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 | 纪念崔岫闻最好的方式,是静下心来回顾她一生的灵光之作…… - artnet 新闻
open side panel
中文

逝者 | 纪念崔岫闻最好的方式,是静下心来回顾她一生的灵光之作……

分享至

艺术家崔岫闻(1967-2018)

2018年8月1日,知名当代艺术家崔岫闻因病辞世,享年51岁。1967年,这位艺术家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1990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修班。在十余年的艺术创作过程中,崔岫闻获得了丰硕的成果:她是第一个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展出作品的华人艺术家,其代表作《洗手间》被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荣获2010年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年度青年艺术家奖"、全球华人女性艺术家大奖——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2008萧淑芳艺术基金优秀女艺术家奖"、第五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摄影大奖等诸多奖项。

对身边的世界保持敏感于艺术家而言至关重要,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崔岫闻思维精准深邃,视野广阔,尤见长于人物的心理剖析和精神挖掘,深入于人性深层的矛盾结构,其媒介多样的作品均具有独特的观念特征,精神气质和视觉表现简明细腻,自由又富于想象。

2014年 “缘系一生·灵魂之爱" 崔岫闻艺术项目于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图片:鸣谢北京今日美术馆

2016年底,崔岫闻的身体出现状况,病情发展迅速,在发现病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她就接受了一台大型外科手术。术后,崔岫闻在完成既定的欧洲出行计划和修养中选择了前者,并大胆选择在后续治疗中采用完全自然的疗法——她希望借此机会感受常人难以体会到的生命维度,并开始思考“活着"的真正意义。如她所言:

“生命依然精彩,只是体悟不同了……这一年,意识和时间都与自己的本性、与自然宇宙在一起,将生命全然的交给生命本身,然后活着,才发现生活如此美好:能量、健康和美丽同在;意识的提升、智慧的开启;调理、养生、喝茶;艺术创作、跨界合作、品牌代言什么都没耽误,原来生命还可以这样精彩的活着。"

此时她拥有了一种豁达的人生态度,“宇宙早已经将一切安排好,而我们就按照自己的生命密码活着就好。"而在与病魔对抗一年半之后,艺术家永远离开了人们的视野。artnet新闻以时间线索梳理崔岫闻多年来的创作,让我们来看看这位始终优雅的女性为人们留下了哪些记忆。

崔岫闻2018年2月个人微博配图

早期的“女性主义"标签

上世纪90年代,崔岫闻的艺术创作以油画为主,因自身特性,她自然关注起女性形象在图像表达中承载的意义。对于“女性主义"的标签,她并不试图攀附也不刻意排斥,那些关于性别歧视、性物化、身体、压迫等问题的讨论都是在创作中自然衍生的问题,她笃信“如果一个人的精神和灵魂已经自由,那么外界对于肉身意义上的刻意区分,便会自然而然地变得微弱渺小,无法成为影响、束缚她飞翔的枷锁"。

这样的自由也赋予崔岫闻开放的心态,研习油画出身的她并不想被某一种媒介局限进行创作的可能。在早期油画作品备受赞誉之后,她并没有被好评冲昏头脑,反而开始涉猎相对陌生的摄影和影像,四年后,她的代表作《洗手间》应运而生。

崔岫闻,《洗手间》截图,2000年。这部长6分12秒的录像记录了北京某高档夜总会的小姐们在洗手间里的真实状态。崔岫闻以现实主义的目光审视了中国社会的一隅

代表作《洗手间》的背后

实际上,创作《洗手间》的机缘相当偶然:2000年,崔岫闻的一位藏家邀请她前往当时北京最豪华的夜总会,入场后,那种仿佛天堂与地狱交织的不真实感让她恍惚,不知不觉间她步入了女士洗手间,而这里更具一种微妙的私密气氛——门内是调整妆容,审视和打理仪表,彼此打量,谈论收入和策略,甚至流露出带有竞争意味的嫉妒情绪的性工作者们,门外就是依旧喧哗迷醉的舞厅。崔岫闻将洗手间内的这些行为以偷拍的形式记录下来,并形容成“上战场之前",她关注的既是“洗手间"这一混合了私密、欲望与公共属性的空间,也是身处“灰色空间"内女性的身体、身份意识,以及社会语境下的女性经历。崔岫闻以现实主义视角记录了中国社会的一隅,在展出后甚至惹出一些社会争议和诉讼,也正因所有因素的交加,该作品拥有的社会学意义被进一步加深,最终被蓬皮杜中心收藏,也成为艺术家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天使"系列摄影作品,2006年。青涩的白衣裙少女有着与这张面孔年龄极不相称的大肚子

