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速度与激情的销售!盘点今年巴塞尔具体以多少钱卖掉什么

分享至
Robert Watts在Supportico Lopez上面。图片:© Art Basel 2018

Robert Watts在Supportico Lopez上面。图片:© Art Basel 2018

今年刚刚落下帷幕的巴塞尔艺博会上,销售堪比“速度与激情",许多画廊主都重新布置了展位,以适应旺盛的购买欲。一些当地的艺术机构做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展览,展示了对某些艺术家高涨的兴趣,尤其像是对刚刚在MoMA和Schaulager做过展览的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以及举办了诱人的“音乐之色彩"展览的Sam Gilliam。总而言之,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琼·米歇尔的数百万美元销售额成为本周最热门的话题,这也伴随着艺术家即将在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及时声明。

我们总结了一份此次艺博会销售的简要报告,上至拍卖级别令人血脉喷张的八位数字的油画,下至以一个奢侈品包包价格能买到的艺术品。

注:销售报告在艺术界是出了名的“需要留心"。一些销售可能在交易之时很久之前就完成了,而另一些可能就是握手交易,仍然需要进一步的文书工作和现金支付。但是,价格本身是更值得关注的,它提供了当今艺术市场矩阵中艺术家个人的地位。即使在这里,当然,还是有值得商榷的空间的:有些艺术经纪会偶尔提供虚增的数额,而另一些人则会倾向于报告一个价格范围或者“价格待询"来掩盖作品真实的价格,或者以此来掩盖一个买家收到的不同于其他人的优惠。

以下是本次艺博会部分重要销售综述,请好好享用,这是由artnet新闻编辑,按媒介和价格分类排序后的结果。所有以英镑或者欧元计价的总额都被转化成了美元,以方便读者阅读。

绘画类

640-9

琼·米歇尔,《无题》,1959。图片:© 2018 LÉVY GORVY

1400万到100万美元

超过1400万美元:菲利普·加斯顿,《 The Visit 》,1955年,豪瑟沃斯画廊

1400万美元:琼·米歇尔,《1969结构》,卖个一名欧洲收藏家,豪瑟沃斯画廊

1400万美元:琼·米歇尔,《无题》,1959年,Lévy Gorvy画廊

750万美元:琼·米歇尔的一幅油画,卓纳画廊

750万美元:琼·米歇尔,《Syrtis》,1961年,Lévy Gorvy画廊

600万美元:琼·米歇尔,《红树》,Cheim & Read画廊

450万美元:凯斯·哈林,《无题》,1984年,Acquavella 画廊

390万美元:马克·布拉福德,《你必须摔倒并撞到头》,Mnuchin画廊

250万美元:大卫·霍克尼,《Chrysanthemums》,1996年,佩斯画廊

250万美元:乔治·康多,《苏荷区的秋天》,2011年,Almine Rech 画廊

250万美元:马克·布拉福德,《Battle (Trimmed Extra)》,豪瑟沃斯画廊

180万美元:Barkley L. Hendricks,《灰》,1973年,Jack Shainman 画廊

173万美元:喻红,《愚公还是要移山》,2017年,“意象无限"单元,长征空间

160万美元:Francis Picabia,《Les baigneuses, femmes nuesau bord de merat》,豪瑟沃斯画廊

145万美元:罗伯特·劳申伯格,《Ruby Re-Run》,1978年,Thaddaeus Ropac画廊

130万美元:乔治·康多,《一个英国女人的画像》,2008年,Xavier Hufkens画廊

120万美元:Mira Schendel,《无题》,1963年,豪瑟沃斯画廊

120万美元:Vija Celmins,《无题(刀和盘子)》,1964年,Matthew Marks 画廊

超过100万美元:乔治·康多,《绿色和紫色头的构成》,2018年,Sprüth Magers画廊

超过100万美元:大卫·霍克尼,《大山楂》,Annely Juda画廊

超过100万美元:Sophie Taeuber-Arp《Six Espaces Distinct 》,1939年,von Bartha 画廊

20万美元到88万美元

88万美元,Georg Baselitz,《Noch kein Braun, aber Rosa》,2018年, Thaddaeus Ropac 画廊

85万美元:Sam Gilliam,《重复》,1971年,David Kordansky画廊

75.3万美元:Günther Förg,《无题》,1993年,豪瑟沃斯画廊

每幅65万美元:Robert Ryman 的来自《Large-small, thick-thin,light reflecting, light absorbing》系列 的油画,佩斯画廊

