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为什么这是今年最好的一场艺术拍卖?

分享至
富艺斯纽约“20世纪艺术及当代艺术

富艺斯纽约“20世纪艺术及当代艺术"夜场。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纽约时间2017年5月18日(周四)举行的富艺斯纽约“20世纪艺术及当代艺术"夜场中喜获白手套——37件上拍品被全数成交。那么,加上此前拍卖行高层的动向——种种令人期待和欣喜的消息,让人不禁猜测,这个第三大拍卖行:

富艺斯是否就此能更上一个台阶?

同时,这场拍卖会也打破了不少拍卖纪录: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这位市场宠儿的个人纪录被打破,同时也刷新了在世英国艺术家在拍场上的最佳表现。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雕塑作品成交纪录和Nicole Eisenman的个人作品纪录也在同场拍卖会上打破。

彼得·多伊格《Rosedale》(1991)2880万美元成交,打破艺术家纪录、在世英国艺术家纪录。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彼得·多伊格《Rosedale》(1991)2880万美元成交,打破艺术家纪录、在世英国艺术家纪录。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在Cheyenne Westphal这位久经沙场的拍卖场老将的带领下,富艺斯今年春拍的结果同去年相比可谓进步明显。2016年春拍售前估价仅为4090万至6100美元之间,而今年春拍售前估价为1.07亿美元。从结果上来看,本场拍卖会最后实现的成交额为1.1亿美元,比去年上升了136%。

本场拍卖会的明星拍品之一就是彼得·多伊格的《Rosedale》,被一位匿名的电话买家以2880万美元竞得。富艺斯亮出了这位苏格兰画家的巨作,以测试这个白热化的市场所能达到的成交上限,该幅作品也打破了多伊格两年前,在佳士得由《Swamped》(1990)所创造的2590万美元的最高拍卖纪录。

《Rosedale》是一张尺幅巨大且从未进入过市场的画作,它描绘了一座在白雪覆盖的树木掩映下的多伦多宅邸。富艺斯20世纪与当代艺术联合主管Jean-Paul Engelen介绍,这幅画拥有“旗帜鲜明的,一眼即可识别的多伊格的风格,而且绘制于他的职业生涯关键时期"。从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不久,在举行他在白教堂美术馆的第一个个人展览之前,多伊格就已经创造了包括这幅《Rosedale》在内的许多大幅作品。

Willem de Kooning,《无题II》(1980)1313万美元。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Willem de Kooning,《无题II》(1980)1313万美元。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在苏富比呆了近三十个年头,拍卖界的老将Cheyenne Westphal离开了刚刚提拔的当代艺术部门全球总监的位置,投奔到富艺斯拍卖行,担任全球主席。今年三月,经过了近一年的因为行业保护条款被迫的“韬光养晦",在由富艺斯首席执行官Ed Dolman(Ed自己也长时间的担任领导,也曾是佳士得的首席执行官)精挑细选的资深员工们的保驾护航下,Westphal近日正式开始了她的新职位。而Westphal在富艺斯的“处女秀"的确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Roy Lichtenstein,《Woman: Sunlight,Moonlight》(1996) 突破艺术家雕塑作品纪录,拍出1033万美元。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Roy Lichtenstein,《Woman: Sunlight,Moonlight》(1996) 突破艺术家雕塑作品纪录,拍出1033万美元。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艾未未, 《十二生肖兽首》(2010)337万美元。致谢富艺斯纽约

艾未未, 《十二生肖兽首》(2010)337万美元。致谢富艺斯纽约

专访:artnet x Cheyenne Westphal

2017,Cheyenne在伦敦富艺斯。图片:Monika Hoefler,致谢富艺斯

2017,Cheyenne在伦敦富艺斯。图片:Monika Hoefler,致谢富艺斯

在纽约盛大春拍里,5场主要夜拍会在4晚紧密进行。在拍卖开始的前夜,我们和Westphal谈论了是什么让她跳槽到富艺斯,这一家在拍卖市场重新洗牌的过程里,让人刮目相看的拍卖行,以及她为了这个盛大的拍卖周准备了些什么。而这篇专访也许在拍卖过后来看更具意义。

你从过往的拍卖市场里发现了什么新潮流?

