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首届艺术成都,能够给西南艺术生态带来什么?

分享至

1226169079

筹备近两年,首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即将在4月25-27日(4月25-26日为VIP预展,4月27日为公众开放日)正式开幕。在成都人流量最大的春熙路与太古里交接广场上,两个展馆“平地而起",变身西南地区首场国际艺术博览会的主展场。在惊叹主办方“大手笔"的同时,可以看出两位创始人黄予、黄在对打造首届艺术成都社会影响力的用心。

在近日曝光出的画廊作品中,不难发现首届邀请制在保证参展画廊质量的基础上,画廊方也对西南地区接触甚少的藏家群体心生期待。而知美术馆、麓湖A4美术馆等本地艺术机构纷纷选择在博览会期间开幕,在继成都双年展之后,首次如此“热闹" ,成都艺术季雏形已现。

Art Chengdu 创始人黄予、黄在。图片:致谢艺术成都

Art Chengdu 创始人黄予、黄在。图片:致谢艺术成都

“成都发展速度令人咂舌,每半年就有一个明显的变化。"黄在感叹道。之前在黄予收藏展结束后,两位创始人对在成都举办一场国际艺术博览会的想法不谋而合。在Art Chengdu起步的阶段,大家都看到了我们团队的诚意和能力,加上四川省出台对成都市打造文化艺术之都的支持,很多人都能理解到一个西部国际型艺术博览会的潜力和必要。Art Chengdu开幕时黄予也将在现场亲自进行导览,“开幕的时候我和黄在、艺术总监分别会在现场进行导览。这次请来了很多收藏界的前辈们,给他们一个自由交流的空间。"据两位创始人透露,他们在展场藏了很多“彩蛋",就等买家入场有惊喜!

artnet 

Art Chengdu 创始人黄予、黄在

博览会主会场选择在成都商业中心,是否为了吸引更多“消费级藏家"入场?

黄予:首届Art Chengdu重点放在三处:扩大Art Chengdu的品牌影响力、将艺术品消费带入西南市场、为成都打造一张城市名片。本次展场位于春熙路和太古里交界之处,平日人流量每天30-50万,节假日人流量达到上百万,是成都人流量最大的商业区。我们也准备了早鸟票、亲子票等吸引“消费级藏家"入场的策略。

黄在:在选择场地时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考虑,不同于会展中心,春熙路是最具成都特色的区域。我们在广场上搭建的临时展场,本身就是个艺术品。成都本地很多人有对艺术品的消费能力和需求,如何吸引更多人入场、给他们一个轻松的途径与艺术“面对面",是主办方考量的重点。

 

李松松,《不如跳舞(II)》,布面油画,210 cm x 210 cm x 11 cm ,2016。图片:© Li Songsong,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李松松,《不如跳舞(II)》,布面油画,210 cm x 210 cm x 11 cm ,2016。图片:© Li Songsong,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主办方在展场规划、动线等方面是否有什么精心安排?

黄予:本次场地、搭建费用都很高昂。团队之前专门去英国Firenze博览会考察,为了给观众更好的现场体验,否决了搭建帐篷的提议。光搭建就花费300多万,可惜只呈现3天就要拆掉。近日艺术成都官方微信的画廊简介,也是按照展馆的区域来推送。

黄在:在广场上划分出两个区域,搭建了A、B两个展馆,两个展馆距离很近。因为场地有限,画廊的分布比较平均。我们的团队很专业,力求为参展方服务到位。对展馆休息区也进行了精心布置,让观众有如同身在艺术花园的体验。

 

Urs Fischer,《晚安》(Goodnight),2015。图片:©Urs Fischer,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adie Coles HQ,London

Urs Fischer,《晚安》(Goodnight),2015。图片:©Urs Fischer,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adie Coles HQ,London

市场成交量是艺博会重要的参考标准之一,首届艺术成都对此进行了哪些准备?

黄予:我们把很多的国内重要藏家都邀请到了成都;也邀请到了一些国际藏家;成都当地的收藏家群体自然不必说;还专门邀请了一些艺术基金和企业收藏前来。

黄在:我们对大家熟悉的藏家都有发出邀请,希望由这些人感染更多新的藏家。成都本地藏家基础好,有老一辈的资深藏家,也有青年藏家,希望博览会给他们更多更好的选择。成都本来就有很浓厚的收藏氛围,很多人从来没有购买过作品,出于装饰诉求希望购入艺术品,他们也有这个消费能力。我们也邀请到了合作的银行、企业、奢侈品牌的VIP,通过博览会的形式他们会相对更容易接受和了解。

 

安尼施·卡普尔,《镜子(苹果红和洋红及有机绿渐变)》,不锈钢表面涂漆,140 x 140 x 18.5cm,2016。图片:艺术家和常青画廊,圣洁米纳诺/北京/穆林/哈瓦那

安尼施·卡普尔,《镜子(苹果红和洋红及有机绿渐变)》,不锈钢表面涂漆,140 x 140 x 18.5cm,2016。图片:艺术家和常青画廊,圣洁米纳诺/北京/穆林/哈瓦那

艺术成都主打“精品、年轻、时尚",主办方如何增强观众在博览会这部分的体验?可否分享一些细节?

