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释放更多能量,跨出艺术边界:影像上海五周年交出怎样的成绩单?

分享至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五年,对于大部分艺术机构而言,是一个重要节点,而对于商业导向的艺博会而言,更是如此。如果说一年试水,三年上路,而五年则已经成为惯例,对于影像上海,现在也正是盘点和总结之时。

9月20日,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再度如期而至,拉开一场发生在上海——这座被认为中国“最具摄影传统的城市"——的影像盛宴。五岁的影像上海已经可以在初秋发出一场联动的邀请,用一个艺博会盘活一座城市的艺术氛围,让画廊、艺术机构的展览、活动、放映、对话甚至晚宴都在一周内紧密且亲密地发生。从这一点看,这个走进第五年、聚焦特定创作媒介的艺博会已经释放除了比交易平台更多的能量。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作为影像旧金山的姐妹艺博会版本,影像上海依然通过搭建画廊与公众项目版块为全球艺术家搭建着舞台,不过从参展画廊的地区属性上来观察,则明显看到55家参展画廊来自15个国家和27个地区,而它们85%以上来自亚太地区,而12家画廊则是五届影像上海的“回头客"。在首日下午的媒体预展中,影像上海艺博会总监Georgia Grififths表示,“不仅仅希望为把外国画廊带入中国,并为中国市场输入价值,同时也希望支持本区域的画廊。"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公众项目比重增多

跳出商业来提供更丰富的思维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如果说逐年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公众版块在这个艺博会上比重的增多。而除去艺术品交易的限制,公众版块在各个层面都可以更为天马行空,不仅探索艺术、摄影和技术之间的交汇点,也通过博物馆级品质的展览丰富一个博览会的多样性、学术性与质感。韩培培表示,公众版块与商业画廊部分是一个很好的平衡,也为博览会带来了更多样化的内容呈现,“跳出商业考虑的角度,会为公众提供了解和欣赏摄影的更丰富的平台。"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洞见"版块。图片:Yi Zhang

策展人王宗孚讲解“物是人非"展览细节。图片:Yi Zhang

“洞见"特展再次归来。此次则由生活工作于伦敦和柏林的王宗孚(Victor Wang)策展,名为“物是人非",试图重现并重新解构了一场在1999年开创性的展览。后来艺术家徐震将这些照片给了王宗孚,也开启了其策展的灵感。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洞见"版块。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进门即可看到一幅缤纷而质感特异的作品,这是刘韡名为《生存》的作品,以颜料在金属纸上输出。虽然20年后展览作品不甚相同,但是重新演绎确实把很多当时艺术家作品重现到了艺博会现场,而此时也“正逢中国实验性和概念性摄影创作的转型期。"而这个展览无疑为此次艺博会重头戏之一,作为进入会场的开篇展览。

刘韡,《生存》。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除此以外,还有徐震、耿建翌等艺术家,与马秋莎、施政以及陈哲等新锐艺术家同台。策展人王宗孚希望能够把“下一代元素囊括进去,"以此来探讨艺术所带来的影响。而有趣的是,当时展览艺术家均为男性,而他选择的新生代艺术家全部为女性,从此也可以见得如今女性艺术家,尤其是以影像为创作媒介的艺术家们的创作生力。

徐震,《其实我也很模糊》(2000)细节图,便利贴上打印。图片:Cathy Fan

杨圆圆,《绿幕照相馆》(2018),多种媒介,特定场域装置。图片:Cathy Fan

“在场"版块被乔瓦尼·欧祖拉(Giovanni Ozzola)的大型展墙占据。乔瓦尼·欧祖拉是一位跨学科艺术家,以对光媒介的运用而闻名。这个装置作品由两部分组成,将为观者创造出一种视觉幻象,仿佛自身也成为作品的一部分。这件作品的特别之处在于照片的尺寸和实际建筑的尺寸大小完全吻合,而且没有经过任何处理。与其他装置艺术不同,艺术家希望当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观众能够感觉自己成为了画面和艺术品的一部分。作品本身也极有美感,这位艺术家尤其擅长把握光线与色彩。今年在“在场"展览中展出的都是尺寸较大的装置艺术,韩国艺术家白承祐和元性媛的作品将出现在展场入口处,作品极具现实思考,以形式延伸了摄影这个媒介的边界,而这一点也贯穿于本届艺博会的各个环节。

