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TEFAF深度剖析下的中国艺术市场:未来十年并不美好?

分享至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的入口处。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的入口处。图片:鸣谢TEFAF

最近艺术行业纷纷在为即将到来的新一届香港巴塞尔摩拳擦掌,许多参与的经纪人和画廊主依旧怀揣着中国市场巨大前景的美梦。但欧洲美术基金会(The European Fine Art Foundation,以下简称TEFAF)的最新报告可能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3月15日,该报告在TEFAF于马斯特里赫特举办的旗舰艺博会上发布,深入探讨了中国艺术市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最令人惊讶的是,它表明在未来五到十年中,市场可能并不会像长期大肆宣传的那样美好;反而会是更像2018年——在中国28年来最严重的经济放缓期中,中国市场暴跌超过16%(根据最新的artnet intelligence报告)。

在上海举办的佳士得拍卖中的一位竞拍者。图片: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在上海举办的佳士得拍卖中的一位竞拍者。图片: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TEFAF报告的作者吴可佳现在在苏富比艺术学院担任教授,她曾在中国工作过十多年——主要是为博物馆、双年展和艺术博览会提供建议与咨询。而这份报告中的结论,是来自于她与中国收藏家(包括几位私人博物馆创始人)、画廊主、拍卖行高管以及其他驻华专业人士进行的一系列访谈和调查。虽然她的结论并非通篇悲观,但有大体上看,市场前景比西方许多人所期望的更为悲观。

以下五个要点,敬告我们在未来十年中参与中国艺术品交易时,应该更加谨慎行事:

1. 中国二级市场销售不太可能回到2011年的峰值。

根据artnet和中国拍卖行协会(CAA)的年度报告,2011年中国大陆拍卖的艺术品和古董的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51亿美元。但吴可佳的结论如是说:大部分销售都是纯粹的投机行为,其中大多数人在接下来的八年动荡期中已退出了艺术市场——而中国尚未产生足够的真买家来填补由此产生的空白。

清乾隆宫粉地洋彩鹤鹿同春如意瓶。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清乾隆宫粉地洋彩鹤鹿同春如意瓶。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2. 不要指望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一级市场销售能再次达到2006年和2007年的高度。

该报告强调了这样一种观念,即中国藏家的精英阶层和下一代(特别是80后买家)对国际当代艺术产生了强烈的渴望。这种转变一直是吸引越来越多的西方画廊通过艺博会和新的永久性场所(画廊)来到中国的主要因素——而他们一般会提供等量的东西方艺术家作品。

鉴于上述买家群体的蓬勃发展,西方当代艺术很可能会蚕食一些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由中国艺术家主导的市场份额。因此,如果你是一位没有高端西方画廊代表的中国艺术家,那么就要为自己前方的艰难道路做好准备。

2017年香港巴塞尔厉为阁(Lévy Gorvy)展位。图片:Jessica Hromas for Art Basel

2017年香港巴塞尔厉为阁(Lévy Gorvy)展位。图片:Jessica Hromas for Art Basel

3.  准备严肃考虑整合的中国画廊和本土艺博会们。

这一结论,自然源于在中国的西方画廊和西方当代艺术家的高度聚集,以及中国收藏家对在国际艺博会上购买兴趣的日益浓厚。这种影响在供应链中引起反响:由于数量有限的中国买家在西方画廊花费更多的钱购买当代艺术品,将使得更多的中国当代画廊挨饿(我们在去年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上看到了这种趋势的开始)。如果中国当代画廊开始大规模缩减,那么许多依赖它们作为参展画廊(和客户)的本土艺博会也会同样面临缩减。最终结果:西方大获全胜。

4.  小规模的监管改革可能是艺术行业所希望的最好的事情。

吴可佳认为,北京可能会削弱一些限制艺术品市场增长的税收和货币限制,特别是对外国收购的进口税(如果国内拍卖行减少其游说努力的力度)和对中国公民可汇出境外的金额限制(如果国家经济好转)。但她认为,“不太可能"的是,国家将许可西方拍卖商在大陆出售古文物,或者向私人博物馆或文化机构赠送大量藏品。换句话说,可能会进行渐进式的改变,但不要为变革性的改进有太多的期待。

