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嘘!10个能捡到珍宝的秘密地点?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分享至
有时候你会在最奇怪的地方发现宝贝。图片:由eyewideopen/GettyImages提供

有时候你会在最奇怪的地方发现宝贝。图片:由eyewideopen/GettyImages提供

谁不梦想着突然发现家里的一些小玩意实际上是无价珍宝?或者在偏僻的搬家甩卖中发现一颗未经加工的钻石?在阴暗的角落里发现艺术品后一夜暴富的故事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常见。但对少数幸运的人在阁楼里收获意外之宝时,这样的美梦就能成真。

我们为那些期待好事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人们,准备了10个能有意外收获的风水宝地。
1. 一个人的垃圾则是另一个人的塔马约名作

鲁菲诺·塔马约,《Tres Personajes》,1970。图片:由Christie'sAuctionHouse提供

鲁菲诺·塔马约,《Tres Personajes》,1970。图片:由Christie'sAuctionHouse提供

鲁菲诺·塔马约(Rufino Tamayo)是墨西哥现代主义大师之一,但他的作品并不适合所有人。2003年的一个早晨,一位名叫伊丽莎白吉布森(Elizabeth Gibson)的女士在曼哈顿上西区散步时发现人行道上有一幅色彩鲜艳的抽象画,画上堆满了垃圾。虽然吉布森不是艺术专家,但她被这幅不同寻常的油画所吸引,并从即将被处理的垃圾车中将这幅画作“救"了出来。

四年后,吉布森得知她捡来的作品实际上是塔马约在1970年创作的《Tres Personajes》。1987年,这幅作品从休斯顿的一位藏家夫妇手中被盗,吉布森尽职尽责地把它归还给了它的合法主人。但是她的善行并没有被遗忘;2007年10月,这幅画以104.9万美元的价格在苏富比拍卖行拍出,吉布森获得了1.5万美元的奖金和部分利润。2015年,《Tres Personajes》在佳士得再次以132.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2. 在法国阁楼上发现了一幅颇有争议的卡拉瓦乔

卡拉瓦乔,《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约1607。图片:由CabinetTurquin提供

卡拉瓦乔,《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约1607。图片:由CabinetTurquin提供

2014年,巴洛克风格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长期遗失画作《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的第二版,据推测是在图卢兹的一间阁楼里发现的,当时许多专家对此深表质疑。

这幅描绘复仇场景的画作是罗马巴贝里尼宫(Palazzo Barberini)国立古代艺术画廊(National Gallery of Ancient Art)中的一大亮点。第二版画作是在那不勒斯绘制的,自17世纪初以来,下落不明。这件作品的归属在学术界曾引起轩然大波。2016年,一名艺术史学家甚至从米兰的Pinacotecadi Brera画廊辞职,原因是这件作品被标注了星号。这幅描绘了混乱景象的画作,即将于6月27日在图卢兹拍卖公司Cabinet Turquin上拍,估价高达1.71亿美元。

 

3. 离婚致使罗克维尔的画作被放置于墙后

诺曼·洛克威尔的《Breaking Home Ties》就坐落在这堵被主人孩子们发现的假墙后面。图片:由JoeRaedle/Getty Images提供

诺曼·洛克威尔的《Breaking Home Ties》就坐落在这堵被主人孩子们发现的假墙后面。图片:由JoeRaedle/Getty Images提供

也许是时候把墙推倒了。2005年春天,诺曼·洛克威尔(Norman Rockwell)的标志性画作《Breaking Home Ties》在佛蒙特州阿灵顿(Arlington)的一所住宅的假墙后被发现。这幅温暖人心的作品是这位艺术家最喜爱的作品之一,画的是一个面带稚气、即将上大学的男孩,坐在贫穷的父亲和忠犬旁边。这张苦乐参半的画作曾登上1954年9月25日《周六晚邮报》的封面,并成为该报最受欢迎的封面之一。

小唐·特拉赫特(Don Trachte,Jr.)是一名漫画家,他的两个儿子在他死后发现了这幅作品,他们在他家里的木镶板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缺口。按下后,面板打开,露出隐藏画作。据悉,特拉赫特在一场激烈的离婚争执中把这幅画藏了起来,试图瞒过前妻。2006年,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该作品以15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苏富比的新纪录。

4. 里面的东西才重要(尤其当它还是纯金的时候)