元性媛,《The Water-grass Network of IT Specialists》。图片:Courtesy of ARARIO GALLERY

五年摸索出的“中国藏家口味"

从日本到大师,从玛格南回到中国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See+画廊展位以及细江英公的作品(下)《蔷薇刑 – 三岛由纪夫》。图片:Yi Zhang

公共区域方面,“焦点"版块则是日本艺术家杉本博司特展《天国之扉》。 “焦点"展览每一年都会专注于一个对于摄影界及艺术界尤为重要的艺术家。这个展览此前曾经在美国纽约日本协会展出(但博物馆展览规模更大),展览内容是通过记录18世纪日本传教士在于西方文化交流后绘制的壁画。虽然是数百年前的事,但一直专注于以作品来讨论时间的杉本博司认为这段宝贵的历史真实地记录了东西方之间曾发生过的文化交流。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Art Space AM画廊展位。图片:Yi Zhang

基于中国藏家对日本摄影的了解与青睐,本次艺博会也展现了日本摄影作品的魅力,除了杉本博司之外,还尤其突出已为中国藏家熟知的另一位日本摄影大师荒木经惟。作为日本顶尖画廊之一,来自东京的Taka Ishii画廊本次带来了日本知名摄影艺术家荒木经惟三个独版系列作品。值得关注的是在其中一个系列中,荒木在黑白照片上涂绘彩色颜料,一方面赋予照片景象“第二次生命“,又充分体现了多种媒介的交流及延伸。 Art Space AM画廊本次也展出了荒木经惟近两年来以新的艺术手法创作的摄影作品。作品的亮点在于荒木将日本传统艺术材料“和纸",书法及摄影相结合,实现了媒介的融合也进而呼应了展览对于多元媒介的重点突出。

See+画廊本次也带来了细江英公、濑户正人及鬼海弘雄等多位日本重要摄影大师的作品。See +画廊负责人也表示,由于日本摄影一直以来与西方的紧密交流,及日本摄影家出版物的多产,日本摄影在中国市场一直备受欢迎。

从公共项目看到画廊,不难发现中国观众,无论是摄影师、藏家亦或普通摄影爱好者对于日本摄影师的关注与偏爱,而这样一种偏爱,并非仅仅集中在大师和大画廊上。一些新兴画廊或者新晋加入的画廊带来的新锐日本艺术家的作品,以其绮丽的画面与美感,总能引发不少询问。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玛格南画廊展位。图片:artnet News

与去年不同,玛格南图片社的展位充满了“中国记忆",首先便是在马克·吕布(Marc Riboud)的作品,而另外的两位人气颇高的摄影师吉姆·高德伯格(Jim Goldberg)以及埃里克·索斯(Alec Soth)的作品同样与中国相关,而这些当代作品的选择,以及艺术家索斯的在场,也让观众和藏家近距离感受到更为“当代"的玛格南。

首次参与的国际画廊罗贝克(Galerie Thaddaeus Ropac)则打出中国藏家喜欢的“大师"牌。这次画廊带来的展位颇有“迷你博物馆"的意味,除了欧文·潘的肖像作品,还有奥地利艺术家瓦莉·艾丝波特(Valie Export)运用自己身体与背景建筑结构相呼应的创作,充满女权主义意味。而美国著名摄影师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创作的花朵系列,也颇受关注。

相比自然受追捧的,新兴艺术家的作品也并不鲜见,比如前波画廊将带来前沿影像艺术生力军廖逸君及塔可的作品。塔可的作品也于近期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并被收藏。似乎与画廊本身背景相符合,这两位艺术家亦活跃于纽约,而廖逸君对两性关系的挑战与反馈,却又区别于塔可对文明与遗迹的追寻。

超越媒介的装置与录像

拓展影像的边界

首次出现在影像上海的是“连接"版块——聚焦创作动态影像的艺术家,錄映太奇 (香港)带来的香港多媒体艺术家陈敬元的作品《重庆绕道》将在这里进行首映。如果说与往届影像上海相比,这届展会在形式上有何关键词?那么必然是两个关乎于边界的两个词:录像与装置。