63.7万美元:Georg Baselitz,《Man sieht noch etwas》,2018年, Thaddaeus Ropac画廊

55万美元:弗兰克·斯特拉,《红星》,Marianne Boesky 画廊

55万美元:Carmen Herrera,《Arco》,2018年,里森画廊

55万美元:Tom Wesselmann,《蓝色裸体习作8号》,Almine Rech画廊

55万美元:Per Kirkeby的一幅油画,  Michael Werner画廊

55万美元:John Baldessari,《四种平衡(篮球)》,Sprüth Magers画廊

53.1万美元:Bridget Riley,《Measure for Measure 6》,2016年,Max Hetzler

52.5万美元:Mario Schifano《Per La Strada-Ma Tutto Finto》,1963年,纽约Fergus McCaffrey画廊

47.5万美元:Sam Francis,《无题(白线)》,Mnuchin 画廊

47.5万美元:Elizabeth Peyton,《Hanyu (Yuzuru Hanyu)》,2018年,Thaddaeus Ropac画廊

46.4万美元:Günther Förg,《无题》,2005年, Max Hetzler画廊

45万美元:McArthur Binion,《DNA绘画》,来自“意象无限"单元,立木画廊与Massimo de Carlo画廊

40万美元:Jonas Wood,《日本花园2》,2018年, David Kordansky画廊

40万美元:Stanley Whitney,《无题》,1999年,里森画廊

37.5万美元:Mary Corse的作品,里森画廊

35万美元:Mary Weatherford,《陷阱》,2018年,David Kordansky画廊

35万美元:李禹焕的一幅大尺寸油画,佩斯画廊

35万美元:McArthur Binon,《转变1》,2017年,立木画廊

26.1万美元:Sophie Taeuber-Arp,《Triangles, Cercles, Lignes》,1932年,  von Bartha画廊

20万美元:Sue Williams,《Memory and Paint》,2017年,303画廊

20万到25万美元:Ha Chong-Hyun,《Conjunction 00-1-5 (A)》,2000年,Kukje 画廊/Tina Kim 画廊

20万美元:Robert Colescott,《胜利的组合》,1974年,Blum & Poe画廊

20万美元:Ha Chong-Hyun,《Conjunction 15-172》,2015年,Blum & Poe画廊

Henry Taylor,《OXXO–Somewhere in Mexico but closeto the BORDER 》,2015-2018年。图片:致谢Blum & Poe

Henry Taylor,《OXXO–Somewhere in Mexico but closeto the BORDER 》,2015-2018年。图片:致谢Blum & Poe

17.5万美元及以下

17.5万美元:Henry Taylor,《OXXO-Somewhere in Mexico but Close tothe BORDER》,2015-2018年,卖给一个欧洲的美术馆,Blum & Poe画廊

17.5万美元:Lee Bul,《Perdu III》,2018年,立木画廊

17.4万美元:John Armleder,《Wawa》,2014年,Mehdi Chouakri画廊

16.05万美元:Cathy Wilkes,《无题》,Xavier Hufkens画廊

15万美元:Mary Heilmann,《Green Tube Whitewater》,2018年,303画廊

15万美元:Michael Williams,《无题》,David Kordansky画廊

15万美元:Sue Williams,《Baghdad》,2017年,303画廊

15万美元:Hernan Bas,《The Gardener's Scarf》,立木画廊

15万美元:Lynette Yiadom-Boakye,《Invincible》,2018 年,Jack Shainman画廊

14.5万美元:Franz Ackermann,《小天空》,2016年, Templon画廊

12.5万到22万美元每件:Markus Lüpertz的三件作品,Michael Werner画廊

12万美元:Jennifer Guidi,《Hot and Bothered(Black Sand SF #1T,Yellow-Hot Pink-Orange Gradient Ground,Black)》,2018年,  David Kordansky画廊