余德耀美术馆室内。图片:courtesy of the Yuz Museum

余德耀美术馆室内。图片:courtesy of the Yuz Museum

5. 中国的私人博物馆宛如是濒临灭绝的物种。

根据她对私人博物馆所有者的采访,吴可佳总结说,如果国家税收政策没有重大的转变,这些运营成本——在她有限的样本中从每年大约100万美元到600万美元不等——将无法支撑私人博物馆的可持续发展。由于她估计本土改革将超过十年(能全部实现的话),她预计中国大约1500个私人博物馆中,不少将最终被迫清算其收藏品或捐赠给国家(藏家余德耀正在与洛杉矶郡立美术馆合作,以维持他的私人机构可持续运营,但这是一项难以扩展的策略。)

创始人对慈善遗产的渴望可能是十字路口的决定性因素。但与中国艺术市场未来的其他方面一样,任何一种结果都会突然的发人深省。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接下来是artnet新闻亚洲区的总监张然在此报告发布前夕,分别与TEFAF CEO帕特里克·凡·马里斯(Patrick van Maris)、TEFAF主席纳内·德金(Nanna Dekkin)、报告作者吴可佳、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与藏家刘钢之间的对话:

artnet亚洲区总监

 张然

×

TEFAF CEO

帕特里克·凡·马里斯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去年有多少亚洲的参展商与藏家来到TEFAF呢?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非常荣幸的迎接到了上千人从中国远道而来。TEFAF展会期间会有几十万人的参与,虽然中国的藏家只占到1%,听上去并不是大的数字,但这一数字是每年都在增长着的。并且我们也注意到有许多的人想要来到TEFAF,是因为他们本身就离得很近。但从中国来的参与者对TEFAF一定是十分感兴趣的,他们会为此专门飞过来,并且往往是有目的性的。很多从荷兰来TEFAF的人,更多的只是观看而不会购买。但从中国飞来的往往都是博学多识的高质量藏家,他们事先都会做好很多的研究。所以我很希望看到更多的人从中国来参与我们的销售,但总而言之更重要是藏品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明天我们会有讨论中国的市场发布会。而做这一切,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藏家对TEFAF感兴趣,并且来到TEFAF。我想跟你们分享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在未来我希望可以考虑将TEFAF的展会办到亚洲。我认为这对于TEFAF会是很好的一步——我们现在有TEFAF马斯特里赫特展会、有TEFAF纽约春季展会与纽约秋季展会,我们也应该在亚洲有展会。不过在亚洲成立展会很重要的一点是参展商对于亚洲与中国市场有憧憬,他们需要觉得这里有市场。展商意识到中国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所以为了方便更多的(成千上万的)中国藏家不用很远地来到这里,他们需要去到那里。不过这将会是TEFAF非常重要的一步战略,所以不会很快,不是明年或者后年,但显而易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TEFAF必须去到亚洲。因为亚洲的藏家数量将会变得至关重要。这是很符合逻辑的事情,因为我们不得不注意到中国经济及其各方面的发展速度都十分的惊人。所以中国市场对我们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是的,我想起来曾经听徐晓玲女士(TEFAF中国区代表)讲过之前TEFAF进军北京的可能性。

是的,我们几年前曾经做过非常努力的尝试,大约是在7年前——2012年。但确实十分困难,在中国做并不容易。其中我们认为十分难的一件事情是如果有财物要进入中国,我们需要在展会开始45天前就将其带入中国。我不希望在45天前就开始搭建,这时间太长了。不过我们当时没有在北京开展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许多展会的参展画廊对这里的市场还没有足够的信心。所以我认为还需要发展一段时间,当他们想要来这里时,证明这里至关重要。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我也有去几次TEFAF纽约,这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展会?

嗯,现在也才举办了四次。我们知道纽约有很大的潜在市场,但没有足够多的美国藏家来到欧洲TEFAF;于是如今我们将TEFAF带去了纽约军械库。我们知道很多美国人其实是知道我们的,这一状况和亚洲很是相似。

 

2018年,TEFAF纽约春季展会。图片:鸣谢TEFAF

2018年,TEFAF纽约春季展会。图片:鸣谢TEFAF

我听说,今年比之前都更加的国际化?

