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香港春拍这剂强心剂,如何注入全球艺术市场的困境中?

分享至
2019年香港苏富比“NIGOLDENEYE® Vol. 1

2019年香港苏富比“NIGOLDENEYE® Vol. 1"私人收藏专场。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4月初,KAWS的《THE KAWS ALBUM》以1.159亿港元的价格在香港苏富比成功落槌,这不仅刷新了KAWS的最好拍卖纪录,也成功抢走了其它在香港上拍作品的风头,这就像一年一度纽约感恩节大游行的巨型气球一样实力抢镜。但事实证明,在这天价数字的背后,还有一系列令人瞩目的市场动向更值得我们深究。

相关阅读:KAWS溢价15倍,破亿独霸香港春拍,Instagram回应“想不到"!

贾斯汀·比伯会是KAWS创纪录作品的幕后买家吗?

与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同期举行的苏富比拍卖成交额超出预期,超最高估价4.28亿美元,最终以4.82亿美元完美收官,创下历史上苏富比在香港的第二高成交额(除另外说明,以下所提金额均包括买家佣金)。

单从数字的角度,我们也只能知道这么多。为了将这些拍卖结果与实际情况串联起来,我们深入研究了这些数据,为的是详细说明在过去10年间香港拍卖市场的演变过程与未来走势。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作为亚洲藏家中心的香港,目前正向一个更为成熟的全球市场靠近。尽管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仍明显优于他们的西方同行,但西方艺术家的作品仍旧强劲。

接下来,让我们仔细看看以下三大总结。

1. 香港的艺术品市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发展迅猛

2019年1月至4月中旬,佳士得和苏富比香港艺术品销售总额。图片:©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2019年1月至4月中旬,佳士得和苏富比香港艺术品销售总额。图片:©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即使你不是统计学家也能意识到,从2009年一开年到2019年,佳士得和苏富比香港的艺术品市场呈上升态势。在过去的两年里,香港艺术品市场的成交额有巨大涨幅。

自今年元月1日以来,2019年香港的拍卖成交额再创新高,实现了3.13多亿美元,较2018年前三个半月的2.36亿美元增长了33%。今年和去年的总销量都轻松超过了2011年创下的2.164亿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

尽管2011年的数据是由当时大陆的大规模经济增长,以及投机行为所推动,但最近的数据却与经济形势背道而驰。虽然去年是中国经济28年来增速最慢的一年,但我们却难以从拍卖市场中看到影响。

2. 西方艺术品市场不会在短时间内超越香港的亚洲艺术品市场

2019年1月至4月中旬,佳士得、苏富比香港市场亚洲(红色)与西方艺术家(蓝色)销售总额对比图。图片:©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2019年1月至4月中旬,佳士得、苏富比香港市场亚洲(红色)与西方艺术家(蓝色)销售总额对比图。图片:©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最近,欧洲美术基金会(The European Fine Art Foundation,简称TEFAF)发布的一份有关中国艺术品市场状况的报告,随着投机者的大量消失,一个更年轻、更关注国际市场的藏家群体开始崛起,亚洲艺术家被笼罩在低迷的状态之中。

相关阅读:TEFAF深度剖析下的中国艺术市场:未来十年并不美好?

人们担心,新藏家对顶级艺术家的渴望,以及最近西方蓝筹画廊的涌入,可能会蚕食亚洲本土艺术经纪人和拍卖行的业务,致使他们无法销售亚洲艺术家的作品。

尽管以上提到的这种现象可以会助长成一个长期问题,但最新结果显示:这样的现象还没发生。2019年,亚洲和非亚洲的艺术家都达到他们有史以来最好的销售战绩。但亚洲艺术家的销售总额(亚洲:2.49亿美元 vs. 西方:6500万美元)和作品成交量(亚洲:756件售出 vs. 西方:152件售出)仍远远超过他们的西方同行。

2019年1月至4月中旬,佳士得和苏富比香港市场亚洲(红色)与西方艺术家(蓝色)拍品成交量对比图。图片:©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2019年1月至4月中旬,佳士得和苏富比香港市场亚洲(红色)与西方艺术家(蓝色)拍品成交量对比图。图片:©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最近在香港的销售热潮也见证了亚洲知名艺术家强劲的市场表现,比如由艺术藏家、首任白宫法律顾问罗森曼伉俪(Samuel I. Rosenman)于1964年捐赠给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的赵无极《无题》(Untitled,1958)领衔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季“现代艺术晚间"专场,以含佣金1.15多亿港元成交花落新藏家,高于8000万港元的最高估价。

