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夏日想要出国旅游?这里奉上一份全球艺术大展指南

分享至

弗里达·卡罗和奥尔梅克小雕像(1939)。图片: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 ©Nickolas Muray照片档案

今年夏天可以到世界各地看艺术,那为什么不考虑进行一场包括参观一两个展览的旅行呢? 我们将在下文中向您介绍29个在未来几个月中最吸引人的艺术展览。

 

美洲篇

解构: 生活、政治和艺术的重新排序"

帕特里夏和菲利普·弗罗斯特艺术博物馆,美国·迈阿密

7月9日 – 9月30日

Glexis Novoa,Wat (细节),2013,帆布石墨,49 x 107英寸。图片:由艺术家和David Castillo Gallery提供

这个包括了12位迈阿密艺术家的群展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该展览取名自盖伊·黛博1967年出版的《景观社会》(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一书。书中作者预测由于技术的发展,人们面对面的交流将会减少。目前包括弗里达·巴拉纳克、冈萨洛·富恩迈尔、佩佩·马尔、桑德拉·拉莫斯、弗朗西丝·特龙布利在内的艺术家们都在这个应景但松弛发展的主题上进行创作。

“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和埃贡·席勒:1918百年纪念"

新博物馆,美国·纽约

7月12日- 9月4日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艾蒂儿肖像一号》(1907)。图片: 纽约新艺廊

今年,世界各地都有向埃贡·席勒和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逝世100周年致敬的展览,然而其中只有一个展览能够呈现著名的“金衣女人“ ——这是克里姆特的杰作、镀金画像《阿黛尔肖像一号》。这副作品也是纽约新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如果你还没有亲眼见过这幅作品, 那该博物馆正在展出的两位艺术家对 “欢乐启示录"的观点的展览(即奥匈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覆灭),这绝对是值得一去的展览。

 

“苏珊梅•塞拉斯:冥想"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旧金山

7月21日 – 10月21日

苏珊·梅塞拉,《罗丝拉在开往曼哈顿海滩的地铁上,纽约,1978》,来自于“汪子街的女孩们

苏珊·梅塞拉,《罗丝拉在开往曼哈顿海滩的地铁上,纽约,1978》,来自于“汪子街的女孩们",1975-90。图片:© Susan Meiselas/Magnum Photos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摄影师苏珊·梅塞拉斯记录了各种各样的事件,如中美的武装冲突、库尔德人的种族灭决、还有狂欢节脱衣舞娘的日常。在她的同名新书《沉思》(Mediations)出版之际这个展览从巴塞罗那的恩托尼·塔皮斯基金会和巴黎的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Jeu de Paume)巡展到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劳森伯格:洛杉矶内外"

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美国·洛杉矶

2018年8月11日 – 2019年2月10日

罗伯特·劳森伯格,《第一组洛杉矶揭密》(1998)。图片:由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提供,由艺术家和Gemini G.E.L.赠予 ©罗伯特·罗森伯格基金会

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的展览中有这样一个观点,住在纽约和佛罗里达之间的罗伯特·劳森伯格实际上是一位洛杉矶艺术家。1944年和1945年,他在加州彭德尔顿营海军服役后受到启发,开始了自己的艺术生涯。后来,他与洛杉矶印刷工作室Gemini G.E.L.和Styria Studio密切合作。这次展览还涉及到劳森伯格与来自LACMA艺术与技术项目中Teledyne Technologies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创作。他1981年的In + Out City Limits摄影项目,以及1998年的网版印刷系列“洛杉矶揭密"都展示了这个城市的风景。

 

“李·弗里德兰德在路易斯安那州"

