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幸存下来的七件重要文物,是巴黎圣母院火灾不幸中的万幸

分享至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6日拍摄的一张照片,巴黎圣母院被一片废墟包围。图片:by Ludovic Marin/AFP/Getty Images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6日拍摄的一张照片,巴黎圣母院被一片废墟包围。图片:by Ludovic Marin/AFP/Getty Images

全世界还沉浸在4月15日巴黎圣母院大火造成的悲痛情绪中。专家估计,这座建筑要想恢复往日荣光可能还需要等待10至15年时间,并将耗费数亿美元。

在重建巴黎圣母院的花销被初步评估完成时,法国政府也迅速建立了一个向社会募集重建资金的网站。时尚业巨头弗朗索瓦·皮诺和伯纳德·阿诺特很快响应,先后捐款共计3亿欧元。最新消息时,欧莱雅集团携手其创始人贝当古家族(the Bettencourt family)和贝当古-舒勒基金会(Bettencourt Schueller foundation)共同捐赠2亿欧元(约合2.26亿美元),石油化工公司道达尔(Total)也捐赠了1亿欧元(约合1.13亿美元)。

相关阅读:

令世人心碎的历史性劫难:熊熊火焰中,巴黎圣母院的塔尖轰然坍塌……

不幸中的万幸!巴黎圣母院主建筑结构保留,时尚富豪带头伸出援手

在扑灭大火的同时,警察和消防员也建立起一条转移路线,抢救巴黎圣母院内那些无价的圣物和可移动的艺术品。法国文化部长弗朗克·里埃斯特(Franck Riester)也通过自己的推特账号持续更新转移文物的过程。

里埃斯特告诉当地电台,现在还无法确定教堂内那些无法转移的大规模绘画保存情况究竟如何,这些作品包括Jean-Baptiste Jouvenet创作于1716年的《圣母往见日》(Visitation)和Antoine Nicolas创作于1648年的《圣托马斯·阿奎那,智慧之泉》(Saint Thomas Aquinas, Fountain of Wisdom)。他同时强调,大火虽然并未烧到教堂内部,但这些艺术品有可能受到水的影响。“一切到我们能进入教堂内部时才能知晓,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诊断,"里埃斯特说,“我们必须尽快转移那些艺术品,清理和除湿,再把它们安置到适宜保存和修复的地点。"

Jean-Baptiste Jouvenet,《圣母往见日》(Visitation),1716年。图片:巴黎圣母院官方网站

Jean-Baptiste Jouvenet,《圣母往见日》(Visitation),1716年。图片:巴黎圣母院官方网站

Antoine Nicolas,《圣托马斯·阿奎那,智慧之泉》(Saint Thomas Aquinas, Fountain of Wisdom),1648年。图片:巴黎圣母院官方网站

Antoine Nicolas,《圣托马斯·阿奎那,智慧之泉》(Saint Thomas Aquinas, Fountain of Wisdom),1648年。图片:巴黎圣母院官方网站

也有一些重要的建筑构件在大火中烧毁了,比如巴黎圣母院著名的石像鬼(gargoyles,用于排水,故又名“滴水嘴兽"),以及被称为“森林"的橡木屋顶结构——也正是木质结构使大火越烧越旺。位于塔尖附近的一些建筑构件也遭到破坏,包括一些赞助人像(圣丹尼斯和圣吉纳维夫)、塔尖公鸡(最新消息是,它已经被找到了)。

另一个好消息是,一下七件重要艺术品已经从火场中抢救出来,里埃斯特透露,它们中的一部分将于下周从暂时保管的巴黎市政厅运送到卢浮宫,进行下一步的修复。

荆棘冠

2017年4月14日,巴黎圣母院内,一位主教正在擦拭荆棘冠,它是耶稣所承受的巨大痛苦的象征。图片:by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2017年4月14日,巴黎圣母院内,一位主教正在擦拭荆棘冠,它是耶稣所承受的巨大痛苦的象征。图片:by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荆棘冠是巴黎圣母院最珍贵的圣物之一,被认为是耶稣在受难之前曾戴在头上的冠冕。幸运的是,里埃斯特确认它已被成功转移。荆棘冠的直径约为8英寸,用金线编织缠绕而成,有约70根象征着荆棘的刺,备受全球范围内信众的崇奉。

