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无耻"的民族主义崛起,欧洲最古老的艺术节如何与之对抗?

分享至

Laibach,《音乐之声》(Sound of Music)

每年九月,风景如画的奥地利小镇格拉茨(Graz)都会举办施泰尔秋季艺术节(Steirischer Herbst)。今年开幕前大约一个月,该艺术节的新总监兼首席策展人Ekaterina Degot在新闻中读到,普京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了这座城市的机场。“他为什么跑这儿来了?"这位来自俄罗斯的策展人不禁问自己。

当然,普京并不是来格拉茨参加这个艺术节的——他出席了奥地利外交大臣卡琳·克奈斯尔(Karin Kneissl)的婚礼。但是,由于本周四开幕的展览“人民阵线"(Volksfronten),Degot觉得普京在八月出现在格拉茨是一个神奇的巧合。毕竟,这位俄罗斯总统是强人政治(strongman politics)和无耻民族主义的象征,而Degot推出了一个为期一个月的大型展览,旨在解决欧洲民族主义复兴的复杂问题。“这件事为我创造了一个有趣的局面,"她想。

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因为Degot是该艺术节第一位非奥地利裔的总监。她也是第一位非德语人士。恰好当这个国家处于特别紧张的状态下,这一享有盛名的艺术活动任命了一位外国人,在未来5年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在去年冬天举行的全国大选中,保守派人民党在移民政策上采取了强硬立场,取得选举胜利,而后与一个立场甚至更极端的极右翼民族主义政党组成了联合政府。

不出所料,“人民阵线"将深入探讨整个欧洲令人不安的政治气候。大约30名艺术家和小组为此次重量级展览创作的作品都已一一实现。大多数是新的委任作品——从音乐到特定场域的装置艺术——旨在解决这座靠近东欧的“边境"城镇的社会与政治叙事。与其标题相呼应,该展览将呈现许多“阵线":该团队决定第一次将这个艺术节的展示空间设置在多个不同场地。

细节图。Irina Korina的《Schnee von Gestern》(2018)于格拉茨市Helmut List Halle的展览现场。图片:steirischer herbst

“我们正面临着各地民族主义正常化的现象,"Degot告诉artnet新闻。“人们必须在思想上进行反思,以及通过艺术想象力开辟替代空间,来强烈反对这一现象。"

普京8月现身奥地利这种事可能很少见,但也并不奇怪。这个德语国家与前苏联有着深厚而长久的联系。正如Degot所指出的那样,目前在奥地利和整个欧洲的民族主义情绪上涨,与苏联解体后欧洲的非共产化并不是毫无关联。“(我们看到的这些)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肯定是植根于消除共产主义历史的行动,以及当时过程中错误的一面,"策展人解释道。

这一当代艺术节始于1968年,是欧洲最古老的艺术节,每年此时都会让这座宁静的小城市变得热闹无比。Degot执导的本届艺术节中,策展团队旨在将作品直接带给公众,并且许多作品将在公共场所展开呈现。

第一个场所即是格拉茨市的Europaplatz中央车站,艺术节开幕周末期间,这里成为纽约传奇表演团体Bread&Puppet Theatre演出游行的起点。这天晚上的高潮,是斯洛文尼亚音乐煽动团体Laibach的舞台演出,他们改编了经典电影《音乐之声》,作为针对原版影片对奥地利黑暗历史的简化处理的反击。

ZIP小组的装置作品《Aurora》(2018)于格拉茨市工会屋顶的布展现场,2018年9月17日。图片:Clara Wildberger,文字:“法西斯的死亡,人民的自由。"

Degot解释道,这部由克里斯托弗·普卢默(Christopher Plummer)扮演一个“好"奥地利人的电影——他的角色是一个反纳粹的民族主义人士——是“一个非常美国的、战后角度的解释。"策展人指出,在奥地利没有人真正知道这部电影。“(它)与现实脱节的。但这个故事很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当代叙事可能会如何重新诠释法西斯历史:做个民族主义者,在这部音乐剧中是件好事。"

展出的许多其他作品也提供了对于奥地利自我认同和历史的修订。莫斯科艺术家Irina Korina将展示一个探索自然与民族主义之间的理想化关联的巨大空间。出生于东德的艺术家Henrike Naumann将展出一个设计商店形态的装置,以建造20世纪奥地利的另一幅画面。出生于前南斯拉夫的艺术家Milica Tomić,将重新诠释格拉茨市附近的二战集中营,并以法医研究装置的形式来重新诠释它。

在公共场所,也有一些项目指出奥地利曾经的纳粹问题。出生于日本的维也纳艺术家丹羽良徳(Yoshinori Niwa)的长期项目《从私人空间撤出阿道夫·希特勒》(Withdrawing Adolf Hitler from a Private Space)就是这样做的。艺术家邀请当地人捐赠他们家中任何可能还存留的纳粹用具。感兴趣的人士陆续留下了他们的联系方式,以便艺术家在前往收集这些捐赠品之前联系他们。而这些物件在公开空间中展出。这件作品被陈列在市中心的一个容器中,然后在艺术节接近闭幕时被销毁。通常,展示任何类型的纳粹标志都是非法的,但艺术家正在与政府部门合作,为这件作品争取一个例外的机会。

丹羽良徳(Yoshinori Niwa)为施泰尔秋季艺术节制作的广告

“在这里,有关探讨纳粹历史的情况非常特别。我遇到许多人,都说他们不知道如何着手这些主题,"Degot谈到丹羽良徳的项目,其中包括一个让当地人知道他们可以捐赠纳粹物品的广告。“他们不想自己亲手毁掉这些物品,因为也许它们和自己的某个亲人有关,但他们也很羞于保留它。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个问题,就像整体上奥地利这个国家就没有处理过他们的纳粹问题一样。"

当被问及她是否认为,丹羽的作品可能成为新纳粹主义集会的中心时,Degot并不担心。她说,新纳粹分子也可能去别的地方聚集啊。策展人更关注艺术品本身。“这让我担心:是不是有可能会因为要引起争议,就去移除一件艺术品,"她说。“若是在如今的标准下,我不知道过去有多少最伟大的艺术作品能有机会存活。艺术的作用不就是制造争议吗?不可能有安全的艺术这种东西。"

施泰尔秋季艺术节已于9月20日在奥地利格拉茨市的多个地点开幕。更多关于该艺术界、参展艺术家和讲座的信息,请访问官方网站。

Victoria Lomasko,《drawing from Other Russias》,2017。图中文字:Kapitalina Ivanovna:“Lenin lives! It's what I live for!"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Lars Cuzner,《The Intelligence Party》(2018)

Ines Doujak,《Economies of Desperation》(2018),拼贴画。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文 | Kate Brown

译 | 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