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小长假艺术旅·北京篇 | 跟随九月京城逛展清单来一场“艺术秋游"

分享至

张月薇“境码"展览现场。图片:致谢长征空间

金秋已至,北京各大艺术区中的画廊纷纷揭开了新展大幕。artnet新闻为你梳理一份“北京九月观展清单",精选多个风格迥异却绝对值得一看的好展览。其中不乏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代表人物的最新创作,也有初出茅庐的新锐艺术家颇具先锋色彩的尝试;既有以“北京城"为切入线索的在地风格呈现,也有站在国际化视野中的前瞻性项目;既有对绘画这一传统媒介的“出新出变",也有新媒体等多元艺术媒介的实验性探讨……美丽的北京秋天,是出门看展的时候!

相关阅读:小长假艺术旅·韩国篇 | 用11位策展人的光州双年展能否成为“亚洲艺术名片"?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杨振中:静物与风景 & 杨诘苍:六二禅

2018.9.1- 2018.10.18

杨振中“静物与风景"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杨振中,《静物和风景 #19》,油画,150×125.5cm,2018。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9月1号推出两个全新个展。第一空间为艺术家杨振中的个展“静物与风景",由鲁明军担任策展人,聚焦政治图像的传播与视觉感知的渠道,建构了一个基于监控结构的政治剧场。历史上,静物和风景都是从宗教中获得解放,从权力的压制系统中获得了主体性,而这一点也逆向暗合了杨振中的观念和话语。在他看来,渗透在日常经验的意识形态本身即是一个巨大的话语空间和能量汇聚处,他希望通过视觉(图像)与政治的感性交织和辩证的混合,释放出更多的权力维度和生命的动能。

杨诘苍“六二禅"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杨诘苍,《比天堂还奇妙-红石》,绢本重彩,95.5×121.5cm,2009。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第二空间则推出艺术家杨诘苍个展“六二禅",由杨天娜(Martina Köppel-Yang)担任策展人。杨诘苍的许多作品中都呈现出超越二元的立场:无古今之分,亦无东西之隔,政治正确和颠覆共存,美丑和好坏并立。在他的观念中,邪恶不仅是某种美学建构,也作为一种研究领域存在。置身于此种两难之间,杨诘苍的态度是:“你若选择了极端的立场,你也选择了艺术之自由。"这种对于中间态的认知和超越常规辩证法的世界观,是杨诘苍自创作初期以来的思考和工作方式,也使他以更深邃、更即时地方式介入人生与现实的核心思想。

 

北京公社

杨心广:坏土

2018.8.29-2018.10.20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北京公社

“坏土"是杨心广在北京公社的第三次个人展览,展览作品围绕同名项目展开,是艺术家最新的艺术尝试。杨心广最早的创作是从取消物质的原本状态开始的,他认为自然材料的天然性更接近物质的原本状态,而在他的创作中这种原本的物质状态被有意地消解,从而强化在这基础之上的人文属性。“坏土"意寓了艺术家试图将土壤赋予人文价值判断,以形成人格化的自然物与人的对立关系。

杨心广,《絜矩》,鹅卵石,尺寸可变,2007。图片:致谢北京公社

杨心广认为以人的意志去体现物质的自然状态本身就是个悖论,人以什么样的角色介入到物质的自然状态是很大的难题,与其将重心放在物质上,不如将物质人格化从而体现人的自在状态,或者将人化作物而与物相遇,进而理解它者的自在状态。

杨心广,《凭栏处》,松木,尺寸可变,2008。图片:致谢北京公社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谭平1993:两个模数的开始

2018.9.1-2018.10.21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著名艺术家谭平本次在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的展览由崔灿灿策划,策展人从众多创作中遴选出两条线索、分划为两个空间,囊括九件视频影像及素描、版画、油画、装置作品。展览以“模数"概念贯穿始终,策展人认为“它形成了谭平创作的基本语法。像是单词或是形状,按照一个全新的尺度重新组合。当符号的象征价值或是传情作用变得次要时,唯一重要的便是这个语法,模数形成的一个系统。"

谭平,《无题》,套色木刻,78.5x120cm,2012。图片:致谢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谭平为许多作品都设计了一个模数,使用哪种模数制度和规则都是事先想好的,形式只是执行模数的手段,模数成了创作艺术的机器。这种例子在谭平的创作中随处可见:作品《60×60》,四块120×240cm的木刻版,按照60cm或是它的倍数,进行不同比例的切割,所有的尺寸皆可以除尽;《彳亍》,几百件素描作品,按照每张两分钟的原则进行绘制。当然,“模数"也会产生变量,有时是几种,有时是几百种,有时接近于无限。谭平用各种意识形态、现实感和个人性的结合,重塑自我,连接生活。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既视感:作为符指艺术的绘画

2018.9.1-2018.10.7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本月初,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以全展厅呈现大型群展“既视感:作为符指艺术的绘画",展览由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策展人杨鉴、于非、赵小丹联合策划,邀请了当代艺术领域当中各年龄层备受关注的29位艺术家参展,探寻艺术家们在不同风格和体系的绘画相关的叙事法则。

