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想知道夏天的上海有哪些好展览?有这一篇就够了

分享至

作为当代艺术的核心都市之一,在这个炎热的夏季的上海,无论是画廊体系还是大型美术馆,都纷纷开始尝试全新的实践可能性:有画廊间的联展“共治",有大型美术馆尝试吸引大批人流的浸入式体验大展,还有对于热门政策“一带一路"的艺术角度思考呈现。展览活动开幕的热度与似乎要与骄阳似火的天气一争高下,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本月的上海有哪些全新的艺术实践——

特色活动

上海共享画廊展

Condo Shanghai 2018

640

11月的ART021与西岸艺博会还没有开始,7月的上海,已经热闹起来。联合9家本地画廊、13家国际画廊,数位国内外艺术家参与的Condo Shanghai 2018“共享画廊展"在7月7日拉开了帷幕。

Condo一词源于“condominium(共治)",在这里全球各大画廊联盟在一起——共享空间、共策展览。在画廊体系备受讨论的今天,该项目号召艺术机构对现有展览模式进行重新评估、整合资源共同行动,是一次植根于画廊空间与体系的实验。探讨一种艺博会之外的画廊可持续发展模式

这一模式的最初实践是在2016年——年轻的画廊主凡妮莎·卡洛斯(Vanessa Carlos)在伦敦成功举办了首届Condo London伦敦共享画廊展。之后,Condo共享画廊展在2017年扩展至纽约,2018年1月13日至2月10日,Condo共享艺廊展再度回到发源地伦敦,当时共有46家来自世界各国的画廊在伦敦的17处空间中联合举办展览。本次的2018上海共享画廊展,总共22家画廊在上海的9处艺术空间中举办展览。这种共享式的全新展览方式,不但可以帮助画廊节省成本,同时也能提供给本地藏家更多接触国际艺术市场的机会。

首先是西岸展区:主要发起人马凌画廊联手德国画廊施博尔画廊和国王画廊,呈现英国艺术家藤原西芒、德国艺术家安德鲁斯·施密特和上海本地女艺术家何意达三位艺术家的联展 “无灵之灵"。三位艺术家分别用批量生产的人形雕塑,机械嵌合的类“赛博格"后人体想像,和一些原始朴素的物料的相互拼接,讨论关于人性和人类感官的主题,现场十分感性而极具叙述性

马凌画廊&国王画廊&施博尔画廊“无灵之灵

马凌画廊&国王画廊&施博尔画廊“无灵之灵"展览现场。图片:鸣谢马凌画廊

香格纳画廊携手赛迪HQ画廊推出了本土艺术家耿建翌、鸟头和纽约艺术家乌里·阿兰、莱恩·苏利文的联展。展览试图展现媒介的多样性——包括绘画、摄影、装置和新媒体等四种鲜明的实践方式 , 每一个都以其独特的媒介性呈现出不一样的声音和内容

通常以装置影像为核心展出的没顶画廊本次选择了绘画作品:他们选择了陈英和卡洛斯/石川画廊(Vanessa Carlos所创立的画廊)的Issy Wood做双个展。

 

640-2

没顶画廊&卡洛斯/石川画廊“陈英:有痕可迹" & “Issy Wood: 法外之子" 展览现场。 图片:鸣谢没顶画廊

Mai 36 画廊和大田秀则画廊呈献中国艺术家臧坤坤与新加坡艺术家陈国良的双人联展“飘渺机器"。臧坤坤和陈国良的作品之间乍见之下差异醒目,然而存在着形而上学的相似性

艾可画廊作为主场画廊与Peres Projects,Koppe Astner和Soy Capitan一起呈现三位来自不同大洲的新晋艺术家的展览:阿贾布·伯纳德·阿特格瓦(Ajarb Bernard Ategwa),格蕾丝·韦弗(Grace Weaver)和王晓曲,他们运用各自独创的表达手法探索人物画的主题

 

640-3

艾可画廊作为主场画廊与Peres Projects,Koppe Astner和Soy Capitan一起参展首届Condo Shanghai。

东画廊与来自洛杉矶的 Ghebaly 画廊针对中国艺术家胡为一与墨西哥艺术家 Yoshua OKÓN 的录像作品展开对话,以此呈现本土画廊与国际伙伴之间的双向交流

640-4

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与墨西哥画廊joségarcía ,mx联合策划展览“图像·时间·界线"。

M50虽然只有两家画廊参与Condo,仍然为这个艺术区带去极大的人流量: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与墨西哥画廊joségarcía ,mx联合策划展览“图像·时间·界线";Gallery Vacancy 与 Misako & Rosen 一同带来的群展上囊括了来自Gallery Vacancy的艺术家西村有、张子飘、王茜瑶;和来自Miksako & Rosen的艺术家 Fergus Feehily、Magaret Lee和南川史门。

美术馆

“Wavelength:出厂设置"

