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深度:最贵前十占六席!历经三代奋斗,黑人艺术家终迎来市场黄金期?

分享至

从左到右:艺术家Betye Saar、Kerry James Marshall和Cameron Wittig

*本文由artnet新闻与In Other Words共同合作

拍卖师 Oliver Barker 在2017年5月的苏富比拍卖现场,旁边为巴斯奎亚的作品《无题》(Untitled,1982)。图片:Image courtesy of Sotheby's

最近非裔美国艺术家在艺术市场上积极的表现,在很多观察者的眼中认为是一种信号——历史终于在被慢慢修正。到目前为止,今年10件最贵的当代艺术作品拍卖中有6件是出自非裔美国艺术家之手。其中日本富商前泽友作豪掷1.1亿美金买下了巴斯奎亚(Basquiat)1982年的骷髅绘画,而饶舌歌手、商人尚恩·库姆斯(Sean Combs)在今年五月以2110万美元买下了凯里·詹姆斯·马歇尔的《昔日》(Past Times,1997)。

相关阅读:

为什么半个月来,几乎人人都在谈论他?揭秘这位新晋的最贵在世黑人艺术家

当一件作品每平方英寸接近2.25万美金…!巴斯奎亚持续刷屏潮中,也有不同声音

所有这一切,似乎都让人觉得艺术史上曾受到低估、未被人欣赏的那一部分似乎有了美好的前景。然而,根据artnet新闻和In Other Words共同调查发现,事实并非看到的那样。从artnet价格数据库来看,过去十年间花在非裔美国艺术家拍品上的总金额为22亿美元,只占到同期全球拍卖市场总额为1800亿美元的1.2%。

由于像巴斯奎亚和马歇尔这样的艺术家在拍卖行中的亮眼表现,以及不断有更多的非裔美国艺术家获得在大型艺术机构进行展览的机会,都造成了一种黑人艺术广受欢迎的现象。不过,洛杉矶非营利艺术空间LAXART的总监Hamza Walker说道:“这些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含义,而且会给我们看透现实增添一层滤镜。但有时候,象征性的东西也会被错误地当作事实。"

拍卖师Oliver Barker 在2018年5月苏富比拍卖上,旁边为凯里·詹姆斯·马歇尔的《昔日》(Past Times,1997)。图片:Image courtesy of Sotheby's

为了更全面透彻地了解这一现象背后的事实,artnet新闻通过和In Other Words共同合作,从历史回顾和市场分析两部分,对这一类别市场的发展进行整理。

要观察非裔美国艺术家们在过去十年中在美国的博物馆内和全球艺术市场中获得了怎样的进步,光从数据上可能无法得到完整的面貌,以下我们选取了代表三个年代的非裔美国艺术家,看看他们在艺术市场这条路上是如何前行的

Norman Lewis

1909-1973

一张照片中,一群穿着优雅的男女围坐在一张长桌边,桌面上零散地放着几瓶啤酒和几碗椒盐卷饼。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艺术家,包括Ad Reinhardt、Robert Motherwell、Barnett Newman以及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他们正在热烈地讨论着自己的作品,最后他们决定以“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来命名自己创作的这类艺术

这张照片记录了1950年在纽约Studio 35举行的艺术家会议(Artists' Sessions),而在一群白人艺术家中坐着一个年轻的非裔美国艺术家Norman Lewis。作为一位先锋式的画家,当时他才刚刚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并以社会现实主义题材为主。之后,他才转向许多年后最终令他声名鹊起的抽象主题。

“Procession:The Art of Norman Lewis"的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of the Pennsylvania Academy of Fine Arts

他在自己一生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作品在各个重要美术馆中均有展出,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1951年具有标志性的展览“美国抽象绘画和雕塑"(Abstract Painting and Sculpture in America)。1956年,他作为36位艺术家之一,参加了第28届威尼斯双年展美国馆的展出。

