺术品都以相同价格“出售"。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的印刷品或卡罗尔·博夫(Carol Bove)的雕塑与一位新兴艺术家的作品一同展出,95%的艺术专业人士和艺术家都不知道这位新兴艺术家何许人也。如果我们将这个活动变成了一场不举牌的无声拍卖会(silent auction),我们可以募集到更多资金,让更多艺术家参与其中。由于理查德·塞拉没有拿到最高的金额,我们把钱留在明面上。但为了让活动办得更像抽奖,每个人都有机会带着一件作品回家,并通过艺术家的力量来集资。这种支持与我们的价值观一致,我们将注意力放在那些还未被业界认可的艺术家身上。该活动与我们的使命也是一致的,弘扬我们所在社区的精神。

在纽约雕塑中心展出的Sam Anderson《白班》(Day Shift),2017。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Chapter NY, Tanya Leighton Gallery, Berlin, and monther's tankstation limited, Dublin. Photo: Kyle Knodell

在纽约雕塑中心展出的Sam Anderson《白班》(Day Shift),2017。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Chapter NY, Tanya Leighton Gallery, Berlin, and monther's tankstation limited, Dublin. Photo: Kyle Knodell

我认为这种方法是“任务契约性的筹款"(mission-aligned fundraising),使我们的机构和其他选择遵循类似规则的人,与我们所有的成员(艺术家、观众和捐赠者)建立一种真实关系。它还能够使我们自信地支持自己的计划,自己做主。

我们生活在一个动荡,不断兴起政治和文化辩论的时代。在此期间,如果要维持公众对我们的信任,我们所有的活动,从展览到教育活动再到筹款,都必须反映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本文作者Mary Ceruti是纽约长岛市雕塑中心的执行总监兼首席策展人。

文丨Mary Ceruti

译丨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