由“女性"到“人性"的关注

21世纪的头十年,崔岫闻陆续创作了《飘灯》、《三界》、《天使》等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她同时关注女性的外在体征和内在心灵,白衣裙、孕妇等视觉元素重复出现,逐渐成为其具有标志性色彩的语言符号。

较为特殊的作品出现在2009年,“真空妙有"系列作品展露出艺术家在女性身份之外更形而上层面的思考:画面中女性的形象削弱了面具化色彩,而更具有冷峻空寂的气息——凸显的关节、裸露的骨骼,这些并不具有典型美感的处理方式反而更突出这些女性形象脱离了“女性"身份之后,作为“人"的层面而拥有的更普世意义。

崔岫闻,《真空妙有 No.4》, 2009年

崔岫闻,《真空妙有 No.22》, 2009年

崔岫闻“真空妙有"系列在Eli Klein Gallery展览时的英文版画册封面

由“小我"到“大我"的思考

2010年后,崔岫闻的创作似乎迎来了视野上的再度开阔,“元素"、“轮回"、“琴瑟"诸系列开始展现出些许抽象的苗头,之前“真空妙有"系列错落在山水中的人物也渐渐演化为几何元素。但她对人身体表现的探索始终是一条持续发展的线索,在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是创作于2011年的录像《神域》。这件作品中,崔岫闻虽然使用了身体元素,但展现身体的目的弱化,表达形式美感的目的增强——“我希望他们能够回到原始的、自然的人性状态中。着装与你的社会身份有关,而赤身裸体与你的自然身份有关,"崔岫闻如是说。

2010年,崔岫闻个展“神域"在今日美术馆展出时的展览现场。图片:来自喻红博客

2010年,崔岫闻个展“神域"在今日美术馆展出时的展览海报。图片:鸣谢北京今日美术馆

经历上述几个系列的沉淀,崔岫闻对于人们精神世界的思考渐趋成熟,而这也投射到她之后的创作中。2013年,苏州美术馆展出了崔岫闻创作的一系列全新影像装置作品,该作品借助投影将各种几何形状的图像投射在墙面上,与墙面上陈列的实体几何结构产生巧妙的互文与叠加关系,空间维度在多重媒介的叠加后得到了拓展。此后,崔岫闻接连通过几次个展(2014年“轮回"、2015年“肉身的觉醒"、2016年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光")深化了这一系列的讨论,将光与色、平面与空间推到返璞归真的层面,而这时的艺术家,已经进入了一种“大我"的深层价值思考:“生命都有源头,人都是要向上追溯自己从何处来、到哪里去。转化成哲学命题,人总是以‘我在'这个角度去思考问题,但是如果把‘我'去掉,就是更宽泛的普世价值……生命经验对我来说更像是财富,促使我不断讨论生命这个永恒的问题。"

崔岫闻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光"(2016年)个展现场。图片:鸣谢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在数十年的艺术创作生涯中,崔岫闻始终以饱满的热情延续着对人生、对创作的探索,“不安于现状"是她对自己的警醒:“突破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对我来说,艺术创作有两条路径,一是视觉上的不断超越,这是外在的、可视的;另一种是内在的变化、内在生命意识的变化。我要有对生命意识的提升,才能产生相应的突破。而这种不断突破的过程,是一种修行,是生命意识的觉醒。"

崔岫闻更多作品:

崔岫闻,《玫瑰与水薄荷4》, 1996-1997年

崔岫闻,《玫瑰与水薄荷9》, 1996-1997年

崔岫闻,《2004的某一天作品3号二》, 2004年

崔岫闻,《地下铁》截图,影像, 2006年

崔岫闻,《三界》,数码照片 2005年

崔岫闻,《天使 No.4》局部,2006年

崔岫闻,《琴瑟7号》, 金丝楠木、丙烯, 2014年

崔岫闻,《轮回No.11》,布面丙烯,180×280 cm,2014年

崔岫闻,《身系列09》,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