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徐悰:绘画是一种血液流通的表达方式

分享至
徐悰个展“雨水

徐悰个展“雨水"现场。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在“雨水"这一系列的架上新作中,徐悰压缩了绘画时间,将更加直接的身体反应保留在画面当中,并维持了可能遭遇的“偶然错误",在她看来,绘画更像是一种血液流通的表达方式,而非观念的嫁接品,相比于通过绘画来表达社会或历史议题,她更希望自己的作品是一种单纯的真实体验的反馈——对于这个时代的切身反应或者观察,都通过承载绘画的创作身体流露出来,而非作为创作的出发点来进行命题作文。

徐悰个展“雨水

徐悰个展“雨水"现场。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在当下,观众观看艺术作品的时候往往希冀从中了解观念,讨论的主题或者艺术方式似乎占据了欣赏绘画的主体,而徐悰所谓的追求真实,并不是反对意见的被表达,而是反对艺术作品的工具化,并拒绝将之转化为绘画的创作本质。徐悰选择了以“雨水"作画,而雨水作为一种亘古存在的物质形态,并不包含一个特殊的时代属性,有情感修辞因素在里面,却并不单一和晦涩,形态的普遍性和可变性又可容纳艺术家的思考和发挥,徐悰以此为门,将观众引领进自我的时空。在她看来,正如一位马拉松运动员不需要花样跑步来博得关注,他的速度便可以作为突破领域限制的证明,在艺术中,审美和观念也无需对立,而是交叉相融在一起,艺术也有它作为纯粹视觉经验表达的权利。

徐悰个展“雨水

徐悰个展“雨水"现场。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但并未因为对观念的反叛,让徐悰的绘画更少一些时代背景。她快速作画的原因之一,在我看来正是因为网络时代信息过量和被随意篡改的社会现实本身,我们看似更加快速地获得资讯的同时,真实却越来越稀缺,而艺术或许可以作为抓住真实的一个突破口。绘画本身所携带的情感和情绪,让二维的平面立体而成为一个空间,在此空间内,存在着捕捉和短暂逃离时代讯息的可能性。

徐悰个展“雨水

徐悰个展“雨水"现场。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artnet新闻

×

徐悰

为什么以“雨水"作为作画内容,并以此为题?

我觉得画画是一种沟通方式,人与人的沟通通常从一些共识开始,继而发展出更多的可能性。我希望画面有一个明确的渠道可以让观众进入,雨水的形象很普通,即使没有画面,人们也可以接收到这个讯息。然而雨水的形态是不固定的,这就给了我足够的自由度去发挥。如此这样生成的画面,也许可以提供给观众更多的可能性去体验视觉逻辑本身的趣味。不同的人对同一个形象的感知是不同的,我希望我的画面有一定的开放性。

徐悰,《无题1917》,布面丙烯,130x140cm,2019。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徐悰,《无题1917》,布面丙烯,130x140cm,2019。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徐悰,《无题1915》,布面丙烯,120x80cm,2019。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徐悰,《无题1915》,布面丙烯,120x80cm,2019。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你怎么看观念绘画?

观念艺术的发生发展已经改变了人们观看艺术的习惯。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通过观看艺术作品总结出作者的思考或者是在作者划定的范围内探讨问题。与此同时,它也改变了创作者的思维方式。绘画不只是一种造型艺术了。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很多所谓的观念绘画是从画面内容出发的,也就是通过再现具体的事物来引发画面背后的思考。但是对我来说,绘画是一种血液流通的表达方式,绘画过程是重新感知某事物的过程,画画不只是为了再现现成的思考或者提供思考的路径,它还可以记录感知的细节。它可以作为一种感知样本,呈现真实。

徐悰,《无题1907》,布面丙烯,120x2000cm,2019。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徐悰,《无题1907》,布面丙烯,120x2000cm,2019。图片:致谢指纹画廊;摄影王屿星

为什么在这次的作品当中,会尝试尽量一次性完成,少做修改?

对于一个画画的人来说,可以不断地修改画面是一件非常有安全感的事情。但是这样做的话,画面会显得太过于正确,很容易回到过去的标准中去。目前这个阶段,我不想去塑造实体,而是想要“捕捉"到一些即时性。有时候失误可以唤醒整个画面的关系,尽量一次性完成是为了保证笔触的连贯性,这样可以使得绘画的动作被保留下来,也能够更好的分享创作过程。

文丨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