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私人美术馆如何与公众产生联系?

分享至
松间对话现场。图片:Simon

松间对话现场。图片:Simon

11月21日,在位于北京温榆河畔的松美术馆,一场关于“私人美术馆应如何与公众产生联系"的讨论引人深思。策展人、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三位处于艺术行业不同角色的嘉宾,分享了多年艺术从业经验得出的见解与思考。

松美术馆外观。图片:松美术馆

松美术馆外观。图片:松美术馆

首先,嘉宾们纷纷发表了对松美术馆的印象。常天鹄说,“松,本身就是一件作品。像松美术馆这样的高品质环境,无论你是哪个年龄段、哪个职业,只要来到这里,就会非常向往这里。"

张然说,“今天第一次来到这里,感觉非常与众不同。我最喜欢的美术馆是哥本哈根路易斯安娜美术馆,它与自然融合得非常好,给观众很幽静的体验。而现在中国也有了这样的美术馆。"

高鹏说,“我进来的第一感觉,就是想到了丹麦的全世界最美的美术馆。这样的美术馆,所有观众走进来时感觉在进入主人的客厅。松是可以带给人思考的,一定要到松美术馆看这些松的精神。"

北京,还是上海?

据Larry's List与AMMA于2016年推出的《私人美术馆调研报告》显示,全球共有317位私人藏家创建的当代艺术博物馆。而面观国内,私人美术馆数量达26家,位居全球第四,而这其中近一半以上是在2010年之后创建的。2017尚未过完,上海地区昊美术馆、宝龙美术馆、苏宁艺术馆就接连开幕,私人美术馆的强势崛起已经成为了一个时代现象。

北京松美术馆开幕后,就因建筑之美“自带流量"吸引了众多观众前来。在馆中刚刚坐定的三位嘉宾,探讨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何北京私人美术馆未形成如上海般的强势效应?

松间对话现场。图片:Molly

松间对话现场。图片:Molly

“北京跟上海私人美术馆一夜之间出现很大的差距,主要原因是数量不够、没有形成集约化。"常天鹄提出,上海很多美术馆都集中在一个区域,便于观众浏览。而北京美术馆因地点分散,没有办法一天都逛完。

今日美术馆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超过15年,靠自运营每年不断做一些大展的私人美术馆。其馆长高鹏观察到,这种现象其实与美术馆的出身有关。中国美术馆最早出现时,很多都是带着地产背景。这种背景出身的美术馆,一直在思考如何通过自运营方式持续运营?它不断探讨更适合于北京的方式,比如说以基金会、信托、教育等模式,正在进入到自我循环、自我完善、自我管理的经济化过程。

而上海的私人美术馆是纯藏家出身。如今在上海,很多中国公众可以不走出国门就看到国际上最顶尖大师的作品,这是私人美术馆最高的理想。这些藏家和这些私人美术馆,和整个文化联动在一起 ,让人们更加关注这些文化和艺术品。高鹏谈到,“上海有良性竞争的氛围,而北京更包容、更具实验性,城市不能拿出一个标准来讨论,私人美术馆在这个城市出身不同,将来的出路不同,所代表的私人美术馆在这个生态的环节也是不一样。"

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

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

上海公众参与度非常高,而北京有优秀的艺术家集体和艺术院校,艺术氛围非常浓厚。在张然看来,无论北京上海的美术馆硬件发展非常快,软件方面也在慢慢发展当中。“可以看到美术馆跟公众教育、互动都越来越掌握更加成熟的经验,正在逐渐掌握中国自己的美术馆管理之道。"

大浪淘沙的艺术市场

松美术馆的大部分藏品,都是王中军先生从拍卖行购入。在1989年,中国进行了最早一次拍卖。随着拍卖公司20余年在艺术品行业的耕耘,大家逐渐接受了拍卖这种形式。拍卖是个公众平台,价格、交易方式都很是透明。价高者得,这种方式已经被国际早就认可。
一直在拍卖第一线的常天鹄提出,当代艺术具有不确定性。不像传统绘画价格具有规律,当代艺术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中国当代艺术真正起步是从2006年开始,中国油画在纽约拍卖首次突破百万的价位。从那之后,大家才重新关注体制外生存的艺术家。“你喜欢一张画,怎么体现喜欢呢?就是把它买下来,没有附加的喜欢。首先占为己有,如果有条件再分享、展现给大家,这就是一位藏家伟大的使命。"

策展人、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

策展人、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

张然用市场数据证实中国艺术市场短短30年,经历了天翻地覆质和量的变化。“艺术品的二级市场交易量近几年年增长率为7.6%。可以说这30年是非常急速增长的阶段,但是它也有周期性,2011年时出现一个上涨高峰,近几年有些调整。去年拍卖市场规模大概超过330亿人民币,从2005年中国艺术市场开始影响全球的艺术市场格局,拉动了全球艺术市场的增量。而且中国艺术市场在全球排位上来说,2011年已经超过美国。近几年有理性的调整,市场氛围有所下滑,仍排在二三的位置。"

