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卧虎藏龙》《赤壁》《夜宴》……他的“神来之手"赋予角色以灵魂

分享至
《迷宫·叶锦添》艺术展现场,重庆原·美术馆

《迷宫·叶锦添》艺术展现场,重庆原·美术馆

他最早在全世界推行“新东方主义"的美学理念,诠释古代文化对未来的启示;他游走于服装设计、视觉艺术、电影与舞台美术、当代艺术创作之间,每次创作都会令人惊喜。

2017年9月28日,《迷宫·叶锦添艺术展》在重庆原·美术馆开幕。作为原·美术馆2017年压轴大展,叶锦添带来了51件作品,邀观众进入这场集多媒体、装置、影像艺术为一体的艺术展。

一件戏服

在《卧虎藏龙》、《赤壁》、《夜宴》……在这些耳熟能详的经典华语电影中,无数令人印象深刻的经典人物造型都出自叶锦添之手。而除了服装设计,他也一直在找寻人类精神情绪的痕迹——服装、人文与时间,始终贯穿于他的创作之中。

将叶锦添带入电影殿堂的人是徐克。

1986年,学摄影出身的叶锦添,如果不是在一次画展上碰到徐克,也许就成为了摄影师。第一次是与徐克合作《英雄本色》,周润发扮演的“小马哥"穿的那身帅到无法形容的黑风衣,一时风靡香港。

叶锦添独立创作作品《虫族》,这件充满了哥特感的礼服以黑白两色创作,后摆延展,几百只小虫点缀于衣服主体之上

叶锦添独立创作作品《虫族》,这件充满了哥特感的礼服以黑白两色创作,后摆延展,几百只小虫点缀于衣服主体之上

初战告捷,叶锦添却开始迷茫,他打包行李离开了香港,“不想留在香港,这里好像没什么创新的机会了,感觉像被蒙着,看不到将来会怎样,就去了欧洲。为了省钱就睡在火车上,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不看地图,一个人走。"

在欧洲,他遇见了第二个“贵人"——李安。

这是叶锦添人生的转折。而李安的天马行空,让其有了许多灵感碰撞。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叶锦添曾讲述,在李安拍《卧虎藏龙》时,设定的朝代是清朝,因为剧中主角、一代大侠李慕白生于清代。“但清朝的颜色系统是‘炸裂'的,就是很艳、很俗。我就大着胆子,将清朝服饰中最常用的青花瓷元素、建筑中的红柱子元素全部拿走,走清淡素雅路线。"

2001年,叶锦添以电影《卧虎藏龙》获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与英国电影学院“最佳服装设计"奖,成为首位获得以上殊荣的华人艺术家。

4

《卧虎藏龙》戏服

《卧虎藏龙》戏服

本次在重庆原·美术馆的展览由英国著名出版人、策展人马克•霍本(MarkHolborn)策划,展览作品中既有叶锦添为电影、舞台剧设计的服装实物,更有包括雕塑、装置、多媒体在内的多种媒介作品。

展览空间一分为二,叶锦添为电影和舞台创作的服装陈列在一层展厅,同时展厅内的大屏幕循环播放《卧虎藏龙》、《夜宴》和《赤壁》的经典片段。这一层空间代表了对过往的回溯。而叶锦添融汇了不同时代与地域特色,富有个人风格的一系列独立服装创作,陈列在第二层。这些创作既体现了叶锦添提出的“古典未来主义",也寓意着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的未来世界。

叶锦添为施华洛世奇特别创作的哥特礼服《凝态》,点缀着超过十万颗黑灰色调仿水晶,闪耀着暗黑之美。

叶锦添为施华洛世奇特别创作的哥特礼服《凝态》,点缀着超过十万颗黑灰色调仿水晶,闪耀着暗黑之美。

《赤壁》戏服

《赤壁》戏服

《夜宴》里婉后的主要造型,根据章子怡的个人特点,选用了色重但鲜艳的颜色。飞凤长裙质感十足,华丽高贵,代表了女王的权力,领口U字领等部分做了特别的裁剪修饰,配合头部的凤冠,整体看起来有中西合璧的效果。《卧虎藏龙》中玉娇龙的戏服、俞秀莲的短打,《赤壁》中的两军盔甲、美国Netflex出品剧集《马可•波罗》中充满游牧民族特色的服装,观众也都可在此大饱眼福。