12万美元:Dorothea Tanning,《Dantedore II》,1982年,  Alison Jacques画廊

12万美元:Tala Madani,《Disco Pussy》,2018年, David Kordansky画廊

11万美元:Harold Ancart,《无题》,David Kordansky画廊

10万到15万美元: Kon Young-Woo,《无题》,1980年,Kukje画廊/Tina Kim画廊

10万美元每件:Eddie Martinez的三幅作品,Mitchell-Innes & Nash画廊

9万到10万美元:Cecilia Vicuña,《Budas en la Cordillera de los Andes》,1973年,立木画廊

9万美元每件:McArthur Binion,《Violetta》;《Vermillion》;《Verde》 ,都是2018年,立木画廊

8万到9万美元:Cecilia Vicuña,《Pongo la Mano al Fuego para ti》,1969-1972年,立木画廊

7.5万美元:Tala Madani,《母亲的肖像》,2018年,303画廊

7万美元:Nicholas Hlobo,《Umhloli Womkhondo》,2017年,立木画廊

6万美元:Ma Ke,《两棵树》,2018年, Rüdiger Schöttle画廊

6万美元:Nina Chanel Abney,《任何时候任何地方》,2018年,Jack Shainman画廊

4.5万美元每幅:Sam Falls三个版本的《无题 (Neutra House,Los Feliz,CA. 5) 》,2018年,303画廊

4.5万美元:Jacob Kassay,《无题》,303画廊

3.5万美元:Laure Prouvost,《The Hidden Paintings Grandma Improved–Forward Thinking》,2018年,里森画廊

3.5万到17.4万美元每件:Bernard Frize的18件作品, Perrotin画廊与Simon Lee画廊

2.5万美元:Markus Amm,《无题》,David Kordansky画廊

2.4万美元:Calvin Marcus,《舌头与我》,2015年 , David Kordansky画廊

2万美元:Kim Gordon,《Pussy Galore》,2009年,303画廊

1.9万美元:Misheck Masamvu,Goodman画廊

2600美元:Lewis Hammond,《Ménagerie》,巴黎Antoine Levi画廊

雕塑与综合媒材

640-10

卓纳画廊代理的Carol Bove的一件作品。图片:© Art Basel,2018

475万美元:路易丝·布尔乔亚,《The Three Graces》,1947年,豪瑟沃斯画廊

280万美元:卡尔·安德烈,《100 Copper Squares》,1968年, Mnuchin画廊

150万美元:保罗·麦卡锡,《 CSSC Luncheon on the Grass》,2015-2018年,Xavier Hufkens画廊

150万美元: Carol Bove的一幅作品,卓纳画廊

150万美元:Robert Longo,《Death Star II》,2018年,来自“意象无限"单元,Thaddaeus Ropac

100万美元:索尔·勒维特,《12x12x1TO 2x2x6》,1990年,Paula Cooper画廊

100万美元:艾未未,《铁树根》,2015年, 柏林Neugerriemschneider画廊

超过100万美元:布鲁斯·瑙曼,《Leaping Foxes》,2018年,由 Emanuel Hoffmann基金会购买,Sperone Westwater画廊

95万美元:Alina Szapocznikow,《Lampe》,1967年,豪瑟沃斯画廊

60万美元:Alina Szapocznikow,《Auto portrait》, 豪瑟沃斯画廊

55万美元:奈良美智,《OTAFUKU No.0(Moon-faced Woman No.0)》,2007年,Blum & Poe画廊

47.5万美元:Fred Sandback,《无题(Sculptural Study, Seven-part Triangular Construction)》,1982-2011年,卓纳画廊

45万美元:Francis Alÿs,《Tornado》,2000-2010年,卓纳画廊

35万美元:Max Ernst的一件雕塑,Mitchell-Innes & Nash画廊

35万美元:Doug Aitken,《未来》,2017年,303画廊

32.73万美元:艾未未,《可口可乐陶罐》,2012年,里森画廊

32.5万美元:Rosemarie Trockel,《Culture Dish》,2012年, Sprüth Magers画廊

30万美元:Teresita Fernández,《无题(篱笆)》,2018年,凤凰美术馆董事会成员购买,里森画廊

32万到38万美元:Ghada Amer,《The Blue Bra Girls》,2012年, Kukje画廊/Tina Kim画廊

28.96万美元每件:两件Jeppe Hein的《Your Way》,2017年,303画廊

20.1万美元:Imi Knoebel,《Schnitt 10.03.2017 》,2017年,von Bartha画廊

28.96万美元:Thomas Schütte,《Mann im Matsch mit Fahne》,2008-2017年,Peter Freeman, Inc

22.55万美元:Lara Favaretto,《Birdman or(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 》,2018年,Franco Noero画廊