在“连接"单元中,录像局呈现了其九月最新整理和收录的档案,包括陈秋林的15件于(2001年至2016年)创作的录像作品,以及艺术家缪晓春的8件三维动画作品。

蔡东东,《洪湖游击队》(2017),明胶卤化银照片。照片:Cathy Fan

蔡东东的2018年的大尺幅新作《千面门》与《盗窃物》超越摄影本身,在图像的解构与再建构中,让图像变成一个纯粹的物体,一个有形的场所。而这位艺术家在单行道画廊展位上的作品《洪湖游击队》,亦以更多样的材料和实物,让观众与历史与虚实之间产生勾连。日本艺术家Nozomi Suzuki在自己工作室的地下室找来两扇铝合金窗户,便把自己关于小城记忆的图像显印在玻璃上,让影像融为日常,模糊观看的方式的真假与界限。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徐勇作品。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聚荟艺术的展位几乎成为了“拍照打卡"之地,艺术家徐勇的玻璃装置美轮美奂,也让不少观众讨论其是否是摄影。德玉堂的艺术家名单中,除了颇受中国艺术家和藏家欢迎的贝尔纳·弗孔的观念感非常强的作品,还有维克·穆尼斯充满趣味的《超色(No.3/No 13,再现马克·罗斯科)》。除此以外,德玉堂还呈现了当代艺术家杨泳梁从未展出过的影像装置。

佩斯画廊占据“核心"中心位置,海波的《南方》系列之前曾经在美国加州展出,反响颇好,这是第一次在中国展出。另外在展位正中位置,是teamLab制作的录像艺术作品——也正体现出博览会对于新技术及多媒介展现的兴趣。时尚摄影大师欧文·潘(Irving Penn)的静物摄影作品也出现在展位。

在对话的环节,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将在9月22日对话艺术家海波。在这次艺博会上,佩斯画廊呈现了这位艺术家的“南方"系列。

千高原艺术空间展位上冯立的作品。图片:Cathy Fan

五年后,上海扩大了收藏摄影的人群吗?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五周岁的影像上海,是否真正推动建立了国内对于此种媒介的收藏观念?

在培养收藏习惯与兴趣方面,影像上海以五年的时间得出答案,影像上海中国区副总监韩培培表示,因为对摄影感兴趣的人群基数很广,影像上海的市场开发团队可以去杰出许多不同领域的渠道,拓展挖掘对于影像感兴趣又希望投资与此的人群。

五年后,一个影像为焦点的艺博会,是否真正对一个新兴市场起到催化作用?韩培培认为:

确实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而且是一种积极的增长,影像上海对这种变化确实起到了一定促进的作用,以一个国际化的平台和标准去逐步影响和发展影像在中国的市场。一年中以四天时间去整体改变一个影像市场很难,但确实应该可以说是个强心剂和加速器。

五年以总共20天的时间,影像上海艺博会毫无疑问带来了改变,无论是在对于媒介观念的推动上,或是在对于个人收藏行为的教育上,亦或是以公共版块为一个商业化的博览会带来更多样化的内容呈现。一场交易为目的的艺术事件,已经跳出了商业考虑的角度,为更广范围的大众提供了了解和欣赏摄影的更丰富平台。从上述这些观点来看,影像上海的五年无疑是成功的。

但与此同时,收藏人群的建立与收藏行为的普及,并非是五年中的20天能够急速推进的,从西方已有经验来看,这需要甚至几代人的传承与浸染。几乎公认的是,摄影比起另外的艺术媒介更为“幸运",可以更容易敲开新兴和年轻藏家的大门,成为他们人生第一件艺术藏品,这一点,从画廊反馈也可以直观看出。从此刻开始,我们可以开始期待下一个五年。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苹果》(2014),丝网印刷于镜面抛光不锈钢上,常青画廊展位。图片:Cathy Fan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VIP晚宴现场。图片:Courtesy of 2018 PHOTOFAIRS Shanghai,图片由VPHOTO云摄影提供

9 月21日12:00 – 18:00 贵宾预展(仅限受邀贵宾及限量购票观众)

               18:00 – 21:00 贵宾之夜(仅限受邀贵宾及限量购票观众)

9 月22-23日11:00 – 18:00 公众日

地址: 上海展览中心,延安中路1000 号,近铜仁路

 

 

文 | Yi Zhang、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