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新美术馆副总监Karen Wong:九大理由告诉你为什么千万不要错过威尼斯建筑双年展

分享至
库勒·阿德耶米和NLÉ设计的漂浮学校。 图片:Photo Iwan Baan, courtesy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库勒·阿德耶米和NLÉ设计的漂浮学校。
图片:Photo Iwan Baan, courtesy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于5月28日开幕的2016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今年的主题是“来自前线的报告"(Reporting From The Front)。我们在预展的时候看到了双年展的艺术指导、2016年普利兹克奖的得主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身着休闲夹克和便鞋的他仿佛在向人们传递一种平易近人的信息。双年展将展出多个精彩项目,其中99%的项目的重点都是建筑。

阿拉维纳向世界各地旨在改变世界当下格局的建筑师发出号召。由他主持的评审委员会选取了通常被双年展遗忘的国家的作品作为最后的获胜者。来自巴拉圭的建筑事务所Gabinete De Arquitectura获得了此次金狮奖;银狮奖由尼日利亚建筑师库勒·阿德耶米(Kunlé Adeyemi)和他的事务所NLÉ获得。双年展的终生成就金狮奖颁发给了巴西建筑师保罗·门德斯·达罗沙(Paulo Mendes da Rocha)。

当阿拉维纳首次宣布评审委员会的委员名单时,大家都为这个由全部是五十岁以上男性组成的委员会捏了一把汗。我们实在难以相信阿拉维纳可以对外界的批评充耳不闻。我们不禁想问,是否有更年轻的建筑师,或者女建筑师更有资格来担当这个是职位呢?要想作出这样的改变,我们恐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但是可喜可贺的是,从关注难民危机到经济危机对人类居住条件的影响,从城市烂尾建筑到怎样最大效率地设计家居空间,本次参展的63个国家馆都最大化地展示了世界的前线都在发生着什么。

以下列举了此次双年展中我最喜欢的国家馆和我最喜欢的项目。我同时还推荐了一些发生在双年展之外的活动供你参考。

相关阅读:建筑界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授予智利建筑师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

1. 马可可漂浮学校

库勒·阿德耶米和NLÉ设计的马可可漂浮学校。 图片:Courtesy of Karen Wong.

库勒·阿德耶米和NLÉ设计的马可可漂浮学校。
图片:Courtesy of Karen Wong.

尼日利亚拉哥斯(Lagos)贫民窟马可可(Makoko)的漂浮学校早已成为各大设计网站的热门,但是拉哥斯却远在尼日利亚。因此,阿拉维纳想到了一个让参与双年展的参观者们第一手体验这个设计的方案。阿拉维纳携手建筑师库勒·阿德耶米(Kunlé Adeyemi)和他的建筑事务所NLÉ一同为双年展重现了漂浮学校的模型,并将这个漂浮学校的模型停靠在了军械库的岸边。

这个形状酷似金字塔共有三层,总面积为1500平方英尺(约140平方米)。在此次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这个漂浮学校的模型被用来展出“海滨地图"(Waterfront Atlas)。漂浮学校二层的地板和墙面上被丝网印刷的七大洲图形所覆盖,墙上还钉有来自世界各地已经完成的水资源项目的明信片。桌子上的黑色卡片、铅笔和图钉供其他建筑师为这个地图添砖加瓦。

漂浮学校顶层的景色非常迷人。木质结构让威尼斯壮丽的天际线顺着木板的分析进入人们的视线。这个项目很容易被改造成为其他设施,例如被用于卫生医疗服务、小镇集会或是社区咖啡馆。

2. 西班牙馆

西班牙馆 图片:Photo by Karen Wong

西班牙馆
图片:Photo by Karen Wong

根据西班牙国家数据中心(National Statistics Institute,下文简称INE)的调查显示,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西班牙的失业率一直浮动在20%至26%之间。这也让西班牙成为了仅次于希腊的第二高失业率的欧盟国家。

西班牙在经济形势良好的时候给多项工程开了绿灯,其中包括新建筑、疗养院以及历史遗迹。这些工程因为经济衰退要么成为了烂尾楼,要么成为了豆腐渣工程。但是这也为西班牙的建筑师们提供了重新审视、休憩这些房屋、会场、教堂、办公楼、海港、游泳池、工厂以及艺术中心的机会。五十五块整齐排列在钢架上的展板在展示设计作品的同时也充当了桌子和墙面的功能,极大地体现了勤俭中的美感。