新奥尔良艺术博物馆,美国·新奥尔良

至8月12日闭展

李·弗里德兰德的作品《迈尔斯·戴维斯》(1969)。图片:由艺术家和旧金山的Fraenkel画廊提供

1957年,纽约摄影师李·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第一次来到新奥尔良,自此他就一直扎根于此。现在,新奥尔良艺术博物馆汇集了这位艺术家最早的一批街景作品、自拍像以及爵士乐文化的文献。文献中不仅囊括了经典金曲和二线游行(二线游行是新奥尔良传统项目)音乐,还收录到了新奥尔良当地不太知名的爵士音乐家。

 

“杰弗里·吉布森:像一把锤子"

丹佛艺术博物馆,美国·丹佛

至8月12日闭展

在2011年乔克托-切诺基族(美国原住民族)画家兼雕刻家杰弗里·吉布森重返艺术实践之前,他毁掉了许多其早期作品。这也标志着丹佛艺术博物馆这次展览的起点。该博物馆以致力于展示美洲土著艺术而闻名。吉布森的彩色壁挂、串珠打孔袋、牛皮画、雕塑和视频作品将美国原住民的经历与民权运动进行了对比,同时也反映了它们对当代艺术史的影响。本次展览结束后,这个展览将巡展至密西西比艺术博物馆、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和麦迪逊当代艺术博物馆。

 

“表面/深度:米里亚姆•夏皮罗后的装饰艺术"

艺术与设计博物馆,美国·纽约

至9月9日闭展

米里亚姆•夏皮罗,《夏日之美》(1973 - 1974)。图片:埃里克·费尔斯通画廊,©米里亚姆•夏皮罗/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纽约

米里亚姆•夏皮罗,《夏日之美》(1973 – 1974)。图片:埃里克·费尔斯通画廊,©米里亚姆•夏皮罗/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纽约

女性主义先驱艺术家米里亚姆·夏皮罗(Miriam Schapiro)于2015年去世,她是图案和装饰艺术运动的创始成员。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展出了夏皮罗的29幅作品,其中包括她标志性的拼贴画作品《女性》,以及桑福德·比格斯、杰弗里·吉布森和萨拉·拉巴尔等当代艺术家的28幅作品。这部剧展示了她广泛的影响力,以及她愿意接受传统上属于工艺和女性工作领域的学科。

 

“朱迪·芝加哥的起源计划:重生"

加州帕萨迪纳艺术博物馆,美国·帕萨迪纳

至10月7日闭展

在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开创性的装置作品《晚宴》展出之后,这位女权主义先驱艺术家开始创作有关描绘分娩奇迹的艺术作品——一种在艺术史上罕见的描绘对象(芝加哥认为如果男人接生,艺术博物馆会使用更多的空间来强调人类体验的这一重要部分。) 在制作这些大胆的女性符号的过程中,芝加哥继续倡导以女性为中心、但历来被贬损为手工艺的艺术传统,并与专业的纺织艺术家合作——就像她在《晚宴》上所做的那样——以帮助实现她的愿景。该系列作品将于今年秋天在迈阿密当代艺术研究所展出。但在此之前会首先在帕莎蒂娜加州美术馆展出,因为该美术馆在近期将被关闭。

 

“饱和:颜色的魅力与科学"

库珀·休伊特史密森设计博物馆,美国·纽约

至2019年1月13日闭展

范妮特·梅利耶的作品《海报: 标本》(2008)。图片: 马特·弗林©史密森学会

从潘通色卡到艾萨克·牛顿18世纪的色彩专著,这场展览无论在科学还是在艺术的世界中都是一场欢快的嬉戏。轰动旧金山的卡乐工房(Color Factory)正以一条从博物馆展区延伸至花园的彩色步行道参与这个展览。这条步行道的色彩与在纽约城的现实色彩相互呼应。

 

“康斯坦丁·布兰库西雕塑"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纽约

至2019年2月24日闭展

 

3

现代主义大师康斯坦丁·布兰库西用他那圆滑、优雅、简单而抽象的造型革新了雕塑领域。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从馆藏中挖掘出这位艺术家的11件雕塑作品,并与素描、照片和档案等材料一同展出。

 

