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为何这两家美国博物馆要感谢草间弥生?

分享至

10月31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的赫许洪恩博物馆及雕塑花园(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迎来了它今年的第100万名参观者,也标志着今年该馆的参观人数创下了近30年来的最高纪录。当然,由博物馆组织的人气爆棚的“草间弥生:无限镜屋"(Yayoi Kusama:Infinity Mirrors)大展为这一纪录做出了最大贡献,而它在北美的巡展也被延长,目前正在火热进行中。

在赫许洪恩博物馆门口,观众为参观草间弥生作品展排起的长队,2017。图片:by Cathy Carver;Courtesy of the Smithsonian

在赫许洪恩博物馆门口,观众为参观草间弥生作品展排起的长队,2017。图片:by Cathy Carver;Courtesy of the Smithsonian

草间弥生的连锁反应

赫许洪恩博物馆馆长Melissa Chiu向artnet新闻透露,在她任职的三年内,2017年的参观人数比每年的平均参观人数高出了近两倍。

根据《TANC》的年度博物馆参观人数调查报告所示,如果参照去年的数据统计,赫许洪恩博物馆排在全美参观人数最多的、现当代艺术博物馆类别的第三位。2016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以270万参观人次位居榜首,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则以110万参观人次名列第二。“我们感到很兴奋,"Chiu说道。

这次幸运成为博物馆第100万个参观者的人将获得博物馆一年的会员资格以及一个装有各种艺术家设计品的礼品包。接下来的庆祝活动还包括由当地Buttercream蛋糕店按博物馆形状特别制作的蛋糕(幸好博物馆本身就是一栋圆形建筑)。

观众在拍摄草间弥生的作品,2017。图片: by Cathy Carver;Courtesy of the Smithsonian

观众在拍摄草间弥生的作品,2017。图片: by Cathy Carver;Courtesy of the Smithsonian

1988年,博物馆也迎来过一次100万参观人数的盛况。当时的展览包括从莫斯科的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State Tretyakov Gallery)及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国家博物馆借来的俄国和前苏联时期的画作,另外也有像贾科梅蒂、Sherrie Levine和索·列维特(Sol LeWitt)等艺术家的个展。

如今,要吸引观众参观美术馆还是会有些不同。Chiu提到Instagram对博物馆吸引那些本没有关注赫许洪恩展览的观众有着很大帮助。“通过这场展览,更多新一代的参观者都看到了草间弥生的作品,而社交媒体让展览的传播变得更为快速,影响力也更大。"草间弥生展览期间至少吸引了47.5万人来到了博物馆,成为该馆历史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展览。

尽管Chiu也认为草间弥生的展览为这一破纪录的参观人数做出了不少贡献,但她也陈述了其他各项理由,例如一家快闪咖啡馆、120位新加入的博物馆导览和参观大使,以及不断增加的媒体曝光率。确实在100万参观者里,由于展览每日的限流,最终只有承担16万人进展参观。

博物馆的参观者在观赏草间弥生的作品,2017。图片:by Cathy Carver;Courtesy of the Smithsonian

博物馆的参观者在观赏草间弥生的作品,2017。图片:by Cathy Carver;Courtesy of the Smithsonian

Chiu也发现了由草间弥生效应所掀起的连锁反应。这个深受欢迎的巡展“为赫许洪恩博物馆在全美范围内积攒了不少声誉,"她说。有许多机构都竞相承办这场展览,Chiu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考虑到作品的租借期限以及组织这样一场展览所需耗费的财力和人力,“这个巡展可以一连进行好几年"。

举办草间弥生的展览必然压力不小,但博物馆方面还是愿意接受更高的挑战。11月8日,赫许洪恩博物馆将举行"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的个展,展出这位今年威尼斯双年展美国馆代表艺术家全新的场域特定绘画。

“我觉得博物馆参观人数的增加确实得益于草间弥生的展览,"Chiu说道,“但也是因为观众们想要了解这个世界,而其中的一个方法就是看看艺术们今天都在创作些什么、说些什么。"

30秒的参展时长

不仅华盛顿的“草间弥生:无限镜屋"大展掀起了狂热的观展热潮,在10月21日于洛杉矶布洛德博物馆(The Broad)开幕的“草间弥生:无限镜屋"的9万张25美元的展览预售票在短短几小时内就抢购一空,以30美元一张的浩浩荡荡的现场购票长队也可以足足环绕建筑一周了。

草间弥生在她日本的展览现场,2016。图片:by Tomoaki Makino;©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在她日本的展览现场,2016。图片:by Tomoaki Makino;© Yayoi Kusama

“你只有大概一秒钟的时间来拍照片,我都有些紧张了,"一位女士在踏出《无限镜屋— —百万光年之外的灵魂》(Infinity Mirrored Room –The Souls of Millions of Light Years Away,2013)后对朋友说。这件装置作品正是布劳德的永久藏品。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百万光年之外的灵魂》,2013。图片: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百万光年之外的灵魂》,2013。图片: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

但为了让更多观众进展参观,美术馆方面就缩短了逗留时间。现实的情况,在展览6个小型盒子状、结合了灯光和镜子呈现出令人目眩的万花筒般的《无限镜屋》里,观众们在每个装置里只有30秒的逗留时间。平日里,布洛德博物馆是允许观众逗留45秒。

