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威尼斯双年展里的翡翠,以“冰蝴蝶"造型呼吁环保

分享至
王俊懿,《冰蝴蝶》特写与整体,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王俊懿,《冰蝴蝶》特写与整体,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2012年,王俊懿翡翠装置艺术作品《冰蝴蝶·五行之“金"》首次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作品用钛金属镂空外壳寓意工业文明构建的地球,价值1.5亿的 13块重达30 多公斤的冰质感的翡翠创作成正在消融的冰川,以此呼吁人们对环境的重视。

王俊懿,《冰蝴蝶》现场,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王俊懿,《冰蝴蝶》现场,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此次将在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展出的作品是王俊懿《冰蝴蝶》系列的第二件作品《 冰蝴蝶·五行之“水"》。作品用1块用翡翠雕琢成融化冰川,用装置手法悬挂在盛有威尼斯不同地点取得的水的容器内。作品主题依旧寓意威尼斯乃至全球面临的环保问题。

王俊懿将翡翠称为“地球的舍利",是地球修炼出的结晶,它承载了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家希望运用翡翠这种珍贵美丽的媒材进行富有创新意识的创作,打破传统语境对玉石工艺品的局限,立足当代艺术,为翡翠艺术注入更多的思考。

 
artnet×王俊懿

Q:如何想到将13片玉变成一个蝴蝶的形状?

A:冰蝴蝶的创作有一个缘分在里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没有遇到合适的玉,也不可能激发我创作它。很多创作理念很早就形成了,但有时候主观想表达的,客观不一定能实现。恰好碰到一块玉能表达我的想法,在玉的原料被切割的时候,一片一片晶莹剔透,我就觉得它能表达融化的冰川。

王俊懿,《冰蝴蝶》(13块,标尺寸),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Q:当代艺术创作会运用到各种材质,对于翡翠的艺术创作本身价值就很高,但一些当代艺术以高价成交,材质并却不值很多钱。你的看法是什么?

A:翡翠材料确实很贵,但古人说,玉不琢不成器,再好的原材料不通过人文的加工,是没有价值的。翡翠材质特别,天生带给人们美,并具有一种高贵性。引发的情感感受远远超出玻璃做出的作品,我将它升华成一种不可替代的材质,这种美是直通内心的。我并不是盲目地在用翡翠创作,我想表达是翡翠材质给人带来不可替代的触动。我想用如此高价值的材质去呼吁人们重视一些问题,这是一种诚意。

 

Q:对于环保的呼吁从上世纪就有艺术家参与,譬如说大地艺术等等,那么您是怎样看待当代中国艺术家对于环保的担当,以及如何在创作中权衡公益性与商业价值的平衡?

A:玉文化,讲究文化思想传承,活在当代我们就有机会把我们遇到的东西表达出来,再传承下去。这件作品,我说服了我的合作方,坚持到现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很难一般人完成。我们为了艺术作品负债累累。作品就是当代艺术家的责任和使命。成功的艺术家应该做出好的艺术作品触动别人,而非炒作,这才是真正的担当。中国当代艺术受到市场的巨大冲击,但我并不要求销售回报,只希望用如此高贵的材质表达自己的心声。

王俊懿,《冰蝴蝶》翡翠部分,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王俊懿,《冰蝴蝶》翡翠部分,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Q:您怎么理解工艺与艺术之间的区别,特别是当代艺术。

A:原创新和思想性是两者最大的差异,人文精神也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当代艺术走向表象丑恶的东西的路上,我个人坚持表现美。我觉得艺术需要更多正能量,我还是向往用美的方式表达。

 

Q:看到您的作品,我想到了威尼斯的玻璃文化,虽然玻璃文化听起来像廉价的材料,但在威尼斯是一种很古老的文化,包括威尼斯双年展上玻璃文化与当代艺术创作的展览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您把玉带到威尼斯双年展,是不是想和威尼斯这个城市发生什么关系,想告诉他们什么?

A:我们在威尼斯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恰巧是“世界的未来",全世界的艺术家都来思考我们的未来。我们的未来就是生态在这样恶化下去灾难到来幸福园区,工业文明毁掉我们的生活。翡翠这种特别材质创作冰蝴蝶,本身就关注着世界的未来。威尼斯若干年后会被冰川融化淹没,我想这个作品也是和威尼斯未来息息相关的一个表达。

 

关于王俊懿

王俊懿,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王俊懿,图片来源:王俊懿翡翠艺术

1974年生于桂林,当代翡翠艺术家,将千年制玉工艺真正拓展到国际艺术领域。代表作品有“玉蝴蝶"、“化蝶"、“白度母"等系列。

 
相关展览

第56 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一光年特别邀请展——中国绘画剧场"

展期: 2015年5 月9日— 2015年11 月22日

地点:Palazzo Rossini .4013 Campo Manin, 30124 Venezia, Italy

策展人:方旭东、傅森
文:肖晨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