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图游弗里兹:毛驴吃草,小李子现身,你想看的精彩现场都在这里

分享至
徐震-没顶公司出品,《新(海格力斯)》和《新(马西亚斯)》  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徐震-没顶公司出品,《新(海格力斯)》和《新(马西亚斯)》  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一群上流社会的白人在玩猎食游戏。" 5月4日上午11点左右,兰道尔岛上的纽约弗里兹艺博会门外,一位VIP贵宾这样简短地评论道。

相关阅读:2016纽约弗里兹开幕第一天,潜入预展看精选作品

虽然预展上的上层人士并没有像"黑色星期五"购物节一般蜂拥而至,但这仍然是一个疯狂的艺博会。其中不仅充满了令人期待的蓝筹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赫斯特/高古轩的重新联手),还有一头活毛驴、哑剧表演以及行为艺术,更别说来自柏林Société画廊的未来派作品——由艺术家肖恩·拉斯佩德(Sean Raspet)创作的代餐液体饮料在现场免费发放。

莫里奇奥·卡特兰的作品《警告!进入危险自负。不许碰、不许喂、不许抽烟、不许拍照、不许带狗,谢谢》  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莫里奇奥·卡特兰的作品《警告!进入危险自负。不许碰、不许喂、不许抽烟、不许拍照、不许带狗,谢谢》  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不仅如此,弗里兹还有许多名人出没,从知名的藏家史威·兹毕兹(Swizz Beatz),到近来备受关注的影帝变身艺术家阿德里安·布罗迪(Adrian Brody)——他从艺术纽约(Art New York)出来以后顺道到弗里兹的大帐篷转转——这里有他正在展出的作品,再到新晋奥斯卡影帝、狗仔队最爱的小李子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被我们发现正在贵宾室跟画廊主托尼·沙弗拉兹(Tony Shafrazi)对话。他还是保持一贯作风,不愿意和媒体多说话。

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和托尼·沙弗拉兹会在说什么?  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和托尼·沙弗拉兹会在说什么?  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明星厨师波比·弗雷(Bobby Flay)也在会场上闲逛,他看起来很想建立起自己的艺术品收藏。“我对艺术了解并不是很多,"弗雷对artnet新闻承认,"所以我期望此行更多是学习。"

从艺术品经纪人杰弗里·戴伊奇(Jeffrey Deitch)到哈林工作室博物馆总监西尔玛·戈登(Thelma Golden),现场能看到的更多当然是各路精明的艺术专家。对于一些艺博会“老兵"来说,国际化的圈子一直在不断重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新的发现。

艺术家查克·克罗斯在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Acquavella画廊展位前。 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艺术家查克·克罗斯在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Acquavella画廊展位前。 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我还是喜欢那些我已经知道的作品,"艺术家查克·克罗斯(Chuck Close)告诉artnet新闻,“不过我这才刚开始看呢,我总是一个永恒的乐观主义者。"

