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视霍克尼为偶像,但她的明朗浓郁却隐现焦虑与冲突……

分享至
美国艺术家莎拉‧休斯(Shara Hughes)的大型户外壁画 《雕刻出新鲜的选择》(Carving out Fresh Options),位杜威广场公园的绿色大道墙( The Greenway Wall at Dewey Square Park),作品由麻省波士顿罗丝·肯尼迪绿色大道和德柯多瓦雕塑公园博物馆委托制作,2018。© Shara Hughes,致谢艺术家与德柯多瓦雕塑公园博物馆,图片: Todd Mazar

美国艺术家莎拉‧休斯(Shara Hughes)的大型户外壁画 《雕刻出新鲜的选择》(Carving out Fresh Options),位杜威广场公园的绿色大道墙( The Greenway Wall at Dewey Square Park),作品由麻省波士顿罗丝·肯尼迪绿色大道和德柯多瓦雕塑公园博物馆委托制作,2018。© Shara Hughes,致谢艺术家与德柯多瓦雕塑公园博物馆,图片: Todd Mazar

作为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在美国的年轻追随者,莎拉‧休斯(Shara Hughes)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今天,用同样明晰的笔触、大胆的用色表达她的所思所想、坚定她的信念。

来自瑞士苏黎世的伊娃‧培森胡柏画廊(Galerie Eva Presenhuber)将首次带着美国艺术家莎拉‧休斯参加画廊周北京(2019年3月22日至4月14日),而这也是这位艺术家在亚洲的首场个展

莎拉·休斯,《一日的盛景》(Touch of Day,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35.5 x 28 公分 / 14 x 11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莎拉·休斯,《一日的盛景》(Touch of Day,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35.5 x 28 公分 / 14 x 11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现在已是“纽约客"的莎拉‧休斯1981年生于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先后就读于罗得岛设计学院、史勾⻄根绘画雕塑学校。作为当时还是艺术圈新人的莎拉‧休斯对描绘暗黑系的室内空间充满热忱。而一场名为“我从未去过的地方"(Trips I've Never Been On)的个展好似一缕阳光照亮了她的世界,自此以后她走出“阴霾",开始勾勒室外的鸟语花香、风霜雨雪

艺术家莎拉·休斯肖像。图片:致谢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图片:Jason Schmidt

艺术家莎拉·休斯肖像。图片:致谢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图片:Jason Schmidt

环境对人的影响潜移默化。莎拉·休斯从亚特兰大搬到纽约以后,就开始潜心画风景,大自然是她描绘的主题。然而这样的转变并不是出于对自然景致的热爱,而是对题材的抵触,对自由表达的渴望

一直视大卫·霍克尼为自己的偶像,休斯特别关注大卫·霍克尼用iPad描绘的美国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野生景观系列。同样都是明晰爽朗的笔触、浓郁艳丽的用色,却给观者截然不同的视觉感受?这些明快、生动、扎实的痕迹,除了霍克尼之外,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卡罗尔·邓纳姆 (Carroll Dunham)、桑亚‧坎特罗夫斯基( Sanya Kantarovsky) 等⼈的影响,以及"世纪末“的风格,比如野兽派、新艺术派和德国表现主义。

在休斯的作品《蹑手蹑脚》(Tippy Tippy Toe)中,观者好像和画面中央宛如枯树般的夜行者一同迷失在这片幽谧鬼魅的山林。在犹如彩色青雾背景的映衬下,明黄色的植被、棕红色的树干、远处蓝紫色的枝干与画面四周浓重的黑色块相撞击,形成强烈对比,焦虑和紧张感油然而生。当然,这不是莎拉·休斯第一次将她内心的感受浓缩进一幅虚构的自然景致中。