尽管如此,他并没能够出现在《生活》杂志著名的“Irascibles"那张照片中(译者注:Irascibles是对一群美国抽象艺术家的称呼。1950年,他们向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席发出公开信,对当时美术馆中的展览“美国绘画的今天-1950"表示抗议,并强烈抵制相应的竞赛。媒体在事后报道中拍下了这群人的照片,并刊登在了《生活》杂志中,把这群人成为第一代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在有关那段历史的重要书籍中,找不到他的身影;当然也没有人想为他写一本专著。直到他去世后36年的2015年,才有一家大型美术馆为他举办了回顾展。Lewis“并不能靠艺术养活自己,所以他不得不去教书,"Swann拍卖行非裔美国艺术部门总监Nigel Freeman表示。

Norman Lewis并没有和他很多同期的艺术家那样,在死后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他并没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基金会或作品全集,所以“我们并不知道他一生创作了多少作品,所以也很难为他的作品设定一个价格或建立一个估价方式,"画廊主Alexander Gray说。

Norman Lewis,《无题》(Untitled,1956)。图片:Courtesy of Swann Galleries, Inc

与他同时代的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拍出了584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2013年纽约佳士得拍出的1948年《Number 19》);Lee Krasner(这位女性艺术家相比起她的白人男性同行来说,也是沉寂了很久后才被发现)1954年的作品《Shattered Light》去年在佳士得纽约拍出了550万美元;而此时Lewis的作品还没有跨过100万美元的大关。目前,他的拍卖纪录是在2015年创下的96.5万美元,是一幅1958年创作的几何抽象构图绘画。在Swann拿出作品前,没有任何关于这张画作的信息或拍卖纪录。在过去十年,Lewis作品的拍卖总额为720万美元,远远低于他同期的其他艺术家们。

然而,命运的转轮正在缓缓移动。过去五年内,Lewis拍卖纪录的前十位中有九件已经被刷新。今年4月,一张1956年色彩特别明亮的抽象作品拍出了售前最高估价的三倍,达到了72.5万美元。

Norman Lewis, 《进行曲》 (Processional,1965)。图片:Courtesy of Michael Rosenfeld Gallery LLC, New York

2015年宾夕法尼亚州艺术学院(Pennsylvania Academy of the Fine Arts)为Norman Lewis举办了一场大型回顾展,之后市场对这位艺术家的兴趣也越来越大。《纽约时报》艺评人Roberta Smith也将这场展览形容为“一个很合适的机会来讨论Lewis丰富和多样的艺术道路。"

而现在,Lewis的地位也在逐渐上升到它应有的高度,并找到了合适的展示语境。在艺术家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60多年后,他的作品《Cathedral》现在和波洛克、Krasner的一起挂在了伦敦泰特美术馆内。“泰特认为这具有一定的历史重要性,所以用有限的资金购买了那幅作品,"泰特美国基金会的主席、收藏家Pamela Joyner表示。她补充说,作品本身所代表的历史就已经诉说了“这些人的过去以及他们经历了些什么。"

 

Betye Saar

1926 – 至今

2015年,《洛杉矶时报》询问艺术家Betye Saar,为什么洛杉矶没有一家大型美术馆为她的作品进行一场大规模的回顾展。“我觉得人始终很难在自己的家乡得到认同,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她说道,“但他们不能一直等下去,因为那样我就要死了,到时候需要花的钱就更多了。他们要为自己的犹豫买单。"

大部分的重要美术馆以及艺术市场,都没有及时意识到Saar所产生过的巨大影响力。纽约和洛杉矶的机构都没有接手她在2016年的巡回回顾展“艰辛的舞者"(Uneasy Dancer),当时展览在米兰普拉达基金会进行了首展。

“Betye Saar:Uneasy Dancer(2016–2017)"展览现场。Photo by Roberto Marossi. Courtesy of the Fondazione Prada

同时在过去十年中,Saar的作品拍卖总额只有15.514万美元。而这个十年的总额只占了与她同期的艺术家罗伯特·劳森伯格一件作品价格的0.8%。后者的《Johanson‘s Painting》(1961)2015年在佳士得拍卖中拍出了1860万美元。

而反观Saar的拍卖纪录只有2.25万美元,是2016年在苏富比日间拍卖中售出的一件上色的盒子《Personae》(1996)。此外, 只有另外四件作品——全部创作于1960-70年代,并受到了她与Joseph Cornell一次早期相遇的影响——的售价超过了1万美元(不过,她的作品反而在一级市场中价格会更高)。