段建伟,《点火》,布面油画,130×160cm,2016。图片:致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秦琦,《晨》,纸本油画,86×100.5cm,2018。图片:致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现下绘画所受到的挑战不亚于摄影术出世之时,由于人们对图像观念发生的巨大改观,对于当时绘画多作为自然的描绘是一个不小的冲击。显然,从视觉准则出发,“既视感"与画面的质地所能够抵达的通感相关。符指出自语言学,原本涉及语言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关联。展览提及这一概念,并非严格贯彻其原意,而是着眼于这一概念的外延所发生的意指扩散以及转义。实际上,这是在本土范畴内绘画本体面临的最大问题,也即用何种象征和手法来处理与传统、与个体经验的关系。所以,此次群展则是试图在对创作者在场与痕迹,即画面本身的标识所给予背离与溯源等信息的分析中,探寻一种具有新叙事特征结构法则的可能性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博而励画廊

薛峰:地理叙事

2018.8.31-2018.10.7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地理叙事"是艺术家薛峰与博而励画廊的第四次合作,展览呈现了艺术家的最新创作。本次展览中,薛峰将在最多元化的当代视角下,以他在过去十年的实践中所逐渐形成的、经由转化并被清晰表述的个人绘画语汇,呈现出虚构和想象的地理疆域。“地理" 的概念不仅标志着薛峰在对视觉语言的发掘和探索中融入于新的系列,同时为他提供了推进的其创作方向。在博而励画廊举办的前三次个展(“延伸的风景"、“包围"和“寂静-新作")中,薛峰探索了室内空间与自然在画布上的错觉置换,而“地理叙事"则把实践引向了虚构层面。

薛峰,《笔触景观 2017-1》,布面油画,80x60cm,2017。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本次个展还是艺术家首次完整地呈现出“地理" 系列演变的不同阶段。从“笔触场"、“笔触景观"到“地盘"和“流动的形状",我们从展览所呈现的四个系列中清晰地看到,薛峰有意放大了笔触——一个通常赋予着抽象形式之精髓的基本单元——的转化过程,即从表现主义无拘无束的处理手法到精心分配的形式。这些视觉图像以地图格作为基底,它们剔除了我们通常与地图有关的社会、政治和文化联想,而新的视觉建构也为这些想象提供了全球化的视觉语境。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长征空间

张月薇:境码

2018.9.8-2018.10.28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长征空间

张月薇是长征空间最新代理的艺术家之一,而本次展览“境码"也是她在中国举办的首次个展。张月薇旅居伦敦,其艺术实践根植于当下,展现了互联网时代的独特美学。同时,这次展览也延续了其作品中一以贯之的情感:此次回到出生地北京的展出试着触及她朦胧的童年和家族史的回忆:如2006年由匈牙利科学家发明的形状“冈布茨"、童年记忆中果汁盒上的桃子图案、八十年代经典电玩“魂斗罗"中的地形图、中亚基里姆毯的繁复花纹。这些符号时而被简化为直白的商标风格,或以照相写实的手法进行渲染,从而构成了一种“新风景"——在此,张月薇为越来越多生活在多元文化环境中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理想化的、具有未来指向的图景,这种“风景"也在展览中得以体现。

张月薇,《卧游:基里姆》,布面丙烯、油画,190x230cm,2018。图片:致谢长征空间

远观展厅,层层推进的展墙仿佛打开的浏览窗口重叠;观众需走近各个展墙才得以欣赏作品的全貌。通过平衡或失衡的再现,这种似曾相识的图像模糊了自然与人造世界的界限,而其模块化的物体,则是这个范畴的搭建或合成元件;艺术家以此描绘了当下的不稳定性,也试图提出一种厘清未来的选择。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长征空间

红砖美术馆

加藤泉个展

2018.8.25-2018.10.14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红砖美术馆

红砖美术馆当前展览为日本艺术家加藤泉的同名个人展览,展示艺术家过去十年中创作的五十余件作品,包括为本次展览全新定制的织物系列《无题》(2018)及在红砖美术馆园林区中的驻地创作。同期的文献展将邀请观众在丰富的艺术体验后深入了解艺术家的创作状态及艺术历程中的重要节点。

加藤泉,《无题》,粉彩、刺绣、纸上拼贴、旧相框,37.5×32cm,2016。图片:致谢红砖美术馆

加藤泉成长于日本西南部沿海的岛根县,是日本古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成长环境饱含浓郁的精灵崇拜传统。他一直致力追求衍变的艺术语言,绘画、拼贴、木雕、软塑胶雕塑、石雕与织物渐次被纳入艺术家的创作范畴,引入物质性与日式美学的对话,也体现了艺术家精湛的手工技艺。加藤泉的作品特征鲜明——轮廓普适,时而雌雄同体、四肢纤长且姿态诡谲,融合着植物属性,仿佛源自异端的灵性世界,又具有生长于土地的原始力量。红砖美术馆的优美风景与加藤泉风格独具的创作方式结合,一个充满灵性的空间正在生成。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红砖美术馆