莎拉·休斯,《蹑手蹑脚》(Tippy Tippy Toe,2018),布面油画、染料和丙烯,147.5 x 127 公分 / 58 x 50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莎拉·休斯,《蹑手蹑脚》(Tippy Tippy Toe,2018),布面油画、染料和丙烯,147.5 x 127 公分 / 58 x 50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同样地,在她的《可靠的老友》中也有一棵相似的树,扭动的树干在周围明艳颜色的烘托下,给观者营造出一种冲撞挣扎、紧张焦虑感。静静地端详这些绵延的山峦、杂草丛生的山林、层层叠叠的海浪和触手可及的天空,沉下心,深吸一口气,你离莎拉‧休斯的内心只差了一小步。

莎拉·休斯,《可靠的老友》(Ole Reliable,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147.5 x 127 公分 / 58 x 50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莎拉·休斯,《可靠的老友》(Ole Reliable,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147.5 x 127 公分 / 58 x 50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这些充满冲突、焦虑感的风景画,是莎拉·休斯在空白画布上的尽情挥洒,还是在抑扬顿挫间的细细思量?

我经常在没有计划时就开始下笔,这已经是个问题了……当我每画一笔颜色时,我就要弄清楚下一步要做什么,直到画作完成。我经常认为绘画从始至终就是一次次试错做决定的过程。一旦这幅画完了,你做的决定就成功了。

—— 莎拉‧休斯

莎拉·休斯,《更线性的流》(A More Linear Current,2018),布面油画、染料和丙烯,147.5 x 127 公分 / 58 x 50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莎拉·休斯,《更线性的流》(A More Linear Current,2018),布面油画、染料和丙烯,147.5 x 127 公分 / 58 x 50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是的,一次又一次试错再做决定的过程,不仅使得这些断续的笔触化身成倔强的树干、咆哮的海浪、幽闭的山谷,莎拉‧休斯也更加相信她的直觉,用不同的技法与⻛格勾勒出一个图像宇宙

artnet新闻

x

艺术家莎拉·休斯

艺术家莎拉·休斯自拍肖像,2018。© Shara Hughes,致谢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

艺术家莎拉·休斯自拍肖像,2018。© Shara Hughes,致谢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

这将是你在亚洲的首次个展,即将在画廊周北京呈现的这些作品有何特别之处?

在北京展出的这些新作是一系列受到绘画和艺术史启发的虚拟风景画。大、小尺幅的画作相互搭配,会给观者营造了一种忽远忽近的感觉。我希望观者能在绘画的领域看到他们自己的空间,而不是我向他们展示该如何欣赏这些空间。

看得出你对风景画很感兴趣,你的灵感来自哪里?

我的灵感来自绘画史和其他画家。我想继续创造我从未见过的地方,我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莎拉‧休斯,《漂浮》(Floating,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35.5 x 28 公分 / 14 x 11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莎拉‧休斯,《漂浮》(Floating,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35.5 x 28 公分 / 14 x 11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你的绘画被视为“一种狂野的乌托邦式思维模式",你如何解读?

我认为绘画是解决困难的一种方法。我经常在没有计划时就开始下笔,这已经是个问题了。当我每画一笔颜色时,我就要弄清楚下一步要做什么,直到画作完成。我经常认为绘画从始至终就是一次次试错做决定的过程。一旦这幅画完了,你做的决定就成功了。也许一幅完成的作品就是乌托邦。

漂浮的月亮、扭曲的树木、炽热的阳光……在这些充满想象和重复性图案的背后有哪些故事或记忆?

不。我不是根据记忆或故事来描绘风景的。很多时候我的这些画会告诉我,当我完成它们以后我的感受。我会做一些有点前卫或摇晃的东西,并且记住这种当我画这幅画时的焦虑或不安感。我经常会让绘画来启迪我,而不是试着去控制画面的效果。我认为这样的话,画作会流露出更多的诚实。

莎拉‧休斯,《寒波》(Frigid Wave,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35.5 x 28 公分 / 14 x 11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莎拉‧休斯,《寒波》(Frigid Wave,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35.5 x 28 公分 / 14 x 11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你的作品中有哪些对艺术史的反思?我读到你把大卫·霍克尼视为对你影响最大的艺术家。像霍克尼这样的艺术家是如何启迪你进行艺术创作的?