当然如果你回望这数十年的发展,我们在30年前开始的时候,只有大约90个参展商,其中90%来自荷兰本地。而如今,在32年后,我们有近280家参展商,而其中只有5%来自荷兰。所以说,这三十年来,我们的参展商与客户确实都是在变得越来越国际化的。我经常说TEFAF在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亮相,注定是国际化的。马斯特里赫特本来就有着比较浓郁的异域风情,这里非常靠近比利时和德国,也离法国、英国不远。我们有很长的国际参展商的候补名单,每一年我们都会重新计划前来的参展商,这是一种良性竞争。在纽约也是一样的。

2019年,TEFAF于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于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您有没有什么今年TEFAF的亮点,想要特别分享的呢?

每个人都问我TEFAF上最好的东西是什么,但每个参展商对我而言都有很亮点的地方。所以我绝对不会画重点。不过总的而言,今年我们增加了现当代艺术板块的比重,这当中有许多十分棒的画廊,也有来自北京的画廊。这一板块的布展都十分有看点,非常值得一看。我还想说,今年所有参展商都花了很多的精力去把展位布置得极好,让人十分难以置信的好。他们让人们看到更美好的展陈,这会更好的调动藏家的购买欲,这十分聪明。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我觉得每一个与艺术界相关的人士,每一年都应该来一次马斯特里赫特,你来到这里度过几日,在城中你会遇到许多其他的藏家。在这几周中,人们讨论的全是关于艺术、关于艺术新的发展、新的趋势,还有人们都在买卖些什么。这是与艺术相关的人们相互见面的一个极好的机会。

那么你对于今年的销售额有什么样的期待么?

我常常对于参展商们的售价十分好奇,但我从来不会介入。当我看到参展商们脸上的笑容的时候我会很高兴,我会知道他们卖得还不错。介于今年的藏品质量,我相信销售额应该不错。我认为这里一切都是很独特的,人们来到马斯特里赫特会忘记很多经济与利益的事情,人们在这里享受这一刻。我期望这会是一个极佳的展会。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您会将TEFAF于其他展会做对比么?比如说比利时的BRAFA?

首先我想说的是,世界上有许多的展会,他们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我不觉得有展会可以和TEFAF相对比,TEFAF是十分独特的。当然我十分喜欢BRAFA,我也喜欢巴塞尔,我喜欢很多其他的艺博会。

在对于中国的市场策略上,TEFAF与别的展会先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需要让中国的藏家认识我们,我知道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我们。之前我们去北京,他们很多人都从未听过TEFAF。当然我们可以通过各种营销让人们知道我们,但这远远不够。我们需要你们到这里来,你们就是我最好的营销。中国的藏家来到这里,当他们回去就会谈到去马斯特里赫特的各种有趣故事。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当我们进军纽约与军械库协商的时候,他们也有许多人不知道我们。但当他们来到马斯特里赫特,他们会十分惊讶:“为什么我们之前竟然不知道这里。"所以现在我们在美国发展很好。而对于中国藏家来说,最重要的也是他们能先来到马斯特里赫特——他们看到TEFAF、讨论TEFAF、在TEFAF买东西。当人们去他们家里做客的时候,问到某件藏品是在哪里买的时候,他们会回答说:“在马斯特里赫特的TEFAF,你一定要去那里看看。"我最要要保障的是人们来到这里的体验感,友好专业的工作人员、最棒的艺术、舒适的酒店。

artnet亚洲区总监

 张然

×

TEFAF主席

纳内·德金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我注意到今年TEFAF新的审核政策,让画商与专家,甚至是买家之间更加平衡。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实际上这是在完善我们一直以来所信奉的。因为最终并不是落在人们来到这里,而是落在人们购买艺术品。当重要的是人们购买艺术品的时候,仅仅是画商的聚集是不够的。当你从画廊的画商那里购买艺术品的时候,只是你、画商与艺术品三者之间的关系,虽然你也会获得详尽的信息,但也只是他一个人告诉你的。但对于年轻的藏家来说,他们有社交媒体,他们有更多的渠道去核查他们感兴趣的艺术品的信息,他们不会完全相信一个人的全部说法。在展会中的约八九千件艺术品全部都经由独立人士的研究学习,我们对此十分重视。我们希望确保有更多的学术人士、博物馆人士能有效地参与到这个社群,我们一直在努力这么做。回到你的问题,我们这么做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想要给年轻的、新的藏家解释这里发生了什么——你可以来这里购买,这里的一切都十分有保障。这是非常不同的体验。