泰国曼谷Wat Traimit的金佛。图片:由Isa Foltin/Getty Images提供

泰国曼谷Wat Traimit的金佛。图片:由Isa Foltin/Getty Images提供

绰号“金佛"的Phra Phuttha Maha Suwan Patimakon是世界上最大的纯金佛像,高10英尺,宽12英尺,重5.5吨。尽管这座佛像现已被列入泰国的奇观之一,但多年来,这座巨大的雕像差不多被遗忘了,其珍贵的金属成分也变得完全模糊了。在它的一生中(这座雕像很可能是在大约1230年代到1430年代之间的苏霍泰时期铸造的),雕像上覆盖着混有玻璃的石膏,很可能是为了在18世纪60年代缅甸——暹罗战争期间为防止小偷涂抹上去的。

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随着政治、经济和宗教潮流的波动,乔装的佛像从曼谷北部的大城府搬到了首都,然后又搬到了曼谷各地的寺庙,一度被存放在一个铁皮屋顶下。1955年5月,当工人们放下佛像时,这座雕像再次被重置。由于雕塑的缝隙中透出了一丝金光,本来可能是一场悲剧,结果却变成了一件幸事。随后,该佛像外部被小心移除,显示出雕塑的坚实的“点石成金"的核心。该佛像现在被供奉在曼谷的Wat Traimit寺庙,许多佛教徒认为这尊佛像就是个奇迹。
5. 妈妈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画原来竟是伦勃朗的

伦勃朗·哈曼斯·范·瑞恩(Rembrandt Harmensz van Rijn),《The Unconscious Patient(An Allegory of the Sense of Smell)》,约1624。图片:由Leiden Collection,New York提供

伦勃朗·哈曼斯·范·瑞恩(Rembrandt Harmensz van Rijn),《The Unconscious Patient(An Allegory of the Sense of Smell)》,约1624。图片:由Leiden Collection,New York提供

“母亲不会错"这句古老格言对新泽西州的三兄弟来说准确无疑。内德(Ned)、罗杰(Roger)和史蒂文·兰道斯(Steven Landaus)一直拿挂在母亲餐厅里的一幅不寻常、甚至令人毛骨悚然的画作开玩笑。这幅深色的油画是他们祖母传下来的,画中有两名男子在一名失去知觉的女子鼻子底下递盐。兰多斯的母亲去世后,他们在一次庭院拍卖中卖掉了她的大部分财产,但他们临时决定保留这幅画,并把它放在地下室的乒乓球桌下面。

2015年,兰道斯兄弟把这幅画带到了当地的拍卖商奈公司(Nye & Company),他们认为这是一幅19世纪的画,并以250美元开价。当来自世界各地的竞拍者以极其高昂的价格出价时,兄弟俩意识到出了问题。事实证明,这幅令人不安的画作是伦勃朗五幅“感官"系列作品之一。许多学者一生都在寻找这幅作品,这幅作品以将近1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法国竞拍者。那么,这幅画是怎么到了新泽西这户人家的餐厅里呢?兄弟俩认为这幅画是他们的祖父在大萧条之后无意中买下来的。

6. “墨西哥手提箱"里的摄影珍品

“墨西哥手提箱

“墨西哥手提箱"的绿色盒子。图片:由国际摄影中心提供

想象一下:有一天,一位策展人来到她的博物馆门口发现了一些20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师从未看过的底片。这正是2007年12月发生的事情,当时由三位伟大的现代战争摄影师——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格达·塔罗(Gerda Taro)和金姆(大卫·西摩)(Chim David Seymour)——拍摄的4500张35毫米底片出现在纽约的国际摄影中心。

自1939年以来,西班牙内战的底片一直下落不明。1939年,卡帕为了躲避纳粹入侵法国,将底片随意地交给了他的暗室经理。不知是何原因,这些照片落入了墨西哥驻法国维希大使之手,他把这些照片带到墨西哥城,直到他的侄子意识到这些材料的重要性,这些底片才被发现。影片中有反佛朗哥抗议的画面和战争破坏的场景,但也有以前不为人知的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卡(Federico Garcia Lorca)和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照片。
7. 在《斯图亚特·利特尔》片场看到的匈牙利杰作

