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世界上最古老的艺术家工作室什么样?

分享至
Porc-Epic洞窟。图片:致谢摄影师 A. Herrero/© 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DanielaEugenia Rosso、Francesco d'Errico 和Alain Queffelec

Porc-Epic洞窟。图片:致谢摄影师 A. Herrero/© 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DanielaEugenia Rosso、Francesco d'Errico 和Alain Queffelec

当埃塞俄比亚的史前民族想要创造一幅新的石洞壁画时该去哪?当然是Porc-Epic洞窟。在长达4500年的时间里,这个洞窟被用来生产赭石,正是由于这种经黄褐色颜料在史前壁画中的广泛使用才确立了洞窟独特的地位。

早在1929年,这个洞窟就被身兼古生物学家、哲学家及牧师的皮埃尔·泰亚尔·德·夏尔丹(中文名:德日进)和法国冒险家亨利·德·蒙弗雷发现。他们认为这个洞窟早在石器时代中期就被人类使用,约有42000年至43000年历史。在遗址上,考古学家找到了储藏的4213片,近90磅的赭石,这堪称东非史前遗址上发现的历来最丰富的储藏。

在埃塞俄比亚Proc-Epic洞窟里发现的赭石碎片。图片:致谢© 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 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在埃塞俄比亚Proc-Epic洞窟里发现的赭石碎片。图片:致谢© 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 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5月24日,来自巴塞罗那大学的研究员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和来自法国波尔多大学的Alain Queffelec在期刊《PLOSONE》上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就叫:“中石器时代晚期,非洲之角地区在赭石使用中图案上的改变和延续:以Porc-Epic洞穴记录为例"。

他们发现古代访客在该遗址进行石料的打薄和研磨操作,以获取含铁丰富的赭石,从而“加工出一种有好看纹路的鲜红粉末。"赭石原料可以用来生产不同精度的粉末,呈现出黄色、橙色、红色、棕色和灰色等不同的颜色。(在2011年于南非发现的一个10万年前的洞窟也呈现出相似的结果)

一张显示埃塞俄比亚Porc-Epic洞窟地点的地图,和一张显示周围地貌的照片。图片:致谢©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 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一张显示埃塞俄比亚Porc-Epic洞窟地点的地图,和一张显示周围地貌的照片。图片:致谢©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 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虽然论文认可了赭石粉末在医疗和其他方面的用途,但它的“主要用途依然是在诸如身体彩绘的象征性活动上,以及在不同媒介下制作图案或者发布信号。"

举个例子,一块被赭石半覆盖的小卵石可以在柔软的表面上留下颜料,从而可以当成邮票。研究者们同样也将长而尖的赭石比作“蜡笔"。

根据这篇论文,千年以来,当地社区依靠Porc-Epic洞窟来获取赭石,而这个洞窟也当为了艺术家们的工作室。

更多发现,尽在这里:

在埃塞俄比亚的Porc-Epic洞窟里发现的赭石碎片的分析图。图片:致谢©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 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在埃塞俄比亚的Porc-Epic洞窟里发现的赭石碎片的分析图。图片:致谢©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 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在埃塞俄比亚的Porc-Epic洞窟里发现的赭石碎片的分析图。图片:致谢©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 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在埃塞俄比亚的Porc-Epic洞窟里发现的赭石碎片的分析图。图片:致谢©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 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在埃塞俄比亚的Porc-Epic洞窟里发现的赭石碎片的分析图。图片:致谢©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 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在埃塞俄比亚的Porc-Epic洞窟里发现的赭石碎片的分析图。图片:致谢©2017,巴塞罗那大学的 Daniela Eugenia Rosso、Francescod'Errico 和 Alain Queffelec

文:Sarah Cascone

译:Juni Junran Jia

编:Wenjia 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