3. 奥地利馆

为了回应欧洲面临的难民危机,建筑师、策展人埃尔克·德尔根-梅斯尔(Elke Delugan-Meissl)利用双年展的机会组织了多个小组深入维也纳的办公楼内实施特殊项目。她让Caramel Architekten建筑事务所设计了一个名为“家乡制造"的工具材料箱。这个临时搭建体系中包含阳伞、布料以及麻绳。利用这些材料,每搭建一个临时避难所只需要70美元(约合人民币460元),需时仅要五十分钟,却可以容纳280个人。建筑事务所EOOS为600名难民在一间旧海关训练基地中提供了避难所。他们还设计了一组名为“社会家具"(Social Furniture)的实用工具。这不仅为人们提供了住宅的基本设施例如厨房以及社交场所,还为客户提供了亲手搭建家具的机会。工具箱和“社会家具"的使用手册已经上载到EOOS网站上供大家下载。在过去五个月里,这些项目被摄影师保罗·坎兹勒(Paul Kanzler)悉心地记录了下来。他基于照片创作的海报在主展厅里供观众取阅。

4. 德国馆

德国馆的内部 图片:Courtesy of Kirsten Bucher.

德国馆的内部
图片:Courtesy of Kirsten Bucher.

当你第一眼看到德国馆的时候,你可能会想:“这个真不一样。我喜欢。"在此次双年展中,重达48吨的砖块被临时从这个地标性建筑移开了。建筑师恩斯特·海格尔(Ernst Haiger)曾经于1939年受希特勒委托重新设计这座建筑。如今,这座建筑的四个入口寓意着德国的开放,尤其是在德国仅在2015年就收留了超过一百万名难民的情况下。

来自法兰克福的德国建筑博物馆(The Deutsches Architekturmuseum,下文简称DAM)与加拿大作家道格·桑德斯(Doug Sanders)合作,共同设计、整合出了一个可以让移民也可以像本地居民一样自在生活的清单。桑德斯正是《抵达城市:史上最大的人类迁徙是怎样影响我们的世界的》(Arrival City: How the Largest Migration in History is Reshaping our World)一书的作者。

这对组合长久以来的研究方向之一是收录成功的难民住房项目的数据。我们虽然尚不清楚他们的调查是否会触及政府的敏感地带,但是我们都希望他们可以一直更新“创造·家"(Making Heimat,Heimat在德语意味家)这个项目,并在2017年2月在DAM展出。

5. 荷兰馆

荷兰馆 图片:Photo Iwan Baan, courtesy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荷兰馆
图片:Photo Iwan Baan, courtesy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当参观者走近荷兰馆的时候,他们会发现整个场馆被蓝色的织网覆盖;当他们进入馆内时,会发现自己神奇地沐浴在蓝色的光线下。蓝色旨在寓意联合国维和部队在马里城市加奥的研究行动。据悉,当地人常因为他们身着蓝色衣服而被称作“蓝人";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制服里也包含一顶蓝头盔。

虽然这个展览的主题可能会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但是策展人、建筑智囊团FAST的创办人马尔基特·朔山(Malkit Shoshan)的野心却不小。 她提议,分布在世界各地成百上千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成员应该不仅为地区创造了防御设施、外交策略以及和平,更应该促进地区的合作性。这一项目的目的就在于将求同存异的概念转化为分享,将军队力量转化成更为人性化的体验。

6. 日本馆

日本馆内展示的ON公寓组合模型 图片:Photo Karen Wong.

日本馆内展示的ON公寓组合模型
图片:Photo Karen Wong.

日本建筑师们的作品总是有一种微妙的感觉。一代又一代的日本建筑师们证明了他们既能够驾驭公共建筑,又可以掌控私人建筑。他们尤其擅长创作小型、高效率的家居空间。他们的室内创作就像视觉俳句一样。

策展人吉山名(Yoshiyuki Yamana)这次整合了来自多件建筑事务所过去七年的十二件居室设计。这一时间节点恰逢日本年轻人失业率激增,居住空间急剧下降。这些主要来自于东京和横滨的年轻建筑事务所们正在试图重新定义空间的意义——走廊、庭院、广场、阳台,他们力求通过一切可能的措施来增强日本社会的邻里关系。

我最喜欢的是建筑事务所ON设计的1500平方英尺(约140平方米)的公寓。ON是由西田修(Osamu Nishida)和艾瑞卡·中川(Erika Nakagawa)组成的。这一设计共有四套专门为艺术家设计的公寓。公寓顶部有公共生活空间以及艺术家的工作室;这些空间还可以被用来当作展览场地。此次在威尼斯展出的是原尺寸1/10的模型。公寓里的一切,从拖鞋到电脑的模型都是用纸做的。这不禁让人们想到德国雕塑家托马斯·迪曼德(Thomas Demand),但是比他的作品还要可爱。

7. 扎哈·哈迪德在弗朗彻蒂宫(Palazzo Franchetti)的回顾展

正在展出的扎哈·哈迪德的作品 图片:Courtesy of Karen Wong.

