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铁证如山:专家称弗里曼必须妥协

分享至
ann-freedman2

描绘被告、诺德勒画廊前总监安·弗里曼的漫画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如果你在过去两周之内都在关注德·索尔夫妇(Domenico De Sole与 Eleanore De Sole)诉诺德勒画廊以及其前总监安·弗里曼(Ann Freedman)的案件的话,那么从众多出庭作证的艺术圈内知名专家的证词当中就可以勾勒出这个著名画廊的形象——显然现在看来有点不堪入目。

德·索尔夫妇因弗里曼以及该画廊将一幅假罗斯科的画作以830万美元卖给自己为由将弗里曼及诺德勒画廊告上法庭。弗里曼则称自己被长岛艺术经纪人格拉菲拉·罗萨尔斯(Glafira Rosales)误导。在这次的官司之前,有好几桩关于诺德勒画廊以及弗里曼出售假画的诉讼已经在庭外达成和解。

案件目前仍在曼哈顿区域法院进行审理。在过去的两周内,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首席策展顾问约翰·埃尔德菲尔德(John Elderfield)、理查德·迪本科恩(Richard Diebenkorn)的女儿格蕾申·迪本科恩·格兰特(Gretchen Diebenkorn Grant)、马瑟韦尔基金会总监杰克·弗雷姆(Jack Flam)以及法理油画鉴定专家詹姆斯·马丁(James Martin)在内的众多专家都称自己曾经表示过对这些作品的怀疑,但是他们的意见都被忽略了。

AFreedman

描绘被告、诺德勒画廊前总监安·弗里曼的漫画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另外,在律师以及保罗·加德尔菲法官(Paul Gardephe)对于画廊雇员的进一步问询中发现,从未有确实的证据能够证明大卫·赫伯特(David Herbert)是这些作品与所谓的瑞士/墨西哥收藏家X先生之间的中间人。然而画廊一直将此作为证据,将这个故事兜售给受害买家。

当被问及庭外和解的发生时间时,弗里曼的律师卢克·尼卡斯(Luke Nikas )在邮件中对artnet新闻说:“当格拉菲拉·罗萨尔斯的案件水落石出时,安就再也没有指望过能够留下从那些作品销售当中赚到的钱。这次和解的时间是精心计划的,也是我们一直在进行的、解决这些纠纷的计划的一部分。"

有一些专家说,德·索尔夫妇的代理律师格里高利·克拉瑞克(Gregory Clarick)与艾米丽·莱斯鲍姆(Emily Reisbaum)所呈现的有力证据让弗里曼和她的律师都感到震惊。弗里曼无数次想要在交叉问询当中证明多位专家曾经对这些画作进行过鉴定的企图一次次落空。一些观察家对artnet新闻说,原告方所拿出的明晰事实,进一步促使弗里曼做出了与德·索尔夫妇和解的决定。在德·索尔发起诉讼之前,投资商、收藏家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刚刚与诺德勒达成和解。

“德·索尔夫妇对于弗里曼女士和解的建议感到满意,并且并没有对开庭两周后就进行和解感到意外。因为在两周的庭审当中,所出示的证据表明,在过去的15年时间里,诺德勒画廊对于大部分专家的建议熟视无睹,甚至还刻意隐瞒研究成果,编造有关作品来源的故事,通过诈骗的方式来获取利润。他们隐藏事实,欺骗像德·索尔一样的藏家,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赝品。"莱斯鲍姆在邮件中对artnet新闻说:“德·索尔会继续揭发诺德勒画廊的骗局。"

一直关注这个案件发展的艺术法律专家尼古拉斯·奥当奈尔(Nicholas O'Donnell)对artnet新闻说:“你总是会根据在庭审前对于证人证词以及证据的预期来做出自己的判断与推测。但是,即便对方所说的内容和你的预期相同,你只有在法庭上才知道这些证据究竟是些什么。有时候,证人的证词是缺乏说服力的,有时候你觉得不重要的证人反而会起到关键作用。经历了两周的庭审之后,双方都对形势的变化做出了判断,他们都觉得有足够的力量去进行庭外调解了。"

艺术顾问杰·格里姆(Jay Grimm )在他的博客上也发表了类似观点,相关的信息也被 Art Law Blog引用。他写道:“在此之前,弗里曼一直声称自己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之一,并且很高兴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而目前的状况恰好截然相反。在我看来,对安·弗里曼的庭外和解只有唯一的一种理解,那就是审判的结果肯定对她不利。"

而其他德·索尔的支持者则觉得,应该持续关注对于诺德勒画廊极其母公司831 Holdings的调查。

“我不认为安·弗里曼是这个案件的主谋,"纽约Frankfurt Kurnit Klein & Selz艺术法律咨询公司顾问阿米利亚·K·布兰科夫(Amelia K. Brankov)在电话当中对artnet新闻说。

这次庭外和解发生在安·弗里曼缺席上周四和周五的庭审之后。布兰科夫说:“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进行了秘密沟通。"

然而弗里曼依旧需要出庭作证,就像加德尔菲法官在2月8日曾经说过的一样,弗里曼需要对自己多年以来在出售这些假画时的“思想状态"以及“目的"进行说明,因为这是这场售假案件的核心。

至于弗里曼这次和解将对由格拉菲拉·罗萨尔斯的画廊销售假画所引发的其他官司产生如何影响还是个未知数。其他的专家称,这个案件的审判结果很可能影响美国司法部的案件调查。罗萨尔斯是目前唯一认罪的涉案人员。

 

译:Joe Zh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