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私人洽购再创佳绩,可苏富比2017上半年的成绩却并不如意……

分享至
五月在纽约举办的苏富比战后及当代艺术夜拍。图片:致谢苏富比

五月在纽约举办的苏富比战后及当代艺术夜拍。图片:致谢苏富比

因为股价再创新高,苏富比在上周登上了新闻头条。强劲的股市表现是公司繁荣的风向标吗?根据上周发布的2017上半年公司财报,答案并不尽然。

相关阅读:苏富比股价创新高,原因何在?

苏富比今年上半年的拍卖总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实际上减少了2%。上半年的拍卖总额以美元计算,并包括了买家佣金在内为24.1亿美元。

苏富比注意到拍卖总额并没有反应出公司表现的全景。在相同的时间段内,私人洽购增长了34%,总额为3.338亿美元——几乎重返了2015年的水平,而更有趣的是,这是佳士得在上月发布的平淡无味的私人洽购报告总额的两倍。苏富比的存货销售额同样是增长的,从1200万美元飙升至9100万美元(这里包括了他们保证不是初次在拍场上登场的拍品,比如陶博曼收藏的藏品)。

加上这三项收入源,苏富比在今年上半年的销售总额为28.3亿美元——同去年相比增长了4%,按照同样的计算方式,距离佳士得的30亿美元仅有一步之遥。

尽管这两家拍卖行对“高端市场"的理解不同,这两家拍卖行都看到了高端市场的增长。佳士得有38件精彩拍品拍出了超过1000万英镑的价格,而苏富比300万美元以上的拍品成交率增长了16%,并有106件拍品在此区间之内。更令人高兴的是,管理层说他们佣金利润,通常情况会随着价格的上涨而下跌,但这次却没有减少。

在今晨的一个盈利电话会议中,苏富比CEO塔德·史密斯(Tad Smith)用“稳定"来概括上半年的表现——“稳定"一词是在艺术市场求稳状态里,一个乐观、稳妥但却委婉的用语。

当代艺术继续它在市场份额里的主导地位。诚如在今年五月纽约春拍巴斯奎亚的《无题》以9800万美元落槌价之后万众所期待得那样,苏富比见证了当代艺术拍卖里37%的增长,其总额为7.014亿美元(苏富比在特定部分的净利润只提供了落槌价,但是在总体表现上却包括了买家佣金)。尽管如此,当代艺术部分同2015年相比也仅仅增长了3000万美元。

另一个增长点落在了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方面,增幅高达23%,总额为5.94亿美元——该部门距离重现2015年9.268亿美元的辉煌仍有一段路要走。

古典大师绘画作品在去年六个月的表现则并不是特别成功,销售总额为495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暴跌48%。然而,通过今年7月在伦敦的拍卖结果来看,颓势并不会持续太久。

在亚洲艺术方面,下降的趋势依旧。亚洲艺术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2%,仅是2.55亿美元,而2015年同期则达到3.27亿美元。在奢侈品、珠宝、红酒和名表方面,苏富比也经历了19%下跌,这令人感到十分吃惊。总销售额有2.503亿美元,但并不包括在今年4月售出的7100万美元粉钻,因为还没有完成付款。

正如佳士得一样,美国人是买家里增长最快的人群,占买家总数的26%。欧洲人买了18%的艺术品,而亚洲人仅仅购买了3%的艺术品。

苏富比在数字方面进步卓越,81%只在线上拍卖的拍品找到了买家。具体销售总额我们并不知道,所以很难计算出有多少高价值的拍品是通过线上拍卖售出。

很明显,苏富比在类似影像和杂志内容等市场营销工具上投入了不少,并且管理层们正研究着市场营销工具对买家们正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已经有客户通过接触数字化的推荐来购买拍品,这其中的一部分的功劳要归功于科技,是它通过之前买家的购买活动来发现买家的品味和需求。机器人被苏富比真正运用的那天,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

虽然是不具名的,该拍卖行还报告了他们所代表的艺术家和不动产的进度。无独有偶,通过由佳士得元老艾米·卡佩拉佐(Amy Cappellazzo)与艺术顾问阿兰·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组建的艺术顾问公司Art Agency Partners介绍进来的客户自2016年以来增长了20%。但是拍卖行没有提供具体的数字来澄清到底有多少名新客户加入进来。

总体看来,这份新的统计学报告并没有体现出进程中的主要繁荣点。上礼拜股票市场上的优良表现是在更广阔市场里的势头所带动的,这份报告也没有起到为股价助跑的作用。在下午时分,苏富比股价已经从早上的54.71美元最高点下跌了4%。

 

译:Juni Junran Jia

编:Tianchu X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