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撕掉“花瓶"标签的当代中国白瓷,如何凭实力站了起来?

分享至

Screen Shot 2019-05-08 at 8.07.53 PM2019年4月26日,上海市历史博物馆迎来了一场名为“千秋吉象—王侠军上海瓷器展"。展览用61件白瓷,讲述了瓷器的当代表达和历史发展,以及艺术家的创作历程。展览由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主办、上海文化联谊会协办、八方新气策展。

Screen Shot 2019-05-08 at 8.08.00 PM开幕现场,到场的观众在近距离欣赏了展出的作品后,无不对其创新性表示惊叹:原来瓷器也可以以如此多元的造型和设计语汇演绎。艺术家王侠军也讲述了自己与瓷器的艺术情缘。曾经从事摄影,美术设计,广告和电影导演工作的王侠军,对美学与美感体验都有独到的经验和研究。秉承着对美学的追求,34岁时,他毅然放下了电影圈的工作,从零开始,赴美国研习玻璃制作。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王侠军。图片:by Yi Zhang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王侠军。图片:by Yi Zhang

王侠军,《三多九如》,34.2×20.2×26.4 cm,2011。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王侠军,《三多九如》,34.2×20.2×26.4 cm,2011。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然而正是这种对于美的执着,使得王侠军与瓷器结下缘分。彼时已身为世界玻璃大师的他,在听说中国烧瓷技术的壁垒后,卸下大师光环,向瓷器领域迎刃而上。而他的经历与其他匠人及艺术家不同。王侠军的探索创作过程是由上而下的。基于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和研究心得,他从概念入手,更加系统地对瓷器工艺的困境进行了分析和认知。

王侠军,《大中至和》,45 × 32 × 53.8 cm,2014。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王侠军,《大中至和》,45 × 32 × 53.8 cm,2014。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众所周知,瓷器自古以来便是中国的象征。工艺历史可以追溯至商代,并在东汉末年逐步成熟。然而千年文明并没有克服烧瓷技艺的局限。由于高温瓷化和密质化时,因收缩而衍生的龟裂以及因软化坍塌而变形等问题,瓷器的开发一直处于滞怠状态,使其仅限于单调的圆筒形状。

王侠军,“十二生肖

王侠军,“十二生肖"系列。图片:by Yi Zhang

当面对二十世纪初美学思潮运动的冲击时,瓷器的技术和造型一直止步不前,无可奈何地停留在古典风雅的标准,无法与现代精神与审美产生共鸣。因此,王侠军立志要挑战1800年来的技术局限,解放瓷器的“花瓶"地位,为曾经领先于世界的民族工艺平反。

王侠军,《临江仙》,27 × 15.1 × 13.5 cm,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王侠军,《临江仙》,27 × 15.1 × 13.5 cm,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然而创作与探索的过程不乏艰辛与碰壁。最初,王侠军带着设计草稿和纸板粘好的模型走访各个世界著名的陶瓷工厂时,所有人都说他流线型的设计和多样的几何形态过于天马行空,是无法实现的。然而,放弃从来都不是王侠军的风格。在2003年,他创立了八方新气工作室,自己潜心钻研烧瓷技术三年。在交了无数白卷后,追求极致的王侠军终于迎来了曙光,让难以驾驭的材料可以重拾自信,让瓷器千姿百态地站了起来,甚至挑战地心引力,离开地面,“飞"了起来。

逾越了技术的鸿沟而站起来的瓷器,也实现了“道寓于器“的哲学概念。造型的解放给予了瓷器叙事性,对此无论在形态,寓意及功能上,王侠军都获得了巨大的发挥空间。展出的作品《双羊祥尊》《吉象方尊》《高升龙尊》,以栩栩如生的特殊动物造型和弦外意喻赋予了瓷器庄严和灵气。除此之外,王侠军也设计了一套“十二生肖"瓷器工艺品,包括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兔子和金刚造型的猴子,彻底释放瓷器作为艺术媒介的潜力,造型的时尚和当代性为展览添加了无限趣味。

王侠军,《千秋吉象》, 43.5 × 43.5 × 46.3 cm,2011。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王侠军,《千秋吉象》, 43.5 × 43.5 × 46.3 cm,2011。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王侠军,《双羊祥尊》。图片:by Yi Zhang

王侠军,《双羊祥尊》。图片:by Yi Zhang

除静态的观赏性外,王侠军的设计也强调了瓷器动态的功能性。工艺的进步也为设计提供了突破口。展览中的几套生活用具便是王侠军在现代的时空和文化的映射下别出心裁的作品。“芭蕾"系列茶具,看似颇受Art Deco影响的流线型简洁的造型,将时尚现代感摆上了餐桌。在“海量"系列中,茶壶把手的独特设计位置,必然会给倒茶这个普通的日常生活细节带来不同的体验和感受。

“祝福"水果盘的设计则为水果打造了一款舞台。王侠军表示,受唐·诺曼(Donald Norman)著作《情感设计》(Emotional Design)的启发,建立了物件与试用对象之间的亲密情感关系。在美感之外,这种互动性和仪式感的加入,为生活带来更多趣味和热情的参与性。在现代匆忙的社会节奏中,情感设计显得尤为重要。

 

王侠军,《芭蕾》。图片:by Yi Zhang

王侠军,《芭蕾》。图片:by Yi Zhang

王侠军,《海量》。图片:by Yi Zhang

王侠军,《海量》。图片:by Yi Zhang

当然,瓷器自身丰富的历史寓意也承载着博大精深的文化资源。在表达新时代的风采的同时,王侠军提出了中国“传家宝"的传统概念,认为瓷器应担当起传承中国文化渊源的责任。可以看到在展品中,几个传统中国民间元素在不断浮现:窗花与门环。这虽是对于技术的一大考验,对将建筑与瓷器相融合的跨学科思考,更是对中国文化地亲切传达。另外,在创作中对于白瓷的坚持,也映射出艺术家对中国"君子“的理解:白瓷即代表了中国瓷器的成就,也是君子坦荡的风骨象征,“白"因此更加能传承中国精神。

王侠军与《英姿》。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王侠军与《英姿》。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八方新气

展览名字“千秋吉象"包含了王侠军想通过作品表达的期许:用“千秋"精神为民族工艺谱写新的篇章,用“吉象"打造自信亲切的时代印记。王侠军称,每一次的设计和烧制,都是学习的过程和技术的进一步突破,在瓷器产业的创新道路上,他会一直走下去。

千秋吉象—王侠军上海瓷器展

地点:上海历史博物馆|上海黄浦区南京西路325号

时间:2019年04月26日至2019年05月26日

文| Y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