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香港春拍中三个“最卖座"的关键词是什么?数据告诉你,强劲结果真如此乐观?

分享至
时任佳士得亚洲副主席的叶正元(Ken Yeh)在预展时解读安迪·沃霍尔的《Lemon Marilyn》。图片:Woody Wu/AFP/Getty Images

时任佳士得亚洲副主席的叶正元(Ken Yeh)在预展时解读安迪·沃霍尔的《Lemon Marilyn》。图片:Woody Wu/AFP/Getty Images

近年来,香港的存在转变了西方艺术产业的走向。以前的香港只是巴塞尔艺博会和几个分散的拍卖行所关注的地区;现在的香港拥有来自世界顶级画廊巨头的常设空间,就连佳士得、苏富比和富艺斯拍卖行也都各出奇招,力求扩大影响力。

相关阅读:战报首发!张大千携哪7件中国艺术臻品,“霸屏"纽约?

目前为止,本季拍卖结果显示:艺术市场呈稳步上升态势,并没有减弱的迹象。伴随着一场史诗般的40分钟竞标战,今年的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于4月2日落幕,所有类别的总销售额为4.66亿美元。绝大多数艺术品销售依然表现强劲,以约3.85亿美元的成交额收场。

虽然本季拍卖并没创新高,但这一数字已经是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artnet价格数据库从2012就开始追踪记录香港艺术市场的拍卖情况)。

从历史角度来看,下图显示了2012年至2018年3、4月苏富比香港艺术品拍卖总额。

▼ 2012年至2018年3、4月

苏富比香港艺术品拍卖总额 ▼

2012-18-Soth-HK-TSV-real-1024x618

可以说,这只是繁华地段拍场上的一个缩影。为了深入了解香港主要春拍活动的最新动向,我们有必要深挖一下历史数据。

决定性的环境

在正式进入分析之前,有必要前提了解以下内容:

  • 下方图表涵盖了佳士得和苏富比香港春拍的成交总额,所有拍卖都是在2012年至2017年的3月、4月和5月内举行。
  • 我们选择这样解析数据有两大原因。 由于佳士得香港主要销售都被安排在了五月,这就必将折煞它的战绩,因为这份记录仅包括了苏富比近期的销售成绩。事实上,2018年苏富比香港春拍的成交总额也不完整,因为它的两场春拍安排在5月最后一天内举行。
  • 2015年,几乎所有指标都显下降趋势,这很大程度上归咎于中国股市,该股在当年夏季崩盘。
  • 逾期付款和彻底违约仍然是中国艺术市场面临的主要挑战,尤其是在中国大陆。 去年artnet和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仅2016年中国大陆拍卖会中,仅有51%的买家全额支付了拍品,这从2015年统计的58%下降了不少。在回顾下面销售数据时 ,请记住,竞拍中标并不一定意味着全额支付拍品。
  • 所有销售额均以美元计价(含买家佣金)。
  • 所有数据均来自artnet价格数据库和artnet数据分析报告。

考虑到以上情况,这里有我们从数据和分析中得到的三大结果。

1. 截至目前,香港藏家

还是偏爱亚洲艺术家

下面的第一张图显示了亚洲艺术家(红色)和西方艺术家(蓝色)的艺术品销售总额,从这张图片可以非常直观地看到这些信息。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成交总额 ▼

亚洲艺术家 vs 西方艺术家

2012-17-HK-Asian-V-Western-TSV-1024x618相对来说,自2016年以来,西方艺术家“备受宠爱",其拍品总额在2017年春季高达6440万美元。

然而,即使亚洲艺术家的作品销售总额在同一年下降至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值,东西方(艺术家)之间的差距仍然高达2.28亿美元,这超过了西方艺术家总成交额的3.5倍。你可能会怀疑这个差距是由于亚洲艺术家的作品比西方艺术品卖更高价的原因。其实答案并非如此,从销售数量上讲,亚洲艺术家的艺术品销量更胜一筹。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成交总量 ▼

