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他用数学演算出的极简美学,在公路尽头搭一个巨型弧形

分享至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现场。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现场。图片:致谢卡斯明

伯纳·维内,《Arc Majeur》。图片: ©Bernar Venet,致谢卡斯明画廊

伯纳·维内,《Arc Majeur》。图片: ©Bernar Venet,致谢卡斯明画廊

下个月,比利时南部E411高速公路上将出现一个巨型弧线,这件纪念碑式的作品由两个不对称的弧线组成,最高处高达60米,直径75米,放置在高速公路的两侧,指向天空。

对这件作品的观看过程,将是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的汽车上完成。这种由远及近的观看方式具有表演性,并且更好地突显了作品的史诗感:相距超过2公里的弧线,在汽车驶近时便可以发现足够的细节,而在进入之前就已经远离……

这是法国观念艺术家伯纳·维内的作品(Bernar Venet)。而上周,他的最新个展“不确定性假说"(Indeterminate Hypothesis)在卡斯明画廊(Kasmin Gallery)位于纽约切尔西区主空间开幕。

时间回到1966年4月,时值25岁的伯纳·维内离开法国尼斯,第一次去到纽约。在惠特尼美术馆,他见到了极简主义。极简主义作品中所呈现的抽象、暧昧和复调性与维内早期的沥青绘画创作十分接近。

640

受到同时期艺术家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丹·弗莱文(Dan Flavin)和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等人的启发,维尼开始了基于数学语言的艺术实践,在彼时纽约前卫艺术风潮中声名鹊起。

半个世纪以来,他的艺术实践始终专注于线条及其变体,探索等“角"、“弧"、“线条"这些推演自数学演算过程的美学造型,长期思考物体的概念框架与其物质性之间的复杂关系。他擅长使用钢筋或沥青等工业材料作为创作材料,并将表演艺术、绘画和雕塑等多种艺术媒介的实践相结合。

在卡斯明画廊的展览中,集中呈现了艺术家史诗性的大型雕塑作品。这五件抽象作品由一系列错综复杂的钢筋结构组成。这些线条姿态各异,或平衡或堆叠,盘绕于画廊的地面上。

“伯纳·维内:不确定性假说"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伯纳·维内:不确定性假说"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维内将这些粗犷的轧钢和考登钢加工成直线、曲线、斜线、折断或“不定之形"。“线条"一贯是维内钟爱的视觉元素,它的姿态透露着琢磨不定的怪诞和不可预测性,但钢材料本身又反过来凝固住它的沉重特性。

可以预见的是,铸造和控制钢条形态过程是极其困难的,我们不妨将这个过程理解成一场艺术家与创作材料之间的“搏斗":身体和钢材都是作品的工具,在与金属对抗的过程中,是艺术家和那块金属之间不断缠斗,进而形成作品的形态。这些相互缠斗的工业金属“打开了一个通道,联通了诸如不确定性、机会、意外、不可预测性、混沌,甚至是未完成性。"

在展览开幕当天,维内同时呈现了一场表演,用钢筋在墙上作画。悬挂固定在天花板上的钢筋,在画廊的墙面上留下墨迹,“让人联想到罗夏测试(由对称的墨迹组成的心理测试图案)中微妙的不对称性墨迹"。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从1960年代开始,维内就以一系列作品在艺术界享有盛誉,其中包括沥青绘画(Tar Paintings)和纸板浮雕(Cardboard Reliefs)。

他使用松散的砾石、煤或沥青堆积并创造出非晶体装置作品,他的代表作“煤堆/ Pile of Coal",是艺术史上最早的无定形雕塑。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他用沥青作画。黑色的视觉表达与自我指涉(l'autoréférentialité)的观念为其后的雕塑作品埋下伏笔。来自于工业原料的作品剥离了日常性以及对现实的模仿,仿佛在拒绝与外部的世界发生关系,指向的是数学公式般的亘古真理。

