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他是现代的梵高":从他们的悼词中纪念天才艺术家Matthew Wong

分享至
Matthew Wong在Karma画廊的个展中,2018年。图片:courtesy Matthew Higgs

Matthew Wong在Karma画廊的个展中,2018年。图片:courtesy Matthew Higgs

 
上周日,纽约Karma画廊在Instagram上发布公告称,其代理艺术家Matthew Wong已于10月2日去世,享年35岁。据称其死因是自杀。
 
虽然早前所学习了摄影,但Matthew Wong有一颗诗人的心,在香港生活期间,他通过Facebook与一些艺术家、经纪人和藏家交流,探讨介绍绘画的本质,以及如何发展自己绘画实践的问题。到了2014年,他开始进行创作,并将其发布到Facebook页面上,人们可以到评论区对作品发表意见。
 
而这些人中有一位便是切尔西Cheim & Read的画廊主John Cheim,他将Matthew Wong的作品介绍给了纽约老牌独立艺术空间White Columns的艺术总监马修·希格斯(Matthew Higgs)。2016年,Matthew Wong在加拿大埃德蒙顿建立了一个工作室。在那里,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绘画中,创作出植物繁茂的风景画,风格像是对米尔顿·艾弗里(Milton Avery)的致敬,但又不回避其自学成才的身份。
 
2016夏天,希格斯在Karma画廊位于阿默甘西特的空间内策划了一个展览,其中呈现了两件Matthew Wong的作品。在那里,Matthew Wong遇到了Karma画廊创始人Brendan Dugan,随后双方便开始合作。
 
Matthew Wong,《Youth》(2016)。图片:Courtesy Karma

Matthew Wong,《Youth》(2016)。图片:Courtesy Karma

 
2017年,Matthew Wong的一件作品在达拉斯艺博会期间被达拉斯艺术博物馆(Dallas Museum of Art)收藏。同年晚些时候,他在该市的Frank Elbaz画廊参加了一个群展。2018年,他在Karma首次举办个展,反响热烈。艺评人杰里·萨尔茨(Jerry Saltz)表示这是“一段时间以来,我在纽约看到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个展之一。"
 
2018年年中,笔者在画廊主Dugan的介绍下认识了Matthew,并有幸与他和他的母亲Monita在艺博会繁忙的现场中闲聊了一番。而在今年2月的弗里兹洛杉矶展会(Frieze Los Angeles)期间,我们俩在贝弗利山酒店(Beverly Hills Hotel)吃了一顿晚餐后,又到马尔蒙庄园酒店(Chateau Marmont)的一张长椅上聊到深夜,他谈起自己目前正在香港Massimo de Carlo画廊进行的展览。
 
在今年在巴塞尔艺术展期间,他参加了我主持的年度晚宴,我也很高兴在晚宴众多的艺术经纪人和记者面前单独提到他。我们花了整晚的时间和其他与会者讨论什么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工作,每个人都喝着烈酒,把一块块面包浸在融化的奶酪里——真是个完美的夜晚。
 
Matthew Wong (画面左边的站立者)在巴塞尔艺术展的年度晚宴上。图片:Nate Freeman

Matthew Wong (画面左边的站立者)在巴塞尔艺术展的年度晚宴上。图片:Nate Freeman

 
虽然弗里兹艺术周期间Matthew并不在伦敦,但Karma画廊的展位上也呈现了一幅他今年创作的风景画,画面描绘了一个走进雪地的孤独的人,作品标题是《在另一边再见吧》(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Matthew Wong,《在另一边再见吧》(2019)。图片:Courtesy Karma

Matthew Wong,《在另一边再见吧》(2019)。图片:Courtesy Karma

 
以下是一些画廊主、藏家和同辈艺术家对Matthew Wong的悼词。
崔胜铉(TOP)
艺人、藏家
 
TOP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发表的相关内容

TOP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发表的相关内容

我有很多朋友选择了死亡,很多时候我能够理解,因为我在自己短暂的生命中也有很多次这么想过。
对,生命就是一场真实的喜剧。
但今天我非常悲伤,因为我和我的朋友再也无法见面了——我们原本约好这个月底就见面。
他对我而言是意义非凡的朋友,在过去几年我身处困境之时,他给予我很大的力量,总是给我传来带有鼓励和支持意味的信息。
他就是这样一位很特别的艺术家朋友,对我不值一提的成就报以相当的尊重,而我也全身心地欣赏他的艺术。
不久前,我在结束了一些行程之后换了新护照,也说好出国去看看他,原本的兴奋而今变成了心碎,我因他的死讯而深感悲痛。
Matthew,非常感谢你与我一样,都是亚裔。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永远以你为傲,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天才。现在,你可以在自己创造的魔幻世界中真正地安眠了。
安息,我的兄弟 #MatthewWong
乔纳斯·伍德
艺术家
 
Matthew自杀的消息太令人悲痛。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他和他的母亲是分不开的,他们曾几次到访我们工作室。我们在纽约度过了许多时光,也给彼此写过许多封信。
 
