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时尚奥斯卡"Met Gala上,哪位明星可以经受得了艺评人的毒舌?

分享至
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在Met Gala现场。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在Met Gala现场。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五月的第一个周一晚,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会的年度顶级盛典——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简称Met Gala)上。如往年一样,红毯上星光璀璨,众星云集,盛装出席的明星们为今年的“天体:时尚与天主教想象力"(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展览开幕式前来助阵。这场回顾了时尚与宗教艺术之间关系,特别从梵蒂冈借来多件藏品,再配合历代设计师受天主教仪式和服装启发的时尚作品展在第五大道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修道院艺术博物馆(The Met Cloisters)两地同时开展,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0月8日。

不出所料地是,与会的众明星们多数都是天主教徒,比如像CBS电视节目《深夜秀》的主持人Stephen Colbert和歌手麦当娜。后来麦当娜还献唱了此前备受争议(因MV中出现在派对上燃烧十字架的镜头)的1989年度热门单曲《宛如祈祷者》(Like a Prayer)。

考虑到梵蒂冈保守的品味,也是这次展览主要的借展方,前来参加舞会的嘉宾们基本都在避免近年来在Met Gala流行的裸露服装。这一次主要的趋势在于头饰、冠冕以及光环,这也明显受到了宗教图纹的启发。教会作为艺术赞助人的历史尤为悠久,天主教主题的作品也借鉴了不少艺术方面的参考文献。这次artnet新闻一转犀利睿智的文风,为当晚各路明星的衣品排排序。

在Met Gala现场的艾莫·克鲁尼。图片:©Patrick McMullan;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艾莫·克鲁尼。图片:©Patrick McMullan;Sean Zanni/PMC

继美版《VOGUE》主编安娜·温托尔(Anna Wintour)闪亮开场后,美国男星乔治·克鲁尼和他的妻子艾莫·克鲁尼(Amal Clooney)是当晚第一个到达红毯的宾客。乔治开玩笑说,他们一岁的双胞胎藏在妻子像戏剧列车一般的裙摆下。如果他跌倒了,他可就惹上大事了。

作为本次Met Gala的联合主席之一,艾莫·克鲁尼穿着最近刚被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授予英国设计大奖的本土设计师Richard Quinn设计的连裤裙闪亮登场。这条由玫瑰花组成的裙子看似受到了英国伦敦Liberty品牌复古印花织物的启发,但那色彩斑斓的图案不禁让人联想起非裔美国艺术家克辛代·威利(Kehinde Wiley)画作中花团锦簇的背景,就像他为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创作的肖像画那样。

相关阅读:

“奥巴马"成为博物馆流量担当?揭开美国国家肖像馆总统厅的前世今生

在Met Gala现场的Gigi Hadid。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Gigi Hadid。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天主教的艺术代表作可以从其教堂中绚丽的彩色玻璃窗中寻觅到踪影。美国模特Gigi Hadid身穿的长裙就像当代版蒂芙尼第一任设计总监Louis Comfort Tiffany做的设计。像众多夜咖一样,Hadid穿的也是范思哲的礼裙。

在Met Gala现场的蕾哈娜。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蕾哈娜。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美国歌手蕾哈娜(Rihanna)称霸红毯现场,一席天主教教主的传统服饰(译者注:蕾哈娜是今年Met Gala的联合主席之一)闪亮出场,并为“星期天最佳"服饰(“Sunday's best")的评选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由John Galliano打造的Maison Margiela钻石华服将蕾哈娜打造成一位像女教宗琼安(Pope Joan)一样当之无愧的传奇女教皇。传说女教宗琼安曾在骑马时,诞下一个孩子,从而显示出她的性别(这也许是蕾哈娜对怀孕谣言的狡猾回怼)。蕾哈娜那顶天主教式的头冠表达了对教皇皇冠的敬畏之情,这顶皇冠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由不再进行任何仪式的中世纪天主教会保存。

在Met Gala现场的Lena Waithe。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Lena Waithe。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美国演员、制片人兼编剧Lena Waithe承认,这不仅是她Met Gala的首秀,也是她第一次参观大都会。然而,她晚上的装备是象征着性别少数群体(LGBT)的标志性彩虹旗。由美国艺术家Gilbert Baker设计的彩虹旗于2015年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我告诉他们我想发个声明,这就是他们想出来的,"当她谈到美国时装设计师Carolina Herrera的披风时。

