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TEFAF销售如何?来自2017年马斯特里赫特的一线报道

分享至

 

Bartolomeo Bonone,《The 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 John the Baptist and Anthony Abbot and Two Angels》,16世纪。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Bartolomeo Bonone,《The 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 John the Baptist and Anthony Abbot and Two Angels》,16世纪。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已有30岁历史的马斯特里赫特(TEFAF)展会今年依然生机勃勃,人潮涌动。部落艺术、珠宝、古董、古典大师油画、现当代艺术等各类别的艺术经纪人和专家们汇集一堂,在3月10日正式开幕之后对销售业绩显得信心满满。他们应该如此:3月9日在马斯特里赫特会展中心的预览/VIP专场已经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马斯特里赫特欧洲美术博览会(The European Fine Art Fair,TEFAF)媒体预展当天,一位观众在观看荷兰艺术家Karel Appel 的作品《Boy》,2017年3月9日。图片: Marcel van Hoorn/AFP/Getty Images

马斯特里赫特欧洲美术博览会(The European Fine Art Fair,TEFAF)媒体预展当天,一位观众在观看荷兰艺术家Karel Appel 的作品《Boy》,2017年3月9日。图片: Marcel van Hoorn/AFP/Getty Images

CEO Jorge Coll对artnet新闻说,伦敦的古典油画经纪人Colnaghi一开门就迎来了不错的业绩,这家画廊在两小时内至少卖掉了4张作品。其中包括一张之前并不为人所知的Bartolomeo Cavarozzi作品,开价为500万欧元,这件作品在预展开始一小时之内就被一家欧洲的私人基金会买走。

Bartolomeo Cavarozzi,《Still Life with Quinces, Apples, Azeroles (Hawthorn berries), Black grapes, White grapes, Figs and Pomegranates》。图片:Courtesy Colnaghi, London

Bartolomeo Cavarozzi,《Still Life with Quinces, Apples, Azeroles (Hawthorn berries), Black grapes, White grapes, Figs and Pomegranates》。图片:Courtesy Colnaghi, London

据画廊介绍,这件Cavarozzi的作品是“近些年来在该艺术家作品中发现的最为重要的创作之一。这幅静物绘画已经从公共视野中消失了一个多世纪——自从20世纪初被一位藏家买走之后,它就一直被当作其他人的作品而收藏在私人家里。"

Pedro De Mena,《Saint Francis of Assisi》。图片:Courtesy Colnaghi, London

Pedro De Mena,《Saint Francis of Assisi》。图片:Courtesy Colnaghi, London

Colnaghi画廊在开幕时卖掉的作品还有:Pedro De Mena的彩塑《Saint Francis of Assisi》;以7位数成交的Cesare Fracanzano的油画《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以及一件开价为10万欧元左右的18世纪危地马拉的彩塑《Abduction of Persephone》。

《The Abduction of Persephone》,18世纪危地马拉雕塑。图片:Courtesy Colnaghi, London

《The Abduction of Persephone》,18世纪危地马拉雕塑。图片:Courtesy Colnaghi, London

过去5年都来参展的Coll说买家们的情绪与需求与以往几年感觉很像,不过,他说:“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或是自己还能否延续以往的势头。"

钻石头饰,(约1914年)。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钻石头饰,(约1914年)。图片:Lorena Muñoz-Alonso

一件被人热议的物品是有着官方证明文件、属于爱德华时代斯班瑟家族(Spencer Family) 钻石头饰。这件在Hancocks London展位上标价为22.5万美元的珍宝据说在中午预展正式亮相之前就被买走。

Arnao de Bruselas,《Lamentation》(16世纪)。图片:Courtesy Daniel Katz, London

Arnao de Bruselas,《Lamentation》(16世纪)。图片:Courtesy Daniel Katz, London

伦敦经纪人Daniel Katz对于开幕日的销售感到满意。总监Tom Davies说,一件Arnao de Bruselas的《Lamentation》被一家英国博物馆以未公开的价格买走。另一件Claudio Bravo少见的早期绘画也很快找到了买家,这件开价24.5万美元的作品被一位私人藏家买走。

Franz Gertsch,《冬季》(Winter ,2016)。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Galleri K, Oslo

Franz Gertsch,《冬季》(Winter ,2016)。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Galleri K, Oslo

奥斯陆的Galleri K卖出了Franz Gertsch(1930年生)的双板木刻版画《冬季》,价格未公开。

伦敦的Koopman Rare Art是一家以银器为主的画廊,在开幕当天也取得了不错的业绩。“氛围很活跃,有很多感兴趣的新老顾客,"总监Lewis Smith说:“这就促成了数笔销售,其中包括一些英国银匠Paul Storr(1771–1844)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人们很快就做出了购买的决定,无疑很鼓舞人心,对市场总体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另外一件我们曾经重点报道的Agnews画廊作品《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 John the Baptist and Anthony Abbot and Two Angels》也找到了买家,这件作品开价85万美元。这家画廊还卖出了一幅“安特卫普学派"(约1645年)风格的油画《Portrait of a member of the Guild of St. Sebastian》。

TEFAF将持续至3月19日。

译:Joe Zhu

编: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