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苏富比版出埃及记:272年历史的拍卖行深陷泥潭

分享至
sotheby-wyndham

苏富比拍卖师亨利·温德姆2016年2月在伦敦拍卖会上。 图片: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

苏富比多位高层人员的离职让这间拍卖巨头的办公室不免显得空空荡荡。这一前所未有的人事震荡只是一位极为激进的投资人在争夺公司控制权后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之一。除此之外,苏富比在最近一年中还遭遇了顶级领导层易手、高价收购艺术顾问公司等风波。最终,在春季拍卖开始之前,拍卖师们也成被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众多专家在匿名条件下向artnet新闻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称在这样前所未见的变动下,虽然苏富比依然会坚持下去,但这间拍卖巨头将面临坎坷的前途。要知道,这样的震荡恰好发生在全球艺术市场减速的大环境之下。

据最近公布的TEFAF艺术市场报告显示,全球艺术市场在2015年的销售总额是638亿美元,相比前一年682亿美元下跌了4%。这也是艺术市场整体自2011年起的首度下跌。虽然从历史角度来说,艺术市场在任何总统大选的年份都会发生市场波动,但今年的状况可以说是非同寻常。

image2

272年前,苏富比在伦敦成立。如果你进行统计的话,就会一个发现非常有趣的现象:最近最近离职的14位苏富比高管中,很多都是公司元老。在这批离职高层中,在苏富比任职年份最少的是前高级副总裁、国际当代艺术高级顾问艾琳·阿固彼安(Aileen Agopian),她的苏富比生涯仅有5年,而资历最深厚的要数任职37年的南北美区主席沃伦·怀特曼(Warren Weitman)。在这份名单中,将近过半的人在苏富比的任期都超过了30年,而全部名单中的人物在苏富比就职的年数加起来一共有311年,这比公司的历史还要长(完整名单请参见文章末尾——编注*)。自2013年全球当代艺术总监托比亚斯·梅耶尔(Tobias Meyer)在就任20年离职后,有很多资深员工也紧随他的脚步离开了苏富比。

艾利克斯·罗特与大卫·诺曼均在今年宣布离职。 图片:Patrick McMullan

艾利克斯·罗特与大卫·诺曼均在今年宣布离职。
图片:Patrick McMullan

一位业内人士说,这样的结果会导致传统机构的深层文化"流失。一位苏富比的前雇员对artnet新闻说,这些离职的人中有一些人掌握着关于顶级客户不可替代的信息"。一位经纪人说:那些老的收藏家族的藏品也许很快就会出现在市场上,但是目前高层人员流失的状况导致拍卖行与这些藏家断隔了往来。"

一位艺术经纪人说,苏富比亲手掐灭"了自己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领域的优势。正是这个门类的拍卖在最近一年内孕育了一系列史上最高的拍卖价格——其中就包括1.7亿美元的莫迪利亚尼(2015年11月于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成交——编注)以及1.79亿美元的毕加索(20155月于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成交——编注)。

目前,大家都在紧盯着苏富比5月在约克大道的春拍,这也是拍卖行最高规格的盛会:印象派、现代、战后以及当代艺术将齐聚纽约。通常拍卖行会在3月初就完成春拍的委托合同。(苏富比最新对外公布了一件罕见的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作品,该作品的估价为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4亿元]以及一件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1968年黑板绘画——《无题(纽约)》(Untitled (New York City))。这件作品的估价为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9亿元]。)

但是,据与我们进行交流的专家们反映,在这样一个动荡的时期中,很多卖家都对将自己的藏品交给苏富比持有谨慎态度,而这对于这家拍卖行的短期表现来说,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328日为止,这家公司的股票价格相比去年同期,每股价格从42.40美元跌至25.15美元,跌幅为40%。今年2月时,苏富比的股价最低曾经跌到过每股19.14美元。

代理夺权大战、内部辞退与股价下跌

对冲基金经理丹·罗博(Dan Loeb)为了控制苏富比,从2013年中就开始了一场夺权大战。经过长达将近一年的较量,罗博最终以他与另外两位来自银行界的人物一起进入了董事会为结果胜出了这场争夺。罗博曾经在一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当中称苏富比萎靡不振的文化"导致了业务无法继续发展。这家拍卖行每年的佣金收入以及拍卖分成都在逐渐减少。罗博指出,苏富比的管理层对于日益增长的现当代艺术市场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罗博之所以会这样说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对于佳士得、苏富比这两大拍卖行来说,近年来最大的业务收入都来自艺术板块,虽然苏富比还有包括汽车、珠宝、地毯、邮票以及手表等众多非艺术类业务。