正在展出的扎哈·哈迪德的作品
图片:Courtesy of Karen Wong.

当扎哈·哈迪德三月突然离世之后,她在弗朗切蒂宫的回顾展充满了更深层的意义。此次回顾展展现了扎哈对于手工创作的热爱,展出了包括绘画、雕塑纸制浮雕型以及3D打印的模型。展览的钟头被扎哈经典的流线和角度所占据。扎哈的建筑美学与弗朗彻蒂宫这座威尼斯哥特式宫殿里图样繁复的地板、墙面、大理石楼梯以及玻璃水晶灯相得益彰。这样的视觉张力更加凸显了扎哈流线型的设计。

人们经常将扎哈供上神坛,但是事实上,她是一名真正的艺术家——一位从不妥协、具有远见和创新的实践者。建筑并不是纯粹的艺术,但是这场展览注定能够让你领略到建筑的极致。

相关阅读: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追忆传奇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

8. 西格玛·波尔克(Sigmar Polke)在皮诺特基金会的展览

距离弗朗彻蒂几步之遥的格拉西宫(Palazzo Grassi)是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诺特(François Pinault)的基金会。目前,皮诺特基金会正在展出九十件来自西格玛·波尔克的作品。西格玛·波尔克曾于1986年获得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他常常被比作炼金术士。他在作品中试验过的化学物质和材料(例如砷、云母、树脂、蜂蜡、蜗牛粘液等)以及作品画面中饱满的色彩与这座繁复的18世纪新古典主义的殿堂相得益彰。值得一提的是,西格玛·波尔克的父亲是一名建筑师,而此次展览的展览设计是由来自德国的建筑师安娜贝尔·斯尔道夫(Annabelle Selldorf)负责的。

相关阅读:皮诺特基金会展出西格玛·波尔克罕见影像创作, 重新审视艺术家创作历程

9.去米兰参观普拉达基金会

各什卡·马库加在普拉达基金会展出的作品 图片:Photo Karen Wong.

各什卡·马库加在普拉达基金会展出的作品
图片:Photo Karen Wong.

米兰距离威尼斯仅有两个半小时火车的路程,所以去米兰参观普拉达基金会也是不错的选择。普拉达基金会的建筑是OMA /雷姆·库哈斯近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公共建筑。新、旧建筑在基金会的工业园区内和谐相处。这其中有一些非常值得一看的夸张建筑,例如由24K金箔包裹的联排别墅、大理石水磨石地面上巨大的砖面、不锈钢镜面的墙面——不过一切都十分优雅、自然。你完全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消磨在这里(最喜欢Instagram的你一定不要错过由导演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设计的咖啡。)

目前在普拉达基金会展出的是常驻伦敦的波兰艺术家各什卡·马库加(Goshka Macuga)的作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数《致吃掉卷轴之人之子》(To the Son of the Man Who Ate the Scroll)。一个让人毛骨悚然却又魅力十足的机器人。他坐在舞台的边缘,背诵着人类历史伤的经典文学片段,引述着关于人性、时间和道德的宣言。

与马库加的作品同时展出的还有美国艺术家爱德华与南希·齐恩霍兹(Edward and Nancy Kienholz),其中就包括让爱德华·齐恩霍兹声名远扬的《五辆车的头灯》(Five Car Stud,1969-1972)。这件作品指向美国内战期间,画面呈现出一种怪诞的舞台造型:六个白人男性正在暴打一名黑人男性,而他被打的原因是因为被发现与一名白人女性一起喝酒。作品中的暴力与黑暗即便在超过四十年后的今天也可谓不足为奇——这是十分不幸的。当今的美国正深陷宗族政治暴力的泥潭:监禁非裔美国人,还有当代社会的民权运动: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

相关阅读:6件细思恐极的人形艺术作品透视人类未来

15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来自前线的报告"将展出至11月27日。

 

文:Karen Wong

译:Laura Bingyan Xu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