Betye Saar,《Liberation of Aunt Jemima》,1972。图片:Collection of Berkeley Art Museum and Pacific Film Archive,Berkeley,California;由国家艺术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的资金赞助购得。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Roberts Projects,Los Angeles,CA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非裔美国研究和艺术史教授Bridget Cooks表示:

(出现这样情况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她是一位女性,而对于艺术圈来说一直都不是一个有意思的点。而且她是一个黑人,还在洛杉矶。这让她处于一个无人问津的状态。

Saar的作品保持着一贯的具象性,但这种风格并没有一直很受欢迎;同时,她的作品规格不大不小,相较于那些大尺幅的绘画而言就更难获得高价;另外,她的作品中经常出现艺术家从跳蚤市场收集来的一些代表着美国种族歧视历史的强烈符号

直到1990年代,Saar才有机会和Chris Burden一起在洛杉矶Jan Baum画廊进行展出,而她现在则由Roberts Projects独家代理。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和Saar作品的第一次相遇还是在2010年,当时她的作品参加了在加州同时开幕的8个展览,这也是由盖蒂资助的太平洋标准时间(Pacific Standard Time)项目在该地区的第一次亮相。这一项目主要是用于展示在加州地区创作的作品,同时也清楚展现了Betye Saar在战后艺术中所占有的重要位置。

Betye Saar,《彩虹魔咒》(Rainbow Mojo,1972)。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Roberts Projects, Los Angeles。Photo by Robert Wedemeyer

而东海岸现在也终于对这位已经92岁的西海岸艺术家提起了兴趣,而且这股风潮来得非常快。一家东海岸的重要艺术机构应该很快会发布有关Saar展览的计划,同时纽约历史协会(New-York Historical Society)也将于11月12日至2018年5月27日举办一个Saar作品的个展“Betye Saar:保持干净"(Betye Saar: Keepin' It Clean)。而她的那些集合艺术作品也是巡展“国家之魂:黑人时代的艺术"(Soul of a Nation: Art in the Age of Black Power)重要的一部分,而上周在布鲁克林美术馆开幕的展览也已经获得了很多赞誉。艺术家本人目前正专心于集合了自己60年艺术生涯的作品全集。

凯里·詹姆斯·马歇尔

Kerry James Marshall

1955 – 至今

今年五月,62岁的艺术家凯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一幅1997年的绘画《昔日》(Past Times)以2110万美元的价格在苏富比售出,令全世界为之震惊。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这场惊人的价格角逐让最后的成交价比最低估价高出了两倍之多,而对于作品的委托方大都会码头及博览会管理局(Metropolitan Pier and Exposition Authority)来说这个价格比20年前他们购入的2.5万美元足足翻了近900倍——这件作品的买家是著名的rapper兼商人尚恩·库姆斯(Sean Combs)。

凯里·詹姆斯·马歇尔, 《昔日》(Past Times),1997。图片: Image courtesy of Sotheby's

然后,马歇尔在拍卖场的成功并不是昙花一现。《昔日》被广泛认为是这位艺术家在最重要的一组绘画作品之一,而马歇尔本人也已经被公认为一位现代大师级的艺术家。从今年到现在为止的成绩来看,他所有上拍的15件作品都成功售出,其中有五件都跻身他最昂贵的十件作品之列。

过去几年中,艺术市场对马歇尔作品的兴趣迅速上升。其中,描绘了两个黑人在奔跑的《Vignette》(2003)在2014年佳士得日间拍卖中获得了100万美元的成绩,远远高过了60万的最高估价,而且比2007年同件作品在苏富比取得的成绩要高出近两倍。

凯里·詹姆斯·马歇尔, 《无题(画家)》(Untitled), 2009。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hicago. Photo: Nathan Keay, © MCA Chicago

“几十年来一直有人排队要买他的作品,"马歇尔长期合作的经纪人Jack Shainmann说道,而他现在和卓纳画廊共同代理这位艺术家,“这个名单变得越来越长,而马歇尔本人的创作产量是很有限的。"