《夜宴》婉后戏服

《夜宴》婉后戏服

叶锦添打造出如此多的电影经典形象,却一直称自己“反叛"。他自小就很欣赏西方元素,“西方比较直接,它讲的东西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甚至不看,用身体去感受,它的雕塑,每一个都有量感,那个量感会把你吸到里面去。它不是完全讲实,关于能量都讲的很清楚。"

他由此提出了“新东方主义"的美学概念,“你看《星球大战》的黑武者和白武士,都有东方因素在其中。我跟很多西方的大师合作,但是我觉得他们多多少少都有点东方的思维,讲究虚实,才能变成大师。"

8

叶锦添在展览现场导览

叶锦添在展览现场导览

一个人偶

“你小时候,可能有一个虚幻的朋友,我自己小时候,这个朋友总是坐在我自行车的后座上,后来他变得越来越真实,甚至和我一起去度假。可当你长大成人,就渐渐开始失去这个伙伴,也失去了孩提时代自由想象的能力。通常情况下孩子们是可以自由感受到那个平行空间的,所以我只不过是想重新回到我的孩提时代。"

Lili第一次与大众见面是在2013年叶锦添的北京展览《梦·渡·间》上,是叶锦添的一件人形雕塑作品。Lili戴着墨镜,身高、衣着与普通人无异。而叶锦添创作了一个令她“活"起来的项目——他带着Lili前往世界各地,从香港、纽约、巴黎、布达佩斯、伦敦、巴黎、美洲、南非再到上海,每到一地,叶锦添的镜头都会拍下Lili与不同肤色的人交往的瞬间。叶锦添如此形容Lili对他的意义,这一女性人形装置是对当下个体身处多元世界的镜像呈现,是他近年最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作品之一。

身穿匈牙利复古服装的西方Lili坐在四方透明玻璃空间中观看电视

身穿匈牙利复古服装的西方Lili坐在四方透明玻璃空间中观看电视

而在重庆原·美术馆上下两层,都可以看到Lili的身影。不同形态的Lili将上下两个空间联系起来,她是观察者,亦是参与者,她以存在姿态审视着自我和空间的不同状态。一层身穿匈牙利复古服装的西方Lili坐在四方透明玻璃空间中观看电视,模拟的是日常生活中最司空见惯的社交场景。然而靠近玻璃空间,能听见隐约的风声呼啸,似乎来自另一个虚空的世界。

经由楼梯从一层来到二层,巨型Lili的外套放置于一把巨大的椅子上,在其正对面,身着宇航员服装的Lili浮悬于半空。一条悠长的黑色缓坡步道连接了这两个装置,既意味着Lili形变的过程,又暗示了对自我与世界,真相与虚幻的再度发觉。

 13

身着宇航员服装的Lili浮悬于半空

身着宇航员服装的Lili浮悬于半空

不同根源、不同表征、不同艺术形式的作品矗立于原·美术馆的双层圆形展览空间内,仿佛一个循环往复的迷宫,吸引着人们进入。浮悬于半空中身着宇航员服装的Lili正是迷宫的最终点。正如古希腊神话中忒修斯闯荡迷宫的线团,叶锦添希望通过一系列装置及影像作品,寻找隐藏在现今服装繁复表征下的断裂线索,并以此溯本求源,寻找在现状背后残缺的的根,同时唤起人类对日常世界的再度审视、对自我存在的再度感知。

《迷宫·叶锦添》艺术展现场,重庆原·美术馆

《迷宫·叶锦添》艺术展现场,重庆原·美术馆

“得到什么成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改变,我更关注灵性的部分,关注真实与虚假。"近十年来,叶锦添不断探索及推广其“新东方主义"的美学理念。在多种媒介艺术创作的相互作用之下,《迷宫·叶锦添》既可以看作是艺术家多年艺术实践的整理与回溯,也可以视作一次对时间与记忆、空间与未来的探索。

17迷宫·叶锦添艺术展

展期:20179月28日—12月10日

地址:原·美术馆 / 重庆市南滨路东原1891

文:Yidi Wang

编:Tianlu Niu,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