罗博大权在握两个月之后,苏富比宣布与在线拍卖网站eBay的合作。这也是两家公司史上第二次联手;前一次合作以失败告终。

之后不到一年,苏富比就出人意料的选择前麦迪逊广场花园CEO泰德·史密斯(Tad Smith)接任被罗博逼走的比尔·卢普雷切特(Bill Ruprecht)成为苏富比的新CEO——元老级的卢普雷切特自1980年开始就在苏富比就职,并于2000年起担任主席及CEO。很多业内人士都对史密斯的能力保持观望,因为这位来自娱乐业的领导者之前的从业经验与艺术行业并没有多大关系。史密斯是否能够有效的管理这家老牌拍卖行还是个未知数。

201512月,苏富比告知证券交易委员会,称其计划花费4000万美元内部辞退约80名雇员,目的是为了节省运营成本。

艾米·卡佩拉佐

艾米·卡佩拉佐

还没等这场令人震惊的内部辞退风波消散,紧跟在这条消息之后,苏富比的一个大手笔买卖再次震惊了艺术圈:苏富比斥资5000万美元收购两年前由佳士得元老艾米·卡佩拉佐(Amy Cappellazzo)与艺术顾问阿兰·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组建的艺术顾问公司Art Agency, Partners(下文简称AAP)。除了这比收购费用之外,两人与搭档亚当·钦(Adam Chinn)还被许以3500万美元的业绩红利。

卡佩拉佐曾经在佳士得任职13年,在20135月离职之前担任的是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席。施瓦茨曼1977年加入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New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担任策展人,并且为《纽约客》以及《纽约时报》撰文。在与卡佩拉佐联手之前,他有着15年的艺术顾问的从业经验。

业内人士说,这一举动很有可能会使得苏富比原有的专家们感到自己受到了排挤,因为他们也才仅仅在收购对外公布的一天前才得知这一消息。如今,他们会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其实都是在为外来的新人做嫁衣。

这样的事情理论上必须要谨慎处理,"一位曾经在苏富比工作过的经纪人在电话采访中说。但是苏富比这次并没有谨慎处理。"

虽然这两人有着丰富的从业经验,但是这次的收购价格在众多与artnet新闻进行交流的专家们看来依然是十分惊人的,特别是在公司之前所作出的节省开支的裁员大背景之下。另外,《彭博商业周刊》最近的一篇报道中透露,史密斯首年的个人年薪就高达2000万美元。

如果我是股东的话,"一位艺术顾问在提到5000万美元的高价时说:我会以丹·罗博臭名昭著的口吻给他自己写一封信,问问自己你到底在干吗,傻子?'"

业内人士还指出,像罗博以及他最近所任命的这些管理者这样有着华尔街思维的人,也许并不能很好地运营这家艺术公司。

艺术市场是一个心理学市场,里面的诸多细微之处是你在商学院里学不到的,"一位有着数十年从业经验的艺术顾问说。这与以商业思维思考的商人们的预计是相违背的。艺术市场是一个建立在人际关系上的生意。他们现在将那些拥有丰富历史经验的人排挤出去,这是因为那些做私人投资的人不相信这些艺术市场的老规矩。"

在苏富比收购AAP中还有一点不同寻常之处值得关注,那就是AAP还掌握着一笔投资基金。2014AAPSEC的一份证券豁免发行公告"Notice of Exempt Offering of Securities)中写道,AAP是一家特拉华州(Delaware)的有限合作"公司。

这份文件当还列出了集资资金"以及附属的对冲基金"。文件中称第一笔股权销售发生在201412月,在总销售额"一栏当中的数字是99188904美元。据这份文件显示,一共有十位投资人为这个基金注资,但是根据保密协议,这些投资人的名字都未被公开。

亚当·钦

亚当·钦

这一公司的知情人士对artnet新闻说,其中一位投资人大约为这个基金注入了5000万美元,这个对冲基金表现如何,目前并没有相关的公开信息。苏富比坚称其表现良好。一位来自苏富比的发言人说:这个基金已经向投资者们展示出了相当诱人的收益表现。"

当被问及一旦基金的作品被销售,将会发布何种通知时,一位苏富比的发言人说:当基金里的作品在苏富比进行销售时,我们会进行相应信息的公布。"

AAP被收购之前,这间艺术咨询公司曾经通过苏富比进行作品销售。甚至如今,这家公司也很有可能持续这样做。苏富比方面称,虽然AAP目前从属于苏富比管理,但出于对投资商利益的考虑,如果这样做能够最大化投资者的利益的话,他们将持续这样的运作方式。

苏富比版出埃及记,以及如潮的简历 

最近从苏富比离职的高层管理人员包括在苏富比有着35年工作经验的欧洲区主席、全球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副总监梅兰妮·克罗尔(Melanie Clore)、美洲副主席大卫·诺曼(David Norman——他在苏富比工作了31年,以及供职37年的南北美主席沃伦·怀特曼。其他离职人员中还包括诸多资深行政人员,其中包括了前全球运营执行副总裁米切尔·祖克曼(Mitchell Zuckerman),他在苏富比工作了27年。

