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市场需要一起推动":对话JINGART创始人周大为、包一峰

分享至
2018 JINGART现场图。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2018 JINGART现场图。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联合创始人包一峰、应青蓝、周大为在2018 JINGART的合影。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联合创始人包一峰、应青蓝、周大为在2018 JINGART的合影。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今天,是2019 JINGART倒计时20天的日子。对主办团队来说,现在无疑已经进入了“决胜前的冲刺阶段":在去年获得不错的反响之后,这个ART021的“姐妹品牌"在北京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而为了满足随之增加的期待,今年适度扩容的JINGART把场地由位于心脏地带的劝业场搬到了城市西边的北京展览馆,这种依旧非常规的选择透露出团队“想干点事情"的决心,正如创始人周大为所说:“去年的不可能我们也都做到了,今年想在新的地方再尝试一下。"

WechatIMG3365

2019 JINGART的新展场,北京展览馆。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2019 JINGART的新展场,北京展览馆。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作为目前中国最成功的艺博会品牌之一,ART021和JINGART背后的灵魂人物当然是几位和而不同的创始人:采访当日,包一峰马不停蹄地从Art Chengdu赶来参加艺术北京,而周大为则笑言自己“近来几乎已不太现身艺博会";不过在关于市场的判断和两个艺博会的方向等具体问题上,二人又表现出高度的默契,“所以我们才是合伙人嘛",周大为如此总结道。在2019 JINGART正式拉开帷幕之前,artnet新闻对话包一峰及周大为,他们讲述了关于JINGART的新亮点,以及整个艺术生态的一些话题。

artnet新闻

×

ART021及JINGART创始人

周大为、包一峰

ART021及JINGART创始人包一峰(左)、周大为(右)

ART021及JINGART创始人包一峰(左)、周大为(右)

今年JINGART最引人关注的变化是场地的调整,从去年的劝业场到今年的北京展览馆。为何选择变化场地?

包一峰:其实去年的劝业场帮助了我们很多,它的位置非常中心,那座民国时期的建筑大多数人不那么了解,有种神秘感,很多朋友过去之后都说出乎意料。今年的第二届相比去年有一定发展,但劝业场有些实际的限制:一方面,部分画廊给我们反馈说楼层高度不太理想,有些大的画进不去;另一方面,今年是建国70周年,市中心会有各种活动,如果临时需要封路的话,劝业场一带的交通肯定会受到影响,综合考虑下来我们决定换场地。

2019 JINGART的新展场,北京展览馆。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2019 JINGART的新展场,北京展览馆。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北京的场地我们也看了很多,农业展览馆、新国展、国际会议中心这些常做展会的地方都考察了,最终评估下来还是北京展览馆最合适。虽然一开始觉得它“不太常规",因为北京的艺术区长期以来都集中在东边,而且北展以前也没做过艺术类博览会,对双方来说都是新的经验。后来想想其实北展和上海展览中心是有呼应的——历史上是先建了北展,后有的上海展览中心,但我们的博览会是先做了ART021,后有JINGART,这种巧合也挺有意思。而且北展的交通非常便利,建筑本身也有历史底蕴,周边人文气息又很浓厚,首都体育馆、北京天文馆、国家图书馆都在附近,这种氛围我们比较喜欢。

2019 JINGART的新展场,北京展览馆。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2019 JINGART的新展场,北京展览馆。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这种出于扩容原因的场地变化是否在侧面反映出团队觉得“步子可以迈得更大"了?

包一峰:其实每年都是脚踏实地慢慢前进,也不会一下子就放得很开。ART021几年来的参展商数量从29到36到45到75到100多,增长速度也不算太快(虽然第二第三年的时候就足够开到100多家了)。JINGART更是如此,北京和上海还不太一样,包容性更强、选择也更多,所以更需要选择不同领域里最好的画廊和机构。北京的艺博会其实不好做,因为已经有一些同类型博览会,可能做了之后北京的藏家不一定捧场,国外的藏家也没那么积极地过来,画廊也不确定会不会有新藏家、有哪些新藏家能出现,所以肯定更谨慎。

但从艺术生态上来说,我们又不可能忽略北京,中国的画廊北京就占了几乎一半,开设相关专业的院校也是最多最全的,文化沉淀更不用多说,各方面来讲基础都很好,所以我们还是觉得必须踏实做下去。

约瑟夫·阿尔伯斯,《向方形致敬习作》,梅森耐特纤维板上油彩,61 x 61 cm,1967。图片:致谢卓纳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约瑟夫·阿尔伯斯,《向方形致敬习作》,梅森耐特纤维板上油彩,61 x 61 cm,1967。图片:致谢卓纳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如果说去年JINGART面对的更多是未知,那么一年后的感觉怎样?对今年又有什么期待?