宝龙美术馆

2018年7月8日 – 10月8日

上海市闵行区漕宝路3055号

640-5

网红款白色气球、Gucci Ghost、安迪沃霍的教子、王欣的粉红世界、买手店大咖设计师Henrik、铺满九米高墙的纸卷雕塑……一切单独拿出来都无比诱人的元素在七月的上海集合——“Wavelength:出厂设置"刚刚开幕就已经刷爆了朋友圈,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网红大展。

正如我们在之前推送的文章中讲的那样:“在过去的一年里,那种为社交媒体而创造的装置艺术与环境的“Instagram陷阱" 已经跻身成为一种严肃的文化力量。"作为这种也许被误解为“装置",实则全新的艺术类型,其本身就是对美学的一种反叛。并同时正在创造出了一种符合当下社会环境的,完全不同于以往艺术的新的观者高潮点。相信你也想要去现场拍拍照片或完成一场美术馆内的社交。

艺术家Trevor Andrew (GucciGhost) 和Philip Colbert在共创空间中涂鸦。图片:致谢东鹏瓷砖洁具

艺术家Trevor Andrew (GucciGhost) 和Philip Colbert在共创空间中涂鸦。图片:致谢东鹏瓷砖洁具

640-6

“Wavelength:出厂设置"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宝龙美术馆

基建江山:共同体话语的空间根基

OCAT上海馆

2018年6月30日-9月9日

上海市静安区文安路30号

640-7

自现代化以来,“城市"不断生长,自然之物越来越多的被留下人工的痕迹;于是,我们也随之经历着词汇学上的内部增殖。比如“景观"一词:对于其理解不再局限于最早的自然风光、地面形态和风景画面的含义。除了未经开垦的“自然环境",“景观本身就是一种载体,所有生态交替都要从它上面穿过,它是基础设施的未来。"(语出景观设计师理查德·韦勒)。

“基建江山:共同体话语的空间根基"是由青年建筑评论家、建筑师谭峥与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研究专员王翊加联合策划的建筑设计群展。展览邀请到近年涌现及活跃在大众视野中的二十余位青年建筑师、规划师与艺术家及其团队,以装置、图像、模型与影像等多种媒介形式探索基础设施与景观空间两者间的共生关系,以及建筑学、城市规划学、景观设计学等众多学科分支在“基础建设"领域中的共享实践与跨学科碰撞。

640-8

低技术实验室,穹顶树屋@树蛙部落系列。图片:由低技术实验室提供

640-9

陈永明+ 田恒徳,竞争性景观:从都市渔村到旅游目的地,2012-2017。图片:由艺术家工作室提供

何子彦:一件或几件作品

明当代美术馆

2018年7月6日-9月9日

上海市永和东路436号明当代美术馆

640-10

新加坡艺术家何子彦擅长在媒介之间游走:他的艺术实践往往跨越电影、录像、装置、剧场表演和写作,从东南亚历史与地域政治出发,探讨等更为广泛的议题。广泛的媒介,让他的作品可以在图像、声音、文本、现场以及空间的二维与三维中不断转化,并思索媒介本身的意义。

此次展览“一件或几件作品"是其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其中与展览同名的作品《一件或几件作品》是艺术家为明当代美术馆特别构思的。展览中,艺术家以美术馆空间的对称性、剧场性作为灵感,通过四组装置呈现其近年来创作的六件作品和一个正在进行的项目,并借此探索剧场作为媒介,与观者之间的的关系等的多种可能。

640-11

《一只或几只老虎》(截帧),2017,同步双频高清投影,自动屏幕、皮影戏偶、10声道音频、烟雾、演出控制系统。图片:致谢艺术家

640-12

“一件或几件作品"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明当代美术馆

梅里克·卡拉:一味香芹

余德耀项目空间

2018年7月7日至9月9日

上海西岸丰谷路35号

 

640-13

梅里克·卡拉是一位常驻科隆的艺术家,以其诡秘的肖像创作、对20世纪的德国具象绘画传统以及社会等级问题的深刻探索而闻名。评论家George Vasey说:“在卡拉的作品中,无所不在地强调着所描述对象与生俱来的缄默,这是一种无法破解的天生沉默的存在。画中的轮廓想要开口说话,他们于是成为了一种异常活跃的信号,用另一种方式深深抓住了观者的心。"

本次余德耀美术馆项目空间将带来这位“反"表现主义艺术家的首次中国个展。作为一名广泛涉猎多种媒介与技术的实验者,卡拉为余德耀美术馆的展览专门创作了一系列具有东方风格的玻璃错视画,从而构建了一个接近庙宇的庇护所。通过透明的玻璃材质,观众得以从不同的视角观看展览,而画面中的形象时而被掩去了真容、时而又被揭开了面纱。玻璃作品中的兰花飞落至布面绘画与雕塑作品上,在觥筹交错与纷飞流言中窃窃私语——模糊了梦幻世界与日常生活的界限。

