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收藏有嘻哈"系列②:艺术圈能从音乐行业中学到什么?

分享至

WechatIMG3230

斯威兹·比茨现身苏富比拍卖行。图片:由Swizz Beatz提供

斯威兹·比茨现身苏富比拍卖行。图片:由Swizz Beatz提供

你可能对本文主人公的名字不太熟悉,不过你很有可能知道他的妻子——格莱美奖得主艾丽西亚·凯斯(Alicia Keys)。

出席纽约布朗克斯博物馆(Bronx Museum)晚会,并为艺术家汉克·威利斯·托马斯(Hank Willis Thomas)颁奖的艺术家、音乐制作人兼艺术藏家斯威兹·比茨(Swizz Beatz)一边望向外面的人群,一边重复着为他带来灵感的一句话:“天空并不是一种限制,而是一种视野“。他对无限可能性充满信念,而这种信念则极具感染力。

比茨在音乐行业长大,他的叔叔和婶婶都曾参与总部位于扬克斯的Ruff Ryders唱片公司的工作。比茨在16岁时第一次尝试制作歌曲,第二年就成功地将一首单曲卖给歌手DMX。这首单曲日后成名为DMX的《Ruff Ryders' Anthem》。从那以后,他为碧昂斯、Jay-Z、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惠特尼·休斯顿(Whitney Houston)和波诺(Bono)创作了排行榜冠军歌曲。他甚至为纽约尼克斯队创作了主题曲。如今,他在布朗克斯区有一条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街道。

由于早期的成功,比茨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收集艺术品——他在19岁购买的第一件作品是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的摄影作品——从那以后,他收集了大量20世纪伟大艺术家的作品,同时也涉猎一些近期当红的艺术明星,如KAWS、可海恩德·维里(Kehinde Wiley)和尼娜·香奈儿·阿勃尼(Nina Chanel Abney)的作品。他经常与妻子艾丽西亚·凯斯一起购买艺术品。

可以肯定地说,比茨已经成为彻底颠覆当今艺术领域的一员。artnet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与比茨谈到了艺术产业的发展方向、他未来的博物馆将会是什么样子,以及拍卖行应该如何改变他们的经营方式的话题。

相关阅读:“收藏有嘻哈"系列①:艺术市场如何适应潮流明星藏家?

artnet新闻

×

斯威兹·比茨

Swizz Beatz

Jay-Z和斯威兹·比茨在纽约一起表演。图片:由Kevin Mazur拍摄,由Getty Images提供

Jay-Z和斯威兹·比茨在纽约一起表演。图片:由Kevin Mazur拍摄,由Getty Images提供 

音乐产业的一些经验教训应该运用到艺术产业中去吗?

音乐行业长期以来都遵循着同样的规则。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规则逐渐消失,人们开始说, “不,这些都是旧规则"。我记得当苹果公司首次亮相时,我在Interscope Records(环球唱片旗下厂牌)的联合创始人吉米·艾欧文(Jimmy Iovine)的家里,他说,"我和我的朋友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在一起时,他告诉我,你所有的音乐都将出现在这些播放列表里,"然后又说,“这些家伙想和我五五分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试想一下当时吉米若与苹果达成了一项对半持股的交易现在会是怎样。我认为,所有这些唱片公司本可以与那些有实力的公司达成对半持股的协议,而他们现在仍然不得不以超低的价格进行交易。当Napster(一种在线音乐服务)受欢迎时,有人应该表示, “我们应该接纳这个东西,这样我们就能找出整合的办法。人们对这项服务感兴趣,显然是因为那是我们音乐系统所缺少的东西。"但相反,他们却打起了竞争战。如果画廊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能看到未来。

人们一直在谈论 “画廊危机"。在这个危机中,画廊一直在努力想办法让自己的业务适应全球化、数字化的世界。但你试图解决的问题似乎只与没有从交易中得到应有好处的艺术家有关。你认为解决画廊的问题也很重要吗?