圣路易外衣

2012年,圣路易斯外衣在巴黎圣母院内展出。图片:by Patrick Kovarik/AFP/Getty Images

2012年,圣路易斯外衣在巴黎圣母院内展出。图片:by Patrick Kovarik/AFP/Getty Images

这件衣服是13世纪卡佩王朝国王路易九世在把荆棘冠带回法国的路上所穿着的(荆棘冠也是他从拜占庭帝国首都的威尼斯人手中购得),路易九世在护送荆棘冠的过程中非常虔诚,始终赤足行走在荆棘冠后方,他也被后人尊称为“圣路易"。

“五月"系列绘画

塞巴斯蒂安·波登,《圣彼得受难》,1643年

塞巴斯蒂安·波登,《圣彼得受难》,1643年 

巴黎圣母院内藏有13幅被统称为“五月"的系列绘画,它们创作于17至18世纪间(1630-1707年),由巴黎金银匠人同业会向当时的艺术家们订购,每年五月献给巴黎圣母院。据巴黎圣母院院长帕特里克·肖维(Patrick Chauvet)透露,这些原陈列在中殿礼拜堂的作品也成功在大火中撤出。

铜质塑像

文物修复专家Patrick Palem展示着一个铜塑像的头部,它们现在被保存在波尔多附近Marsac-sur-Isle的一个工作室内。图片:by Georges Gobet/AFP/Getty Images

文物修复专家Patrick Palem展示着一个铜塑像的头部,它们现在被保存在波尔多附近Marsac-sur-Isle的一个工作室内。图片:by Georges Gobet/AFP/Getty Images

16座铜质塑像(包括《新约》中的十二使徒和四位传道者)在大火发生前几天就被拆下来,因而得以保留。

玫瑰花窗

巴黎圣母院南面的玫瑰花窗。图片:by Godong/UIG via Getty Images

巴黎圣母院南面的玫瑰花窗。图片:by Godong/UIG via Getty Images 

巴黎圣母院有三面著名的玫瑰花窗,制作年代可追溯到13世纪。画窗上描绘了许多圣人和先贤的形象,中心位置是圣母玛利亚和耶稣。目击者表示,虽然几扇玫瑰花窗因大火而蒙上一层黑色,部分结构也被融化,但基本形态依然存在。不过,帕特里克·肖维仍表示,他们可能会把玫瑰花窗拆下来进行修复。

管风琴

2018年巴黎圣母院内管风琴的样子。图片:by Ludovic Marin/AFP/Getty Images

2018年巴黎圣母院内管风琴的样子。图片:by Ludovic Marin/AFP/Getty Images

巴黎圣母院内的管风琴有五个声部、8000多根音管,制作年代可追溯到中世纪。文化部长里埃斯特昨日表示,它可能“受损严重"。

吊钟

巴黎圣母院内的吊钟。图片:by Godong/UIG via Getty Images

巴黎圣母院内的吊钟。图片:by Godong/UIG via Getty Images 

巴黎圣母院内最古老的吊钟从1861年开始就开始使用,位置从未移动,也因鸣响了宣告二战结束的钟声而为人熟知。它的官方名字是“埃曼纽尔",人们昵称其为“雄蜂",重量超过13吨。教堂内还有一些更小的吊钟,也都有自己的名字(Marie、Gabriel、Anne-Geneviève、Denis、Marcel、Etienne、Benoît-Joseph、Maurice和Jean-Marie),它们都被保存在教堂的钟楼内,并未受到本次大火的影响。

 

 

文丨Naomi Rea

译丨Yutong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