高鹏认可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方向,“中国整个的艺术市场发展路程很短,才几十年。像梵高、毕加索顶级的作品不断地拍卖出高价,任何一个单独的画廊都承不起这么大量的资金,之后自然回归到美术馆来做。"

他认为,美术馆不能从价钱考虑,每一张都是十几个亿,那一场展览就上百个亿。这个时候美术馆是以公益性、教育性、推广性去体现,从学术上去梳理。这样美术馆拍卖体系、画廊体系、艺术家体系就进入良性的发展。“中国有本土的方式,希望有一个良性的方式让所有美术馆、画廊、拍卖自己空间里做的越来越专业。"

artnet大中华区总监、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

artnet大中华区总监、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

谈及机遇,必然会有挑战。对当下的中国艺术市场,三位嘉宾也给予了不同的看法。

常天鹄认为,现阶段是整个对外交往最活跃的时期。当代艺术家如常玉、赵无极等以最高的价格也被中国输送到世界,价格水平被国际认可。现在中国很多政策也导致价格、购买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客观的原因导致近期可能会在价格上有一些波动。而从长远来看,中国仍需要以文化立足。

“艺术品是文化形态里面唯一的物质形态,它可以直接体现出来可以购买的商品。如今全球最好的画廊逐渐往中国拓展业务。有一些画廊跟我咨询跟松美术馆合作进入到中国的展览,从画廊角度、拍卖角度、艺术家创作角度机遇都很大。"他强调这个时期反而要更冷静,找到自我的位置,通过恰当的方式传输出去。“现在很难做到一个艺术家创作出来的作品很好,而别人不知道。现在社会有很多机会使自己变得优秀,但是变得杰出很难。"

松间对话现场

松间对话现场

在张然看来,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速度和潜力是任何一个国家无法相比的,中国市场性比较强,拍卖市场和画廊同步发展。大家都在拍卖市场上来买作品,而以完整的学术体系来讲还没有这么完善。

“与西方艺术市场的行业规律不同,中国的市场力量较强,艺术家有时候直接跟售卖作品,会影响创作的精力。加上特别中立理性的学术评论没有发展到一定力量,中国藏家一开始也是以投资心理进行收藏和买卖、交易,这方面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倒挂是中国的特色。"对比中国市场、美国市场,张然得出结论,中国拍卖量没有美国市场多,但是拍卖价格却更高。中国市场越来越全球化,藏家也越来越多,这样的体量越来越多增长很快。据统计,线上交易达20%的年增长。国内很多的新兴方式出现,提供给大家多元化选择。

对高鹏而言,艺术品最大的挑战是是否具有世界流通性的艺术品出现。“中国是否具备国际流通性的艺术家,而且人们认为它不是进行炒作的,这需要我们整体耐心,有自己的责任和眼界特别重要。在这个过程当中你的市场必然出来了,这样我们不会再抱怨市场不健康各方面的问题,如何让大家立足到个点上推出真正的艺术家?我觉得耐心、责任和眼界是最大的挑战。"

的确,用真实的方式去推出顶级的艺术家,具有文化层面的意义,也具有市场方面的价值。这不仅仅是市场问题,而是随着经济增长,国家文化是否参与到全球作品当中,成为具有全球世界性、符号性的作品,才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肯定,才能在所谓艺术品市场真正复兴。

松间对话现场。图片:Simon

松间对话现场。图片:Simon

接下来,三位嘉宾预测未来五年中,艺术市场有怎样的变化和发展趋势。在常天鹄看来,未来五年最大的问题是达成共识。“最大的瓶颈是大陆藏家没有统一的共识:公共利益很重要,公共利益后面有一个社会链从艺术家到博物馆到画廊到拍卖整个围成一个圈,这个圈如果价格上去了,这个圈里所有人都受益。如果这个圈被破坏了,当这个藏家买这个东西的时候,另外一个藏家说这个不好,这种现象在中国经常会被发生,要把中国人团结起来是很难的事情。"

而张然认为关于五年后很难设想。“科技改变着我们生活的各种方面,特别是中国这样一个独特的国家,在五年之间真的有非常多的可能性。"她分析到,从艺术市场来看,artnet刚成立时互联网没有普及,当时很难想象把各种数据统计起来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市场没有透明度,可能要收录好几本图录才能找到一些历史数据。artnet开始把历史的拍卖记录集中起来分享给大家,增进了拍卖市场发展。在科技发展这么快速时,微信、资讯各种渠道供人选择,也会有更多创新模式出现。"

松间对话现场。图片:Simon

松间对话现场。图片:Simon

这其中不可避免的是全球化趋势。artnet也在争取更加的创新,最近跟腾讯一起开发了第一款艺术类的小程序(artnetoffical),希望能够把全球展览信息、艺术家信息带到手机上来,让中国的用户非常方便随时随地浏览。比如说海外的展览、艺术家资料或数据,可以让藏家产生兴趣直接购买海外作品,直接私信画廊,方便与全球艺术界快速产生联系。

藏家是否更谨慎?

