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为何纽约弗里兹能成为孕育新晋艺术家的孵化地?

分享至

Screen Shot 2019-05-08 at 7.43.11 PM今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入口,成为了自拍爱好者梦开始的地方:在铺散一地的草间弥生钢球装置中,一条足够宽的过道让自拍者"自我释放“,摆出各种造型。这一装置的背景则是克里斯·奥菲利(Chris Ofili)的画作。在这幅广告牌大小的画作中,一个女人正懒洋洋地躺在山脚下。

这次艺博会与以往不同,侧重于取悦大众的雕塑、时髦的绘画,以及令人沉醉其中的作品,而不是涉及带有政治色彩、有露骨镜头或者“艰涩难懂"的新媒体作品。所以,Victoria Miro画廊展出的草间弥生和奥菲利作品,为整个艺博会呈现了一个“特别合适宜"的通道入口(或许这届艺博会上,最知名的政客没出现在背景画作中,而是出现在艺博会的走廊里。有人看到了前纽约市市长、弗里兹艺博会常客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在走廊里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马克斯·霍林(Max Hollein)聊天)。

2019年纽约弗里兹。图片:由Mark Blower拍摄,由Mark Blower/Frieze提供

2019年纽约弗里兹。图片:由Mark Blower拍摄,由Mark Blower/Frieze提供

本次艺博会的特别项目包括由著名博物馆馆长打造的阵容,包括富兰克林·西尔曼(Franklin Sirmans)、布雷特·利特曼(Brett Littman)和劳拉·霍普曼(Laura Hoptman)举办的聚焦了素人艺术和拉丁艺术的展览。该展览为人们提供了探索新作品的机会。但总的来说,本届艺博会主场区画廊的作品都比较传统。

纽约Magenta Plains画廊联合创始人、艺术家克里斯·道兰(Chris Dorland)的画廊在周三VIP预览结束时,已卖出两幅埃贝科·穆斯利莫夫(Ebecho mova)的全新画作,售价1.2万美元。他指出:“举办艺博会的风险是巨大的,人们对如何让艺术展在经济上物有所值,抱有策略性的态度。"

良好开端

或许,这样的策略已经找到了答案,许多画廊说他们在VIP预览中收益良好,售出的作品包括了从5500美元由Tony Marsh创作的外表崎岖的陶瓷缸(通过Koenig & Clinton画廊售出)到50万美元1960年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创作的雕塑《Dans les rues d' Athenes Huismes》。

当然,这绝不是一场完全疯狂的“掠食大战",但在这样一个谨慎的市场环境中,已经很少有艺博会是这样的了。尽管藏家们都叫嚷着几个相同的新兴艺术家名字,但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提前预定好了一件宝贝或是在购买时需要再三思考,而不是在艺博会第一个小时内就冲动购买——这样的场景即便在五年前也很常见。

Mendes Wood DM画廊在2019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展位上。图片:由Mark Blower拍摄,由Mark Blower/Frieze提供

Mendes Wood DM画廊在2019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展位上。图片:由Mark Blower拍摄,由Mark Blower/Frieze提供

25岁的神童艺术家路易斯·弗拉蒂诺(Louis Fratino)是为数不多的极受追捧的名人之一,他的两幅亲密、色彩丰富的他与家人的肖像画分别在Sikkema Jenkins画廊以9000美元和4.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弗拉蒂诺的其他作品也将在画廊切尔西区举办的首次展览中展出。据画廊斯科特·布里斯科(Scott Briscoe)所说,把邀请函进发到藏家电邮不久,弗拉蒂诺的作品就几乎统统售罄了。

艺术顾问丽兹·帕克斯(Liz Parks)说, “也许我们正在寻找的艺术品是‘安静的沉思',或者是视觉上吸引人的,抑或是把我们带进另外一个世界——任何能让我们在2019年摆脱日常生活焦虑的东西,摆脱我们疲惫的政治气候、每天发生的枪击事件,以及一座神圣教堂的焚毁事件。"

相关阅读:令世人心碎的历史性劫难:熊熊火焰中,巴黎圣母院的塔尖轰然坍塌……

传统媒介

从青铜、陶瓷到纺织品,大量的作品对传统形式进行了当代的扭曲,这种对旧式艺术的回归很明显。Xavier Hufkens画廊代理的Thomas Houseago全新雕塑几天前就出售了。他的大部分作品在几天前的下午,就以4万至2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其中,有好几件作品都是已完成的石膏雕塑,那些藏家中的“控制狂们"可以根据喜好自己选择最后一道镀铜的工序)。

