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沈伟的未知探索:一位绘画的舞者如何呈现通感艺术空间?

分享至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舞蹈《画卷》,2008

9月25日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艺术家沈伟于中国大陆首次个展“未知的探索"在深秋之际正式拉开了帷幕。

虽说这是一个“首次",但是对于国内观众而言,对于沈伟的作品并不陌生。回放至2008年的那个夏天,当奥运会开幕式上《画卷》篇的卷轴缓缓打开,众舞者舞动身体在舞台上作画时,上亿人为其唯美所震撼。沈伟正是这场舞蹈的策划与编导。时隔十年,沈伟带着大展再次回到国内,然而这一次,则是以视觉艺术家身份回归,并带来了属于自己多年来摸索建立的艺术创造体系、绘画及多元媒介作品

《四月》影片剧照,1998

舞蹈和绘画,是沈伟艺术生涯的两大基本元素。作为享誉国际的华人舞蹈家、编舞家和导演,绘画创作则是沈伟的另一自我,也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事实上,沈伟一直怀揣一个"画家梦“。早在成为舞蹈家之前的童年时代,他就开始学习和研究绘画了。"别的小孩子出去玩耍,我却喜欢一个人呆在家里画画,"沈伟在展览研讨会上笑着说道,“在排练舞蹈,与人打交道以后,绘画可以给予我一个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空间。" 这种对于公共与私人空间平衡的追求,不仅对于艺术家本人,亦能在普通观众中引起共鸣。

沈伟,《地图》,七个用丙烯颜料绘制图案的氦气气球装置,每个约2-5米,2014。图片:致谢沈伟舞蹈艺术及艺术家

也正是这种对于动与静,内在与外力辩证关系的探讨使得沈伟不断在探索舞蹈和视觉艺术两者之间的关系的道路上前行,并思索不同艺术语言之间的转换。正是基于对不同艺术形式的研究与试验,这种对于“整体艺术"(Gesamtkunstwerk)实践的追求也使得沈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汇,以及“自然身体运动发展法"(NBDT)的创作哲思。

沈伟,《悬浮-蓝第1号》,布上油彩和丙烯,91 x 152 cm,2017-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

这一次的大展,不仅呈现出沈伟不为人知的绘画作品和舞台的幕后创作故事,同时也聚焦了他近年来融合多种媒介与艺术形式的尝试,目的是希望打开观众的所有感官,而不仅限于视觉。与其说这是一场关于沈伟各个创作阶段作品的梳理讨论,不如说是艺术家为观者营造了一片实现通感共鸣的艺术空间

沈伟,《自画像:卧像与猫》,布面油画,81 x 100cm,1994。图片:致谢艺术家

从进入展览前的《地图》气球装置开始,沈伟便通过将平面的编舞创作手稿呈现在立体的气球上面,巧妙地进行了空间维度转换,开启了观众对空间的原始思考。接下来,观众也见证了沈伟绘画主题的逐渐转变,从最初的具象绘画上升为抽象的分析,可以听着音乐在画布上找寻音符的质感与运动力,也会通过“心像景观"(mindscape)的抽象表达步入艺术家的思维空间。在观赏本次首次展出的,1998年沈伟自导自演的影片《四月》中,观众也会追随艺术家来到他的梦境,随着他的潜意识进行一场自我思考。展览始于生活也结束于生活,在最后一部作品《生荧》中,观众登上了艺术家的同一班火车,体验内在与外部力量及光影的补充,留下无尽的遐想空间。

在展览开幕之际,artnet新闻与沈伟进行了一场关于“未知探索"的对话。

artnet × 沈伟

艺术家沈伟。图片:致谢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及艺术家

第一次在中国大陆地区举办个展,展览中也囊括了很多首次亮相的作品,您觉得这次展览的意义?您的期待是什么?

我希望可以启发年轻人在艺术方面的兴趣和灵感,让他们看到更多的可能性,找到自己真正的热情所在,汲取能量去努力追求。我也希望可以激励中国新生代艺术家扎实学习和研究,注重过程,不功利。这也是为什么我这次带来了很多文献和手稿,就是希望让大家看到每一件事情我倾注的精力与心血,是用心在做每一部作品的。同时,我也希望可以全面调动观众的感官,带来不同艺术形式给予的精神沟通。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讨论到感官,您的作品的确融入了许多感官因素在里面。那么创作过程是怎么样的呢?也是一场感官盛宴吗?

感官只是初级阶段,后来要上升到理性的认识,最终结晶为智慧。在创作过程中个人感觉当然至关重要,但是对于未知的事物,光凭感觉一定无法全部理解。一定要学习和实践以后,才能够掌握,转化成自己的语言。比如《运动第8号》,我是一切从简单开始,听着音乐来画,并通过分析将音乐的质感和运动力抽象地呈现在画布上。

我们也有看到您对空间的运用及把握,所以空间是您创作里的重要因素吗?

空间是当然要考虑到的,跳舞是在三维空间里,所以要充分了解空间的呈现方式。其实在我的创作中有很多空间的元素。有做建筑的朋友看过我的作品也会感叹:“天啊,你的手稿太有建筑感啦。" 绘画当然也不能局限于一个平面。我的画不是单纯的好看与不好看,而是希望可以带入到一个思维空间。观众进去后需要去阅读感悟,进行心灵沟通。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作品《生荧》是在坐火车的时候拍摄的,基于对生活的观察,从而发现这一瞬间符合您的“自然身体发展法"理论。那么对您而言,作品和生活有明显的界限吗?

其实没有太大界限。生活中我会随时带着我的感官和悟性,所以随时随地都可以悟到一些东西,然后我回立刻记录下来,并用心做一件艺术品出来。这样才可以与社会有所沟通,可以随时了解周边环境。这是我对生活的态度。

这次展览名为“未知的探索",在其中您也有很多新的实验,接下来的实验和创作方向会是怎样的呢?

绘画我会继续现在的探索,在表演方面我也会考虑如何更深入地探讨一些对自己有挑战性的东西,包括对于不同媒介的认识和他们之间的关系。题材方面我也会讨论自己对社会的反馈问题。拍片子我也会继续下去,会考虑融入文学性的东西在作品里,进一步讨论思想性,哲学性和世界观。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在2020年,您会在波士顿有一个展览,请问会与这次展出内容相似吗?能否透露有哪些亮点呢?

不完全是,主要会分成三大板块。绘画是最重要的,会展出新的以及这次没能够展出的作品。我会新拍一部短片,然后把其他两部片子也放进去,其中包括《四月》。最后一部分就是装置艺术。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对目前上海的艺术文化环境怎么看呢?

我觉得上海好厉害,好火,好的展览一个接一个,不比纽约差。上海的观众很幸福。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文 丨Y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