多年艺术从业经验使常天鹄观察到,如今藏家变得更谨慎。“近两年来只有最顶尖的作品大家才愿意掏钱,二线、三线的作品销售都非常困难。它逐渐回到艺术品自身发展的市场规律上来,逐渐形成一个自己特殊的市场规律。这个市场规律跟地产市场不一样,它需要经过知道大量错误的方式不断纠正、不断纠偏的过程。"

从用artnet的数据库做研究的人数来看,张然观察到越来越多藏家希望进行数据的比对和参考,开始进行有体系的收藏。从投资角度越来越了解艺术品,比如说参与海外艺博会、海外展览和拍卖。从海外拍卖中能看到中国买家活跃的身影,看中国收藏家越来越国际化、越来越成熟,而且影响着全球市场。

松美术馆开馆展现场。图片:松美术馆

松美术馆开馆展现场。图片:松美术馆

在问及如何看待像王中军先生把自己的私人收藏呈现给公众这一举措时,高鹏认为私人藏家把自己的藏品慢慢建成美术馆,与公众分享是一个必然趋势。这是把这些藏品从小我变成更大我分享的一个过程。"无论是学术界还是商业界都应该给予这样的藏家鼓励,并帮助美术馆更好持续的发展下去。“

张然微笑道,“能够把自己的收藏、热爱的东西与大众来分享,是非常用心的事情。像洛克菲勒美术馆,主要收藏现当代藏品的一个家族,如今成为国际艺术界很有影响力的美术馆,把最好的艺术品介绍给全球公众。我非常期待中国有越来越多注重质量、与全球化同步、有全球思维的美术馆。"

松美术馆开馆展现场。图片:松美术馆

松美术馆开馆展现场。图片:松美术馆

尊重观众,才是生存之道

前段时间,今日未来馆开始尝试与多媒体沉浸式有关的展览。短短两个月,观众参与的票房就达到几百万人民币。高鹏曾在前台认真待了三天,观察观众的感受——对当代艺术不感兴趣的观众,不是观众不愿意欣赏艺术,而是因为他觉得有些艺术离他太远了。“我觉得未来的当代艺术,一定跟公众有更多的关系。这给我们带来更大的责任,你到底要给观众提供什么样的展览?你带给他的价值观都是非常重要的。"除了总结作为馆长看到的需求之外,高鹏认为一家美术馆服务的还是公众,必须去考虑与公众的关系。

常天鹄认为,与现代艺术不同,当代艺术从根本上来讲是大众的艺术。“我觉得当代艺术跟大众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一定的基础,不仅仅存在于美术馆和大众互动中。在生活中,比如设计领域买各种各样的物品、数码影像、街道艺术……当代艺术还是有很大的生长空间,以及整个民众对于当代艺术的融入性会越来越高。"

在张然看来,形成自己的艺术观是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创作是非常个人化的事情,大众不一定理解所有当代艺术。艺术家个人的经历、背景影响他的思考和创作,当代艺术家的创作会跟这个社会产生联系,相对来说更好理解一些。像松美术馆这样私人美术馆的艺术机构,会带来更多的全球艺术展览,去促进公众艺术教育,使得公众对艺术的理解度会更加丰富。

松美术馆外观。图片:松美术馆

松美术馆外观。图片:松美术馆

针对私人美术馆如何发挥美育职能,三位嘉宾提出了有建设性的意见。常天鹄提出要从一些细节做起——对美术馆的第一印象、语音和专业导览、观众的口碑发酵、衍生品的开发……“这个过程越来越跟观众建立亲密的联系,产生融合、愿意在这里待下去的气氛。"

张然认为每个美术馆都有自己的DNA和定位,像一个品牌一样有自己的目标人群,美术馆也是一样有自己的定位和所针对的人群。像纽约MOMA有专门教育的部门,这个团队针对不同人群,可能有学校导览、线上的课程或者活动等。每个美术馆都需要根据自己定位研究一些特别教育的项目,能够长期的来吸引自己的观众群。

高鹏提出,做美术馆时,最重要的一点是否尊重观众。中国人太多,往往忽略这种尊重,很难考虑到每个人的感受。他并不希望看到排长龙看展览,观众愿意拿出时间和精力来消费看展,可否给他足够的尊重。当有了这些思考之后,细节、导览、教育,是否把一个掏几十块钱的人当成顶级的藏家来对待。当考虑到这一点时,所有的问题都在解决,所有观众都跟美术馆有强的联结。今天把美术馆做成高高朝拜的时代过去了,那只会让所有的观众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