他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我刚在工作室中完成日本山水画时,他站在我面前说:“这就是日本花园3号。"——在我想好名字之前他就知道我要给这幅画起什么名字了。后来我对Brendan提起这件事,他说Matthew已经研究了我所有的作品。这让我大吃一惊。他对寻找和研究他感兴趣的艺术有着极大的兴趣。不仅仅是艺术——对时尚、音乐、诗歌都是如此。很多人都会非常想念他,我也相信他会影响下一代。他就是现代的梵高。

Claudia Albertini

Massimo De Carlo香港空间总监

 

得知Matthew的事我真的很难过,我仍然不相信他已经走了。

我是在2014年认识Matthew的。当时我在站台中国工作,负责他们在香港的项目空间。我记得Matthew联系了我,因为对我的一位合作艺术家马轲非常好奇。马修很喜欢他的作品,尤其是纸上作品。不久之后,我知道Matthew不仅是一个画家,也是一名诗人。然后他给我看了一些他早期的作品,这些作品非常独特,也非常有趣。
 
不幸的是,不久之后我就和他失去了联系。我后来仅知道Matthew和他的家人从香港搬到美国了,但无法和他取得联系。直到两年前,当De Carlo先生问我是否认识一个叫Matthew Wong的艺术家时,我立刻想到了他。我试着找到他,也知道他在Karma举行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个展。
1月10日,我们在香港办了他的个展。我记得开幕后的一天,Matthew回到画廊,在香港期间他每天都会过来。他会花几分钟在自己的画作前看看,他清晰地记得和每一个笔触和瞬间。他会看着这些风景,仿佛在重新审视它们……
这是最感人的时刻之一。Matthew很敏感,也很深沉。Matthew是真实的——一个纯洁、真实的灵魂。这是世界的损失。
 
Matthew Wong在Karma画廊的个展现场图,2018年。图片:Courtesy Karma

Matthew Wong在Karma画廊的个展现场图,2018年。图片:Courtesy Karma

John Cheim

Cheim & Read画廊主

显然,Matthew对许多人产生了影响。当然也对我产生了触动。我们第一次交流是通过Facebook。他问我是否可以推荐一个油彩品牌,因为他即将开始绘画。这大概是四、五年前的事了。我建议了威廉斯堡牌——这是Matthew欣赏的画家米尔顿·雷斯尼克(Milton Resnick)的工作室中所用的油彩品牌。后来,他给我展示了一些漂亮的大幅绘画,我买了一幅。多年来,他不断地向我征求意见,我很喜欢他谈论的所有话题——艺术、电影、政治——他非常聪明、敏感、博学。从第一次尝试油画开始,他很快就掌握了绘画这种媒介,并开始创作非常漂亮的油画。就在一周前,我给他发了一张我的狗狗Ella的照片。他问是否可以用它做一个水粉画,一天之内他就传回了一幅漂亮的纸上作品的图片。
 
失去他,我非常痛苦。不知怎么的,我觉得如果我能注意到他的想法,就可能会改变后来的悲剧。

Frank Elbaz

Frank Elbaz画廊主

 
我非常悲伤。我曾经与他有过很多美好瞬间,也吵过架,但他总是真诚,这是真的。他让我疯狂,给过我很多难处,但我还是永远爱他。
 
Matthew Wong在他的工作室中。图片:Courtesy Altermodernists

Matthew Wong在他的工作室中。图片:Courtesy Altermodernists

马修·希格斯

White Columns艺术总监

 
我想我是第一个展示Matthew作品的人,在2016年,我在阿默甘西特为Karma策划了“Outside"展览。马修从加拿大赶来参加开幕式,在那里他遇到了Brendan Dugan——他们友谊与合作的就此开始。我在新闻稿上是这么说的:
 
“展览标题中提到的‘外部'既是一个物理场所(即我们周围的世界),也是一种心理状态(所谓的‘局外人'对艺术多变的敏感性就是明证)。正是在这个可测量可描绘的事物与未知事物之间的阈限空间中,局外人在寻求创作的机会。一代又一代局外的艺术家,无论是否受到过传统(和非传统)的训练,总是具备着不被广泛承认的意识形态或创作趋势。如果说艺术家Kippenberger有他的‘心理建筑',那么外部就有‘心理地理'。我们对‘地方'的感觉,就像我们对‘自我'的感觉一样,仍然难以捉摸:一个不断变化的地形,不断在变化。"

我认为这也形容了我对于Matthew以及其作品的感受。他是一个特别的人,一个真正天才的艺术家……

 

Jonathan Travis

藏家

我和马修第一次联系是在2017年他在Karma个展之前,我买了他的一幅画。他非常感谢我们的支持,很明显,我们在艺术上有相似的品味。我们成了朋友,经常互相发关于艺术和流行文化的短信,以及我们当时脑子里想的任何事情。我们一起开怀大笑。他有一颗清澈的童心。我会非常想念他的——已经开始想念了。

 

 
文丨Nate Freeman
译丨Yutong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