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我与我的相逢:宋冬“不知天命"

分享至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2017年1月21日,上海外滩美术馆迎来了开年首展“宋冬:不知天命",这是观念艺术家宋冬在国内举办的最大规模个展,也是艺术家在五十岁的人生节点上对既往生命进行的一次梳理。

双方在本次展览中进行了高度紧密的“无界式"合作,宋冬将整个美术馆空间转变为展览中最大的展品,“镜、影、言、觉、历、我、明"的七个互文式章节暗喻了这个“大展品"中各个小部分的辩证回环关系,同时亦将艺术家过去数十年的代表性创作高度概括,它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五十岁反观自我的方式,也是我追问的平台"(语出宋冬)。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相比起一般意义上的当代艺术家,宋冬的身份更像是“生活的观察者、记录者、转化者",他的作品不刻意追求视觉效果的刺激感或观念表现的先锋性,更多数时候将日常的普通材料以朴素的方式转化呈现,观者往往能在其作品中感知到受个体生活经验驱动产生的普遍性共鸣。这种将高度共通性创作语汇提炼的工作方式使宋冬的作品自然渲染上中国式生活气息,而他本人确实也对传统文化、民间智慧有持续的关注,如本次展览的标题“不知天命"就是对《论语·为政篇》中孔子所概括的理想人生状态的反引。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一至六章分别对应上海外滩美术馆的六个楼层。一层的新作《镜厅》由宋冬自北京各处拆迁地中收集的窗户组合而成,这个被无序划分的多重异视空间既达成了视觉上的无限延伸,又因灭点的飘忽不定而让观者步入其中时产生逼仄的压迫感。《无用之用:瓶架大哥》致敬杜尚的经典作品《瓶架》,达达主义戏谑解构的语境贯穿到今天艺术家对于当代艺术的思考,“评价大哥"的谐音又与二楼展厅中的影像作品《关注/监视》互为呼应。另外,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艺术品商店区域的临时装置《吃城市》,这个作品因材料的特殊性从搭建的第一天起就逐步走向消耗,这正是宋冬想展现的“可视化乌托邦":糖果、饼干是甜蜜美好的象征,然而它们愉悦感官的根源却来自一种略带罪恶的满足——它们并不那么健康。大多数现代化城市的发展同样如此,旧的被推倒、新的被建立,几乎每天都不一样。如此的隐喻在包裹着展厅的《镜城》中更显赤裸直白,所有的镜面都变形扭曲,好似常被表象掩盖的真实。于宋冬而言,镜子这一兼具日常性及哲学性的媒介是认识自己的一个绝佳路径。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美术馆的二层过去曾作为放映厅使用,宋冬在此楼层设置的关键字“影"也契合了这段历史。中国影像艺术发展的三十年中,宋冬是贯穿其间的深度参与者,本次展览展出了其自1992年起创作的多件影像,包括以水为母题的标志性作品,如《炒水》《一盆墨》《水中写字》等。1993年的《一盆墨》极具思辨意味:在清水中书写“一盆墨",于是清水就真正地成为了一盆墨。宋冬对于“水"这种既无限包容、又无限消解的介质有着持续的关注,而源于此母题的作品在其他展区中也多有出现,它们共同构成了宋冬艺术体系中极重要的部分。多元的影像被二层展厅中心最新创作的装置《背影》所统摄,织物替代了实际放映中具有可视形态的光束,投射关系被现实材料物化。幕布后放置的数十张小板凳又指代了艺术家儿时在银幕后看露天电影的生活经验,装置因而与作品形成了完整的映射。

宋冬,《炒水》(视频截帧),单频录像,1'40'',1992。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宋冬,《炒水》(视频截帧),单频录像,1'40'',1992。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三层“言"集中呈现与语言文字符号相关的创作,主要包括《无字经》《口号》和《无痕碑》。2016年的互动装置《无痕碑》容易让人直观联想到武则天无字碑的历史典故,但二者的思维路径实则迥异:如果说后者之无字是在于把评判是非功过的权力让渡给每个除“我"之外的历史参与者,那么宋冬的《无痕碑》则是“我之为我式"的、指向自己的主体化参与——钢板制墓碑底部环绕水槽,观者在碑上书写的字迹很快便会蒸发,不留痕迹。由此,这件作品承继了宋冬熟谙的“水写"思路,但“我"的包容性进一步扩大,不局限于艺术家个体的小我,更开放向每个参与者的群体性大我。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外滩美术馆将联合宋冬于展览期间开展名为《聊天》和《活动》的公众教育活动,《无痕碑》的书写是其中一个部分。由此,本次展览的性质已跳脱出单纯的艺术家档案式书写,而更是持续发生的全新项目。