每个人都在努力学习。但他们总是等着别人先迈出第一步,这就是问题所在。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险。我所做的是很容易的,因为我不依附于那些旧模型。我不是一个商人,只是一个艺术家,我想要改变那些人们都能看到是错误的东西

Jay-Z创办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我知道你们正在谈生意。你从他所做的事情中学到了能为你想做的事情提供帮助的案例吗?

确实如此。Jay-Z承担了这个风险,而且他的Tidal平台是惊人的,我们需要不断支持它。如果Jay-Z带着Tidal而来,那么嘻哈界的每个人都应该出现在Tidal平台上。但事实并不是那样的——每个人都在寻找不接受Tidal的理由。

Tidal的问题在于竞争对手看到了它是个开放的空间,所以当涉及到任何有权力的人时,竞争对手就会用金钱来攻击他们。我们没有意识到货币并不等同于金钱——有时货币是我们拥有的一部分东西。这就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的问题的原因,我们想改变的东西却不一定被我们拥有。这也是Jay-Z推出Tidal后,每个人都在逃避它的原因。

音乐和电影产业不得不向一种新模式过渡是因为规模的问题。艺术界却很小,这是可以改变的吗?这是需要改变的吗?

科技将改变这一切。因为再也没有人出门了。人们习惯于在屏幕上以不同的方式互动。对我来说,“No Commission"(注:这是Swizz Beatz携手百加得发起的体验式艺术音乐平台,旨在为艺术家提供机会,并建立与赞助人之间的联系)很重要的一点是它不在虚拟世界里,而是在现实世界里,人们可以走进来了解它。但我们要通过科技手段推广它。

2018年,尼克·凯夫(Nick Cave)的作品《Arm Peace》(2018)也参加了DREAMWEAVERS展览。图片:由UTA Artist Space提供

2018年,尼克·凯夫(Nick Cave)的作品《Arm Peace》(2018)也参加了DREAMWEAVERS展览。图片:由UTA Artist Space提供

你认为Instagram如何帮助扩大世界上艺术收藏者的数量?它似乎起到了很重要的影响作用。

我偶然发现了如何利用Instagram来提高知名度。我一直想用它来宣传我在音乐或时尚领域所做的事情,但从未想过宣传我在艺术领域所做的事情。有几次,我对一些艺术品很感兴趣,我把他们的作品发了出来,并在上面加上了艺术家的标签。那些艺术家们回应我说: “伙计,非常感谢你。"我说, “我很欣赏这些作品。"他们说,“我的整个展览都卖光了……我在这个行业很长时间了,自从你把我的作品发出来,我的艺术事业终于要起步了。"

我曾经接到一个又一个电话,我想, “这太厉害了。人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推广艺术家。我要给艺术家们一个平台来推广他们的作品。“这件事就是这样开始的——把艺术家的作品发到我的Instagram上,然后他们的展览作品就卖光了。似乎人们只是看了我的Instagram,就会买我发布的所有东西。

我很好奇,为什么视觉艺术家能启发你?为什么你要利用你的影响力来帮助那些艺术家呢?

艺术界从规模上看是可以创造新事物的。艺术界感觉更像一个家庭,音乐界更像是一门生意。

你对你正在开发的平台有什么要说的吗?我知道过去你说过下一阶段的No Commission是技术阶段,但你也在考虑开一家画廊。一切都在朝着某种方向发展吗?

我每天都像在移动多块拼图,因为每一天都有事情在变化。说实话,我只是在慢慢来。当我瞄准时,我想要击中目标。它不会擦伤你,它必须击中你,因为这是一个大胆的举动。

你之前说过,你认为艺术家合作是未来的潮流——这并不奇怪,因为作为一个音乐制作人,合作是你的主要筹码。合作这种方式会把多位音乐天才带到录音棚一起录制一首歌。但问题是,除了沃霍尔(Warhol)和巴斯奎亚(Basquiat)等知名的艺术家之外,艺术家之间很少有合作。

但沃霍尔和巴斯奎亚不是很好的合作吗?很久以前我曾经拥有他们合作的一件作品,那时我还梳着脏辫。我买得起它是因为当时的价格非常合理,我记得它的尺寸是沃霍尔作品的三倍,价格也是沃霍尔作品的三倍。后来我听说那件作品没有被大众接受,因为沃霍尔是在和一个非裔美国人合作。我说,你在开玩笑吧?我知道沃霍尔和巴斯奎亚当时在想 “你在你的游戏中领先,我在我的游戏中领先,让我们一起来做些什么吧。" 但是这件作品却没人买——我就是这样得到这件作品的。