周大为:我们其实没太想期待这方面,之前就只是觉得北京和整个市场需要这样一个东西,所以就做了。ART021也一样,到现在七年了,其实我们也没想过要变成什么样,就是做好服务和一些与艺术本质贴近的事情。质疑肯定一直都有,去年JINGART的场地就被很多人说难做起来,但事实证明我们做到了,还做得不错。我们去了之后北京也出现了新的博览会,有这种多元化的现象很好,在我看来这甚至不是一种竞争,市场需要大家一起推动吧。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Paravent》, 164 x 490 cm(6页),1987。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Paravent》, 164 x 490 cm(6页),1987。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把JINGART与ART021相比,定位明显不同,但如果把它北京其他博览会相比,差异性又如何体现?

周大为:我其实不是非常关注别的艺博会都怎么做,最关心的就两件事,一是品质,二是能不能帮助到参展商。这也是大家一直认可我们的地方,我们总是会花更多的精力帮助画廊把作品卖得更好、接触到更多藏家。这个事说起来简单,好像是大家都应该做的基本,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很多博览会可能没有关注到这点,或者没做到应有的程度。

包一峰:应该是精致程度。我们不求数量多,但希望大家到这里来都会感觉“值得",参展商绝对是精挑细选的。

杨福东,《黄小姐昨夜在M餐厅8号》,黑白C-print,120 x 180 cm,2006。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杨福东,《黄小姐昨夜在M餐厅8号》,黑白C-print,120 x 180 cm,2006。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从你们的经验出发,如何做好一个艺博会?

包一峰:首先要考虑到你服务的对象。一个漂漂亮亮的展会谁都能做,但展了之后谁来买,有没有让画廊认识到新藏家,这才是他们最关注的问题。我们作为主办方就是要让画廊满意。当然了,还有相互了解和取舍的问题:我们平时也会去很多画廊看展览、参加活动,这不单纯是为了社交和“混脸熟",更重要的是双方要在平常进行更多沟通。很多人说想参加我们的展会,我都会建议对方先多了解我们的展会是否符合他们的调性和期待。因为说实话,并不是每家画廊到我们这里来都卖得很好,哪怕带同一位艺术家的作品,也有销售差异很大的情况,所以这需要双方的考量。不过,我们总是希望让每个人都开心,和机构成为长期携手、共同成长的伙伴。

邱志杰,《万物系列-众⽣之出塞》,纸本布⾯⽔墨,146 x 183 cm,2016。图片:致谢常青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邱志杰,《万物系列-众⽣之出塞》,纸本布⾯⽔墨,146 x 183 cm,2016。图片:致谢常青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另外一点是要避免艺博会相互间的同质化,不过这很难说清楚。因为我觉得我们很有特点,但很多人可能又觉得没什么不同,这确实见仁见智。做博览会就像装修房子,很多隐藏工程外界关注不到,包括很多服务细节也是如此,亲历者才能体会更多。我自己和很多奢侈品牌有合作,所以对细节要求特别严格,小到宣传材料上logo位置之类的问题我都会去和团队成员核对。

再来就是可能得有点社会责任感吧。虽然有人说“你们的博览会看起来像Art Basel",但我们其实从来没往那个方向靠,我们想做的一直都是帮助中国的画廊成长,也培养中国的藏家,所以需要以更多方式吸引人们参与进来,包括公共教育等内容的不断深化。北展附近有很多大学,今年也会邀请他们过来参观,希望让更多人了解何为当代艺术,以及中国艺术圈的真实现状。

冷广敏,《涟漪》,布面综合材料,150 x 120 cm,2018。图片:致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及JINGART艺览北京

冷广敏,《涟漪》,布面综合材料,150 x 120 cm,2018。图片:致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及JINGART艺览北京

近几年来,各地的艺博会数量呈井喷式增加,我们需不需要这么多艺博会?