当陶博曼(A. Alfred Taubman)于1983年买下这家公司时,一位当时在苏富比就职的业内人士对artnet新闻说,陶博曼曾经对他说,这家公司最重要的财产就是那些每天晚上六点离开办公室的人。陶博曼说,自己将尽最大的努力确保这些人每天都可以在第二天早上回来工作。

现在的状况与当时陶伯曼的期许完全背道而驰,"这位经纪人说。

纽约经纪人丹尼尔拉·卢森堡(Daniella Luxembourg)对artnet新闻说:这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但意义是多种层面上的。"她表示自己对苏富比的未来充满信心。卢森堡在苏富比有着多年从业经验,后来与西蒙··普瑞(Simon de Pury,现artnet新闻专栏作家)进行合作。最终,他们的合作被奢侈品巨头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收购并入菲利普斯拍卖行。

她指出,当苏富比战后、当代、现代艺术以及印象派部门主管大卫·纳什(David Nash)与露西·米切尔英斯(Lucy Mitchell-Innes)离职转向画廊业的时候,拍卖行当时任命了那位在伦敦管理着当代艺术部门、叫做托比亚斯·梅耶尔的默默无闻的人来接手他们的工作。

他当时是一位来自欧洲的、非常年轻的专家,让他担当这样重要的职位理论上似乎并不合适。"然而她指出:当有人离开时,就有其他人进来。年轻、陌生的面孔也许会表现非常出色。"

除了卡佩拉佐、钦和施瓦茨曼之外,苏富比还招募了马克·波特(Marc Porter)。他曾经在佳士得有着超过25年的工作经验。他将于2016年晚些时候上任(当非竞争条款期满之后)。他在离开佳士得时担任的是佳士得美洲区主席;目前他的新职位还没有公布。可以预料到的是,卡佩拉佐与施瓦茨曼无疑将会面临潮水一般涌来的简历——尤其根据业内人士透露,在5月的拍卖之后,很可能还会发生一波离职大潮。

不过,苏富比,至少是在短期看来,在卡佩拉佐与施瓦茨曼的销售能力上押了巨大的赌注。

他们必须得像魔术师一样有从帽子里变出兔子的能力,要不然的话就得开始考虑给泰德·史密斯另谋出路了。“artnet新闻撰稿人、艺术经纪人肯尼·沙克特(Kenny Schachter)在邮件中说。

艾米、阿兰以及马克分身乏术,"一位资深顾问说。然而专家们必须无处不在。他们必须要到处去和顾客们打交道,保持关系。"

苏富比的新雇员中有不少来自佳士得,其中就有两位刚刚跳槽到AAP的雇员:除了夏洛特·贝洛蒂(Charlotte Perrottey)之外,去年夏天离职的邓裕铿(Ed Tang)曾经是倍受欢迎的First Open专场主管。两人目前都在美术部门担任副总裁。另外一位前佳士得员工是伊丽莎白·斯特灵(Elizabeth Sterling),她在苏富比的职位预计将会与之前在佳士得的一样:美国艺术部门主管。

苏富比在当代艺术部门还提拔了一批员工;格雷乔尔·比尔劳特(Grégoire Billault)成为了纽约的部门总管,加布里埃拉·帕尔梅利(Gabriela Palmieri)成为了纽约分部的主席。

纽约的艺术顾问温迪·克罗姆威尔(Wendy Cromwell)着眼长期,说苏富比会依然如故,并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恢复到强势的状态。

对于对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机会,"她在电话中对artnet新闻说,拍卖是必须的。他们会作出战略调整,船到桥头自然直。"

*苏富比出走高层十四人完整名单

Aileen Agopian5
前高级副总裁,国际当代艺术高级顾问

Melanie Clore35
欧洲主席,全球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副主席

Anthony Grant26
高级副总裁,国际当代艺术高级顾问

Miety Heiden18
高级副总裁,北美当代艺术私洽销售总监

Patrick McClymont2
首席财政官

David Norman31
苏富比美洲区副总裁

Scott Nussbaum12
当代艺术专家

Alex Rotter15
全球当代艺术部联合主席

Polly Sartori15
19
世纪欧洲绘画部总管

Matthew Weigman31
国际销售公关总监

Warren Weitman37
南北美区主席

Elaine Whitmire35
装饰艺术部专家主管、副主席

Henry Wyndham22
苏富比欧洲区主席

Mitchell Zuckerman 27
全球运营执行副总裁

文:Brian Boucher、 Eileen Kinsella

译:Joe Zhu

编:Laura Bingyan Xu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