在Met Gala现场的Emilia Clarke。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Emilia Clarke。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时装界的抹布"是对这位英国演员Emilia Clarke在Met Gala上妆发的评价,但我们还是喜欢Dolce和Gabbana在《权力的游戏》中为其量身设计的无肩带黑金色连衣裙。

她的连衣裙宛如有着金色花丝刺绣的小天使壁画一般。在巴洛克式风格的簇拥下,不由自主地让人联想起纽约弗里克博物馆(Frick Collection)的Boucher房间。她那顶金灿灿的皇冠,让我们回到了“龙女"丹妮莉丝·坦格利安(Daenerys Targaryen)终于坐上铁王座的剧情。

在Met Gala现场的Lana Del Rey。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Lana Del Rey。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Lana Del Rey从Gucci中道出了她的天主教背景,以及由7把利剑拼凑而成的胸甲护具。Lana Del Rey装扮的是画作中《七苦圣母》中圣母玛利亚的形象。一把利剑刺透圣母的心灵,预言玛利亚作为基督的母亲一生要承受人世间的苦难,比如站在耶稣十字架旁之苦和埋葬耶稣圣尸之苦。她头戴由蓝色天使翅膀组成的一顶配有文艺复兴绘画中常见的光环头盔,与她一席白色礼服完美契合,相互映衬。

在Met Gala现场的嘻哈三人组Migos的Offset、Quavo和Takeoff。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嘻哈三人组Migos的Offset、Quavo和Takeoff。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Met Gala最佳造型的光荣榜一直被女星们“死死"霸占着,但嘻哈三人组Migos与范思哲却合作组织了一场活动。他们身着有绘画和雕塑装点的亮片外套与展览中几位设计师服饰有异曲同工之处。

Migos并未透露其闪耀、浮夸的服饰到底效仿了哪几位经典形象,但他们承认其中这条冰封项链实际上是经典游戏《古惑狼》(Crash Bandicoot)中人物形象的(装备)。 “这是Aku Aku嘛,"Quavo告诉artnet新闻。

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在Met Gala现场。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在Met Gala现场。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当晚大部分明星都是一身文艺复兴和中世纪时期的打扮,但我们被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这套具时代感的范思哲金色短裙搭配长款战靴感动了(对了,她背着巨大的天使翅膀,所以不得不侧身调整好位置才能入场) 。 她那巨大的翅膀可能已经与任何宗教画脱离的关系,或者她可能是受到街头艺术家Colette Miller画作的启发,他自2012年以来就一直在洛杉矶创作以“天使之翼"为主题的壁画。

 

在Met Gala现场的Sarah Jessica Parker。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Sarah Jessica Parker。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每年,你都指望美国演员Sarah Jessica Parker在Met Gala上发声明,2018年也不例外。 如果你告诉我们,这位《欲望都市》中的明星已将大都会中世纪收藏的雕像转换为当晚的头饰,我们会相信的。在她那顶金光闪闪的皇冠下就再现了耶稣降生的场景。

在Met Gala现场的Salma Hayek。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Salma Hayek。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墨西哥-美国女演员Salma Hayek身穿蓝绿色,有动物和茂密树叶为元素的定制礼裙由Hayek Altuzarra和François-Henri Pinault合力打造。这件量体裁衣的长裙是受到荷兰画家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伊甸园》(The Garden of Eden)作品的启发。目前这幅画正在纽约大都会修道院艺术博物馆(The Met Cloisters)“天体"展出,我们非常喜欢著名画作被亮片装点。

在Met Gala现场的Ariana Grande。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在Met Gala现场的Ariana Grande。图片:©Patrick McMullan; Sean Zanni/PMC

当晚获得最高分的就是美国歌手Ariana Grande。她选择梵蒂冈最赫赫有名的画作,作为她华丽丽的Vera Wang礼服的创作灵感。“这是在西斯廷教堂的斜顶天花板的后墙;这是《最后的审判》中出现的场景,也是基督决定谁上天堂,谁下地狱的地方,"Grande解释道。

当artnet 新闻问她是否曾到访过梵蒂冈,她没作答。在他身旁的华裔设计师王薇薇帮她回答:“我不知道她怎么想,但她知道她想到的是什么。"

“天体:时尚与天主教想象力"(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0月8日。

译:Weixin Jin & 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