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现在回过头,用中国方法画西方人"郝量美国首展用绘画超越时空

分享至
郝量在高古轩

郝量在高古轩"肖像与奇观“展览现场。图片:致谢高古轩

当地时间5月8日晚,高古轩位于纽约上东区麦迪逊大道980号的画廊空间开幕,这是这位中国80后当代艺术家与此国际画廊的首次合作,也是其在美国的首场个展。而对西方观众和艺术机构而言,艺术家郝量这个名字并非陌生。仅仅在去年,郝量就参展了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溪山无尽,中国的山水传统"以及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成立四十年纪念馆藏展"。

郝量在高古轩

郝量在高古轩"肖像与奇观“展览现场。图片:致谢高古轩

相较于切尔西宽敞挑高的白盒子空间,以“肖像与奇观"为名的展览在高古轩麦迪逊大道的空间中展开,作品体量虽不多,分散于四、五两层,显得较为清幽僻静,展陈方式给观众留下足够空间以进行思考。

与许多同代艺术家实践方式和媒介不同,他把对中西方文学与哲学的引用,创作到他水墨绘画中。郝量常被认为是“学者"型学派的艺术家,多年来对中国古代艺术史悉心研究。

三联画《红鼻子》(2017)被放置在画廊四楼首个展厅内,站在远处会发现三幅小型肖像画的各自间隔距离值得玩味,“这来自枯山水,"郝量说。三幅画乍看均承袭自传统中国画传统,但稍加细看就会有不少“奇怪"之处。这是艺术家刻意借鉴北方文艺复兴时期尼德兰肖像画,画中人并非东方人,而是带着红鼻子的西方人形象,整体带着幽默感,而三幅之间选用了不同材料。艺术家对唐宋绘画造型及语言的分析研究,用乍看传统形式呈现出一个非东方人形象。“就像画一个石头的三个面一样,"郝量这样说。中国文人习惯同时以诗词与画作等不同角度审视一个题材,郝量的肖像从文人石中取材,从多个角度描绘肖像。如第一幅肖像中的面孔以不同绢布进行重叠,画面前方的是少年形象,而后面则是老年形象。

郝量 《红鼻子(I)》,2017 ,绢本重彩。图片:致谢高古轩;© 郝量

郝量 《红鼻子(I)》,2017 ,绢本重彩。图片:致谢高古轩;© 郝量

三联画的左侧墙上,还配有一首《春江花月夜》节选,暗示永恒与当下,过去与现在的时间关联,这首唐代诗人张若虚的作品成为了暗藏于展览所有作品中的一条线索。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郝量在高古轩

郝量在高古轩"肖像与奇观“展览现场。图片:致谢高古轩

一侧的《卷起千堆雪》(2017)对元代画家赵孟頫笔下苏轼进行了挪用,主人公同样持有竹竿,但却是一位西方人。虽然是绘于绢布上,并运用着传统工笔技巧,整个作品呈现出一种刻意怪异的处理,片段化不留白的构图,画中人手的摆放位置,到脖子上略“生硬"的线条,“民国的时候,我们所有造型方法学西方,画中国人,现在重新回过头,用中国的方法画西方人。"

再走入靠里的展厅空间,郝量透过双联画《夜以继日》(2017–18)对时间与感知进行探索。两幅画虽描绘相同的景致,在尺寸上却有悬殊。较大的作品呈现色彩缤纷的白昼,而较小的画作则描绘漆黑的夜晚,刚看之时未必能看清许多对应的细节。如果说此前《红鼻子》以风景(石头)方式绘人,那么《夜以继日》则是以绘人的方式绘景。画面视觉比例显然“错误",竹子与山同高。这里郝量致敬清代学者王子若,这位缩刻家,将不同文字、图画和文献的古代石碑“缩刻"并惟妙惟肖地模仿下来,留下时间的痕迹。郝量受到启发,在山水绘画中运用同一逻辑,展示着光线、大小和质感如何在改变着清晰度与记忆。

郝量,绢本长卷《溪山无尽》(细节图)。图片:致谢高古轩

郝量,绢本长卷《溪山无尽》(细节图)。图片:致谢高古轩

“从肖像开始,一层层推演,理论交织一起,就成为风景。"上至五楼画廊空间,这个房间仅放置一幅作品。《溪山无尽》(2017)是一幅超过 32 呎长的绢本长卷,创作了半年之久。郝量称其为创作中最为宏大的作品。虽无固定起点,但若从右至左,会看到一个男子侧影,为现实与重现之间对话。往前走,画卷如同蒙太奇一般展开,灰、蓝、绿和红的蜿蜒图案化作山峦、树林、海浪和浮云,奇异空间相交并行。而中间部分则有一个人的身体隐藏其中, 可以窥见经脉与器官,变幻之间产生宇宙。艺术家埋下线索,去掉色彩的圆形只有深浅对比。这幅气势宏大的卷轴中,糅合中国明代文人艺术家董其昌和俄罗斯现代艺术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精神——“俄国形式主义运动中,形式本身产生精神,才有了后来的至上主义与托洛斯基的革命理论;而董其昌认为绘画要从自然脱离出来,最后也是形式本身产生精神性。"

郝量,绢本长卷《溪山无尽》。图片:致谢高古轩

郝量,绢本长卷《溪山无尽》。图片:致谢高古轩

郝量,绢本长卷《溪山无尽》(细节图)。图片:致谢高古轩

郝量,绢本长卷《溪山无尽》(细节图)。图片:致谢高古轩

长卷尾声之前,伸缩圆形投入回旋的轨道,而此时一个红衣男子(渔夫)从上方静观一切。在末端,画卷开始时的男子赤身站在折射的抽象空间之中,仿佛回顾这趟微观又宏观的旅程,“我在通过绘画处理一些矛盾,这些矛盾是古今的、中西间的、民族性与世界的矛盾。"

相关阅读:

郝量惊喜压轴,巴塞尔艺博会上5件需要仔细回味的佳作

郝量“肖像与奇观"将在高古轩纽约麦迪逊大道980号展至6月23日。

文: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