“麦克 + 道格·斯登:大斑布"

休斯顿美术馆,美国·休斯顿

至9月3日闭展

《麦克和道格·斯登:巨竹》正于休斯顿美术馆布展。图片:休斯顿美术博物馆, ©迈克和道格·斯登。

麦克和道格·斯登兄弟为他们的大型互动项目《巨竹》设计了一个新版本。这个项目于2010年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屋顶上的亮相大获成功。他们在休斯顿美术馆建造了一个由3000根竹竿组成的多层装置作品,这也是该作品的第一个室内版本。想要爬上顶层的参观者要提前计划准备穿平底封闭式的鞋子。

 

“游击队女孩"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美国·达拉斯

至9月9日闭展

游击队女孩,《女人必须裸体才能进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吗?》1989)。图片:由达拉斯艺术博物馆提供

在“MeToo运动"之后,再一次重温无名女性艺术团体“游击队女孩"的作品恐怕再合适不过了。“游击队女孩"以对艺术界的尖锐批判而闻名。达拉斯艺术博物馆的这次展览汇集了该团体于1985年至2016年间创作的109幅海报、书籍、视频和蜉蝣。

 

“卡萨诺瓦的欧洲:18世纪的艺术乐趣和力量"

波士顿美术馆,美国·波士顿

至10月8日闭展

Giovanni Domenico Tiepolo,《江湖骗子》细节图 (1756)。图片: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Francesc cambou遗产, 1949年。© 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巴塞罗那

意大利传记作家贾科莫·卡萨诺瓦的写作提供了对18世纪欧洲社会日常生活习俗无与伦比的描述。这家美术馆在此次展览中聚焦于卡萨诺瓦的世界——持续相关的政治、社会、经济和性权力问题——并展示了250幅油画、雕塑、纸上作品、装饰艺术、家具、服装和乐器。

 

“时尚偶像:时尚摄影的世纪,1911-2011年"

盖蒂艺术中心,美国·洛杉矶

至10月21日闭展

理查德·埃夫登,《朵薇玛与大象》(1955),迪奥晚礼服为亮点。图片:理查德·埃夫登基金会

盖蒂艺术中心在此次展览中呈现了198件从杂志封面、广告宣传到服装和摄影与时尚有关的物品。这是一项很少受到机构关注的对时尚摄影史的深入研究展。这场展览以于在1911年拍摄了第一批艺术照片的爱德华·史泰钦为起点。然后,它追溯了从那以后的一个世纪,结束于以数字时代(但仍是instagram之前的时代)为标志的2011年。该展览呈现了一些该领域最著名的照片,以及曼雷和朵拉玛尔等不太为人知的杰作和实验作品。这些作品都对这种时尚艺术形式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并挑战了时尚摄影仅可能走商业化的观点。

 

“温斯洛·荷马和相机:摄影和绘画艺术"

鲍登学院艺术博物馆,美国·布伦瑞克

至10月28日闭展

温斯洛·荷马与他的作品《墨西哥湾流》在他的工作室中合影(c.1900年)。图片:由鲍登学院美术馆提供

鲍登学院艺术博物馆用此次展览作为案例,呈现出了风景画画家温斯洛·荷马是如何深受当时新兴摄影艺术的影响。这个展览展示了摄影、绘画和版画,以及一个曾经由这个艺术家所拥有的专业级干板式照相机。

 

“安娜·托玛:被抛弃的细节之书"

埃斯克基金会,加拿大·卡尔加里

至9月2日闭展

融合了匈牙利传统纺织技术与当代艺术影响,以及20世纪6、70年代的女权主义艺术运动,安娜·托尔玛充满活力的刺绣多媒体作品跨越了家庭生活与幻想之间的界限。

 

欧洲篇

“琼娜塞·伐斯冈萨雷斯。我是你的镜子"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西班牙

至11月11日闭展

乔安娜‧凡斯康切珞的《Lilicopt》(2012)。与里卡多·德·圣·席尔瓦在里斯本合作制作的作品。图片:©乔安娜‧凡斯康切珞, VEGAP,毕尔巴鄂,2018年