香格纳北京

欢迎再来鸟头世界,2018北京

2018.9.9-2018.10.16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鸟头艺术小组成立于2004年,由艺术家宋涛和季炜煜组成,“鸟头"源自一次为文件命名而来的随意键盘敲击。鸟头以摄影为创作基础但不被摄影所框限,他们的镜头捕捉任何能涉及的事物,将关于他们自身的成长思考逐渐内化到他们的图像语境中。香格纳北京本月9日带来与鸟头的第二次合作“欢迎再来鸟头世界,2018 北京",展览中将呈现艺术家多个系列、形式各异的摄影装置作品,展示鸟头如何重新定义有形、无形材质和影像的关系,并为抒情和浪漫赋形。

鸟头,《2018-鵟-5》,摄影、装置,2018。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鸟头不认为单张照片的好坏有什么要紧——甚至不认为自己是摄影艺术家,“我们是装置艺术家",他们不止一次这样公开表态。《有风》是一件由数座影像风车组成的装置作品,装置受阵阵风力转动,在温暖光线照射下,风车透明叶片上的影像和风车本身的倒影,幻灯片式地轮番投射在墙面上,随着风力转动加快变得模糊或慢下来直至静止清晰。无论是集合影像的矩阵作品,还是荒诞的剧场式静物,鸟头世界用直率的本能反应于原始素材,回应现实世界规则的荒诞,驱动他们原始能量的,正是对于人的质朴和浪漫情感的追溯。

鸟头,《2018-鵟-5》,摄影、装置,34.6×26.7×2.3cm,2018。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三远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新语

2018.8.26-2018.10.14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三远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新语"是以画廊所在地北京为切入点的一场别开生面的展览,由策展人戴卓群策划,汇集了蔡东东、陈晓云、董大为、何岸、蒋志、李易纹、刘聪、刘韡、陆垒、吕松、王茂、徐渠、闫冰、叶凌瀚、臧坤坤、曾宏、张慧这十七位生活和工作在北京的艺术家。他们以各自的作品呈现出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们不同的创作风貌。

曾宏,《静物-15》,布面丙烯,160x120cm,2015。图片:致谢三远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是中国当代艺术策源的中心,四十年来这里一向聚集着最多的艺术家、最旺盛的创造力、最前沿的探索与实验。当然,这里也是新思潮与旧窠臼碰撞最激烈的中心,其中不乏新与旧的交织、驳杂甚至转换,曾经新的蜕变为了旧的,旧的却又重焕新生。北京新语,做为组织一次展览的由头,受《世说新语》的启发,试图以近似日常笔记的方式,记录和反馈当下生活与工作在北京的艺术家们最鲜活的状态与面目。这个纪录注定不可能全面,更像一次采样,一些碎片,林林总总,吉光片羽,闪烁着灵光。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三远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三远当代艺术中心

户尔空间

梁汉昌:同时性

2018.9.8-2018.10.6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户尔空间

艺术家梁汉昌以其特有的表现形式利用古典的艺术手法阐释了哲学、宗教、时间、空间与艺术的关系。本次他与户尔空间的合作也以这一问题为主线,他始终认为“虽然人们经常认为个体的行为是独立的,但其大多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中,以及某种未被感知到的以及某些无形的力量决定的"。在展览“同时性"中,纸、盐和镜子被重新语境化,使得这些物件服务于更大的象征目的。当然,这个展览的意义完全取决于每个人对历史和文化的参照点和出发点,以及社会连接对人类规模的终极同时性影响。中国古典艺术已经不再是全球化背景下可用以自诩的资本,而是一种隐喻式的启迪,时间和空间混乱着观者,使人们探寻艺术在不同维度之间的时空关系。

梁汉昌,《礼物》,综合材料,2011。图片:致谢户尔空间

七木空间

不仅是r=a(1-sinθ)

2018.9.1-2018.10.14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七木空间

作为一个隐晦的函数,若不去深入了解,r=a(1-sinθ)只会是文档中的一串字符。而将其转译后,数学坐标轴中一颗爱心的曲线图像才露出面貌——这是信息的隐藏与解密,也是七木空间最新展览“不仅是 r=a (1-sinθ)"在题目中埋下的伏笔。参与展览的艺术家近期分别居于北京、伦敦、纽约、东京与福冈,各种互联网工具满足了跨越全时区讨论之可能性。展览结构的本身伴随着许多“隐藏内容":设置多个平行项目,艺术家们在此进行思考延伸——《在匿名的房间里》在Google Doc构建了一个 “想起来了便随意书写"的匿名房间,没有强制更新时间和实时对话的压力。作为信息隐藏手段,“工具"的重要性也在这个讨论中凸显出来:它始终伴随并开启创作的向度,艺术家的工具本身便能形成一部微型考古。科技与艺术之间的关系在展览中被深入讨论,唯一的原则就是:不立足科学的圈地自萌,也不鼓励对艺术的盲目崇拜。

刘张铂泷,《清华大学-2》,收藏级数码微喷,32×40英寸,2013。图片:致谢七木空间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七木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