这就好像在中国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画商,人们习惯于从拍卖行购买藏品。所以,对于很多的中国买家来说,TEFAF的模式也许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我希望我们的组织关注更多的不是画商社群的泡沫,而更多的关注消费者,他们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有时候画商们只关注自己已有的那一小群已经购买过的人群。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我们回到中国藏家上来谈,我对于TEFAF如何消弭文化与教育上差异的策略很好奇,中国藏家面对的是展会上更多比例的欧洲中世纪艺术品。比如,不论中国的藏家多么富有或是多么有购买欲,可能因为很多原因,在心理上与文化上,他们对于基督教的艺术品并是不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你们是怎样平衡这种需求的呢?

当然,当你进入到任何一种环境之前,你都会先去自己学习一些相关的事物。就好像我去上海之前,作为一个西方人,我会觉得那里的一切都会是与我不同的,而不是想到他们眼中也会认为我才是那个不同的。所以在开始的时候,我必须先去意识到我是不同的,我需要去学习,我不能套用我自己的框架去一个全新的市场。

我个人最不可思议的一个经验是,我曾经去到的一个大型艺博会上,他们不是西方中心样式的悬挂艺术品的,这对于一个西方人来说是非常重大的改变,我从他们的悬挂方式上学到了很多,比如对于文化的尊重。就像你的观点,我们也希望有更多来自不同文化的画商参展。就好像今年吴可佳,她今年在TEFAF报告中会深入讨论中国市场,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也在做想要为你们提供更多,因为如果我们不转变,别人也不会做出相应的变化。TEFAF中也有很多的中国人,我们也在自我学习中。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那么认为TEFAF如何在这不断的学习、变化与挑战中依旧掌握自我的未来?

一个很大的挑战是如何对一个传统的社群进行教育,比如我们必须去理解如何处理与技术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不能很好的理解这一点我们必将出局。我相信在这一变化中确实很快会有一些画商出局,不过没关系,也会有新的画商出现。我想可能十年前没有人会想到今天技术发展到什么程度。如今有许多事情是需要传统的社群必须开始去理解的,因为科技是如此的有力,且发展十分迅猛。我个人的经验就是永远不要停下脚步,不要觉得自己是传统的市场,因为如果你不改变自己就会面临被改变、被接手。

2018年,TEFAF纽约春季展会。图片:鸣谢TEFAF

2018年,TEFAF纽约春季展会。图片:鸣谢TEFAF

自从去年TEFAF入驻纽约,对TEFAF来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虽然有很多参展商有一些担忧——他们担忧马斯特里赫特会被取代,担忧会有更多的美国画廊取代他们——但我一直认为进军纽约是一个机遇,我们扩大了20倍的规模、有更多的人知道了我们,也有更多的人来到了这里。纽约像是一个窗口,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了TEFAF,这里有很多的大藏家、媒体机构等等,所以说TEFAF必须来到纽约。

artnet亚洲区总监

 张然

×

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

TEFAF艺术市场报告作者吴可佳

藏家刘钢

您觉得TEFAF这么多年始终没有打开中国市场的原因是什么?

寇勤:我觉得这事可以问他们主席。因为我确实对这件事情有所耳闻,但没有仔细研究过。其实他们之前有这样的想法,但最后放弃了。可能有很多的原因吧。我听说当时合作机构有好几家,都很大牌。因为都是大牌,所以在合作中肯定会有很多细节会需要谈得更周到。最终可能没能达成。

那您带中国藏家来的时候,他们有什么比较突出的反应?

寇勤:其实我们也不是真的专门带藏家来,主要是来考察研究的。因为做二十几年拍卖,和这种模式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性。所以更多的是在了解、借鉴、学习。也许中间有人买过东西吧,但我们主要不是以带客人来买东西为主的。主要是观摩这种经营模式和业态。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您觉得如果他们今后想把这种模式带入中国市场可能会存在哪些问题呢?