19.5万美元:Sterling Ruby,《ACTS/ALPHA BLOCKER》,2018年, Sprüth Magers画廊

18万美元每幅:Yinka Shonibare MBE的两件雕塑, Goodman画廊

18万美元:Donald Moffat,《Lot 052018 (Cerulean)》,2018年,Marianne Boesky画廊

17.5万美元:Rirkrit Tiravanija,《无题(freiheit kann man nicht simulieren)》,柏林Neugerriemschneider,由德国政府购买

17.5万美元:Pipilotti Rist,《Your Eye Fluid》,豪瑟沃斯画廊

17.4万美元:Maria Bartuszová作品,Alison Jacques画廊

15万美元:Huma Bhabha的雕塑,Salon 94

15万美元:Rashid Johnson,《无题》,2018年,David Kordansky画廊

15万美元:Alighiero Boetti,《Trail of Thoughts》,Kukje画廊/Tina Kim画廊

14.05万美元:Imi Knoebel,《Elemente A.1》,2017年,von Bartha画廊

13万美元:Sérgio de Camargo的雕塑,Bergamin & Gomide画廊

12.8万美元:Adolf Luther,《Hohlspiegelobjekt》,1990年,von Bartha

11.6万美元:Raymond Hains,《无题》,Max Hetzler画廊

10.4万美元:Mária Bartuszová,《无题》,Alison Jacques画廊

10万美元:Pope.L,《Alcohol Shelf(Archive Version)》 ,2001-2009年,Mitchell-Innes& Nash画廊

9.5万美元到30万美元每件:William Kentridge的6件雕塑, Goodman画廊

9.5万美元:Kathryn Andrews,《黄色教皇》,2018年,David Kordansky画廊

8.5万美元:Hannah Wilke的4件陶瓷作品,Alison Jacques画廊

7.5万到11.5万美元:Kyungah Ham,《Chandeliers for Five Cities》,2016年,Kukje画廊/ Tina Kim画廊

7.5万美元:Jac Leirner,《Corpus Delicti (无题)》,1985–2018年,Franco Noero画廊

7.53万美元:Alicja Kwade,《Still Stand (Sterne rauchend)》,2018年,303画廊

7万美元:Walid Raad,《写给读者的信_015》,2017年, Sfeir-Semler画廊

6万美元:Arlene Shechet,《No Doubt》

5.2万到5.8万美元:Haegue Yang,《Sol LeWitt Upside Down》,2015年,Kukje画廊

4.8万美元:Ricky Swallow,《Zig #5》,2018年,David Kordansky画廊

4.09万美元到9.35万美元每件:3件Paolo Icaro的作品,P420 画廊

4.87万美元:Alicja Kwade,《Idol(300°)》,2017年,303画廊

3.7万美元:Alicja Kwade,《Be-Hide》,2016年,303画廊

3.5万美元:Ruby Neri,《Woman in a Landscape》,2018年, David Kordansky画廊

3.5万美元: Hiwa K的两件来自《Pre-Image(Blind as the Mother Tongue)》,2017年的作品, 柏林KOW画廊

3.5万美元: Monica Bonvicini的镜面作品,Mitchell-Innes & Nash画廊

3.25万美元:Mario Garcia Torres,《Who Said I Was All Nostalgia andNo Fun? 》,Franco Noero画廊