由于马歇尔的作品通常尺寸都比较大,作品的完成时间也很长,所以市场对他的作品总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而他的画廊也会优先考虑把作品卖给机构,也就意味着一旦他的作品出现在拍卖场上时,竞价者们会担心错失不可多得的良机而积极地出价。

2016年,马歇尔先后在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布劳耶分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进行了“Mastry"大型巡回展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也得到了批评界的认可。从那以后,等待他作品的人在持续不断地增加中。

凯里·詹姆斯·马歇尔,《Study For Past Times》,1997。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Shainmann也鼓励藏家们在可能的情况下,通过画廊私洽交易出售马歇尔的作品,而不是把它放到拍卖行。当藏家们通过Shaimann卖出一幅作品时,艺术家就能从收益中获得一些分成(这在拍卖行和有些画廊中并不存在)。

9月25日,艺术顾问Joel Straus通过藏家、hip-hop制作人Swizz Beats在纽约苏富比组织的一场拍卖,以181.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Study for Past Times》(1997)。这件作品原本的估计为90-120万美元,是1997年购得此作品时价格的3900%。

除了这三位艺术家外,还有很多非裔美国艺术家的作品尚没有得到市场和美术馆的关注,这也造成了这一类别的拍卖市场在取得惊人进步的同时也产生了巨大的两极分化。


接下来,我们将通过分析近十年来(2008-2018)这一类别的艺术家在美术馆藏品、展览和拍卖行上的各种表现,了解这一群体的市场其背后真正的动因以及并未浮现在表面的一些事实。

 头重脚轻的市场

对数据进行仔细分析的话会发现这片市场并不平衡,而且并没有新闻宣传中那样具有庞大的价值和规模。虽然巴斯奎亚的作品销售总额达到了17亿美元,但这已经占到了非裔美国艺术家所有22亿美元销售成绩的77%——也就是说除了巴斯奎亚外,非裔美国艺术家的整体销售非常薄弱。今年卖出的最贵10件作品中,有6件是非洲裔美国艺术家作品,但其中四件都是巴斯奎亚的作品。

拍卖价格总额,巴斯奎亚 vs 其他非裔艺术家。图片:Image courtesy In Other Words at Art Agency, Partners

除了巴斯奎亚外,其他所有非裔美国艺术家的拍卖总额只有4.6亿美元,占到全球拍卖市场的0.26%。而这一市场头重脚轻的表现还在于,如果不把巴斯奎亚算在内,其他五位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Glenn Ligon、凯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Julie Mehretu以及David Hammons在过去十年中的成绩总和为2.97亿美元,是占剩下的4.6亿美元中的64%。其中,马克·布拉德福德一人的金额又占到了(除巴斯奎亚外)总额的25%(1.172亿美元)。而再将这五位艺术家刨除后,只有Njideka Akunyili Crosby和Sam Gilliam两位艺术家在十年内累计到了1000万美元以上的拍卖金额。

以上提到的7位艺术家并不是侥幸获得这样的成绩。“每个人都是当代非常出色的艺术家,"代理马歇尔的经纪人Jack Shainman说道。“他们在市场上都很受欢迎,但这些人与其他非裔美国艺术家之间存在的差距也确实让人感到吃惊。"

图片:Image courtesy In Other Words at Art Agency, Partners

 

对于这几位当代大牌艺术家的作品需求,已经超过了供给。举例来说,David Hammons的作品如果出现在市场上,很有可能就能创下一个新的拍卖纪录。同样,等候购买人数越来越多的马歇尔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然,这样的两极分化也体现了一种由市场驱动的捕获战利品的心态。尽管有那么多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艺术家仍旧处于市场边缘,很多买家还是将关注点放在了极少数的那几个人身上,竞相购买。“尽管这少数几个艺术家也值得获得这样的关注,但不幸的是,他们的作品已经慢慢成为了一种商品。"N'Namdi Contemporary的总监Jumaane N'Namdi表示,“我接到过来自投资者们令人心寒的电话,在那头说:到了‘捕猎'非裔美国艺术的时候了。"

新近得到的关注

非裔美国艺术家所获得的热度也只是在最近出现:十年总销售的25%都是在今年前六个月完成的。这样一笔花在一部分艺术家身上的钱,虽然金额不少但产生影响的时段却十分有限:布拉德福德从2008年到2017年的拍卖总额在今年上涨了60%,而马歇尔的销售也从1320万美元上升到4660万美元。