从那时起,线条在维内的创作中便广泛出现。这这些呈几何形态分布的线条元素,或笔直或弯曲,贯穿维内跨媒介创作的始终,从绘画拓展到木制浮雕和钢条雕塑。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维内曾经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停止了所有的艺术活动,直到1974年重拾艺术实践,开始聚焦于“角"的创作。“角"最初在他的画布上出现,随后在公共空间里的巨型雕塑同样塑造了“角"——简洁而独立,或垂直或水平或混合的呈现。

创作之前便运用了大量的几何运算,用数学的模型思维模式来建构雕塑,让图纸上的抛物线逐渐推演成雕塑。轴线、曲线和方程式所构成的图像天然奏响着自身的韵律感,孑然呈现于眼前,如同古典乐般精密而复杂,成为他创作的灵感和主题。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将“弧"、“角"和“直线"此类数学相关概念引入艺术创作。这些根植于数学概念的美学探索,经由严格计算测量的角度而雕刻。不论是“角"或是“弧"系列一样,都是单义、自我指涉的。它们是独立于外部世界的特指物件,它们在数学里的特征已经被雕塑在其中了。

他的创作沿着相同的概念模型,继而不断推演、拓展,求索未知。这样持续提问的方式,持续把新的经验注入作品之中,却往往也冒着“迷路"的危险。于是他以不同的方式去探索,这恰好如同求证一个数学公式的过程:始发于一个假说,并加以推演和搏斗。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伯纳·维内在其个展“不确定性假说"上进行现场表演。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维内的作品命名通常都十分理性。例如“锐角"或是“不定线条"这样的命题,对于数学特征的客观描述,公式化的平铺直叙更能描述表象和本质。

1990年代开始,他开始使用抗蚀性极强的耐候钢作为创作材料,耐候钢适用于长期暴露在大气中的环境,是大型户外雕塑创作的绝佳材料。

1999年,维内在德国科隆创作的《235,5°的弧线》(4 Arcs de 235,5°)标志着新一个全新的方向,在公共空间中的巨型弧线雕塑介入自然,介入建筑物,介入广场,缠绕变化中的线条,拱形的弧、倾斜的弧线、垂直的弧线、垂落的弧线……

早在1979年,维内就开始创作弧(Arcs)的作品。维内对这些弯曲线条的运动尤为感兴趣,似乎是一个通道,一个空间中敞开的框架。他把两个弧线固定在底座上,凝神注视,闪烁于脑海中的蓝图是一个高速公路,人们可以飞驰而过。

伯纳·维内关于“弧"的作品的设计图

伯纳·维内关于“弧"的作品的设计图

回到文章最开头,不久前,维内创作了迄今而至世界上最大的钢结构雕塑,在比利时南部E411高速公路上放置了一个Arc Majeur雕塑。

WechatIMG295

 

纪念碑式的极简主义雕塑,为所处的空间打开了一个新场域。艺术家说,雕塑和所处空间的氛围逻辑应当是一致的,而这种“一致",并不一定是要达到和谐的平衡地带,相反,“敌对"的反差往往营造出最理想的一致气氛。

维内在法国南部的勒米(Le Muy)设立了维内基金会,包括雕塑公园和展示空间,空间长期展示的作品完整的展现了维内的艺术生涯,其中也包括新作《Effondrement》,一个重达200吨的钢材雕塑。

他制作了200个5米至9米长的弧,每个弧线都重约一吨。从2010年开始,每年他都会不断重塑和调整作品的形态,这是一个在不断推演中生长的作品,艺术家在此过程中,永恒的探索作品的材料,继续他与钢条、与艺术、与边界的搏斗。

 

伯纳·维内:不确定性假说

Bernar Venet: Indeterminate Hypothesis

展期:9月12日-10月12日

地址:卡斯明画廊 509 W 27th Street, New York

 

文丨Yali H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