我对大卫·霍克尼太崇拜了,他的作品太了不起。我也一直关注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我钟爱民间艺术、抽象表现主义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作品。我习惯从艺术史中寻求线索,不管这是不是与我的绘画直接相关。很多时候,一件衣服的质地会给我一些描绘天空的想法,亦或者仰望天空时,我感知到芳芳青草的感觉。我的画是以非线性的方式进行创作,许多时候,我会通过欣赏自己的作品,为接下来不想做的事找寻灵感,(或许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完成两幅完全相同的作品。

莎拉‧休斯,《地形走向》(Lay of the Land,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35.5 x 28 公分 / 14 x 11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莎拉‧休斯,《地形走向》(Lay of the Land,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35.5 x 28 公分 / 14 x 11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雕刻出新鲜的选择》是你最著名的作品之一。从双联画到巨幅壁画,你认为这有什么不同?

双联画与壁画有很大的区别。壁画会“干预"公众的生活,(因为)它的尺幅很大,不管公众是不是真的在看它,它都会强行映入你的眼帘。目前美国德柯多瓦雕塑公园博物馆 (DeCordova museum)正在展出这幅壁画,所以如果你正在看它,就说明你已经选择进入展室去欣赏艺术了。如果你每天都能看到这幅壁画,我愿意它成为你日常通勤的一部分。我发现,如果你与某样东西朝夕相处的话,它就会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我认为这幅壁画能融入公众的生活是件好事。

展览现场,莎拉‧休斯,2017美国纽约惠特尼双年展(Whitney Biennial 2017),美国纽约惠特尼美术馆。© Shara Hughes,Courtesy the artist and the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展览现场,莎拉‧休斯,2017美国纽约惠特尼双年展(Whitney Biennial 2017),美国纽约惠特尼美术馆。© Shara Hughes,Courtesy the artist and the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画作规模"这个概念对你的艺术创作意味着什么?小画的冲击力不同于大画,小画不会给观众带来强烈的紧迫感和视觉张力。在创作不同尺幅的作品时,构思和绘画的过程有何不同?

我喜欢把较大的作品和较小的作品放在同一个空间里——较小的作品给人的感觉是风景更加遥远,而较大的作品给人的感觉是你即将走进这幅画里。其实,小画比大画更需要我来打磨。小画需要更多时间来完成。尺幅越小,你落笔的面积就会越少,所以失手的可能性也会越大。落笔的多少需要达到完美,才能得到一幅成功的小幅画作。

莎拉·休斯,《镜子,镜子》(Mirror Mirror,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172.5 x 152.5 公分 / 68 x 60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莎拉·休斯,《镜子,镜子》(Mirror Mirror,2018),布面油画和丙烯,172.5 x 152.5 公分 / 68 x 60 英尺。图片:© Shara Hughes,由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提供,摄影:JSP Art Photography

你近期的作品和2013年以前的作品有很大不同。你认为是什么促使了这样的变化?

我从2014年就开始创作风景画,我觉得我内心里的某些东西在那段时间发生了变化。我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那时我刚从亚特兰大搬到了纽约。我想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尝试和奋斗,就像我在工作室里一样,所以我放弃了在那个空间里对自己的所有判断。在那个时候,我的工作室是我唯一可以放下成见的地方。当我决定这么做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相信自己是一名画家了。从那时起,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我感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自在地放手去画。就放手开始画画吧。

你如何看待当今女性艺术家的现状?你对年轻的女性艺术家有何建议?

我只知道我是谁。做真实的自己,这样你永远不会失败。

画廊周北京期间展位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东街圣之空间

时间:2019年3月22日-29日

            VIP日为3月22日—3月24日

            公众日为3月26日—4月14日

文/编译|Weixin Jin

采访 | 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