亚洲艺术家 vs 西方艺术家

2012-17-HK-Asian-V-Western-Lots-Sold-1024x617 (1)

迄今为止,佳士得和苏富比两家拍卖行在香港春拍期间的成交总量从来没有突破过119件西方艺术家的作品。 同时,它们从来没有卖出少于1312件亚洲艺术家的作品。

买入价也说明了问题。总体而言,在拍场上,亚洲艺术家比西方艺术家更有优势。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买入价 ▼

亚洲艺术家 vs 西方艺术家

2012-17-HK-Asian-V-Western-BI-1024x618

自2012年以来,亚洲艺术家的买入价一直在12%到20%之间徘徊。虽然这一数字在2013年至2016年呈上升趋势,但对于西方艺术家来说,买入价从未比他们亚洲同行低这么多,在2016年攀升至37%。

最重要的是,由于西方主要画廊的推广举措,西方艺术家可以在香港的主要市场上大放光彩,拍卖行方面也明确认为西方艺术家在私人洽购方面有很大潜力。但从指标上看,还未在数据方面取得很大进展。

2. 战后艺术第一,现代艺术第二,古典大师第三

如果你想在香港销售艺术品,假如它是战后时期创作的,你很可能会成功。这个类别(我们定义为1910年以后出生的艺术家的作品),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在2012年之前的每一年都处于领先位置。虽然2014年战后艺术的收入近2.2亿美元,但这也足以证明,战后艺术是我们观察的这三个类别中,产生波动最小的(这三大类别是:战后艺术、现代艺术和古典大师作品) ,其中2015年中国股市动荡对此也深有影响。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香港春拍

战后、现代和古典大师拍卖成交额对比图 ▼

战后 vs 现代 vs 古典大师

2012-17-HK-era-comp-TSV-1024x618相比之下,现代作品(1821年至1910年间出生的艺术家)的销售总额每年波动幅度很大,从2013年的1.76亿美元峰值到两年后的2015年8940万美元销量的暴跌。再到2016年的反弹,高达1.73亿美元,接近其历史顶峰,但在去年又再次下降。

同时,古典大师(1820年或更早出生的艺术家作品)在他们的价格区间低空运作。从2012年到2014年,这个类别的销售额就一直在2200万美元至2500万美元间徘徊,2015年该类别的销售总额仅为220万美元。可以说,它的复苏并不明晰,古典大师在2017年竟然又跌破至1000万美元。

这些趋势反映出:在拍品成交量和上拍量上:战后艺术领先,现代艺术落后,古典大师作品跻身第三名。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战后、现代和古典大师拍品成交量对比图 ▼

战后 vs 现代 vs 古典大师

2012-17-HK-era-comp-sold-1024x619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战后、现代和古典大师拍品上拍量对比图 ▼

战后 vs 现代 vs 古典大师

2012-17-HK-era-comp-offer-1024x619但是,尽管买家对此类的偏好一直高度一致,但其行为则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战后艺术品的藏家似乎更倾向价格偏高的拍品,而现代和古典大师的藏家则恰恰相反。

以下是我们得出的结论:尽管在2016年至2017年间,出售和上拍的战后艺术品数量大幅下降(分别下降了130幅和197幅),但此类拍品的销售总额下降了不到400万美元。这表明战后藏家的艺术品购买量减少了,但他们购买的拍品价格则更高。

现代和古典大师版块的情况正好相反。尽管2017年人们实际销售的这两种类型的拍品数量超过了2016年,但这两类拍品的总销售额在2017年都有所下降。这表明买家的平均价格实际上比以前还低。

这一点在古典大师中最为明显,去年这个类别的作品平均价格为5.55万美元,几乎是2016年平均价的一半,也是我们取样中的最低价格(尽管去年的作品数量在六年来是最高的)。