黄予:我们调动了很多资源,邀请了很多明星朋友来支持。他们也认为成都会成为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化时尚之都,送上了视频等多种形式的祝福。

黄在:这次的场馆面积决定了走“小而精"的路线,我们要保证最终呈现的质量和效果。我们的团队本身很有活力,在创意和想法上会区别于传统的模式,会给大家带来一些惊喜。

 

常玉,《左手插腰的裸女》,炭笔、纸,47.5×30cm。图片:大未来林舍画廊

常玉,《左手插腰的裸女》,炭笔、纸,47.5×30cm。图片:大未来林舍画廊

从公布的画廊名单可以看到,首届只选择一家本地画廊的考量为何?

黄予:首届最重要的一点是保证博览会的高品质,因此实行画廊邀请制。31家参展画廊,国际画廊占比约30%。大家都是第一次来深度了解成都这个市场,期待看到更多新面孔,调动当地的资本,也在看新入场的藏家表现如何。

黄在:主要是场地有限,考虑到邀请的画廊要适合我们传递给成都客人的风貌。希望大家看到“外面的世界",留给更多外地画廊的新可能性。很多本地画廊、美术馆会同期推出展览,成都那一周会很热闹。

 

赵赵,《天空》,布面油画,200x200cm,2017。图片: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赵赵,《天空》,布面油画,200x200cm,2017。图片: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31家画廊带来的作品价位在什么区间?

黄予:我看到这次画廊带来成都的作品都很有吸引力,比如带来朱德群、吴大羽、周春芽等重要艺术家的作品给大家分享。我们在尽可能地扩宽渠道,为画廊带来人脉更好的客户资源。我们参照了很多成功的博览会,很多博览会都从"小而精“开始,慢慢扩充规模。这要在博览会第一、二年后整体再来考量,边走边看。

黄在:很多画廊都主动和主办方沟通和讨论带来的作品。我们也会凭借经验给予一些建议,比如成都客人的接受程度、新藏家的心理价位等。价位主要分为"消费级"和“重量级"两个区间,很多画廊将带来的作品还没有曝光,相信到现场时会有惊喜。

 

朱德群,布面油画,81x65cm,1989年。图片:八大画廊

朱德群,布面油画,81x65cm,1989年。图片:八大画廊

虽是首届,很多成都当地美术馆、画廊已纷纷选择在艺术成都期间开幕,您如何看待艺博会将对西南地区艺术生态带来的影响?

黄予:成都如此重要的中国当代艺术城市,艺术博览会邀请来的客户资源会更好,对艺术生态建设的推动会更有力。这次Art Chengdu与当地的艺术机构联合起来,共同促成成都艺术周。以Art Chengdu作为中心点,当地的各大美术馆、画廊,国内的重要艺术基金会和佳士得拍卖等都设了晚宴。大家一起努力,希望更多的资源和新入场的客人来了解成都的艺术氛围。成都之前市场没有打开,作为博览会需要把更多资源带进来。

黄在:这其实是我们的初衷和愿望,仅仅靠艺博会的力量也不够,需要与艺术机构共同合作,“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起努力,把成都的“气"聚起来。

 

陈文令,《见微知著No.2》,综合材料,45x45x30cm,2017。图片:艺琅国际

陈文令,《见微知著No.2》,综合材料,45x45x30cm,2017。图片:艺琅国际

两位创始人对首届艺术成都的期望如何?

黄予:“卖得好"是对我们最大的认可。对参展画廊,希望通过Art Chengdu结识西南地区新的藏家,同时和与老藏家巩固关系;对藏家,希望在家门口就买到理想的艺术品,这也是我们平台的意义所在;也希望对成都文创五年规划添一份力量,做成一个对世界文化艺术之都的一个名片。

黄在:我们从第一届慢慢来,大家一起多提意见,把事情做好。保证销售是博览会的首要前提,参展画廊支持我们来到这里,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也希望带动更多本土的收藏力量,大家皆大欢喜,在成都一起享受艺术。我们也希望将Art Chengdu开幕期间打造一个城市的艺术节日,让大家不虚此行。

文:王艺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