寇勤:其实我前年来的时候和总裁聊过。那时候纽约刚开始做,他们也是希望能把那块先做好。对于亚洲这块,他们的关注是毫无疑问的,就好比我今天讲的那个细节,他们已经把名片上印上中国字了。也许是这个时期的一个特殊安排,也许明年就不是了,就印上俄文了,我也不知道。但这至少表示在这个时期他们的一种姿态,也是信息的一个传递。但他们具体有什么计划、有什么事情,这个我们真的是不太好说。因为他下多大决心,他什么时候去做,以什么样的姿态去做,这些都不清楚。我们也不好分析,因为缺乏依据。真正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有了一个想法,有了一些什么方案,那我们大家再来看看有什么感想,那个时候可能会更有的放矢。

我们看到TEFAF大多数是欧洲的古董,这在中国可能还比较小众。您觉得对于中国藏家来说,以后会不会有这个市场?

寇勤:反正以我们现在的观察,包括我们去看TEFAF、巴塞尔或者BRAFA。中国这块还是比较单一的需求,还没有构成官方支持或者民间自发啊之类的有一个共同的诉求,所以很难说在这里东方艺术/中国艺术给大家有一个很强烈的印象。曾经中国政府有的部门跟我们聊过,就说你们嘉德艺术对于国际上的展会有没有兴趣、有没有能力做点儿事情。当然我们的想法也是很现实,我们想先把北京做好。因为北京也是这一两年才落地。但过上两三年也许可能会有计划。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我大胆地猜测,大量的中国艺术品到欧洲来销售的可能性并不会太大。因为西方对中国当代艺术的了解,说实话还是有一定距离。而对于中国古代艺术的喜爱重点也还是在器物方面。对古代书画这一块也并不突出。反而是他们有没有一些适合于中国市场的,比如印象派,这种大家相对了解的多一点的西方当代艺术的一些名头;或者是我们关注的比较多的一些西方的古董,他们进入到中国后,可能不一定是研究和收藏系列的,但可能是以展陈或是消费的职能。我们看TEFAF,欧洲的这些展商带的包括一些家具啊、雕塑啊,或一些有陈设职能的艺术品,是比较受大家关注的。还有就是毕加索、莫奈这些大家的作品带去TEFAF,也有成交的。但是往往不是大的作品,多是小品,或是适合于一部分中国藏家的小众行为。这一块还是要有一个过程,大家可能都不太会去拿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做这一件事情。你别管是来欧洲、去纽约,还是去瑞士、法国。这是慢慢的一个过程。等到刘先生儿子那一辈慢慢当家做主了,有了话语权了,可能这个进程会加快。但眼前还是一个渐变的过程。

结合您自己的那种有体系有研究的收藏,通过这次展会后,您有没有觉得在以后与TEFAF要有什么互动或者链接?

刘钢:当然是有的。因为我也关注西方近现代与当代艺术,我会发现他们有些带的是近现代的艺术,而且价格也很是公道。我也看好了几幅作品。我同意之前寇勤所说,如果真的进入中国市场可能更多的就是带近现代绘画。中国藏家对西方的古董,有喜欢的,但是是特别小众的市场。可能也有人会带中国的东西来卖,但可能就会遇到一些法律上的问题。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寇勤:政府的管理层面来讲,目前对于拍卖和大型的展会,还是比较进步的。这是我们后来才发现的,其实有一些博览会并没有经过政府的正式程序。他们根本没有做博览会报关进入或者相关的备案。这也是当时我说,如果嘉德要做就要按规矩来。他们做展览计划的时候我就会要求他们一定要向中国政府各方面备案,但是不用他们去,可以我来。但就中国政府来说,他们也觉得我不能千家万户都来找我,我也搞不清楚那么多状况。如果你们愿意做一个组织者的话,那么我信任你们。其实把这个东西确认之后我们才开始能去做,正式通过文物局、文化局、海关、商检这几大系统正式做备案。也就是说我每一件进到中国参加博览会的东西都是正式通过海关备案的。所以在保税状态下,你成交了,那么你就去按相关法规办理相应税收;如果你没有成交,清单在这儿,文物局来验证之后,就可以回去了。这样来讲西方的客户也高兴。他们也不想逃税,划算能做我们就规规矩矩来,不划算我们就不做。我们的体验就是,还是要正面的推动政府的开放。不是回避、绕着躲着,这样子不解决问题。其实我们这一年来的经验,政府的事情说清楚之后,他们还是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的。因为他们现在也有他们的业绩。我们的体会就是逐步跟政府合作,推动他开放。他们在中间不了解的,我们也会在中间沟通,帮助他们了解。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有一个问题想问刘老师,我发现85%以上的展商是家族传承。我觉得其实欧洲的展商基础很好,传承性很高,他们很专注于做这件事情,也希望把这件事情做的专业。而且我听到一种说法,就是欧洲的古董商,不仅仅是在做交易,更像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是在做专业和学术。我听您在圆桌讨论上也说,您希望您是有传承的。那么您会不会觉得这种传承性,在中国的下一代身上会有更多的体现?