2.5万美元:Ximena Garrido-Lecca,《Red Atarraya》 , Gisela Capitain画廊

2.5万美元:Jacolby Satterwhite,《Entertainment Center》,2018年, 洛杉矶Morán Morán,画廊

2万美元: Sarah Braman的一件雕塑, Mitchell-Innes & Nash画廊

1.5万-3万美元: Michael E. Smith的3件作品,包括《无题》,2018年, 柏林KOW画廊

8000美元到2.8万美元:12 件Takuro Kuwata的陶瓷作品, Salon 94

 摄影、版画、其他纸上作品

640-11

Eduardo Paolozzi,《无题》,1948年。图片:courtesy of Hazlitt Holland-Hibbert

200万美元:里查德·普林斯,《无题(牛仔)》,2001年,Almine Rech画廊

104万美元:Andreas Gursky,《El Ejido》,2017年,Sprüth Magers画廊

超过100万美元:布鲁斯·瑙曼,《Contrapposto Split》,2017年,Sperone Westwater画廊

65.1万美元:赵无极,《无题》,2007年,巴黎kamel mennour

50.4万美元:Eduardo Paolozzi,《无题》,伦敦Hazlitt Holland-Hibbert 画廊

37.5万美元:芭芭拉·克鲁格,《无题(我赢你输)》,2017年,Sprüth Magers画廊

22万到28万美元:路易斯·布尔乔亚,《 Les Arbres》,2004年,Kukje画廊/Tina Kim画廊

17.9万美元: Rodney Graham,《Dead Flowersin My Studio 3》,2017年,Rüdiger Schöttle

17.4万美元:Adrian Ghenie,《无题》,2017年,Thaddaeus Ropac画廊

16.6万美元: Shirazeh Houshiary,《Portal》,2018年,里森画廊

15万到20万每件:索尔·勒维特的7幅素描,Paula Cooper画廊

13.5万美元: Adam Pendleton,《The TheThe/What is The》, Max Hetzler画廊

12.5万美元:卡拉·沃克,《另一个祖先》,2010年,Sprüth Magers画廊

11.9万美元: Eduardo Paolozzi的拼接作品,伦敦Hazlitt Holland-Hibbert画廊

11.6万美元: Thomas Ruff‘,《r.phg.13_1》,2015年,Rüdiger Schöttle画廊

11万美元:Marcel Odenbach,《Nobody answered》2017-2018年,Gisela Capitain画廊

10万美元:路易斯·布尔乔亚,《Maman》, Xavier Hufkens画廊

9.5万美元:Hannah Wilke,《无题》,Alison Jacques

9万美元:Mira Schendel,《无题》, Bergamin & Gomide

7万美元:Shirin Neshat的摄影作品,Goodman画廊

6.5万美元每件: Lenore Tawney 作品, Alison Jacques画廊

6.5万到7.6万美元每件:5件Francis Picabia的作品,1900–2000画廊

5万美元:Zoe Leonard,《无题》,1987-2017年,Gisela Capitain画廊

5万美元:Helen Chadwick,《Wreath to Pleasure》, 1992–1993年,Richard Saltoun画廊

4.5万美元:Tony Lewis,《Transition》,2017年, Blum & Poe画廊

4.1万到4.6万美元每件:Marwan的4件作品,Sfeir-Semler画廊

3.2万美元:Barbara Kasten,《Composition 8T》,2018年,Kadel Willborn画廊

3万到5万美元:Alex Prager,《Deborah》,2009年,立木画廊 (艺术家中期回顾展现在在摄影空间举行)

3.6万美元每幅:2幅Mira Schendel的无题作品,Bergamin & Gomide画廊

3.2万美元:Mimi Lauter,《无题(Devotional Flower Landscape)》,2018年, Blum & Poe画廊

2.8万美元:Torbjørn Rødland,《Poolside》,2017年,  David Kordansky画廊

2万美元每件:来自Samson Kambalu的 “Mboya"系列的2幅作品,2016年,伦敦Kate MacGarry画廊

1.7万美元:Christine Sun Kim,《Self Listening》,2018年,北京空白空间

1.4万美元:Torbjørn Rødland,《粉色教皇》,2018年,David Kordansky画廊

1.2万美元每件:5幅来自Candice Breitz,《Hollywood Kids 349-Nail Polish,Ghost Write Series》,1996年的作品,柏林KOW画廊

1.1万美元:Christine Sun Kim,《Suggested Amount of Getting A Baby's Attention by Waving Hands or Stomping on Floor Instead of Using Voice》,2018年,空白空间

1.1万美元每件:5件版画以及两件Natalie Czech,《A poem by repetition by Emmett WIlliams 2 》,2018年, Kadel Willborn画廊

3000美元:Alina Chaiderov,《 Horsd'oeuvre》,2018年, 巴黎Antoine Levi画廊

3000美元:Alina Chaiderov,《Caress》,巴黎Antoine Levi画廊

1400美元:Louis Fratino的作品,巴黎Antoine Levi画廊

 

文:Caroline Goldstein

译:Qingting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