3. 相比所有类别(红酒等),买家还是最爱艺术

媒体上经常出现的是,中国买家如何争相购买拉菲庄园的红酒,但其实在香港拍场中,他们对艺术的热情还是超过了葡萄酒及其它所有类别。

以下图中显示了三大类别中的销售总额:艺术、装饰艺术以及其它类别(包括珠宝、手表、红酒、家具以及其它不符合前两类的拍品)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艺术、其它和装饰艺术成交量对比图 ▼

艺术 vs 其它 vs 装饰艺术

2012-17-Cross-category-TSV-1024x620

上图告诉我们,艺术不仅是2012年以来毋庸置疑的销售冠军,也是2015年中国股市崩盘后三大类别中唯一一个反弹至新高的行业。

即使从2016年的高点又开始回落,2017年3.928亿美元的销售总额仍然高于图表样本中的每一年。尽管在2015年的动荡之后,装饰艺术连续两个春拍持续攀升,但其近1.75亿美元的销售额仍低于2012至2014年的战绩。

要深入了解每个市场中的趋势,就需要考虑不同数据的可视化。下图比较了艺术和装饰艺术类别中的两个指标,即上拍量以及所售拍品的平均价格。

这种比较揭示了买家与价格区间的关联。一年中,卖出拍品的平均价与上拍拍品的平均价间存在较大差距,当年的拍卖总额就越高,因为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更少的拍卖品,换句话说,更稀薄的市场更偏向好作品。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艺术类上拍和成交量对比图 ▼

上拍量 vs 成交量

2012-17-HK-Offer-v-Sell-FA-1024x618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装饰艺术类上拍和成交量对比图 ▼

上拍量 vs 成交量

2012-17-Offer-v-Sell-DA-1024x619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两个类别而言,中国股市崩盘的一年出现了两大市场两极分化的趋势,因为卖出和上拍的平均价格之间的差距大幅增加。但是,尽管从2016年到2017年这两个市场都呈下滑态势,但艺术品并没出现两极分化,装饰艺术拍品的差距则再次加大。

这里主要的观点是:在2015年崩盘之际,买家对艺术和装饰艺术的兴趣转向数量更少、价格更高的拍品。这表明:在混乱时期向“确定事物"的一种撤退。

但是,所有三个市场——艺术、装饰艺术和其它——它们之间该如何相互叠加?

在我们谈得更远之前,对我们谈及的“其它"类别有一些警告:它包括一些苏富比的特别销售,可能提供了特殊绘画作品或装饰艺术品。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装饰艺术、艺术和其它上拍量对比图 ▼

装饰艺术 vs 艺术 vs 其它

2012-17-Cross-Category-Offered-1024x617
▼ 2012年至2017年间佳士得、苏富比

香港春拍装饰艺术、艺术和其它成交量对比图 ▼

装饰艺术 vs 艺术 vs 其它

2012-17-Cross-Category-Sold-1024x618当然,根据上图,“其它"看起来呈上升趋势。但是它的陡升很大程度上归功于2017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举行的特别单件拍品拍卖会,当时该拍卖行将“周大福粉红之星"(Pink Star)钻石拍出了7120万美元。这样一个超级结果对解释上面图表的“顶峰"很有帮助。

然而,即使在粉红之星的“超新星结果"之前,珠宝、手表、葡萄酒和其它拍品的所有类别的市场通常比其它类别更重视高价拍卖。这表明:与艺术和装饰艺术两个类别相比,它不是一个安全的赌注,相反更加不稳定。

最重要的是,结果表明:艺术在总体销售额中绝对是巨星级的表现。在这三个类别中,也属于最稳定的——但并非每件拍品(的战绩)都是令人兴奋的。对于佳士得和苏富比而言,同样对许多飞往香港的私人艺术经纪人也是一样,稳定的增长可以带来兴奋感。

文:Tim Schneider

译:Weixin Jin、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