周大为:这确实是全球范围内的问题了,不止中国这样。其实现在很多博览会我都不去了,因为很疲,很多都是“为博览会而博览会",有的主办方甚至连举办地适不适合的问题都没想清楚,泡沫肯定有。但这种形式在中国艺术市场刚刚崛起的阶段又是必然需要的,对大多数藏家来说,博览会还是让他们接触到画廊和作品最佳、最直接的方式之一。我只能说优胜劣汰,希望我们是最后留下来的那批。

我一直有个观点,优胜劣汰的结果肯定不是把行业给淘汰了,而是把资源集中到最好的东西上。总有人说经济大环境不好,那其实也可以看作是大部分做不好的人的抱怨,小部分真正的成功者肯定不这么说,因为这些人知道市场一直都是那个真实的市场。回到自己身上就是,我虽然不会说自己一定能活下去,但我明白如果想活下去应该怎么做——就是要抓住本质,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

金宗学,《Primeval Wilderness》,布面丙烯,350 x 1000 cm,2017。图片:致谢贝浩登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金宗学,《Primeval Wilderness》,布面丙烯,350 x 1000 cm,2017。图片:致谢贝浩登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包一峰:现在有的博览会是自己出钱办,有的找了投资方,还有的是政府支持,大家的初衷和契机都不太一样,这是遍地开花的原因。但我觉得市场能验证一切,它有自己的选择机制,合时宜的自然能留下来,不合时宜的最终肯定会退出这个圈子。

竹川宣彰,《没有注意到的,只有它本人》,木刻版印刷,130 x 98 cm,2017。图片:致谢大田秀则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竹川宣彰,《没有注意到的,只有它本人》,木刻版印刷,130 x 98 cm,2017。图片:致谢大田秀则画廊及JINGART艺览北京

在很多人看来,ART021和JINGART的一大特点是明星的参与,这一块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周大为:我觉得中国现在艺术市场的存量其实已经饱和了,如果只在这个领域里做事没什么太大意义。对我来说,中国艺术的未来来自增量市场,像明星参与也是一样,这些大众化的东西客观带来的影响就是有可能吸引更多人进入市场。可以关联到之前说的“本质问题",这就是接近本质这个目标所使用的一种方法,那种“为了捍卫精英文化,所以绝对不能妥协"的态度我不赞同,目标摆在面前,为了完成它我们需要不断打破自己的思维,开拓多样的做法。

包一峰:也不是说要靠这个来当宣传点,很多明星不是我们刻意请过来站台,而是作为朋友、藏家的身份自己过来看,都是真的喜欢艺术,也是真的计划要买。

王川,《2009A-No.1》,纸上⽔墨,89.5 x 97 cm,2009。图片:致谢千高原艺术空间及JINGART艺览北京

王川,《2009A-No.1》,纸上⽔墨,89.5 x 97 cm,2009。图片:致谢千高原艺术空间及JINGART艺览北京 

ART021和JINGART已经是成功的艺博会品牌了,大家的要求越来越高,会不会在无形间对你们产生一些压力?你们又是如何进行突破的?

周大为:我觉得是几个点吧。首先是我们年轻、精力旺盛,团队构成也非常灵活,时尚、公关、艺术等多个领域的人都有,创意是我们的强项。而且我们也不介意对外说我们就是“很饥饿"、想成功、想把这些东西做好、想看到中国整体的艺术市场越来越大。

“一届要比一届好"的要求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是种困惑,但对我来说还真不是,它带给我的更多是动力。我们团队每天一起思考、做各种事情,这本身就让我觉得很兴奋、很有意义。

费尔南多·博特罗,《野餐》,布面油画,101 x 143 cm,2010。图片:致谢博特罗在亚洲及JINGART艺览北京

费尔南多·博特罗,《野餐》,布面油画,101 x 143 cm,2010。图片:致谢博特罗在亚洲及JINGART艺览北京

包一峰:肯定会。一方面要比去年的自己做得好,另一方面大家又希望我们做得比别人好,促使我们每年都要想出些新亮点,其实也挺累的。(笑)

但确实没什么其他秘诀,我们就是硬想,团队一起头脑风暴。因为没什么经验可以借鉴,虽然大家都能看到Art Basel、Frieze在做什么,但它们不一定适合中国,还是要尽量“接地气"一些,但又不能太low,达到这个微妙的平衡点是有难度的,还要考虑成本——花钱大家都会,但经费总归有限,得计划着来。

WechatIMG3379

2019 JINGART博览会日程:

尊贵藏家预览
2019年5月30日 星期四 14:00-20:00 

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13:00-20:00

 (仅限邀请)

公众日
2019年6月1日 星期六 11:00-17:00 

2019年6月2日 星期日 11:00-17:00

 

采访/文丨余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