当Swann拍卖行在11年前首次推出非裔美国艺术家作品的拍卖专场时,“销售金额非常低,买家也很少,"该拍卖行非洲裔美国艺术部门主管Nigel Freeman表示。这么多年来,只有四位艺术家的作品能够卖出10万美元以上,其中两个是出生在19世纪,而另两个是出生于20世纪。他们分别为:Henry Ossawa Tanner、Robert Duncanson、Romare Bearden以及Jacob Lawrence。“所以非裔美国现代主义艺术家只有那么两个人,这几乎成了一个不断流传的笑话,"Freeman在谈到Bearden 和 Lawrence时说道,“因为你能看到的也就只有他们俩。"

Romare Bearden, 《Profile/Part II, The Thirties: Artist With Painting and Model》,1981。图片:Courtesy of the High Museum of Art

在过去两年内,这一类别的市场开始飞速发展(今年4月,Swann的非裔美国艺术专场春拍获得了450万美元的成绩,是其至今为止的最高纪录),藏家队伍也在逐渐壮大。“那些收藏色域绘画、战后抽象主义绘画的人,也开始留意Sam Gilliam的作品,"Freeman提到,而“收藏纽约学院(New York School)那群艺术家的人也在看Norman Lewis。"

在这一板块的现代艺术市场不断壮大的同时,当代部分以更迅猛的势头赶超了它。如今,一些更年轻的非裔美国艺术家们在二级市场拥有的规模已经和他们的前辈不相上下。例如,46岁的Wangechi Mutu和Jacob Lawrence(1917-2000)在过去十年内的拍卖总额都达到了520万美元,而92岁高龄的Betye Saar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则和44岁的Trenton Doyle Hancock差不了多少(14.7万美元)。

Wangechi Mutu, 《Water Woman》,2017。图片:Courtesy of the Baltimore Museum of Art

对于很多新兴市场来说,在年轻艺术家身上投入更多的关注是非常典型的。“从当下的艺术开始(收藏),艺术家们慢慢成熟时就会不可避免地回顾,"Art Agency,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Allan Schwartzman如此说道。

对于大部分现代艺术家而言,由于长期未得到足够的关注,他们的作品一直没能卖出高价,最近才开始被市场和主流美术馆“重新发现"。然而,对于一些已经受到广泛认可的现代艺术家来说,问题就在于他们是否能提供足够的“货源"。如果拍卖行上出现了像Alma Thomas和Romare Bearden这样的现代大师的作品,“我猜测拍卖的结果应该会震惊到很多买家——他们现在可能都无法描述这些艺术家是谁,"Schwartzman说道。

对当代市场的偏重

尽管策展人们从机构收藏和展览的角度出发,对非裔美国艺术家前前后后的历史都进行了回顾,但美术馆们却可能无法承受购买一些现代大师作品的价格。根据数据显示,在受访的30家美术馆中,有5466件非裔美国艺术家的作品进入了它们的永久馆藏,其中48%的作品都是在1989年之后创作,而1945年之前的创作只占到了12%。

我们(美术馆)在和私人藏家的竞争中显得很艰难,"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高级策展人Naomi Beckwith说。相较于马歇尔、布拉德福德和Julie Mehretu这样在市场表现抢眼的艺术家,博物馆收藏更多的是Kara Walker、Carrie Mae Weems、Martin Puryear等并没有特别高拍卖纪录的艺术家。

赞助人和藏家的兴趣所在其实和我们在美术馆和拍卖行上看到的结果是相同的。“市场仍旧更重视年轻的或处于事业中期的艺术家,"巴尔的摩美术馆馆长Christopher Bedford说,“所以对于美术馆而言,也更容易筹到资金来购买这两个阶段的艺术家作品,加入馆藏。"

按作品创作时间,博物院收藏数量比例,图片:Image courtesy In Other Words at Art Agency, Partners

 

 