宋冬,《无痕碑》,行为参与装置,石碑、制热装置、水、毛笔,235×150×100cm,2016。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宋冬,《无痕碑》,行为参与装置,石碑、制热装置、水、毛笔,235×150×100cm,2016。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四层的“觉"则可看成人生智慧、个体觉知的集大成,它多来自于宋冬生长生活中的实际感悟。作品面貌异常丰富,既包括《白做园》《不做白不做,做了也白做,白做也得做》《撕书忘典之帮助禅师完成他们的境界》等颇具禅宗顿悟式灵性的作品,也包括《曼陀罗第十一号》《味觉线路板五号》《宋冬菜谱》等更显生活式诙谐气息的作品。《穷人的智慧:宋冬馆》构建了一个展厅内的二度空间:这件作品曾于2011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展出,与另两件著名作品《物尽其用》《剩余价值》并称为宋冬的“三部曲"。它的原型来自于宋冬实际居住过的西四胡同旧居,艺术家利用回收的各类废旧材料搭建了旧居的原有结构,它因此成为了一个兼有展示、互动等功能的新型空间。但它的语境却并不全然美好,各类现实生存困境不被粉饰地投射其中——穷人的智慧固然让人惊叹生活有着无限可能,但其背后的推动力却是“不得不如此去做"的无奈。另一个层面,“穷人"二字亦引发观者的思考,它并不以财富多寡为唯一判断标准,物质生活匮乏固然是穷,精神生活匮乏亦然。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宋冬,《穷人的智慧:宋冬馆》,旧房子、旧家具、钢,尺寸可变,2011。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宋冬,《穷人的智慧:宋冬馆》,旧房子、旧家具、钢,尺寸可变,2011。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宋冬,《曼陀罗第十一号》,食用碱、芥菜、咖喱粉、辣椒粉、胡椒粉,101.5×101.5×34cm、直径98.5cm,2015。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宋冬,《曼陀罗第十一号》,食用碱、芥菜、咖喱粉、辣椒粉、胡椒粉,101.5×101.5×34cm、直径98.5cm,2015。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五层的“历"是更加直观的人生历程回顾,宋冬“生活记录者"的身份在《三十不立》《四十有惑》等作品中体现得淋漓尽致。1996年,宋冬三十岁,他与母亲赵湘源共同完成了《三十不立》:母亲口述宋冬的成长故事,艺术家用笔蘸清水在竹浆纸上进行书写,每一年的记述叠放为一个纸堆,生命前三十年的完整书写大约持续了一年,所有的历史就尘封在了展厅内观者目之所见却又空无一物的纸堆矩阵中。这个“十年一作"的脉络得以让宋冬持续通过艺术创作从“我"的主角光环中跳出,以一种略显疏离的方式对自己进行反思。另外,与身边人紧密关联的工作方式贯穿了宋冬的许多作品,如曾与妻子尹秀珍合作的《筷道:左手、右手》、以女儿为灵感的《女儿是我的四季》等都是如此,这些多样化的联系使宋冬的作品更成为现实社会中同样时刻与周边联系的社会人的缩影。

宋冬,《三十不立》,元书纸、水,尺寸可变,1996-1997。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宋冬,《三十不立》,元书纸、水,尺寸可变,1996-1997。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六层主展品仍是“十年一作"的延续,今年步入半百的艺术家带来呼应标题的新作《五十不知天命》,五十个形态各异的陶瓷玩偶重演着宋冬此前人生中的种种大事件,玩偶的形象源于宋冬童年时期的玩伴,它与宋冬重逢于艺术家思考“何为我"这一人生终极问题的时段,此前与玩偶共度的时光如电光火石般重新激荡于艺术家脑海,他一瞬间醍醐灌顶——眼前的玩偶就是苦苦找寻已久的“我"之外化。基于这段经历,宋冬还于六层展厅的墙面上陈列了名为《我和我》的系列摄影,他与玩偶在不同地方旅行并留下纪念。在这里,宋冬与童年玩偶的并置似是每个社会个体对“自我"本能性好奇的直观展现,玩偶既是分身、也是化身。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行进至此处,展览的实体空间已近终点,第七章“明"是基于整个美术馆空间的综合利用。建筑外墙被LED灯条包裹,内部的公共空间被黑色胶条标注——这件名为《草图:亚洲文会大楼》的作品将美术馆的内外建筑轮廓及测量尺寸数据化,作为展厅的空间此刻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待完成"的作品。

宋冬“不知天命

宋冬“不知天命"内景。图片:致谢上海外滩美术馆

整个展览线性的发展路径最终被归结为寻找“我"的漫漫征程。在既往的生命中,宋冬经历了从蒙昧到自我意识觉醒,再到与“我"之化身的童年玩偶重逢的螺旋递进式思维发展过程。而五十岁的宋冬并不是停滞不前的,他虽然庆幸找到了“我",但更深层的思考旋即出现——或者说,这种思考从来不曾消失。天台上,最后一件霓虹灯作品静静地朝向黄浦江,“一十无忧,二十不羁,三十不立,四十有惑,五十不知天命",所有人都还行走在这条没有终结的道路上。

z'x'c'z'x'c'z

宋冬:不知天命

展期:2017年1月21日—3月26日

地点:上海外滩美术馆丨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