《斯图亚特·利特尔》(1999)的剧照,背景是罗伯特·贝雷尼(Róbert Berény)的《Sleeping Lady with Black Vase》

《斯图亚特·利特尔》(1999)的剧照,背景是罗伯特·贝雷尼(Róbert Berény)的《Sleeping Lady with Black Vase》

艺术史学家从不休息。2009年圣诞节期间,布达佩斯匈牙利国家美术馆的研究员盖尔盖伊·巴基(Gergely Barki)和他年幼的女儿坐下来观看影片《斯图亚特·利特尔》(Stuart Little,1999)。这是一部经典的儿童故事,讲述的是一只老鼠被一个富裕的家庭收养的故事。有一次巴基在观看这部影片时,他在壁炉上方发现了一幅他认出来的画:《Sleeping Lady with Black Vase》。这幅画是匈牙利艺术家罗伯特·贝雷尼(Robert Bereny)的作品,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928年。

受到鼓舞和好奇,巴基开始事实调查,并写信给索尼电影公司和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将近两年后,他收到了电影布景设计师的回复。这幅画是她从帕萨迪纳的一家古董店以500美元的价格买到的,现在正挂在她的客厅里。虽然没有人知道它的环球之旅是如何发生的,但《Sleeping Lady with Black Vase》通过了鉴定,最终被送回了匈牙利。

8. 多漂亮的鸟啊!

威廉·詹姆斯·韦伯,《The White Owl,“Alone and warming his five wits, The white owl in the belfry sits

威廉·詹姆斯·韦伯,《The White Owl,“Alone and warming his five wits, The white owl in the belfry sits"》,1856。图片:由Christie's AuctionHouse提供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爆裂的烟斗可能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21世纪初,英国汉普郡的一名学校教师简·科德里(Jane Cordery)在阁楼上为管道工腾出空间时,发现了一幅小画,画的是一只白色猫头鹰。柯德里被这些精致的笔触所打动,一时兴起,把这幅作品的照片通过电邮发给了佳士得拍卖行。19世纪的专家们很快就意识到他们手上有些特别的东西。

这幅画是前拉斐尔派画家威廉·詹姆斯·韦伯(William James Webbe)的作品《The White Owl》,曾引起著名艺术史学家约翰·拉斯金(John Ruskin)的关注。2012年,当这幅画在佳士得拍卖时,这幅装饰华丽的作品以58.925万英镑的高价售出,远远超出了7万英镑的预售估价。但是它是从哪儿来的呢?科德里的另一半认为这幅作品是他母亲送给他的礼物。

9. 德加的一幅作品在巴黎的公共汽车上巡游

埃德加·德加,《The Chorus Singers》,1877。图片:由Wikimedia Commons提供

埃德加·德加,《The Chorus Singers》,1877。图片:由Wikimedia Commons提供

别在你的公交车座位上只留意粘着的口香糖。2018年,海关官员在巴黎郊外的一辆巴士的行李箱内进行例行搜查时,发现了德加的一幅粉彩画。这幅名为《The Chorussinger》(1877)的画作于2009年神秘地从马赛的一家博物馆被盗。博物馆没有被破门而入的迹象,所以这幅画只是从墙上取了下来。在对该作品下落的调查中,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舞台上歌手的节日场景也已褪色消失。如今,这幅作品成为了奥赛博物馆藏品的一部分。

10. 17世纪在刨花板墙后面的一幅画

修复作品。图片:由benoitJanson /Nouvelle Tendance提供

修复作品。图片:由benoitJanson /Nouvelle Tendance提供

施工中的惊喜很少令人愉快。年初,在时装公司Oscardela Renta的巴黎精品店的扩张还有几周就要开业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博伦(Alex Bolen)接到一个电话,被告知有一个“发现"。抱着最坏的打算,伯伦前往巴黎。当他到达时,他所看到的使他无法呼吸。粘在墙上的是一幅10英尺乘20英尺的油画,描绘了前往耶路撒冷的游行队伍中装饰华丽的朝臣。工人们在拆除一堵刨花板墙时发现了这幅画。施工立即被叫停,专家被请了过来。

研究人员很快得知,这幅画是1674年凡尔赛宫画家、查尔斯·勒·布伦(Charles Le Brun)的同辈阿尔诺德·德·维兹(Arnouldde Vuez)的作品。1900年的一本书认为这幅画描绘的是路易十四的大使查尔斯-玛丽-弗朗索瓦·奥利耶。没有人知道这幅画是如何爬上这座18世纪建筑的墙壁的,但大家一致认为,把这幅画移走风险太大。目前,它正在现场被修复,并将成为新店的中心代表作。

文|Katie White

译|Yi Cao

编|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