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速度快过姆巴佩,这群艺术家为何要把创作现场搬到世界杯决赛?

分享至

在上周日举行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总决赛中,这个全球顶级体育赛事被艺术界的“行为"所介入

世界杯的决赛刚刚落幕,法国队第二次捧起了大力神杯,而克罗地亚也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话题的结束,在本届俄罗斯世界杯的最后时刻,足球的风暴竟然刮到了全球艺术圈。

 

Pussy Riot成员与姆巴佩击掌

Pussy Riot成员与姆巴佩击掌

6401

6402

克罗地亚球员洛夫伦帮助警方控制一名男子

克罗地亚球员洛夫伦帮助警方控制一名男子

原来是绿茵场上的一个小插曲吸引了全世界球迷的注意——比赛进行至55分钟时,场内突然跑进身穿黑白套装的一男三女,其中一名女子还跑到法国球员姆巴佩(Kylian Mbappé)面前要求击掌,克罗地亚球员洛夫伦(Dejan Lovren)则帮助警方控制了那名男子。这群不速之客被强制带离现场后,留给了面面相觑的球迷们一个巨大的问号——他们是谁?

随后,社交平台上一个名为“Pussy Riot"(暴动小猫咪)的俄罗斯女子朋克乐队在其官方账号上发布消息宣称对这次闯入事件负责,并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成员被拘留在莫斯科一夜,直至今天被移送到法院审理,但她们没有提供任何有关听证会的细节,且未被允许与其律师交谈。

Pussy Riot在网上称这次的“警察介入球赛"是为了纪念俄罗斯反政见艺术家、诗人Dmitri Prigov去世11周年。 这次“行为"是致敬Dmitri Prigov“天堂警察"的观念,该乐队将他的诗歌原型与“尘世间的警察"进行了比较。“天堂警察"驱散集会,无视规则,并且害怕世界杯庆祝活动;而“尘世的警察"尊重规则,政治保守,并庆祝俄罗斯世界杯。 他们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位尘世的警察“打破了我们的世界"(breaks our world apart)。

一段未证实的视频显示,两名成员在现场正在被官员审讯,他们在冲刺后仍然喘着粗气。

萨奇画廊(Saatchi Gallery)展览中Pussy Riot的形象

萨奇画廊(Saatchi Gallery)展览中Pussy Riot的形象

自2011年以来,这一后朋克女性主义艺术团体一直在艺术与政治的交汇点行动着,批评俄罗斯的政治监督和对言论自由的压迫。去年冬天,伦敦萨奇画廊举办了俄罗斯“艺术家"和他们的侵入式戏剧演出,名为“Inside Pussy Riot"(走进暴力小猫咪),旨在重现她们在俄罗斯监狱的经历。 Pussy Riot的成员Nadya Tolokonnikova和Maria Alyokhina在莫斯科的基督救世主大教堂进行“朋克祈祷"后于2012年被捕并被指控犯有流氓罪。两人都坐了近两年的牢。今年4月,该集团发布了一系列的“产品",以支持他们在2014年帮助建立的俄罗斯独立调查新闻专线——Mediazona。

他们在世界杯示威后的给出的诉求是:

1. 让所有政治犯获得自由。

2. 不限制“点赞"(likes)。

3. 停止集会上的非法逮捕。

4. 允许该国的政治竞争。

5. 不人为制造刑事指控,不得无缘无故地将人关入监狱。

6. 将“尘世的警察"变成“天堂的警察"。

Pussy Riot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的诉求。

俄罗斯警方后来表示,抗议者将被处以20万卢布(约合2700美元)的罚款,或必须执行160小时的社区服务。

那么,Pussy Riot到底是谁?

实际上,这样的行为艺术早已不是她们的第一次实践。Pussy Riot成立于2011年8月,团队估计拥有27名成员,其中12名为表演者,另外15名负责拍摄、编辑团体相关的视频并将其在互联网上进行传播。如果登陆她们的社交账户页面,会发现成员们有着诡异的特点——通常不以真实面目示人,总是戴着色彩各异的头套、穿着鲜艳的裙子和连裤袜。

Pussy Riot的“标志性风格"

她们的事迹也非常“硬核":2011年,乐队成员托洛孔尼科娃和其丈夫向俄罗斯艺术团体Voina(这个团体试图传达一种革命性的创新精神,2010年成员Vorotnikov及Nikolaev与俄罗斯当局就自由问题展开了一场法律战争后反被俄罗斯文化部提名了俄国艺术创新奖,这被认为是“驯化"该团体、将他们融合到他们所反对的“官方艺术圈"中的行为)的成员进行了关于朋克主义的演讲,并演唱了自己的歌曲《Ubei Sexista》(杀了性别歧视)以表达对俄罗斯当局女性不平等政策的抗议。

2012年2月,Pussy Riot的三名成员在莫斯科救世主大教堂上演了一场“惊天行为"(俄罗斯91%的民众为东正教信徒,救世主大教堂是全世界最大的东正教教堂之一):为表示对重选总统的抵制,她们冲上祭坛表演了一场反对普京和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演出,名为“朋克祈祷"(Punk Prayer),并在被保安赶走之前唱完了《Holy Shit》和《Mother of God, chase Putin away!》两首歌,三名参与表演的成员以扰乱公共秩序、冒犯宗教信徒和“流氓行为"等罪名被逮捕。

在等待宣判的过程中,Pussy Riot并没有停下行动的脚步,同年9月,团队在网络上发表一段视频,视频中Pussy Riot烧毁了普京的大幅头像,并感谢了为她们声援的各路人们。经过了上诉和漫长的等待后,一名成员因缓刑被释放,另外两名成员则被维持原判。当年,“Punk Prayer"事件成为年度十大新闻之一,2013年12月23日,Pussy Riot被判处监禁的两名成员终于被当局释放。出狱后的她们并没有“变乖",在继续反对国家政策的同时,也表达着对女权主义的态度——在2016年发表的歌曲《Straight Outta Vagina》中,她们毫不避讳地赞美了女性器官。

有人支持,有人说他们是恶魔

Pussy Riot的行为受到了世界范围内大规模的关注,麦当娜在2012年8月赴莫斯科演出时就在自己裸露的后背写上了支持该乐队的字样,公开呼吁俄罗斯当局释放乐队成员。另外,比约克、绿日乐队(Green Day)等音乐界人士也以各种形式表达对Pussy Riot的支持。圣彼得堡的一位议会发言人却严辞说道:“我们不会允许麦当娜在这里强行推销西方价值观。"

对于Pussy Riot如此“粗野"的行为,俄罗斯民众的态度也不尽相同,有人说她们是“顶着脑袋的恶魔",借着艺术的名头强行介入社会问题,却早已失去了艺术的内核;也有人盛赞她们为“伟大的朋克乐队"。实际上,她们的行为确实不符合人们对艺术的一贯期待,但这正是她们试图反对的内容——人们所持有的习惯往往是一种“观念一致"的惯性,而背后是被操纵的轨迹、被控制潜在反应的范围,以及被引导的思维。Pussy Riot正是在一种民众思潮中应运而生,她们的行动并不是以有秩序、符合逻辑的争论为基础,而试图进行诚挚的情感表达,让所有人意识到民主主义本身就不是有秩序的,而是混乱且不合规范的,有时候还会有一些粗鲁。

文 | Kate Brown、Yutong Yu

译 | 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