640-14

梅里克·卡拉,《秘语》(2018),玻璃上绘丙烯及油彩,200×134 cm。图片:致谢余德耀项目空间

640-15

梅里克·卡拉,《对你,永远》,彩绘木雕,26x93x23cm,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及柏林佩雷兹画廊

艺术中心&画廊

李山·对话·关根伸夫

Liang Project Co Space

2018年6月30日 – 7月31日

上海市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18楼102室

640-16

去年李山在PSA(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个展,让更多人首次接触到“生物艺术"这种全新的艺术形式。生物艺术是什么呢?李山的回答是:“将生物作为材料而构建生物本身。当下的生物学研究的焦点是对生物基因遗传的干预,和生物基因组的人工制造。艺术家根据转基因原理和基因制造原理制作艺术方案,然后按照基因工程的运作方式,构建带有生物性状的艺术,这被称为生物艺术。"

而与李山同样都生于1942年的关根伸夫则是“物派"艺术运动的代表及领军人物。在20世纪60年代后半期,其作品《位相—大地》在美术界掀起一场风暴,作为战后日本现代美术的里程碑式作品,广为海内外所知。

两个出生于不同国界、生长于不同文化背景和地区的艺术家以自己的认知和感知的方式来表达对艺术的观点和对生命的看法。在曾经那个“东方/西方"二元论的语境之下,试图探索出脱离其作为东方而“被观看"的真正的现代主义东方艺术。这次展览将呈现两位艺术家现在所关注的、感知的、认知的一些艺术观念。

640-17

关根伸夫,《位象》,和纸、21K金箔,81x100cm,1991。图片:致谢艺术家及Liang Project Co Space

640-18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家及Liang Project Co Space

SUMMER OF LOVE | 爱之夏

J:GALLERY x Design Republic(设计共和)

上海市江宁路511号

2018年7月13日 – 9月10日

 

640-19

1967年的夏天,旧金山的金门公园门前,举办了一次名为“人类大聚会"(Human Be-In)的行为艺术表演,垮掉一代的代表人物金斯堡站在舞台上一如既往的鼓动大家,聚会的口号是“审视内心,关注社会,退出世俗。" 2.5万个来自全美的青年参加了这场活动,他们长发披肩、脖子上挂着便宜的珠子项链、赤脚、谈着东方与禅宗、诗歌与公路电影、摇滚与迷幻音乐,他们强调自由恋爱,公社式的生活。 就在这场集会上,他们宣布:嬉皮士就是“爱的一代",他们自称为:“花童"(Flower Children),“1967年夏天将是'爱之夏'"。

本次展览邀请了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们,包括王凝慧(Alice Wang),唐嘉豪(Ben Tong),杨丹凤(Danful Yang),哈芬迪·安努亚(Haffendi Anuar),刘卫(Lau Wai),李亭葳(Li Tingwei),蒲英玮(Pu Yingwei),谢燚(Xie Yi),沈翰(Shen Han),王玉钰(Wang Yuyu),将他们的艺术品与Design Republic建筑空间与家具并置,致敬这场“爱之盛夏",并共同探讨GEN-WE(即Generation We,“我们一代")的城市生存法则。

640-20

唐嘉豪& 王凝慧,《神谕》,2017。图片:鸣谢艺术家及Capsule Shanghai

640-21

李亭葳,《白鲸与浪》,2017,单屏视频。图片:鸣谢JGallery

来自金顶的反光丨陈彧君项目

仁庐 

2018年6月24日-7月31日

上海市黄浦区尚文路133号

 

640-22

陈彧君“来自金顶的反光"项目历经一年时间的创作。50多件软陶模型作品的灵感都来源于神话人物及神性物化的概念。展览将这些形态各异的造像将被置于特定的布景中,并与图片、影像及装置重新组合,建构出一个具有多重含义、真假难辨的叙事情景。在现实与虚构的交织下,这些“虚构"形象暗喻当代社会中的那些“个体",处于全球化与不同文化冲突下错综复杂的信仰与身份问题。

自文艺复兴起,艺术创造的价值一直都依赖于艺术家自身在艺术作品创造过程中的参与。而当今世界高度的数字化与人工智能的崛起使得艺术品的制作过程得到了颠覆性的改变。数码技术的发展为艺术作品的制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当代艺术作品中,概念与知识产权是艺术的核心价值。

谁将终究主宰艺术世界?在此思考背景之下,仁庐在今年提出“软陶游戏"系列项目,并以本次展览作为系列项目的启动标志,此后还将有更多不同背景、风格迥异的艺术家使用相同的软陶介质参与其中,塑造出更多样化的作品。

640-23

陈彧君“来自金顶的反光"项目。图片:致谢仁庐RenSpace

640-24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仁庐RenSpace

 

文:Siyu Li

编:王艺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