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他演梵高,你觉得是神还原吗?

分享至

威廉·达福在《永恒之门》中饰演备受折磨的艺术家梵高

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在自导的一部新电影中诠释了他自己内心深处的梵高(Van Gogh)。这位艺术家还希望复原艺术家高更在周一威尼斯电影节上《永恒之门》首映中的“混蛋"形象。

“以梵高之名进行表达是很有趣的,"施纳贝尔在威尼斯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他透露他自己也撰写过一些这位饱受折磨的艺术家(梵高)的对白,这一角色由曾经在《蜘蛛侠》中饰演“绿魔"的威廉·达福(Willem Dafoe)饰演。该表演已被认为值得获得奥斯卡奖了。

在施纳贝尔写的对话中,有一幕场景中富有存在主义意味的台词是这样写的:一位医生问梵高:“你为什么画画?"梵高(其实是演员威廉)回答说:“是为了停止思考。"这位艺术家兼电影制作人说,当他自己画画时他也停止了思考,“我认为(梵高)也可能是这样的。"

奥赛博物馆展览“梵高/阿图德:被社会杀死的人"(Van Gogh / Artaud: The Man suicide by Society)海报,2014

这部电影的灵感来自施纳贝尔和他的朋友、法国编剧让-克劳德·卡里埃尔(Jean-Claude Carriere)在2014年参观奥赛博物馆的展览“梵高/阿图德:被社会杀死的人"(Van Gogh / Artaud: The Man suicide by Society)。这场在巴黎的展览引发了他们要创作一部关于这位荷兰画家到底是自杀还是被谋杀的电影的想法。“我们开始讨论这个创作的一些可能,"施纳贝尔解释说。

四年后,电影《永恒之门》获得了积极的评价,演员威廉也作为明星大放光彩。电影中运用大跨度画幅的风景,正是施纳贝尔将他对绘画的热情在电影中注入的一剂“兴奋剂"。这部电影以梵高的最后一幅画作命名,将于10月12日在纽约电影节上映,并将于11月16日由CBS电影公司上映。

施纳贝尔坚持认为他的新梵高电影不是传记片——市面上至少有35部关于这位艺术家和他动荡的生活的电影。他说,他和卡里埃在创作印象派作品时,是决心要避开那种显而易见的东西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了解梵高的一切,"这位艺术家导演戴着标志性的有色玻璃眼镜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把他拍成电影似乎完全没有必要,也很荒谬。"

施纳贝尔在法国的阿尔勒和瓦兹河畔奥维尔镇拍摄了这部电影,梵高就是在那里度过了他人生中最后的时光。这部电影对梵高在最后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提出了争论。施纳贝尔说:“电影中很多文本直接来自梵高的信件。他完全清醒,知道自己与永恒的关系到底在哪里。"施纳贝尔说他们试图创造一种“观察一件艺术品一样"的感觉。

梵高自画像与扮演者威廉·达福

威廉·达福(Willem Dafoe)阅读了格雷戈里·怀特·史密斯(Gregory White Smith)和史蒂芬·奈菲(Steven Naifeh)的《梵高:生命》(Van Gogh:the Life),以为出演这个角色做好准备。他还在施纳贝尔的工作室观察了他的工作。“朱利安教我了关于绘画的一二," 达福说。“我在某种程度上有了转变,这对于我在电影中的表演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在这部电影中扮演保罗·高更(Paul Gauguin)的正是在《X战警:天启》(X-Men: Apocalypse)中扮演反派角色的奥斯卡·伊萨克(Oscar Issac) 。“高更真的在乎梵高,但高更总是被描绘成一个混蛋,"施纳贝尔以在1956年由柯克·道格拉斯主演的梵高传记片中饰演高更的安东尼·奎因评论道。“奎因是个对生活充满欲望的混蛋!"施纳贝尔宣称。他说,在自己的影片中,他试图呈现出对这位艺术家更为细致入微的描绘。

梵高于1890年死于腹部枪伤,享年37岁。这支左轮手枪从未被发现的事实仍然让专家们争论到底是自杀还是谋杀。电影制作者们对梵高是被枪杀的想法一笑置之。卡里埃尔说,他们曾与“梵高的黑暗、浪漫传奇"产生过争议,认为他不是“人们经常描述的那种悲伤或抑郁的人"。

但最终,他的死方式对施纳贝尔来说并不重要。“我不在乎……他是否自杀与我无关,"施纳贝尔说。“当时没有人在那里。"

由于这位艺术家电影人去年制作了一部关于自己的纪录片,他看到了自己的生活与梵高的生活之间进一步的联系。这个过程让他意识到,一个艺术家永远不可能真的被描述为他眼中的自己,或者他以为别人眼中的自己。施纳贝尔说:“帕皮·科西加托拍了一部关于我的电影,我家里的每个人都做出了不同的评论。他们应该和我是互相了解的。"

 

 

文 | Nadja Sayej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