向前看吧

在这个领域中,目前有一个十分关键的现象——艺术家本人都在非常努力地将人们的关注吸引到他们的前辈或同辈艺术家的身上。在职业画廊系统和国际艺术市场形成的五十年中,那些取得了巨大成功的一代艺术家们会有意识地将上一辈的重要艺术家和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们置于聚光灯下。不过即便这在这两个系统形成后,几十年间也从未对非裔美国艺术家开放。

例如凯里·詹姆斯·马歇尔就在今年早些时候在《Paris Review》中为当时正在举行重要巡回展的Charles White撰写了一篇动人的文章,向他的导师兼偶像致敬:“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伟大。他长得像我的叔叔也像邻居,所以他的成就对我而言也不是完全遥不可及。"

另外,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2013年在洛杉矶David Kordansky画廊进行的一场展览成功引起了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关注。“像拉希德这样的一代艺术家,已经比他们的前辈获得了更大的成功,现在他们正在运用自己的影响力。"画廊主Alexander Gray说道。

布鲁克林美术馆内,Sam Gilliam个展“Soul of a Nation: Art in the Ageof Black Power"展览现场。图片:Jonathan Dorado, Brooklyn Museum

许多艺术家则依靠他们与蓝筹画廊间的关系发挥着自己的影响,逐渐拓宽策展人和藏家们的视野。那些从没有被最重要的艺术机构所关注的艺术家们“现在开始出现在了大型美术馆内,而这主要都是看谁在代理他们,"纽约的经纪人Peg Alston表示。她在1972年非裔美国艺术家尚未出现在人们视野里时,就开始从事这一行业。“现在这么多非裔美国艺术家都获得了国际性的知名度,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她补充说,“艺术本身并没有改变,质量一直如此。"

豪瑟沃斯的合伙人兼副主席也表示,2015年加入的布拉德福德也促使画廊签下了艺术家Amy Sherald以及今年刚去世的Jack Whitten。Mnuchin画廊的Sukanya Rajaratnam在与David Hammons交流了有关艺术家Ed Clark的事情后,便开始考虑为这位92岁的抽象绘画艺术家进行一次个展。而David本人也是Clark作品最大的藏家之一。上个月,1980年以来Ed Clark在纽约的首个大型展览在画廊开幕。

“这样的附加效应非常强大,"为音乐制作人Kasseem Dean(即Swizz Beatz)打理其艺术收藏的策展人Nicola Vassell说道,“我觉得这样一种艺术家‘产业实体'已经开始显现不同的目的性。"另外,她表示有越来越多像Dean这样富有的黑人赞助人,“已经以购买方的角色发挥着自己的影响。"

除了近些年来的转变,也有一些几十年来都专注于非裔美国艺术的藏家以自己的方式支持着艺术家,而现在他们的下一代也继续着这一传统。“我的三个女儿就读的学校里几乎都是白人,我对这一点感到有些担忧,"1996年在新奥尔良开设了自己画廊的Stella Jones说道,“我想让她们能在我们画廊的展墙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Mnuchin画廊举行的“Ed Clark: A Survey"现场。图片:Tom Powel, courtesy ofMnuchin Gallery

专家们表示这样的改变也只是刚刚开始。纽约城市大学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纽约顶尖画廊代理的美国艺术家中88%都是白人。尽管艺术家Howardena Pindell纪录了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在画廊和美术馆中存在的严重同质化现象,但这样的局面并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美术馆经常是让画廊来对艺术家进行第一步的筛选,"她写道,“如果你在这一步就被挡在了门外,那就等于被挡住了所有的机会。"

同样从我们的研究数据也可以看出,在2008-2018年间,30家美术馆获得的5466间永久性非裔美国艺术藏品只占到了总新增藏品数的2.3%。

非裔美国艺术长时间以来缺乏来自主流艺术圈的关注,这也代表着市场增长的潜力。“从经纪人的角度出发,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机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是非裔美国艺术家,而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很优秀,"Payot说道。除了目前这些新拍卖纪录的诞生抓住了大家的眼球外,一场全方位对非裔美国艺术的重新评估也刚开始启动。他补充说:“是的,我们现在正在朝对的方向前进。但是如果你撇开最顶尖的那部分艺术家来看,市场的发展仍比人们想象得要慢很多。"

 

 

 

文 | Julia Halperin & Charlotte Burns

译 | Elaine