刘钢:我现在还真没看到。我觉得可能需要一个阶段。可能还要等中国再富裕。当大家不考虑钱,而是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说实在的,我开始做的时候第一个考虑的也是钱。但到一定水准的时候,钱多一点少一点真的都无所谓。只是希望做点什么事情。我觉得中国以后一定会。但是现在刚刚开始。一方面积累财富,一方面是积累对于“收藏"的认识。现在年轻人对于收藏的认识往往还是在投资与时尚。实际上,收藏还有比时尚更有意义的。给他们一点时间。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9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想问吴教授一个问题。昨天我们跟TEFAF聊,他们说中国来的记者都很关心TEFAF怎么在中国发展。我会觉得说可能这中间有一些矛盾的地方,就是TEFAF既想保留这种好的传统,又想带一些新的东西过来。还是说他很适合在亚洲建立一个像纽约那样的展会呢?

吴可佳:我觉得把你的问题往后拉一点时间段,我跟帕特里克工作快10年了,原来一起在苏富比的团队上。你再拉一个时间点,在他来之前,还有更老的那些元老派,你从原来的那些观众人群也可以看到。举个例子,在美国,那些十亿百万亿的人群,他们常常就是穿着球鞋、很破的牛仔裤、T恤、戴着棒球帽去买作品。比如黑石集团的创始人苏世民,他哪怕是去印象派预展,要去买毕加索莫奈,他也会是那样的打扮。但你在这里,如果你看到有人穿成这样,哪怕他特别有钱你也会觉得很不舒服。就是说这里的受众,其实和其他的很多偏当代文化艺术场所其实不太一样。

帕特里克大概过来有3年了,他之前一直都是在苏富比的,然后驻荷兰办公室,然后管欧洲。其实做拍卖和做艺博会完全是两个行业,在西方特别是细化分工这么明确的情况下,人的思维模式、企业文化和做事方式在不同的领域都是很不同的。他来的时候做了很多变化。第一个可能是把TEFAF从马城带出来。因为马城那个地方虽然小巧而精致,但其实交通是十分不方便的。比如这里打车特别痛苦。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他就觉得我一定是要往国际上推。在他来之前,我们走过北京这一道儿。但是因为天时地利等等原因,最终没能发生。而且这是一个非盈利的机构。举个例子,当时巴塞尔去香港,就是高管决定了,就直接花1500万把之前Art Hong Kong Fair买下来了。但这边做事情就是有很多老派的委员会要想半天。所以说进入亚洲市场,我觉得还是需要一个过程。但是纽约呢,是一件很公认的事情,所以当时说要去到纽约是所有人都举手赞成的。其实从3年的一个周期来看,这样性质的一个艺术博览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可能要给更多耐心,它本身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博览会,它不会像弗里兹那样发展那么快。所以就是这么一个现实状况。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2018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图片:鸣谢TEFAF

再回到你的问题,比如上周末的一个展商的采访上也有说到TEFAF一定要往现当代走。因为现在这个全球大的艺术市场,我们这里是区域化,但国际的成交量上看,当代艺术是不可逆转的洪流,40/50%都是在当代艺术上。那么作为一个国际运营的博览会,往现当代走是必然的。这个展商当时还说今年TEFAF其实已经有更多的作当代艺术的人进来了,成份组成已经不一样了。

尤其是纽约这个城市,由于现在已经宣布的艺博会的场地是有限的。没有那么大,是一个旧房子。而美国对于古建筑保护又很严格,不能对这个建筑有任何改动,所以每一季只能放93家展商,而在这里是275家,大约是三倍。那么每年的两个季节5月和10月(今年改为是11月),你会明显感觉到人群的不同,包括交易的活跃度不同。我自己个人的观察,不代表TEFAF的观点。我5月去的时候,人已经多到开幕的时候没时间看作品完全都在打招呼。而11月去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人。其实北美市场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我想他们也在分析这个问题。

 

 

文 | Tim Schneider 

采访 | Jessica Zhang

编译 | 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