葡萄牙艺术家乔安娜‧凡斯康切珞将她的演出命名为“地下丝绒之歌",以此向在歌曲中担任人声配唱的尼可致敬。这幅由青铜和镜子制成的嘉年华面具" 的作品与该作家的其他新作品一起深受观众欢迎。

 

“加布里埃尔·芒特"
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丹麦·哥本哈根

至8月19日闭展

加布里埃尔·芒特,《玛丽安·冯·韦莱夫金的肖像》(1909年)。图片:由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加布里埃尔·芒特,《玛丽安·冯·韦莱夫金的肖像》(1909年)。图片:由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位于哥本哈根的路易斯安那博物馆将展出约130件已故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加布里埃尔·芒特(Gabriele Münter)的作品,其中许多作品是首次展出。著名的艺术团体青骑士(The Blue Rider)就是她与恋人瓦西里·康定斯基和艺术家弗兰茨·马尔克共同创办。她的作品包括2000多幅画作、1200多幅照片、水彩画、彩色玻璃作品和版画——更不用说数千幅素描了——希望这次展览是对她职业生涯重新评估的开始。

 

“罗伯特·德劳内和光明之城" 

昆索斯美术馆,瑞士·苏黎世

8月31日- 11月18日

5

罗伯特·德劳内是光与色的大师,也是20世纪初巴黎先锋艺术的主要人物。在即将到来的综合展中,苏黎世昆索斯美术馆收集了这位艺术家的80幅油画和纸上作品,以匹配在其永久收藏中的两幅德劳内油画:《圆形形状(太阳和月亮)》(1913 – 1931) 和《不朽的圆形形状》(1930)。

 

“施咒:魔法、仪式与巫术"

阿什莫林艺术与考古博物馆,英国·伦敦

2018年8月31日 – 2019年1月6日

牛津大学阿什莫尔博物馆

在这次历史展览中,阿什莫尔博物馆审视了我们的生活是如何受到迷信和所谓的“神奇思维"的影响的。展出的物品将包括以确保他人的爱和木乃伊猫的雕刻戒指。

 

“劳雷·普鲁弗斯特:为非法入侵鸣铃、唱歌与已酒相庆"

巴黎东京宫,法国·巴黎

至9月9日闭展

劳雷·普鲁弗斯特的作品《在我们前面》(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和纳塔莉·奥巴迪亚(巴黎和布鲁塞尔)、卡里尔|格鲍尔(柏林)和Lisson画廊(伦敦和纽约)提供

在她的第一次巴黎博物馆展上,2013年特纳奖得主劳雷·普鲁弗斯特在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上代表法国展现了一个被大自然征服的世界,一个可能是由全球变暖所激发的未来愿景。游客可以通过编织的挂毯走廊进入,并可以从中间的一个巨大的乳房喷泉中饮水。

 

“纳塔莉·尤尔贝里和汉斯·伯格:一段穿越泥泞和混乱的旅程"

斯德哥尔摩当代艺术美术馆,瑞典·斯德哥尔摩

至9月9日闭展

纳塔莉·尤尔贝里和汉斯·伯格,《崇拜》(2016)。图片:电影静态截图由Lisson画廊和Gio马可尼、米兰、©纳塔莉·尤尔贝里和汉斯·伯格/Bildupphovsratt,2017提供

纳塔莉·尤尔贝里的黑暗梦幻般的定格动画电影是由瑞典制片人汉斯·伯格录制的。在他们最新的表演中,这对搭档将展示新的雕塑和装置,以及他们最近在虚拟现实中的创作。

 

“奇利达在希克斯穆斯姆花园"