凭展览门票不仅能进入草间弥生这6间无限镜屋,还能欣赏到这位88岁的日本老艺术泰斗的60件绘画和雕塑作品。同时从1960年代起她在纽约“偶发艺术"(happening)行为的照片及其它的档案材料也同时亮相会场。

然而对很多观者来说,真正具有吸引力的就是在于能够进入到草间弥生这些闪着光的迷幻空间,然后举起相机咔咔咔。

尽管这些作品目前看来都像是为社交媒体时代量身定做的,但艺术家本人其实早在1960年代就已经率先进行了这样的创作。本次展览中,她的第一个镜屋《Phalli's Field》里摆满了像触角般红色波点的雕塑。

布劳德中展出的一件非常棒的文献是1966年纽约Castellane画廊的新闻稿,那份新闻稿中宣布了草间弥生第四间镜屋的诞生。然而,这是她在之后的25年内唯一有过的创作。1977年,草间弥生回到了东京,住进了心理疾病治疗医院,时到今日她还把那里当作了自己的家。

现在,草间弥生至少拥有20间无限镜屋,最新的一件是在布劳德展出的《我对南瓜所有永恒的爱》(2016)。这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间不允许拍照的屋子,包含了60多个由玻璃纤维和塑料制成的黄底黑色波点条纹南瓜。房间由LED灯照亮,而南瓜们则被置放在黑色玻璃地板上(两间新的无限镜屋将于11月亮相纽约卓纳画廊)。

草间弥生的作品通常会被形容为有“令人费解的"感觉。从好的一方面来说:她的艺术创作与她的精神状态密不可分。“我所有的蜡笔画都是强迫性神经官能症的产物,也就是说我的作品和我的疾病是完全不可分割的,"她在1999年接受《BOMB》访谈时说道。

草间弥生,《永恒消逝的结果》《Aftermath of Obliteration of Eternity》 (2009) 在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Tokyo/Singapore; Victoria Miro, London;David Zwirner, 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永恒消逝的结果》《Aftermath of Obliteration of Eternity》 (2009) 在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Tokyo/Singapore; Victoria Miro, London;David Zwirner, 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从1950年代起,就以一种罕见的强度积极投身于各种艺术创作中包括绘画、行为、雕塑和装置,而这也是受到了将困扰自己的视线幻觉转换成艺术的欲望所驱使。在踏进无限镜屋的其中一间时,观众们便能在无限的环境中感受到自己的微不足道。

“我们的地球在宇宙浩瀚的星辰中只是一个小波点,"展墙上引用了草间弥生的这一席话。

不幸的是,当这么一场现象级的博物馆展览被过多的人群和想要吸引更多粉丝的社交媒体大号们所占领时,这并不能成为反映无限空间神秘之美的最佳背景。

草间弥生,《消失的房间》(The Obliteration Room,2002)。图片:Courtesy of the Queensland Art Gallery Foundation/QAGOMA Photography;©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消失的房间》(The Obliteration Room,2002)。图片:Courtesy of the Queensland Art Gallery Foundation/QAGOMA Photography;©Yayoi Kusama

展览参观者们需要按一定顺序缓缓通过各个展厅。一旦你离开了一件屋子,就必须继续向前走,排到下一件作品的队伍里。最后迎接观众的是由纯白空间构成的《消失的房间》,邀请观众们在展览期间拿着彩色波点贴纸装点整面墙体。

沉浸在草间弥生镜屋所营造出的仙境,就像是一种转瞬即逝的愉悦感,所以想要拍照留影也是合情合理。(艺术家过去也说过,和她的作品自拍也是其作品合理的一部分延伸。)无论如何,智能手机在这场展览里就像是一把双刃剑:“手机能够让我们把这份仙境般的美丽传递给我们所爱的人,但也正是手机最终让我们在一个真正动人的时刻因为拍照而分了心。"

更多精彩图片:

草间弥生,《寻找爱》(Searching for Love),2013。Collection of Miyoung Lee and Neil Simpkins。图片:© Yayoi Kusama;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New York;Ota Fine Arts,Tokyo/Singapore;Victoria Miro,London

草间弥生,《寻找爱》(Searching for Love),2013。Collection of Miyoung Lee and Neil Simpkins。图片:© Yayoi Kusama;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New York;Ota Fine Arts,Tokyo/Singapore;Victoria Miro,London

草间弥生,《我对南瓜所有永恒的爱》(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2011。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 Victoria Miro, London; David Zwirner, 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我对南瓜所有永恒的爱》(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2011。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 Victoria Miro, London; David Zwirner, 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百万光年之外的灵魂》,2013。图片: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百万光年之外的灵魂》,2013。图片: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在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的展览现场图,2017。图片: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在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的展览现场图,2017。图片: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永恒的爱》(Infinity Mirrored Room-Love Forever),1966/94。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Victoria Miro,London;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永恒的爱》(Infinity Mirrored Room-Love Forever),1966/94。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Victoria Miro,London;David Zwirner,New York;© Yayoi Kusama;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山丘》(The Hill,1953)在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的展览现场图,2017。图片:by Cathy Carver

草间弥生,《山丘》(The Hill,1953)在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的展览现场图,2017。图片:by Cathy Carver

2017年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展览现场的草间弥生《生活》 (Life,Repetitive Vision,1998) 。图片:by Cathy Carver

2017年赫许洪恩美术馆和雕塑花园展览现场的草间弥生《生活》 (Life,Repetitive Vision,1998) 。图片:by Cathy Carver

译:Elaine
编:Weixin Ji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