相关阅读:一位艺术家占据成交额半壁江山!史上最贵赵无极刷新香港拍卖纪录

阿拉里奥画廊(Arario Gallery)的Angela Jaeyoung Chun在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上告诉artnet新闻:“人们对西方艺术的兴趣越来越大,这其实并非排挤(亚洲艺术),而是市场开始扩张。"

3. 或许可以考虑把西方艺术委托给香港

2019年1月至4月中旬,佳士得、苏富比香港市场亚洲(红色)与西方艺术家(蓝色)拍品平均售价对比图。图片:©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2019年1月至4月中旬,佳士得、苏富比香港市场亚洲(红色)与西方艺术家(蓝色)拍品平均售价对比图。图片:©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尽管亚洲艺术品在香港拍卖会上的总体表现优于西方艺术品,但一些迹象表明,如果非亚洲艺术家的作品经过精心挑选并具国际吸引力,那么在香港出售这些作品会是一种有效的做法。

最大的指标:就每件拍品的平均售价而言,西方艺术家已经连续第三年击败亚洲同行。到2019年为止,在香港,非亚洲艺术家的作品的平均售价约为42.54万美元;而亚洲艺术家作品的平均售价约为32.97万美元,低了25%左右。

拍品成交量也反映了类似的问题。在香港,买亚洲艺术家作品的买家数连续第二年下滑,这意味着价格必须继续上涨,才能推动总销售额的大幅增长(我们在全球艺术品市场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供应在减少,但总销量在上升)。

另一方面,西方艺术家的作品销量在2019年创历史新高,是2018年一年的两倍多。因此,尽管全球拍卖行的所有优秀艺术品供应或许都趋于萎缩,但香港两家最大的拍卖行里的西方艺术家的作品供应却呈增长态势。

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现场。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现场。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值得注意的是,上周,一位在亚洲有一定知名度的西方蓝筹艺术家朱莉·马赫瑞图(Julie Mehretu)的作品在香港苏富比创下了新的拍卖纪录。这幅于2006年创作的油画《黑色大地(深光)》(Black Ground(Deep Light))最终以超最高估价的两倍多成交,含佣金4420.9万港元。

当然,我们还不知道它的买家是否来自亚洲,但这一结果表明,香港正在成为销售西方当代艺术家作品的前沿阵地。尽管他们会有更大的几率被淹没在那些更传统的市场,就在几年前,这些作品还出现在伦敦或纽约的晚间拍卖专场,

专家指出,要在亚洲培育一个蓬勃发展但可持续发展的西方艺术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厉为阁画廊(Lévy Gorvy)画廊主布莱特·格瑞(Brett Gorvy)对artnet新闻表示,“(与中国客户的)很多对话仍集中在‘我为什么要购买西方艺术品?'但潮流正在改变。过去两年里,我看到二三十岁的中国藏家在数量和购买力方面都有了巨大的增长,"他说。如上所述,有迹象表明,这一代年轻人对购买国际艺术品更为开放。

结果呢?在未来几年里,如果这两类艺术家的平均售价保持不变;如果亚洲藏家会继续越来越多地把目光投向西方;如果非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供应持续增长,西方艺术家可能会开始缩小与亚洲同行的差距,这不仅仅一件作品的问题。然而,不管发生了什么,过去10年的结果显示,香港市场正在快速发展——这一点太重要了,不容忽视。

本文参考了2009年1月1日至2019年4月中旬,在香港举行的佳士得和苏富比艺术品拍卖情况。其中有持双重国籍的艺术家,其中一位是亚洲艺术家,我们将其纳入亚洲艺术家的行列。

特别说明:以上数字反映的成交金额,逾期付款和直接违约仍是中国艺术品市场面临的主要问题,因此,看到的拍卖结果可能并不全是实际成交额。以上所有数据来自artnet价格数据库和artnet艺术市场分析报告。

文|Julia Halperin & Tim Schneider

译|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