国立博物馆,荷兰·阿姆斯特丹

至9月23日闭展

爱德华多奇利达, 《Mesa de Omar Khayyam III》(1983)。图片:由Telefónica Art Collection提供

为了此次这场令人印象深刻的户外展览,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已获得爱德华多·奇利达9个巨大钢雕塑艺术品的贷款。这位西班牙艺术家以将传统手工锻造技术与现代主义抽象化的创新结合而闻名。不要错过他受到亚历山大·考尔德启发而创造的作品《向考尔德致敬》。

 

“音乐的颜色:山姆·吉列姆, 1967-73"

巴塞尔美术馆,瑞士

至9月30日闭展

“音乐的颜色:山姆·吉列姆, 1967-73" 在巴塞尔艺术博物馆的场景视图。图片:由巴塞尔美术馆提供

巴塞尔美术馆重现了美国艺术家萨姆·吉列姆职业生涯中最激进的时期。1967年,吉列姆开始在未拉伸的画布上作画,然后将湿画折叠起来,创作出介于雕塑和绘画之间的作品。这场展览还突出展出了吉列姆于1968年开始创作的标志性悬吊画系列。

 

“薇薇安·萨森:热镜"

赫普沃斯·韦克菲尔德画廊,英国·西约克郡

至10月7日闭展

©薇薇安·萨森,《Ra》(2017)。图片:由南非开普敦史蒂文森画廊提供

赫普沃斯·韦克菲尔德画廊展示了荷兰摄影师薇薇安·萨森的作品。萨森认为超现实主义对她的作品产生了重大影响。本次展览以超现实主义拼贴的传统“意象诗"系列呈现,展出了该艺术家过去十年的摄影系列及其新作品。

 

“弗里达·卡罗:装扮"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英国·伦敦

至11月4日闭展

弗里达·卡罗,由吉列尔莫·卡罗拍摄 (1932)。图片:公共领域通过维基共享获得

弗里达·卡罗也许是艺术史上最著名的女艺术家。她凭借她的自画像成为了一个公众偶像。在她的自画像中,她经常穿着刺绣华丽的墨西哥服装,头发上插着五颜六色的花朵。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通过她的时尚镜头将她的服装和个人物品组合在一起,从中对她艺术创作与个人身份进行探索。此次展览中许多作品都从未公开展示过。在她死后的50年里,她那著名的衣橱一直保持原样。

 

“宝拉·克朗:记忆的构架"
加纳雷吉奥工作室,意大利·威尼斯

至11月26日闭展

宝拉·克朗,《记忆的架构》(2016)的安装视图。图片:由威尼斯的加纳雷吉奥工作室和艺术家提供

在第16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上,达拉斯艺术博物馆展出了艺术家宝拉·克朗把一些简单的红色的塑料杯创建成了一个建筑展示单元。

 

“萌芽"

艺术、建筑和技术博物馆,葡萄牙·里斯本

至12月31日闭展

展览“萌芽",葡萄牙艺术、建筑和技术博物馆

杰出的雕塑家佩德罗·卡布里塔·雷斯是20世纪90年代葡萄牙新兴艺术家的伟大捍卫者,并收集了400多件艺术品。这是公众第一次有机会观赏到他的宝藏。

 

“走秀:透过克里斯·摩尔的镜头看时尚"

鲍斯博物馆,英国·达勒姆郡,巴纳德城堡

至2019年1月6日闭展

克里斯·摩尔,亚历山大·麦昆2010秋冬造型的照片。图片:由艺术家/鲍斯博物馆提供

在过去的60年里,克里斯·摩尔被称为时装摄影国王, 他拍摄的时装表演主要设计师有:巴黎世家、香奈儿、迪奥、约翰·加利亚诺、川久保玲、亚历山大·麦克奎恩,伊夫圣罗兰,薇薇恩·韦斯特伍德等。在鲍斯博物馆目前的展览中,摩尔的历史形象与世界上最著名的时尚品牌借来的服装相呼应。

 

文:Sarah Cascone & Caroline Goldstein

译: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