我认为,艺术家现在不怎么合作是因为在面对突然间出现的竞争时,他们努力将自己锁定在一种标志性风格中。以前,艺术界只有几个非裔美国艺术家——现在画廊则在不断地搜寻非洲裔美国艺术家。比如画廊会问, “这件作品看起来怎么样?好的话就把他放到画廊里吧。"这只是供求关系,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疯狂。

斯威兹·比茨(Swizz Beatz)、KAWS和艾丽西亚·凯斯(Alicia Keys)。图片:由Clint Spaulding/Patrick McMullan提供

斯威兹·比茨(Swizz Beatz)、KAWS和艾丽西亚·凯斯(Alicia Keys)。图片:由Clint Spaulding/Patrick McMullan提供

你曾经鼓励艺术家们合作吗?

一直都是。

那他们合作过吗?

有时候他们会为了我的佣金而这么做(笑)。但我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必须全力以赴,因为这是一个改变人生的时刻。

你是布鲁克林博物馆的董事会成员,你也谈到了建立自己博物馆的可能性。这个还在计划中吗?

我进行收藏也就像是在为我的孩子们筹建一座博物馆。这也是我收集大型雕塑的原因。建美术馆这件事是必须要发生的,因为有太多的工作要做。但我想把它建在很多个地方,纽约可能是摄影区,洛杉矶可能是雕塑区,这里可能是其他艺术区。人们几乎需要一个路线图才能看到它们。例如,戈登·帕克斯(Gordon Parks)的收藏可能在其中一个地方。因为如果没有路线图的话,那么多的地点将会让人应接不暇。而我在董事会上了解到了要运作这些东西需要花多少钱和多大空间。所以我说, “我想要很多卫星式的分散地点,但当它们聚集在一起时,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博物馆。"

你怎样分配时间?你会把50%的时间花在艺术上,50%的时间花在音乐上吗?

我认为是50%的艺术和音乐,50%的商业。以前,90%是音乐,10%是商业。但现在,我必须从商业角度考虑,做出所有我认为必要的改变。为什么我要等别人先出击呢?先出击的人应该是我。

拍卖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作品《昔日》(Past Times)。图片:由Sotheby's提供

拍卖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作品《昔日》(Past Times)。图片:由Sotheby's提供

你提到的艺术品交易的一部分是转售市场。你最近提出的一个新的想法,即藏家在出售一件作品时可以选择把收益的一部分交给艺术家。你把它叫做 “Dean的选择(Dean's choice)"。人们对此有何反应?

如果你不把这个选项放在人们面前,他们永远不会要求你这么做。这样也让艺术家们知道谁是真正支持他们的。有了这个举措,卖家就有责任保护艺术家。很多人责怪拍卖行,但是谁把作品交给拍卖行呢?正是那些买你作品的人!

如果我喜欢一位艺术家的作品,并对其做了一个10年的投资,我现在得到500%的收益。如果有人告诉我,我可以把收益的3%到5%给目前在世的艺术家——前提是你已知这件作品能赚钱,我就会说,“当然可以把一些收益给艺术家",这是我的选择。没有人被迫做任何事情,但这种方法让你给那些在世的艺术家一些回馈。

苏富比拍卖会对此并不介意,因为他们已经在欧洲的一些地方这么做了。我想在推出 “Dean的选择"(注:Swizz Beatz原名Kasseem Dean)的第一年,有20%的人会同意;第二年则有30%到40%的人会同意。这个数字可能还会继续上升,因为如果艺术家能从中分一杯羹,那么每个人之间的关系会更好。我现在用这一段话就把这个问题简单地搞定了,我想我们离解决问题之间就只有这一段话的距离。

artnet主编与音乐大亨斯威兹·比茨的对话,还将在下篇继续……

 

文丨Andrew Goldstein

译丨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