接下来,一起来看看更多artnet新闻拍摄的来自纽约弗里兹的现场图片吧。

Almine Rech画廊展位上艺术家约翰·M·阿姆雷德(John M. Armleder)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Almine Rech画廊展位上艺术家约翰·M·阿姆雷德(John M. Armleder)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The Breeder画廊展位上艺术家安吉洛·普雷萨(Angelo Plessas)和詹尼丝·瓦雷拉斯(Jannis Varelas)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The Breeder画廊展位上艺术家安吉洛·普雷萨(Angelo Plessas)和詹尼丝·瓦雷拉斯(Jannis Varelas)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贝蒂·伍德曼(Betty Woodman)在沙龙94画廊展位上的作品《伊奥里亚金字塔》。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贝蒂·伍德曼(Betty Woodman)在沙龙94画廊展位上的作品《伊奥里亚金字塔》。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明星厨师波比·弗雷(Bobby Flay)在画廊杰克·史恩曼(Jack Shainman Gallery)尼克·科夫的作品《待命名》前。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明星厨师波比·弗雷(Bobby Flay)在画廊杰克·史恩曼(Jack Shainman Gallery)尼克·科夫的作品《待命名》前。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Sean Kelly画廊展出的伊德里斯·可汗的作品《序曲》(2015)。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Sean Kelly画廊展出的伊德里斯·可汗的作品《序曲》(2015)。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Misako & Rosen画廊展出的艺术家乔什·布兰德(Josh Brand)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Misako & Rosen画廊展出的艺术家乔什·布兰德(Josh Brand)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Esther Schipper和Johnen Galerie两家画廊的联合展位。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Esther Schipper和Johnen Galerie两家画廊的联合展位。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Lisson画廊的艺术家莱恩·甘德(Ryan Gander)作品,《群像——四个来自切斯特的小伙子以及一个来自史温顿的小伙子在喝浓缩马丁尼,大猩猩,曼彻斯特,2014年7月2日,在曼彻斯特艺术画廊展览开幕之后》(– Four lads from Chester and one lad from Swinton drinking Espresso Martini's, Gorilla, Manchester, 2nd of July 2014, following the opening of the exhibition Make every show like it's your last, Manchester Art Gallery)(2016)。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Lisson画廊的艺术家莱恩·甘德(Ryan Gander)作品,《群像——四个来自切斯特的小伙子以及一个来自史温顿的小伙子在喝浓缩马丁尼,大猩猩,曼彻斯特,2014年7月2日,在曼彻斯特艺术画廊展览<让每一场展览都成为你的最后一个>开幕之后》(– Four lads from Chester and one lad from Swinton drinking Espresso Martini's, Gorilla, Manchester, 2nd of July 2014, following the opening of the exhibition Make every show like it's your last, Manchester Art Gallery)(2016)。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希瑟·菲力普森(Heather Phillipson)《100% 其他纤维》。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希瑟·菲力普森(Heather Phillipson)《100% 其他纤维》。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Victoria Miro画廊展位上艺术家草间弥生的作品《再生的瞬间》(The Moment of Regeneration)。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Victoria Miro画廊展位上艺术家草间弥生的作品《再生的瞬间》(The Moment of Regeneration)。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哈林的工作室博物馆总监西尔玛·戈登(Thelma Golden)在Lisson画廊展位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的作品《爱丽丝-圈》的作品前。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哈林的工作室博物馆总监西尔玛·戈登(Thelma Golden)在Lisson画廊展位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的作品《爱丽丝-圈》的作品前。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希瑟·菲力普森(Heather Phillipson))《100% 其他纤维》。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希瑟·菲力普森(Heather Phillipson))《100% 其他纤维》。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艺术家约斯·德·格鲁伊特(Jos de Gruyter)和哈罗德·蒂斯(Harald Thys)的作品《来自普鲁帕德又脏又小的布偶》( I Piccoli Pupazzi Sporchi di Pruppá)(2015)。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艺术家约斯·德·格鲁伊特(Jos de Gruyter)和哈罗德·蒂斯(Harald Thys)的作品《来自普鲁帕德又脏又小的布偶》( I Piccoli Pupazzi Sporchi di Pruppá)(2015)。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Andrea Rosen画廊艺术家大卫·阿尔特米德(David Altmejd)的作品《点心和种子》(Le Désert et la semence)。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Andrea Rosen画廊艺术家大卫·阿尔特米德(David Altmejd)的作品《点心和种子》(Le Désert et la semence)。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Marian Goodman画廊展位上艺术家威廉·肯特里奇的作品《William Kentridge》。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Marian Goodman画廊展位上艺术家威廉·肯特里奇的作品《William Kentridge》。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David Kordansky画廊展位上艺术家Mai Thu Perret的作品《Les guérillères X》。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David Kordansky画廊展位上艺术家Mai Thu Perret的作品《Les guérillères X》。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James Cohan画廊展位上艺术家Beatriz Milhazes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James Cohan画廊展位上艺术家Beatriz Milhazes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PPOW展位上艺术家David Wojnarowicz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PPOW展位上艺术家David Wojnarowicz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参观者在高古轩画廊的展位上达明·郝斯特的作品前拍照。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参观者在高古轩画廊的展位上达明·郝斯特的作品前拍照。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艺术家Anthea Hamilton的作品《Kara-Sutra (After Mario Bellini)》。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艺术家Anthea Hamilton的作品《Kara-Sutra (After Mario Bellini)》。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Hauser & Wirth画廊展位上艺术家Roni Horn未命名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Hauser & Wirth画廊展位上艺术家Roni Horn未命名的作品。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来自布鲁塞尔的画廊Rodolphe Janssen并没有实行传统“白盒子

来自布鲁塞尔的画廊Rodolphe Janssen并没有实行传统“白盒子"展位的风格。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Johnen Galerie画廊展位上艺术家Liam Gillick的作品《When do we need more tractors. Five Plans》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Johnen Galerie画廊展位上艺术家Liam Gillick的作品《When do we need more tractors. Five Plans》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军械库艺博会的副总监德波拉·哈里斯(Deborah Harris)与执行总监、前artnet新闻全球主编本杰明·吉诺齐奥(Benjamin Genocchio)一起喝艺术家肖恩·拉斯佩德(Sean Raspet)创造的代餐液体饮料。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军械库艺博会的副总监德波拉·哈里斯(Deborah Harris)与执行总监、前artnet新闻全球主编本杰明·吉诺齐奥(Benjamin Genocchio)一起喝艺术家肖恩·拉斯佩德(Sean Raspet)创造的代餐液体饮料。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艺术家Eduardo Navarro的作品《 Instructions from the Sky》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艺术家Eduardo Navarro的作品《 Instructions from the Sky》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Lisson画廊的艺术家莱恩·甘德(Ryan Gander)作品,《群像——四个来自切斯特的小伙子以及一个来自史温顿的小伙子在喝浓缩马丁尼,大猩猩,曼彻斯特,2014年7月2日,在曼彻斯特艺术画廊展览开幕之后》细节图。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Lisson画廊的艺术家莱恩·甘德(Ryan Gander)作品,《群像——四个来自切斯特的小伙子以及一个来自史温顿的小伙子在喝浓缩马丁尼,大猩猩,曼彻斯特,2014年7月2日,在曼彻斯特艺术画廊展览<让每一场展览都成为你的最后一个>开幕之后》细节图。图片:致谢Sarah Cascone

 

译:Cathy Fan

编:Liz L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