我经过了那些市场不景气的年份。宽泛地说,2016年的拍卖市场变得更巩固,从艺术市场之外业流入了一丝暖流。去年有一些非常好的拍品出现在拍场上,成交价格也很不错。太多的事情在去年发生——如果你想一下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你可能会猜测艺术市场里也发生了相同的变化,但是这不是主要的变化。对于2017年,我感觉会有更多的艺术品流入市场,非常让人期待,而且价格也会变得更好。

Marlene Dumas,《Colorfields》(1997)417万美元。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Marlene Dumas,《Colorfields》(1997)417万美元。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那你有没有发现任何地域上变化和需求的改变呢?

目前为止,三大艺术市场——纽约,伦敦和香港——的位置依旧不可动摇。我觉得我们都看到了更多的亚洲人参与到了拍卖之中,并且往往伴随着高价。这已经是一个现象了。你看到一件作品拍得了很好的价格,几周之后,这件作品便出现在了中国的一家博物馆里。这可能是我们目睹的最大的转换之一。举个例子,去年六月,位于上海的龙美术馆在拍卖场上获得了Jenny Saville的杰作。在拍得之后的仅仅一个月里,这件作品就出现了龙美术馆以关注女性艺术家所举办的《她们:国际女性艺术特展》里。

有没有特定的艺术家或者流派曾经被低估,但现在正崛起呢?

艺术市场永远在寻找新鲜的故事和全新的作品。有些欧洲艺术家在伦敦拍得很好的价格,现在在全球范围内也很受欢迎。举一个例子,意大利和Zero艺术家近期出乎意料地表现良好,包括近期在纽约卓纳画廊展览里售罄作品的Jan Schoonhoven,还有在近几季的纽约拍场上表现卓越的Michelangelo Pistoletto。全球的潮流依然是跟随那些欧美蓝筹艺术家们,并且积极寻找那些拍卖价还未到1000万美金,并有提升潜力的艺术家们。

Jean-Michel Basquiat,《无题(公元前2000年维纳斯)》拍出(1982)259万美元。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Jean-Michel Basquiat,《无题(公元前2000年维纳斯)》拍出(1982)259万美元。图片:致谢富艺斯纽约

你会怎样在富艺斯施展那些你在苏富比磨炼的专业和技巧呢?你在富艺斯期待什么样的挑战呢?

这几个礼拜过得好极了,而且我也非常高兴能够重返拍场。我非常享受来富艺斯工作并且这里已经发生了一些非常奇妙的化学反应。我爱富艺斯着重在20世纪和21世纪的艺术品。我们的部门通过协同合作,在摄影、设计和版画方面想出了很多出色的点子。我们给藏家们最好的艺术品,这就是公司的DNA。

首先,我会继续维持长期的战略关系,与此同时,我也会开始发展一些新的。

当我们目睹往年拍卖行顶层人士的流动时,是什么让你下定决心离开苏富比,投奔富艺斯呢?

当真正的转变开始时,我认为富艺斯利用到了这一刻。富艺斯正准备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拍卖行。我们倾听客户,买家和卖家的需求。他们想让第三家拍卖行进入到这个21艺术市场的核心区域。Ed Dolman的战略部署十分清楚地告诉我他想要在未来几年里发生对的质变和量变。我们将手上所有的可用资源配置到一个能够藏家所有他们所需要的成功拍卖行里。

你对本周的主要夜拍里有什么期待呢?

我们很自信富艺斯夜拍的强劲结果会让本场夜拍可能成为富艺斯历史上最成功的拍卖会。在诸如彼得·多伊格, 格哈德·里希特和威廉·德·库宁等顶级现代艺术家的助阵下,我们的五月夜拍可以将去年的夜拍成交额翻倍,甚至翻三倍。我们的新团队已经就位,藏家们对此也反响强烈,将第一次进入艺术市场的作品充满信任地委托给我们。从我们的优势局面来看,我们在富艺斯看到的热烈气氛,威尼斯双年展和纽约艺博会们摩肩接踵的汹涌人潮都告诉我们当代艺术市场已经重新回暖。

译:Juni Junran 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