同时,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从各种各样的“小火堆"中收获了迪德里克·布拉肯斯(Diedrick Brackens)的挂毯,而Koenig & Clinton画廊以5500美元至7500美元的价格卖出了加州艺术家托尼·马什(Tony Marsh)的 13件陶瓷作品中的11件。虽然在艺博会主场区的大部分作品都没有明确涉及到政治,但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在亚麻布上创作的一个修订绘画新系列中的一部分灵感是基于穆勒报告(Mueller Report,指关于通俄门的调查报告)。这些作品通过豪瑟沃兹画廊几乎全部售罄,售价从17.5万美元到30万美元。

路易斯·弗拉蒂诺在2019纽约弗里兹艺博会Sikkema Jenkins画廊中的作品。图片:由Julia Halperin提供

路易斯·弗拉蒂诺在2019纽约弗里兹艺博会Sikkema Jenkins画廊中的作品。图片:由Julia Halperin提供

Casey Kaplan画廊上马修·罗内(Matthew Ronay)在2019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作品。图片:由画廊提供

Casey Kaplan画廊上马修·罗内(Matthew Ronay)在2019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作品。图片:由画廊提供

Casey Kaplan画廊以2.8万美元至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马修·罗内(Matthew Ronay)创作了令人着迷的拟人化椴木木雕。Tina Kim画廊以大约1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韩国艺术家康瑞瑾(Suki Seokyeong Kang)包括钢、皮革和横跨木框在内的几何构图作品,该艺术家的作品将于本月亮相即将举办的威尼斯双年展。

新人当道

虽然材料或形式可能是传统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作品是可预测的。国际艺术博览会上的蓝筹艺术家作品如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的字画和阿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的镜像碟,都没有在本届艺博会上亮相。

“我对当今艺术界的发展速度感到惊讶," 詹姆斯·富恩特斯(James Fuentes)说。在VIP日那天,他以8000美元至1.5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艺术家兼音乐家朗尼·霍利(Lonnie Holley)的大部分金属雕塑作品。 “过去每五年你就会看到巨大的变化。但现在的情况与两年前的情况明显不同。"

朗尼·霍利2019年纽约弗里兹在James Fuentes画廊展位上的作品。图片:由Julia Halperin提供

朗尼·霍利2019年纽约弗里兹在James Fuentes画廊展位上的作品。图片:由Julia Halperin提供

举例来说:本届艺博会上售价最高的一位艺术家的作品是美国观众这几年还不熟知的阿根廷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列奥诺·菲尼(Leonor Fini)--最近在性博物馆(Museum of Sex)举办了一场回顾展。本次艺博会上这幅1939年作品在Leila Heller画廊被标价100万美元。

此次艺博会从蓝筹转向新兴市场的部分原因,要归因于欧洲美术博览会(European Fine Art fair)纽约分会场的崛起。这一豪华时髦、被兰花充满的艺博会,如今已进入到第三年,吸引了许多长期以来在弗里兹艺博会参展的画廊,包括Skarstedt、Almine Rech和佩斯画廊。

总共有大约30家画廊参加了2018年的弗里兹艺博会;然而,包括Gavin Brown Enterprise、Marian Goodman、Esther Schipper和Blum & Poe在内的总共约30家2018年弗里兹纽约参展画廊,今年都悉数缺席。但这为一些首次参展的画廊腾出了空间,尤其是来自亚洲的画廊,包括首尔的PKM画廊和香港的马凌画廊。

温和的天气

许多留下来的画廊,或者是首次备战艺博会的,都在焦急地等待着艺博会那一周的天气预报。因为艺博会那一周的天气仿佛被上帝发了诅咒,去年的博览会被一股热浪破坏了,使得帐篷内部比8月份的时代广场地铁站台更热、更潮。在那之前的一年,那场倾盆大雨差不多淹没了整个艺博会。

但画廊表示,弗里兹组织者为保证这次艺博会的成功举行,在大事小事上都付出了很多心血。从雇佣空调安装工程公司,到派车去接送很难抵达兰德尔岛的藏家(如果弗里兹在VIP预览周的最后几分钟还在施展某种魔法,来挡雨遮雨的话,那它真的成功了)。

温和的天气似乎很适合这项活动,因为它为人们提供了足够多的乐趣和发现新艺术的机会,而不是政治动机或让人不舒服的艺术。

“这不是一个逃避这一切的避难所吗?我们不应该是解药吗?"画廊主肖恩·凯利(Sean Kelly)问道。他以1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幅平静的蓝色卡勒姆·英尼斯(Callum Innes)的油画,以8.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何塞·达维拉(Jose Davila)的多件雕塑,还以14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达维拉(Dávila)在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展出的一尊更大的雕塑。

“只要做好工作,人们就给予回应," 凯利说, “他们是用支票在投票。"

文|Julia Halperin

译|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